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218章 他的女儿(2)
  第218章他的女儿

  而且,正是之前跟她一起合照过的那几个!

  原来,他们竟然是现在很有名的一个乐队成员!

  “呦呵!我们又见面了!”月儿一改方才的温顺,厚着脸皮打起招呼,大大的眼睛笑成了弯月。

  几位帅哥也很开心,干脆单膝跪在地上,给月儿颁奖,“漂亮的小姑娘,恭喜你喔!”

  “嘿嘿,既然又见面了,那我们就再留个纪念好了……”

  月儿说着,便又举起了相机,咔嚓咔嚓,自顾自的拍起了照。

  丝毫不管被凉在一边手足无措的主持人,和台下那些目瞪口呆的观众。

  而这一幕,却被在台下找人的林墨歌,看在了眼里。

  她哪里会想到,月儿竟然阴错阳差的上了舞台!还领了羽寒的奖杯!

  可是这些都不算什么,她刚才说的那些乱七八糟的理论是什么东西?什么叫世上只有妈妈做的甜点才最好吃?每次小妮子一看到羽晨买去的蛋糕,都激动的跟什么似的。

  真是说谎都不带脸红的。

  当看到月儿在台上旁若无人的跟帅哥们合照时,愤怒之火腾然升起。

  这小妮子的花痴症又犯了!

  再这么下去,还不知道又要闯出多大的祸来!

  忽然间怒从心上起,也顾不得其他了,下意识的护着小腹,便冲到了台上……

  轰……

  权简璃傻了。

  那个让他心心念念了三个月的女人,就这样突兀的闯进了他的视线。

  一如既往的娇俏可人,高高梳起的马尾,配着那顶粉色鸭舌帽,如大学生一般清丽。

  可是,她在此时出现,却如同一道惊雷般,在璃爷心头炸响。

  砰!

  如烟花一般,炸的他七荤八素……

  台下的观众们又炸开了,只见一位模样清爽的东方女子忽然冲到了台上,狠狠在那小家伙头上敲了一记爆栗。

  原本正玩的心花怒放,天不管地不管的月儿,一看到妈妈生气的脸,瞬间蔫儿了。

  小嘴一瘪,乖乖站到了一边不吭声了。

  几位帅哥这才算是解脱,礼貌的问了好后,便匆匆下了台。

  主持人正好抓住这个机会又开始提问,“哇,这位漂亮的东方女子,想必就是羽寒小朋友的妈妈了吧?能教出这么天才的儿子,您可是功不可没!”

  林墨歌被问的一个愣怔,不过马上就反应了过来,嫣然一笑,“是我儿子天资聪颖,能有这么棒的儿子,我这个做母亲的,为他自豪!”

  还在台下的羽寒眼眶一红,他就知道,妈妈一定会很开心很开心的。如果此时是他在台上,他要把奖杯送给妈妈,因为他要把世界上所有的好东西,都送给妈妈。

  只可惜,在台上的,是月儿那个粗线条的小妮子。

  不过现在,羽寒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心里暗自祈祷着,妈妈快带着月儿走!

  似乎是感应到了他的心思一般,月儿好巧不巧的向着台下看了过去。

  一眼,就瞥见了被岳勇抱在怀里的羽寒,晃着手里的奖杯笑嘻嘻道,“喂喂,权羽寒!……”

  话还未说完,忽然,被一道冷冽的目光吸引了过去,然后,咔嚓。

  冻住了。

  原本愣怔住的人,应该是无话可说的,偏偏月儿不是一般人,竟然扯了扯嘴角,露出个灿烂的笑来,“那个……便宜老爸,嘿嘿,你也来了啊……”

  咚!!!

  林墨歌手里拿着的花束,掉在了舞台上。

  她顺着月儿的目光看过去,当迎上那道阴寒的目光时,整个人都僵了。

  怎么……怎么会是他?

  额……

  他怎么也来了?

  那道目光像是要把她吞噬一般,刺啦刺啦的冒着火焰,将她烧了个外焦里嫩!

  脑袋里面一片空白。

  唯一的想法就是,完了。

  这回,彻底完了。

  她费尽心思遮掩了五年的秘密,终究,还是被发现了。

  就这么猝不及防的,被抓了个现形!

  果然,不好的预感,从来都是对的……

  眼神一晃,看到了被岳勇抱在怀里的羽寒,此时正冲着她狂眨眼睛,似乎在示意着什么。

  而岳勇早已经成了傻子。

  他那个榆木脑袋如何能反应得过来?

  在看到丙个羽寒少爷的时候,就已经傻了。

  现在连林小姐都出现了,而且跟羽寒少爷长的一模一样的那个小孩子竟然在叫林小姐妈妈……那羽寒小少爷……

  额……

  他的脑子实在是不够用啊。

  看着台上脸色苍白,眼神慌乱的女人,再看一眼萎靡下来的儿子,权简璃修炼了三十年的素养,倾刻间便坍塌了。

  “林墨歌!!!”

  一声怒吼,似乎要将剧场的顶子都掀开一般,身上散发出来的冷气,足足震慑了四周的人!

