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215章 他的女人(3)
  第215章他的女人

  看一眼权简璃的表情,知道现在不便再多问,话题一转道,“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也不再多提了。不过你有些日子没去看过羽寒了,那么小的孩子,一个人在国外,至少,你也该打个电话关心一下。那孩子着实让人心疼,明明才五岁,却成熟的让人难受,羽寒现在的样子啊,就跟你小时候一样……倔强,又不肯服软。”

  吴玉洁说着,眼眶一红,“其实羽寒需要的,根本就不是什么好的学习条件,他现在更需要的是父爱!哪怕只是你一句话,也好过我说几十句几百句……那孩子的心里啊,一直都把你当成神一样的存在……”

  一句父爱,让权简璃胸口一紧。

  爱这个字,太过沉重。

  于他来说,根本无所适从。

  就如同当初林墨歌问他,爱不爱她。

  他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因为他都不知道,爱是什么。

  或许爱一个女人,便是如莫易云所说的谬论一般,就是想要睡她,而且还是睡一辈子。

  可是爱一个孩子呢?应该怎么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没有人告诉他。

  可是,他想起了自己小时候,也如现在的羽寒一般,过早的成熟懂事,心里的想法,从来不会对任何人说。

  将自己关起来,不让任何人看清楚内心的想法。脸上,如同戴着一张面具般过活。

  吴玉洁还在劝说着,“这几日羽寒的学业更重了,我怕再这么下去,孩子会受不了的。那根弦要是绷的太紧了,迟早是会断的……简璃啊,你要是有空了,就去看看孩子吧,也顺便出去转转,别老是喝酒,伤身体……”

  “我会考虑的……”他依旧是没有表情的说道。

  “好了,我能说的就这么多了,你好好休息吧,记得把药吃了……”吴玉洁微微叹了口气,转身离开。

  “璃爷,吃药么?”岳勇一直站在门边,此时才又上前几步。

  权简璃坐着不动,并不回答他的话,也没有要吃药的打算,“烟。”

  岳勇愣了一下,“璃爷,您的酒劲还没过,要是再吸烟的话……”

  权简璃抬头,狠狠瞪了他一眼,吓的岳勇赶紧把烟掏出来,给璃爷点上,畏畏缩缩的站在一边候着。

  看来刚才夫人那番话,触动了璃爷的心了。

  要不然的话,璃爷也不会吸烟。

  因为璃爷只有在心里极度烦闷的时候才会吸烟。

  轻薄的烟雾缭绕,迷蒙了他的表情。

  那漆黑眸底的暗流中,似乎,有什么感情在缓缓涌动。

  两个男人一坐一站,安静的不说一句话。

  只有辛辣的烟草味道,在空气中缓缓发散,舒缓着紧绷的神经。

  屋外的阳光照射进来,有些刺眼。

  虽已入了深秋,天气却比盛夏时,还要晴朗。

  许久,权简璃忽然开口,嗓音如沧海桑田般,沙哑。“羽寒去国外多久了?”

  岳勇愣了一下,刚才夫人说的那些话,璃爷都听进去了?

  “回璃爷,已经三个多月了,刚好一个季度。”

  “已经这么久了?”权简璃微微诧异,他还以为只有几天。

  这些日子浑浑噩噩的,整日都是醉生梦死。

  清醒的时候,觉得日子过得特别慢,慢到变成一种煎熬,撕心裂肺的那种,好像每一秒,都要将他凌迟一般。

  醉了以后,便是时光飞逝,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身在哪里,做了什么。

  没想到,就在这种生不如死的状态下,竟然一晃过去了三个月!

  怪不得,这些天夜里开着窗子,总会被冷风吹醒。

  原来,已经入了深秋啊。

  “他在那边……怎么样?”沙哑的嗓音,似是说着最笨拙的话。

  让璃爷说刻薄的话,那便如同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可是关心的话,却难以开口。

  岳勇自然也知道,所以当璃爷问出口时,他心底倒是松了一口气,看来璃爷还是关心着羽寒小少爷的。

  微微一笑道,“小少爷在那边一切都好,很听话,跟在家里的时候相比,功课更加繁重了,又多学了一门外语,还有音乐课,管理课。不过小少爷从来没有抱怨过,一直都是独来独往,也没有朋友,每天都会准时起床准时吃饭睡觉,每晚定时给夫人打电话汇报一天的情况……”

  说着,岳勇叹息一声,“璃爷,说句不该说的,现在看到小少爷,就好像看到了当初的您一样。虽然我跟着您时您已经超过小少爷现在的年纪了,可是,从小少爷身上,却能看到您当初的影子。就好像……”

  “就好像他把我的人生轨迹重复了一遍么?”权简璃忽然接了一句。

  岳勇点头,“恩,简直就是一模一样。无论是从性格来说,还是从天才这点来讲,都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两个男人再次沉寂下来,权简璃又点燃一支烟,狠狠吸了一口,辛辣的烟草味直冲进肺里,却让他心中的阴霾,散开一些。

