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214章 他的女人(2)
  第214章他的女人

  权简璃嗤笑一声,缓缓的从地上爬起来,跌跌撞撞地,向着马路对面走去。

  以后,她是你的女人。

  一句话,彻底死了白若雪的心。

  跟了他十年,到最后,他却把她送给了别人!

  这句话,比不要她还要更伤人心啊!……

  “寻风……他真的不要我了……不要我了啊……”

  白若雪哭到全身无力,跌坐在地上。

  楚寻风一拳打在地上,几乎将牙齿咬碎!

  “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他清醒过来的……”

  “呜呜……不可能了……已经晚了啊……”

  白若雪的哭声,渐渐被夜风吹散,几不可闻……

  权简璃摇摇晃晃的向前走着,心里暗自咒骂,岳勇那个没用的家伙,怎么这么久了还不来?

  不料脚下被台阶一绊,身子晃荡着便向下倒去。

  “啊……”

  一道女人的惊叫声响起,然后便听到一阵匆忙的脚步。

  紧接着,一个纤瘦的人影出现在他身边,戴着口罩帽子,包裹的很严实,小心翼翼的,想要将他扶起。

  “先生,你没事吧?要不要帮你打电话叫家人?”

  女人的嗓音略有些沙哑,他却隐隐觉得,有些熟悉。

  可是,女人的触碰,让他浑身不舒服,甩手,将她甩开。

  女人并没有生气,反而再次上前,“先生,你喝醉了,在这里太危险……”

  “滚!”

  权简璃伸手将她推开,却不料她的口罩被打落下来,露出一张满是伤疤的脸,还有那双清亮的眸子。

  那一瞬间,权简璃忽然愣住了。

  那双眼睛,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你……是……”

  “不,我还有事先走了……”

  女人慌张的捡起了口罩,头也不回的匆匆离去……

  不知道是悲伤还是喜悦的心情,瞬间涌入脑海,将他的意识尽数淹没,一阵天旋地转间,他高大的身影,再次重重倒地。

  “是你啊……你没死……原来真的没死……”

  远隔着太平洋的另一片土地上。

  一座五彩的木头小别墅里,林初白正在给月儿讲故事。

  林墨歌去厨房帮他泡咖啡,却突然手一滑,咔嚓。

  杯子掉在地板上,碎得四分五裂。

  “你没事吧?”

  林初白听到声音冲了过来,看看掉在地上的杯子碎片,再看一眼愣在那里的林墨歌,眼底满是担心。

  “喔,没事,手滑了而已……”

  “幸好还没倒上咖啡,要是烫到了怎么办?你现在要时刻照顾好自己,不能再像以前一样神经大条了知道么?以后啊,这种事你还是不要做了,我给你请个佣人回来……”

  林初白一般碎碎念着,一边扶着她出了厨房。

  然后一个公子哥,竟然亲手帮她把碎片收拾干净。

  看着他笨拙的模样,林墨歌心里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

  “初白,还是我来吧……”

  “不行!你乖乖坐着不许动!要是再划伤了怎么办?我会心疼死的。”林初白瞥了她一眼,然后又低头,费力的捡拾着那些碎小的玻璃渣。

  他对自己这么好,说不感动是假的。

  可是,她现在心里只有三个孩子,而且,还有一个想忘,也忘不掉的男人。

  就算那个男人是地狱,是恶魔,她依旧为他沉沦。

  她的心已经给了权简璃,就没有办法,再给别人了。

  而且,她也不敢,再奢望什么。

  曾经奢望过羽晨,所以害了他,毁了他的一生。

  面对林初白,她真的不想再把他也牵扯进来……

  似乎跟她有所关联的,都会变得很不好,所以,她不想让林初白也变得不幸……

  所以,就算知道林初白的心,她也只能以朋友相待,或者,像亲人。唯独恋人,是万万不可能的。

  “想什么呢?脸色这么不好?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林初白伸手抚摸着她的额头,似乎是在自言自语一般。

  林墨歌苦涩一笑,“我没事的,就是总觉得心里有些不安。明天应该没问题吧?会不会遇到权家的人,或者被发现?”

  “放心好了,羽寒那么聪明,早就安排好了一切,你也该相信他的不是么?况且,还有我陪着你啊,就算天塌下来,也有我顶着,伤不到你的!”

  林初白知道,权家的人伤她伤的透彻,她也不愿意再与他们相遇。

  另一方面,也是怕羽寒会夹在中间为难。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今天晚上好好睡一觉,明天我们一起去帮羽寒加油!顺便去游乐场玩它一天!”

