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213章 他的女人(1)
  第213章他的女人

  对于月儿来说,见到羽寒的喜悦跟吃到好吃的的喜悦是同步的。

  少了哪一个都不行。

  林墨歌却是有些迟疑,之前她被吴玉洁赶走,若是再被发现她偷偷回去的话……

  林初白似乎知道她在怕什么,又轻轻道,“放心好了,权家的人都不知道这件事,是羽寒特意瞒着没有告诉他们的。羽寒说这是他得的第一个奖项,只想跟妈妈和月儿一同分享……”

  “这个傻孩子……”

  林墨歌瞬间泪如雨下。

  原来在羽寒心中,妈妈才是第一位的。

  可是她这个妈妈,却什么都不能为孩子做。

  是她太没用了……

  “好了,你现在还怀着宝宝呢,情绪不能大起大落知道么?晚上想吃什么?大英雄亲自下厨给你们做!……”

  “啊偶,才不要,干爹的黑暗料理吃了会死人的……”月儿举手抗议。

  噗嗤……

  林墨歌破涕为笑……

  传说真心相爱的人,会毫不畏惧距离的遥远。

  哪怕身在地球的另一端,也可以感受到对方的心意。

  可传说毕竟是传说。

  放在璃爷身上,不管用。

  蓝夜酒吧外。

  权简璃摇摇晃晃走了出来,身上散发的酒气,与他的阴翳气质混杂,让人不敢近身。

  那个在别人面前风光无限,如绅士般冷漠的男人,此时,却衣衫不整,青色的胡茬,布满血丝的双眼,看起来憔悴了许多。

  像个酗酒的酒鬼一般,疯魔。

  拿出手机来,刚拨通岳勇的电话,身后便有一道白色身影追随而至。

  “简璃,我送你回家……”

  “放手!”权简璃怒吼一声,如同发了怒的豹子,“别特么碰我!”

  白若雪被吓的一愣,松开了手,却依旧不舍得离开。

  电话里传来岳勇的声音,“璃爷?我马上过去接你!”

  “恩好……”

  啪嗒,挂了电话,权简璃晃晃悠悠的,便要向前走。

  “简璃!”白若雪上前一步,柔声叫喊道,“我陪你等着……”

  “滚!!!”

  又是一声怒吼,不带丝毫的感情。

  他只不过是拉着她作戏而已,什么时候要她陪了?

  原本以为,喝醉了,心里就能舒服一些。

  可是现在才发现,原本醉了,脑子里面越发清醒。

  就算他把自己灌死了,眼前,依旧会浮现那个张牙舞爪的女人的面孔!还有她轻声在他耳边说的那句,生日快乐!……

  “滚!老子让你滚听不懂么?!”

  感觉到白若雪在拉他,狠狠的一甩手,白若雪身子一歪,险些摔倒在地。

  刚好被跟出来的楚寻风扶住。

  一向斯文的楚寻风,此时也是怒气上涌,“权简璃!你是不是疯了?竟然要对雪儿动手?!”

  权简璃继续跌跌撞撞向前走,根本就不理他的怒吼。

  “寻风,没事的,我没事。你不要怪他……”

  白若雪泪水涟涟,哭的梨花带雨。

  “简璃,等等我……”

  说话间,又要追上去。

  楚寻风去上前几步,砰!

  重重一拳,打在了权简璃脸上。

  权简璃身子本就不稳,在他的大力击打下,身子一斜,倒在了地上。

  原本有严重洁癖的他,此时却根本不在意,自己的名贵外套上,是不是沾上了灰尘。

  倒是脸上传来的火辣疼痛,让他那颗麻木的心,突然顺畅了一下。

  “呵呵……”低沉的笑声,从他喉咙间缓缓流出,带着浓浓的讥讽,“怎么,终于看不下去了?”

  “权简璃,你到底是不是男人?为了那么个狐狸精,竟然一次次的伤雪儿的心!那个女人跟着她的初恋情人远走高飞了!她根本就是在玩你!醒醒吧!……”

  楚寻风握着发酸的拳头,啐了一口。

  初恋情人四个字,狠狠的刺痛了权简璃的心。

  那被他用酒精麻醉了的心,再次撕裂开来,一滴一滴,向下滴着殷红的血。

  抑制不住。

  是啊,那个女人走了,前一天还在他身下温柔缱绻,转眼,却跟着别的男人私奔到了国外。

  而他,却像是个傻子一样,被嘲讽,被玩弄。

  明明恨不得冲过去杀了她!却只能像现在一样,窝囊的躲在这里喝酒,颓废……

  用手撑地,缓缓站直了身子,迎上那双愤怒到喷火的眸子,咧嘴一笑,“该醒的是你!连喜欢的女人都不敢承认,你特么就是个废物!你喜欢白若雪就说啊,老子送给你!……”

  “闭嘴!”楚寻风嘶吼一声,然后再次挥拳。

  砰!!

