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216章 他的女人(4)
  第216章他的女人

  才将他妖孽般的容貌遮挡了一些,不那么扎眼。

  至于月儿,今天特别的穿了一套粉色的运动套装,因为早晚的时候天冷了,而且,小家伙还有其他的用心。

  而三人头上,皆带着那顶艳粉色的鸭舌帽,看起来极其风骚。

  这就是林初白送给月儿的礼物,而月儿手里还拿着一顶,那是羽寒的。

  林初白说,这帽子是他们的家庭套帽!

  这样才有一家人的感觉。

  林墨歌虽然很不想戴,可是看在孩子们的份上,就勉强答应了。

  “权羽寒呢?怎么还没来啊……”月儿踮着小脚丫,一个劲的张望,和林墨歌神同步。

  林墨歌从刚才开始,就在紧张了。

  两个多月没有见到儿子了,她有好多好多话想要跟儿子说。

  不知道儿子有没有变瘦,有没有长高,有没有学习太累,有没有想妈妈……

  一想到这些,心都痛了。

  “权羽寒!……”

  月儿眼尖,马上就看到了站在剧场门口的小家伙。

  羽寒依旧一身限量版西装,乌黑细密的短发打理的一丝不乱,如同童话里走出来的小王子一般。

  原本英俊帅气的小王子,却在看到妈妈那一眼,瞬间崩塌了人设。

  小嘴一瘪,眼泪汹涌直下。

  张着小手就扑进了妈妈怀里,“呜呜……妈妈,妈妈……”

  林墨歌也是眼泪湿了脸颊,紧紧搂着儿子,似乎要将这个小家伙融进骨血一般。

  “乖,宝贝儿,妈妈在,妈妈在……”

  轻轻的拍着儿子的背,林墨歌忍不住抽噎,“宝贝儿,想死妈妈了。这些天过的好不好?有没有好好吃饭?有没有偷偷哭鼻子?快让妈妈好好看看你……”

  羽寒泣不成声,一张汤圆似的小脸蛋,尽数被眼泪打湿,“妈妈,羽寒很乖,很听话。就是好想妈妈……呜呜……”

  小家伙哭的林墨歌心都碎了。

  林初白站在一边,也是眼泪汪汪。

  他可最怕这种场面了,因为他也会忍不住被感染的。

  身为一个感性又英俊的绝色美男,他要是哭了可怎么办?绝色美男流泪的时候,方圆几百里的女人可都会母爱泛滥,被他诱惑的……

  “干爹,你笑的贼兮兮的,想什么色色的事情呢?”月儿忽然扯了扯他的衣角道。

  林初白吓了一跳,擦了擦口水,“你个小丫头,干爹我是那种人么?不过这么感动的场面,你不是应该跟着羽寒一起抱头痛哭的么?”

  月儿撇撇嘴,“矮油,小孩子才哭鼻子呢,月儿可是个大人了,才不会哭!对了干爹,快把相机给我!”

  “好,月儿要帮我们拍照么?”林初白还有些感动,没想到月儿现在这么懂事了。

  却不料月儿拿了相机,直接将镜头紧贴在羽寒的脸上,笑的不怀好意,“呦呵,权羽寒也有哭鼻子的时候,月儿要拍下来留作纪念!最好变成大大的一张挂在墙上,吼吼吼……”

  “呜呜……月儿!你敢?”

  羽寒抽噎着,还不忘记转头瞪月儿一眼。

  月儿哪里会怕他,咔嚓咔嚓。

  按下了快门。

  将羽寒出糗的模样,永远定格。

  然后,小妮子便拿着相机四处乱拍,她现在的理想可是摄影师,以后,一定要拍出美美的照片来才行呢!

  “好了,你们两个都不许哭了,见面应该是开心的事啊!”

  林初白担心林墨歌身体会不适,赶紧劝道。

  然后将羽寒抱进了自己怀里,摸着小家伙细软的发丝,又捏捏小脸,“羽寒,有没有想干爹啊?”

  羽寒眨巴着粘着泪珠儿的大眼睛,想了想,这才点头,“干爹一直照顾着妈妈,所以羽寒也很想干爹。”

  “合着因为我照顾了妈妈,所以才想我?你这小家伙也太势力了吧?亏我还有礼物要送你的!”林初白委屈的撇撇嘴,却又拿小家伙没辙。

  “羽寒不会撒谎,难道干爹要羽寒撒谎么?”

  羽寒说着,看到了他手里拿着的艳粉色鸭舌帽,一脸嫌弃,“羽寒可不可以不戴啊?好臭的颜色……”

  “……”

  噗嗤。

  林墨歌被逗的笑出了声。

  林初白被小家伙噎的说不出话来,向林墨歌告状,“小墨墨,你看你儿子竟然欺负我!……我这个干爹当的也太没成就感了……这颜色很拉风的好不好,哪里丑了?明明是你们跟时尚绝缘!”

