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217章 他的女儿
  第217章他的女儿

  本来他随着璃爷赶到位于墨尔本的小少爷的住所时,却没有见到小少爷。

  璃爷的脸色当时就沉了下来。

  可是后来佣人们交代,说今天小少爷是去参加一个颁奖礼了,所以才会晚回家的。

  所以,璃爷跟岳勇,便又匆匆赶到了这里。

  只是没想到,小少爷得的奖项,居然是这么厉害的一个。

  这些信息,也是刚才在车上的时候,岳勇查到的。

  权简璃眼底却闪烁着复杂的光芒,意味深长道,“这么重要的奖项,羽寒竟然不告诉我们。”

  “羽寒小少爷一向都是如此啊,对这些名啊利的,根本就不在乎……”岳勇憨厚道。

  “是么?”权简璃淡淡轻吐,眼底的光芒更甚。

  不再言语,迈开修长的腿,向入口走去……

  舞台上,灯光璀璨。

  主持人正在滔滔不绝的炫耀着口才,不时的开几句不至于冷场的玩笑。

  此时已经颁发完几个奖项了,可是距离羽寒要领的奖项,还有些步骤。

  观众席上并没有灯光,有些黯淡。

  却并不妨碍权简璃的行动。

  他径直向着最前面的位置走去,虽然来的晚,可岳勇依旧拿到了最好的位置。哪怕没有拿出羽寒小少爷父亲的名义。

  而另一边,林墨歌和羽寒一起将会场整个翻了个遍,依旧没有看到月儿的影子。

  刚才人多不好找,现在人们已经坐到了座位上,按理说来,月儿应该被孤立出来了才对啊。

  “妈妈,要不然我们到后台去找找吧?月儿贪玩,说不定会跑到后台去了。”羽寒提议道。

  “妈妈自己去找就好了,你快去准备一下上台吧。今天的颁奖礼对你来说很重要,妈妈希望看到你最骄傲的样子!”

  “不妈妈,跟月儿比起来,这些都不重要。而且,我能见到妈妈,就已经很满足了……”

  看儿子如此执意,她也只能先听儿子的话,“那好,我们一起找。不过一会儿轮到你上台的时候,你一定要去知道么?”

  “恩,我知道了妈妈。”

  羽寒乖巧应答,拉着妈妈的手,穿过长长的昏暗的走廊,向着后台走去。

  后台的等待室里,有很多获奖的小朋友,和他们的家人。还有一些工作人员。

  可唯独,并不见月儿。

  “嗨羽寒,你怎么还在这里?已经轮到你上台了!”

  走廊里,偶遇那个大胡子男人,正是之前将月儿抱到后台的人。

  羽寒一愣,还不待回答,大胡子男人又一脸疑惑道,“羽寒,你换衣服了么?刚才穿的好像不是这一套啊……”

  “请问,你刚才看到的是不是穿着一套粉色运动套装的小孩儿?”林墨歌焦急问道。刚才大胡子男人一开口,她就意识到不对劲了。

  “是啊,我把他带到等候室了……不过羽寒,你怎么又从这边回来了?”大胡子男人显然已经混乱了。

  母子二人对视一眼,暗叫不妙!

  看来月儿是被他们当成羽寒带到这里来了!怪不得在外面怎么找都找不到。

  可是现在月儿又去了哪儿?

  “宝贝儿,你先去准备领奖,妈妈再去找找!……”

  林墨歌说着,便匆匆出了后台,又向着观众席上找去。

  羽寒坐立不安,因为太担心妈妈,但是又不能耽搁了颁奖,正犹豫间,忽然听到主持人的声音,“下面颁发的,就是今天晚上最大奖项!得奖的,是一位来自中国的天才儿童!下面,有请这位天才儿童上场!……”

  台下,是雷鸣般的掌声。

  尤其是岳勇,拍的手都要肿了。

  啪啪啪。

  那叫一个响亮。

  自从知道羽寒小少爷得了这么厉害的奖项以后,他就表现的格外亢奋。

  甚至那一双总是冒着凶光的眼睛里,竟然闪起了泪光!

  跟坐在一边,面色冷静,目露寒光的权简璃比起来,他倒是更像羽寒的父亲!

  权简璃双手抱胸,眸底暗沉。

  他可以不计较羽寒为什么不告诉家里这件事,倒是对他的作品,有了新的兴趣。

  一个五岁的小孩子,到底画出了什么样的设计图,才能在全世界这么多有名的孩子们之间,脱颖而出?

  一听到主持人的话,羽寒顿时焦急起来,也顾不上其他,急匆匆向着舞台上跑去。

  可是从后台到舞台上,要经过长长的走廊,还要经过最前面的观众席才行。

  真是腿到用时方恨短。

  此时却是如此焦急,都赶不上主持人的语速……

  砰!

  舞台上的灯光忽然一暗。整个会场都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紧接着,哗!