  “所以你觉得羽寒很可怜?他不像其他小孩子那样,可以快快乐乐的,反而,要过早的成熟,过早的承担着不该他承担的义务和责任。”

  这些话,是有一次小家伙生气时冲着他吼出来的。

  不过他不知道的是,吼出这些话的,是月儿。

  羽寒,是绝对不会说出这些来的。

  岳勇默然,他没想到,原来璃爷心里一直都这么清楚。

  “果然璃爷还是爱护小少爷的。”他憨厚一笑。

  “爱护么?或许吧,看着他,就好像在看着小时候的我一样,一样可悲,一样残酷。所以,我才不愿意回家,不愿意看见他,因为每看他一眼,心里的伤口就会被撕裂一次……”

  权简璃嘲讽的笑着,他好不容易长大,有了足够的能力保护自己。

  却又在儿子的身上,看到了自己当初的影子。

  那些想要忘记的悲伤和悲惨经历,再一次浮现在他面前,那种痛苦,没有人能理解。

  岳勇紧皱了眉头,原来这就是璃爷一直不喜欢小少爷的原因。

  要怪,只能怪小少爷跟璃爷太过于相似了……

  “璃爷,或许在您心里,小少爷会让您想起残忍的过去,可小少爷是无辜的啊。您是让他仰望敬佩的父亲,是他心目中的大英雄。从小到大,小少爷为了得到您的一句赞扬一个眼神,付出了很多努力!那么小一个孩子,整天重复的做着自己厌烦的事,就是因为想要引起您的注意,想要得到您的父爱啊……”

  “父爱?”

  “是啊璃爷,小少爷从小就没有妈妈,您就是他唯一的亲人,就算您给不了他母爱,至少,也该给他一点父爱……否则的话,小少爷长大以后,恐怕会比现在的您还要……更加冷漠无情……”

  这些话,是岳勇壮着胆子说出来的。

  他真的不想让璃爷跟小少爷之间的隔阂越来越大。

  权简璃轻轻吐出一个烟圈来,斜睨他一眼,“你敢觉得我无情么?”

  “不是的璃爷,这只是您保护自我的一种方式罢了。您的本质还是很……咳咳……至少您在林小姐面前的时候,并不是冷漠无情。”

  岳勇纠结了半天,才吐出一句来。

  可话一说完,才知道自己说错了,竟然提到了璃爷的禁忌林小姐!

  战战兢兢的缩了缩脖子,那个大个子的老爷们儿,突然间就犯怂了。

  不过权简璃并没有生气,只是眉头越发紧锁。

  想起那天在车上时儿子说过的话。

  儿子说,他其实并不想让姐姐跟羽晨哥哥在一起,而是希望姐姐能跟爸爸在一起。因为羽寒很想要个妈妈。

  那是儿子第一次,在他面前提起妈妈两个字来。

  不,应该说,那是他难得,跟儿子坐在一起。

  细想起来,从把尚在襁褓中的儿子带回家来直到现在,他跟儿子正经坐在一起说话的时间,都不超过十次。

  或许那个女人说的没错,他根本就不配做一个爸爸。

  指尖的香烟缓缓燃烧着,腥红的火星一明一灭。

  权简璃的眉头始终紧紧蹙着,蹙成了一处险峻的山峰。

  身上泛酸的痛感,代替了心里的阴翳,倒让那颗麻木的心脏,鲜活了起来。

  或许,他是应该出去走走了。

  没有了那个女人,这地球还是照样在转。

  将指尖的香烟掐灭,起身,便将身上的绷带扯了下来。

  突然的行动吓了岳勇一跳,“璃爷,您这是干什么?”

  “收拾东西,订张去澳洲的机票!”璃爷薄唇轻吐。

  岳勇心头大喜,“是璃爷!”

  窗外的阳光越发灿烂了。

  天高云阔,正是散心的好时节……

  墨尔本。

  澄净的蓝色天空上,干净的没有一丝白云。

  只有明晃晃的阳光,照射在这片热情的土地上。

  一座奢华的大剧场外,人来人往,熙熙攘攘。

  因为今天的颁奖典礼,也算是规模庞大。

  获奖的小朋友们,都由家人带着来参加。

  除此以外,还有一些记者和媒体,也会来进行拍摄。

  所以,平日里空旷的广场上,今天却显得有些拥挤。

  阳光下,站着亲密的“一家三口”。

  林墨歌一身素雅的白色衣裙,外面搭着淡粉色的外套,看起来温婉而恬淡。

  高高扎起的马尾,跟月儿勉强才能扎起来的小辫子,倒是合拍的很。

  林初白依旧一身浅白色休闲装,一幅超大的墨镜架在鼻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