  一拳下去,权简璃嘴角,瞬间渗出血丝来。

  “寻风!别打他……别打他……”白若雪哭到颤抖,想要上前阻拦。

  却见权简璃反手就是一拳,狠狠的打到了楚寻风脸上。

  瞬间,两人脸上都挂了彩。

  “怎么,被我说出来了,狗急跳墙了?你丫要是个男人就去追她啊,整天跟个傻子一样跟在她屁股后面有意思么?啊?”

  砰!

  权简璃说话间,又是一拳。

  又稳又准的打在楚寻风鼻梁上。

  “你给我闭嘴!不许你侮辱雪儿!当初是谁说过,这辈子会好好照顾雪儿,会让她永远幸福?结果就为了那么一个不三不四的女人,你特么就成废人了?权简璃,我真看不起你!……堂堂权二少,竟然连自己的侄子都抢不过!你不嫌丢人我都替你丢人!”

  砰!!

  混乱中,不知道是谁的拳头,打在了谁的脸上。

  “少特么提那个女人!老子不认识!”

  砰!砰!咚……

  两个男人奋力挥拳,结果却是因为醉酒,双双倒地。

  然后,就在地上扭打作一团,像小孩子打架一般,打的不可开交。

  白若雪站在一边,急的直哭,“简璃,寻风!你们别打了……别打了!……”

  可是两个男人正在气头上,哪里肯听她的话?

  扭打中,名贵的外套已经被扯碎,雪白的衬衫上,也沾满了泥土和血渍,触目惊心!

  混乱中,楚寻风的嗓音再次传来,“你就是个混蛋!蹉跎了雪儿整整十年的光阴,现在竟然还拉着她去演戏,你到底把她置于何地?就为了气那个抛弃了你的女人,你就是个傻子!你以为在这里装疯卖傻人家能看到么?做梦!人家现在躺在初恋情人的怀里,山盟海誓呢!”

  “闭嘴!不许再提她!……她爱跟谁在一起关我什么事!?管她是山盟海誓还是耳病厮磨,老子不稀罕!……”权简璃的嗓音已然沙哑。

  “你这是在自欺欺人!”楚寻风怒吼着,“看看你现在是什么样子!哪里还有权二少的影子!你现在就是个酒鬼,就是个疯子!雪儿真是瞎了眼,怎么会看上你这种人渣!”

  砰!

  他的话刚说完,脸上又被重重揍了一拳。

  权简璃大口喘着气,啐出一口血沫,“老子愿意!你管得着么?”

  说罢,扶着地面,缓缓起身。

  脸上早已是一片片的淤青,但是跟楚寻风比起来,似乎还要好上一些。

  “如果不是因为雪儿,你死了我都不会管你!你要死要活我没意见,凭什么让雪儿跟着你受这个罪!?”

  楚寻风也跌跌撞撞的站了起来,刚站稳,就又挥上去一拳。

  “我又没让她跟着我,我早就说过跟她没关系了,是她一直要来找我!”权简璃的话说的越发刻薄,“你要是喜欢她就抓紧了啊,别让你的女人再来骚扰我!老子嫌烦!”

  “混蛋!”

  砰!

  “哼,你就这点力气么?”

  砰砰!

  两人再次扭打起来,权简璃一拳凶似一拳,似乎要将体内所有的不快与憋屈,全都发泄出来一般。

  整整三个月的愤怒与悲愤,都在这一刻,得到了解脱。

  这些天来的隐忍,不甘,屈辱,悉数发泄……

  白若雪站在一边,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哪里还有平日那个大明星高高在上的样子?

  这些天来,权简璃向媒体宣布,和她重归于好,还说雪城项目,是送给她的礼物,是他们十年感情的见证。

  可是,只有她知道,权简璃对她的冷漠,更甚从前!

  在记者面前,他疼她宠她,可是一转身,便狠狠将她推开!连看也不愿意看她一眼!

  他的整个心,全都在林墨歌的身上!

  为了她,甚至像疯子一样的想要把自己灌醉,疯了一般的跟不同的女人约会!

  跟了他十年,从未见过他如此狼狈的模样!

  现在,只为了那个林墨歌,他就颓废至此……

  她明明知道他的心和对她的冷漠,却依旧舍不得离开。这种煎熬,谁能懂?

  两个男人的战争,终于以两败俱伤结束。

  伤痕累累的两人,躺在地上气喘吁吁。

  这种头破血流的模样,跟白天那个西装革履的少爷们,判若两人。

  权简璃心里越发空虚,原来,愤怒发泄了以后,留下的,只有一片空荡。

  心,像是被掏空了一般,只有冷风狠狠的往里灌着,刺骨冰冷。

  费力的睁开眼睛,看着那遥远的夜空,忽而又想起了那天晚上的烟花,还有,在烟花下,她绚丽多彩的眸子……

  心,狠狠的抽搐起来,到底从什么时候,那个女人就不断的在他眼前浮现?

  而他,只能像魔怔了一般,任由记忆将他淹没,却无处可躲……

  “权简璃!你醒醒吧!那个女人根本就不适合你……你应该珍惜的,是雪儿!……”楚寻风大口喘着粗气道。

  “哼,以后她是你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