  一束耀眼的白色灯光将舞台中心照亮,只见一个小小的身影,缓缓从地面升起。

  而这忽然的一暗一明,让羽寒一时反应不过来,砰的一声,脚下一绊,摔了个大跟头。

  然后咕噜噜的滚出去几步,撞在某人的脚边。

  小家伙被撞的七荤八素,头晕眼花的,幸好地毯很厚,要不然,这一滚怎么着也得是重伤啊。

  璃爷正蹙着眉头看着舞台上那个清新脱俗的粉色小身影,却觉脚下一重,一团黑影撞了上来。

  因为被贝尔的数次袭击,在璃爷心里留下了大片的阴影,所以只时一看到黑影,就下意识的踢了一脚。

  “嗷……”

  羽寒本来就摔的快不醒人事了,现在又被某个不长眼的踢一脚,疼的叫出声来。

  璃爷这才意识到,自己踢到的不是贝尔,而是一个小孩子。

  岳勇也发现了这边的情况,赶紧俯身把孩子抱了起来,“你没事吧?”

  羽寒只觉这声音莫名有些熟悉,可是现在一心想着上台,哪还有闲功夫想这些。

  可是还不等他站稳,便从台上传来一道稚嫩的嗓音,“恩,这个嘛……这幅画的灵感来源于我妈妈做的甜点……”

  羽寒一个激灵,猛然向台上看去,顿时倒吸一口冷气。

  月儿!?

  她什么时候跑到台上去了?

  而且,还把他的作品解释成了这种乱七八糟的东西?

  月儿哪里知道别人心里的想法,还在自顾自的凑字数,“因为我妈妈做的甜点太好吃了,所以我一开心,就想要画画,然后就画出了这个……”

  “这小子到底在说什么!?”

  璃爷脸色阴沉的可怕,原本在见到羽寒画的图时,便被惊艳到了,没想到他儿子竟然能画出这么有内涵有意义的作品来。

  可是这小子一开口就露了破绽,这哪里是在解释,根本就是在丢他的脸!

  至于那个被他踢到的黑影,早在听到台上小人的第一句话时,便早已经遗忘到了脑后。

  岳勇此时才把小孩子扶起来,刚想察看一下他有没有受伤,却在看到那张脸时,猛然一惊,“羽……羽寒小少爷!?”

  咯噔!

  听到这一声称呼,羽寒惊得小脸煞白。

  看到眼前放大的那张岳勇的脸,然后,木讷的转头,看向了那高高在上,如王者一般的男人时,小小的心脏,险些就停止了跳动!

  权简璃也在听到岳勇的惊呼声后,看了过来。

  两次漆黑的眸子相遇,嘶~

  同时倒吸一口冷气!

  怎么回事?

  羽寒怎么会在这里!?

  梳的一丝不乱的头发,得体的小西装,那紧绷着的小脸……

  权简璃那阴暗的瞳孔,瞬间晃动起来。

  这个是羽寒没错,那台上那个一身艳粉色,滔滔不绝又没一句正形的小孩儿……

  记忆如同洪水般倾泻而出。

  霎那间将他淹没。

  这半年来,他所见到的羽寒的形象,一幕一幕在他眼前闪过。

  文质彬彬,沉默寡言,如小大人一般成熟冷静的羽寒。

  还有那个捣蛋起来嘴上没有遮拦,打扮也越发艳俗,跟老三混的极好,有时候又很狗腿的羽寒。

  两个身影,一动一静,就那样清晰的在他脑海里分离开来,然后,赫然变成了两个不同的个体!

  怪不得!

  有一段时间里,羽寒突然性情大变,可是他却从未想到过,在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另一个和他儿子一模一样的孩子存在!

  当时,只以为儿子是故意要跟他作对,所以才处处挑拣他不喜欢的事去做。

  现在想来,那个时候的羽寒,根本就不是羽寒啊!而是现在在台上的那个小家伙!……

  岳勇看看怀里抱着的小少爷,再看看台上那个笑嘻嘻的小孩儿,脑袋里面突然一片空白。

  使劲的眨眨眼睛,没错啊,他没眼花!

  可是,如果这个是羽寒小少爷的话,那台上那个人又是谁?总不会是分身术什么的吧?

  至于羽寒,彻底被吓到了。

  在看到爸爸那一眼,就已经吓傻了,小嘴一开一合,好半天,也没喊出个爸爸来。

  没想到,爸爸今天竟然会来!

  这下子完了,月儿也被发现了……

  小家伙两眼一闭,就想装晕算了。

  可是晕过去是什么样的啊?还有没有呼吸?他实在是不知道啊……

  而月儿,还在台上狂拽着英文乱说一气。

  她倒是极其享受这种站在镁光灯下,被万人瞩目的感觉呢。

  不知道妈妈看到她没有?

  不过主持人的问题好讨厌喔,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没想到糊里糊涂的就帮权羽寒来领奖了,可是一点也不好玩呢。

  刚想到这里,就听主持人宣布,由特邀嘉宾上台为她颁奖。

  然后,便看到几个帅气的大哥哥走了上来,手里拿着金光闪闪的奖杯和花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