  说着,便将帽子扣到了小家伙头上。

  羽寒挣扎了许久,却没能摘下来,只能勉强戴着。

  帽子虽然丑了点,可是能跟妈妈一起戴,他也开心。

  三人擦干了眼泪,有说有笑。

  却忘记了,拿着相机在一边晃荡的月儿……

  此时的月儿,哪里还记得妈妈和羽寒。

  像个跟屁虫一般的跟在几位金发碧眼的男子身后,眼里直冒桃心。

  “嗨!要不要让我帮你们拍张照!?”月儿娴熟的用英文打着招呼。

  “哇,好可爱的女孩儿!我们可以一起拍照么?”几个男子兴奋的抱起了月儿,然后咔嚓咔嚓。

  又是几张美图定格。

  照片里,月儿笑的那叫一个灿烂,简直比怒放的鲜花还要明艳。

  “再见喽!”

  男子们拍完照,便挥手离开了。

  月儿满足的看着照片,然后抬头,突然发现一个很严峻的问题,她不知道自己在哪了!

  刚才明明还跟妈妈还有羽寒一起在广场上的啊,怎么一眨眼就到了里面?

  不过,妈妈他们应该也会进来的吧?

  还是快点回去的好,要是被妈妈发现了,会打她小屁屁的。

  紧紧抱着相机就想往出口处走去,却被一个人挡住了去路。“嗨羽寒,马上就要开始了,我带你去等候室吧!”

  说罢,那个大胡子男人便将月儿抱了起来,向着后台走去。

  月儿挣扎了许久,“我不是羽寒,你搞错了!”

  “哈哈,那我也不是丹尼!”大胡子男人哈哈大笑,以为这是羽寒在跟他开的玩笑。

  月儿彻底无语了,看来她的解释根本就行不通啊。

  也难怪大胡子男人会把她认错了。

  她的头发虽然稍稍长长了一些,可是今天妈妈帮她扎了个小小的辫子,又戴了鸭舌帽,所以根本就分辨不出来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

  再加上她原本想要去游乐场玩的,所以根本没有穿裙子,而是运动装。

  反正,现在是有口说不清了。

  看来也只能在这里乖乖等着权羽寒和妈妈回来了……

  颁奖礼的音乐缓缓响起,提醒着来宾入座。

  林墨歌这才笑了笑道,“好了,我们快进去吧!羽寒,不要紧张,妈妈会一直在台下看着你的!你永远是妈妈的骄傲!”

  “恩,我知道妈妈!”羽寒乖巧的点头,只要有妈妈在,他就不会紧张,更不会害怕。

  林墨歌又细心的帮儿子整理好衣衫,将他脸上的泪痕擦去,这才欣慰一笑。

  林初白依旧抱着小家伙,三人向里面走去。

  忽然,脚步一顿,“那个……你们有没有觉得,好像少了点什么?”

  “糟了!月儿!”

  林墨歌脸色煞白,她竟然把月儿给忘记了!

  经她这么一提,大家才发现,月儿早就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不见了!

  刚才还温馨的氛围,瞬间急成一团。

  林墨歌急的身子发软,月儿要是出了什么事可怎么办?

  “妈妈你别急,月儿肯定不会走远的,我们去找找吧。”羽寒懂事的安慰。

  林初白也赞同,“是啊小墨墨,月儿那孩子肯定是被什么有趣的东西吸引住目光了,肯定不会走远的。我们马上就去找!这样,我找外面,你去找里面!至于羽寒,你先回后台去,一会儿要是主办方找不到你了,说不定会引起混乱的……”

  羽寒摇摇头,“不,我的奖项在最后,所以我会陪着妈妈一起找。妈妈现在还怀着小弟弟,我担心妈妈。”

  “可是羽寒……”

  “没事的妈妈,先找到月儿要紧!”羽寒打断了妈妈的话,像个小大人般,当机立断道。

  “是啊,羽寒说的没错,先找到人要紧!那你们要小心点……”

  林初白说罢,便急匆匆在广场外围寻找起来。

  羽寒则拉着妈妈的手,向着剧场里面走去。

  因为正是入场的时候,所以人很多。

  找起来,格外辛苦。

  羽寒又要照顾着妈妈,走一步,便要回头嘱咐一句,让林墨歌感动到热泪盈眶……

  天色渐渐转暗。

  夕阳的余晖,也恋恋不舍的落下了地平线。

  广场上,早已经空空荡荡,而剧场里,则灯光璀璨。一场规模庞大的颁奖礼,正是举行。

  嗤……

  一声急刹车的声音,打破了广场上的宁静。

  华丽的线条,漆黑的色泽,只是一出场,便如王者一般。

  只有如此华丽的绝版跑车,才能配得上璃爷冷峻的王者风范。

  岳勇殷勤的打开车门,权简璃沉着脸从车上下来。

  看一眼闪烁着灯光的剧场,眉头一挑,“就是这里?”

  “是的璃爷,佣人们交代的场所就是这里了。没想到小少爷竟然能在这么重要的比赛上获得一等奖,真是太厉害了!要知道,这次的比赛,单单是参赛者,就都是世界各地小有名气的孩子,或者是以前有所作为的。没想到小少爷才第一次参加,就能得到如此殊荣啊!真不愧是羽寒小少爷!”

  岳勇那模样,比他自己得了奖还要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