  咕咚。

  林墨歌不由的吞了口口水。

  然后,一把抱起月儿来,转身就跑!

  刚才羽寒冲她眨眼睛时,她还没有反应过来。

  可是现在,被权简璃这一声怒吼给吼醒了,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她可不想被那个暴君抓住!

  抓住了就是死路一条!逃,她要逃得远远的!

  她这一跑,把主持人也吓了一跳。

  台下那个东方脸孔的男人,气势太过吓人。

  而这个女子一见他就跑,难道是被威胁了还是被恐吓了?

  就连现场的观众们,也傻眼了。

  今天不是来参加颁奖的么?现在这闹的是哪一出啊?

  “妈妈,便宜老爸也来了……”月儿被妈妈抱着还一个劲低估,忽然间才意识到不对,一拍脑门,“天哪!这下完了……妈妈快跑!……”

  林墨歌此时恨不能长出一双翅膀来飞上天!

  可是她根本就不敢跑的太快,里面光线又暗,她一手抱着月儿,一手还要护着小腹,逃跑的道路,异常艰难。

  而权简璃在看到她逃跑的一瞬间,彻底怒了。

  那个该死的女人!

  见到他不是认错,竟然是又要逃走!

  “给老子站住!!……”

  咆哮一声,便奋起直追。

  岳勇被璃爷这一声怒吼震得清醒了过来,看一眼只剩下华丽背影的璃爷,把羽寒小少爷一夹,赶紧跟了上去……

  这边林墨歌眼看就要逃出会场,月儿焦急的向后看着,“妈妈快跑快跑!便宜老爸追上来了!……喔完了……”

  当那个高大的身影化成一道黑影冲在两人面前时,月儿把眼一捂,不敢看了。

  林墨歌哪里料到他速度这样快,根本就来不及刹车,咚!

  一头撞进了璃爷怀里。

  脑袋一闷,险些被他身上的阴森冷气冻伤!

  “该死!”璃爷狠狠咒骂一句,岳勇就已经追了过来。

  “把孩子带走!”

  冰冷如机械般的嗓音,如同自地狱传来,震的林墨歌全身麻木。

  “对不起了林小姐!”

  岳勇同情的看她一眼,从她怀里把月儿抢了出来,一手一个,将两个小家伙紧紧往怀里一夹,看一眼璃爷,转身便走。

  “艾玛,放开我岳勇叔叔!”月儿不安分的挣扎着。

  “妈妈……”羽寒也哽咽起来。

  “权羽寒,奖杯还你,我要跟妈妈回家了,再见!岳勇叔叔,放开我……”月儿狡猾的就想逃脱。

  可岳勇是璃爷最忠心的手下,哪里肯违背璃爷的命令呢?

  就算他也很可怜林小姐,可是现在混乱之际,还是要以命令为先。

  所以,脚步丝毫没有停留,继续向外走。

  月儿扭动着身子,哭喊起来,“救命啊,有人绑架小孩子啦!……”

  这招还真管用,瞬间便吸引了不少的目光。

  可是权简璃阴冷肃杀的气势,和岳勇野蛮的身板往那儿一站,谁敢出来说个不字?

  “月儿!……”

  林墨歌凄然的望着岳勇和两个孩子离开的方向,却已经看不到他们的影子了。只能听到月儿凄厉的求救声……

  收回目光,眼前这个男人如山一般挡住了她的去路。

  高大的身影将她笼罩,有种将她吞噬的错觉。

  贝齿一咬,垂眸不敢看他。

  那双冷漠的眸子,生生将她身子刺穿了无数的窟窿!

  心急一对儿女越来越远,她便急着想要绕开他追出去,却忽然身子一轻,被他腾空抱起!

  “呀!你疯了?放开我!……”

  璃爷脸色暗到了底层,没错,他是疯了!

  从看到舞台上另一个孩子的时候,他就懵了。当看到她冲上台那一幕的时候,已经彻底疯了!

  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敢藏了他一个孩子!!!

  月儿,林月儿!

  羽寒枕边的那本漫画书!

  羽寒曾经明目张胆带回家的那个小姑娘!

  原来,就连羽寒也一早就知道了她的身份,所以才会跟她合起伙来演了那么多场戏,只为了骗他一个人!?

  所以那次出狱以后,她急着要他带她回权家老宅,根本就不是为了向老爷子赔罪,而是急着想去见两个孩子!……

  偏偏那一夜,他竟然还默许了他们住在一起……

  那些曾经零碎的过往,忽然间,就被拼凑了起来,成了一个赤裸而残忍的真相……

  “放开!……”林墨歌不住的挣扎着,却害怕动了胎气,不敢有太大的动作。

  “你要是再敢动,我现在就杀了你!!!”

  璃爷一字一句,咬牙切齿!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还敢跟他叫嚣?

  嘶……

  林墨歌倒吸一口冷气,那双嗜血的眼神,吓到她肝儿颤……

  璃爷二话不说,抱着她扭头就向外走。

  噗通噗通。

  林墨歌的心慌了,忽然想起刚才月儿用过的招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