  看着林初白灿烂的笑脸,林墨歌很快,便被感染了。

  是啊,或许只是她多心了吧。

  自从怀孕以后,就越发感性了起来。

  虽说孕妇情绪是会大起大落,可是她这大起大落的,似乎有些太过明显了些。

  “走吧,你也该听听睡前故事才行,今天就让本少爷当你跟月儿的睡前天使好了……本少爷就免费牺牲一下色相好了……”

  说话间,林墨歌已经被他拉着坐到了沙发上。

  然后,林初白厚着脸皮挤到了母女二人中间,贼兮兮的笑着,拿起了童话书……

  初升的太阳,洒满天际。

  权简璃费力的翻身,却扯到了身上的痛处,从梦中清醒过来。

  头痛欲裂,许久,他才睁开肿胀的眼皮,看清楚头顶的水晶吊灯。

  “璃爷,您醒了?”岳勇憨厚的声音传来,让他更加清醒了一些。

  想要坐起身来,才发现自己身上好几处都被包扎了起来,稍稍一动,便是一阵剧烈的痛楚。

  岳勇扶着他坐了起来,微微叹息一声,“对不起璃爷,昨天我去晚了,才让您受了这么重的伤,等我查到是谁下的手,一定不会轻饶了他!”

  “不必,想必楚寻风比我伤的更重。”权简璃淡淡道。

  昨天晚上的事他记不太清楚了,可是跟楚寻风打架的事,还是知道的。

  不过没想到,两人竟然会打成这副模样,明明昨天动手的时候根本感觉不到痛的啊。

  岳勇一愣,“楚二少?难道跟您打架的是楚二少?”

  他这才松了口气,还好不是被什么人打劫,要不然这事说出去也太丢脸了些。

  “不过您跟楚二少怎么会打起来呢,难道是为了白小姐么?”

  权简璃揉揉依旧发涨的太阳穴,缓缓道,“或许吧,记不太清了。昨天你在哪找到我的?”

  “喔,我到的时候您不在酒吧前,然后我就顺着路向前找,最后发现您倒在桥边,然后就把您捡回来了……”

  “捡?”权简璃脸色一沉。

  吓的岳勇心肝直颤,“啊不是,是带回来了……”

  昨天璃爷倒在路边,跟个物件儿一样,是被他拖上车的,可不就跟捡回来一样么。只不过岳勇不小心,把心里话给说出来了而已。

  权简璃深吸一口气,将心里的愤怒按捺下去,似乎隐隐又想起了什么,“你去的时候有没有见到一个女人?戴着口罩帽子……”

  “女人?”岳勇想了想,摇摇头,“没有,当时街上空空荡荡的,只有璃爷您一个。您是丢东西了么?”

  “没有,想必是我记错了吧……”

  权简璃眉头越发紧蹙,或许,那只是一个梦吧。一个希望变成现实,又不希望变成现实的梦。

  可是,时隔这么多年了,他为什么会突然梦到那个人呢?

  敲门声传来,吴玉洁推门而入,托盘里放着一些药品。

  “简璃醒了啊?快把这些药吃了吧,看你伤的这么重,怎么不懂的好好照顾自己呢?昨天岳勇把你带回来的时候,可把我跟你爸吓坏了……”

  “让你们受惊了。”

  “简璃啊,我跟你爸都担心你,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吴玉洁把托盘放在桌子上,坐到了一边。

  “没有阿姨,我整天只顾着公司的事,怎么会有心事。”权简璃随口应道。

  吴玉洁看了他一眼,脸上满满的担忧,“以前啊,老爷是想促成你跟佳倩,可是现在,经过羽晨这么一闹,跟佳倩是没了可能。你若是真心喜欢那位姓白的小姐,就把她带回来吧,大家见个面也好。你也知道,老爷以前一直反对你跟白小姐,可是现在……我们都老了,就只希望你们能过的好……”

  这些话,都是权老爷子让她来说的。

  毕竟现在,安市长已经被权简璃给扳倒了。

  树倒猢狲散,原本依附在安市长手下的那些人,一早便没了音讯。

  权老爷子在见识到老二的狠辣手段后,也就不再执着了。

  现在老大一家是彻底没了翻身的希望,整个权家的振兴,只能靠在老二身上了。

  所以,就算是老二想娶他不喜欢的女人过门,权老爷子也不打算过问了。毕竟在这个家里,一向都是用实力说话的。

  现在权简璃手握大权,当然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最最关键的一点,是现在老二整天喝的醉醺醺的回来,还肆意发酒风,人前精明能干,人后,却像个行尸走肉一般,权老爷子看在心里,着实难受。

  再怎么说,这也是他的儿子,人一老,心就跟着软了几分。

  所以以前那些没用的坚持,现在也准备放弃了。

  “不必,二老多虑了。”他依旧面无表情的回应了一句,直勾勾的看着虚空。

  让吴玉洁一时有些摸不准他的心思。

  难道他们猜错了?让简璃如此颓废的,并不是那个姓白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