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219章 他的女儿(3)
  第219章他的女儿

  用英文哭喊起来,“救命啊,我不认识他……救命……”

  果然,国外的观众们都是很热情的。

  瞬间便有不少男人们蠢蠢欲动,在这种崇尚英雄的国家里,哪个血性汉子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么一个娇弱的女人被歹人绑架呢?

  璃爷脸色一沉,自带激光的眸子冷冷扫一眼激愤的人群,低吼一声,“老子带自己女人回家,谁敢废话!”

  轰……

  一颗惊雷炸响。

  观众们惊呆了。

  林墨歌傻眼了。

  这么霸气的回答,还有谁敢出来造次啊?

  鄙夷的看一眼安静下来的众人,璃爷满意的迈开了步子……

  及至他们出了会场,里面才开始炸开了锅……

  会场外,不知何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权简璃依旧抱着怀里的女人,这个让他恨不得亲手杀了,却又想狠狠蹂躏一番的女人,向着车子方向走去。

  林墨歌仰头,看着这个阴沉的男人,三个月没见,他似乎瘦了很多,青色的胡茬,显得有些颓废。

  在广场灯光的照应下,他脸上的几处淤青,清晰可见。

  心底一抽,他受伤了么?难道是跟人打架了?为了什么?难道,是为了白若雪么……

  一想至此,醋意陡升,再次奋力挣扎起来,“放我下来!我又不认识你,凭什么抓我,放开!……”

  权简璃脚步一滞,身子也僵硬下来。

  林墨歌趁机从他臂膀里逃了出来,二话不说转身就想跑。

  却被他狠狠的握住了手腕,然后用力一扯,再次跌入他紧硬的怀抱。

  与其说怀抱,倒不如说,是惩罚。

  指节修长的大手,不知何时,已紧紧掐住了她细弱的脖颈。

  “林墨歌,你刚才说,不认识我是么?恩?”

  冷漠的嗓音,从他喉咙间发出,发散着危险的气息。

  “你特么不认识我那两个孩子是谁生出来的?难道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不成?!”

  “不是……”她从喉咙里挤出两个字来。

  “不是什么?你要是敢说他们不是你的孩子信不信我现在就掐死你!?”他修长的指节力道渐渐加大,掐的她喘不过气来。

  一双手紧紧的护着小腹,生怕有个闪失。

  两个孩子是她的,她没有办法说谎,也糊弄不过去。

  “你是不是从一开始就知道我就是当年那个雇主?”他的语气越发阴冷。

  林墨歌费力的摇头,张嘴,却说不出话来,“不……”

  “还敢说谎!你敢说你接近我不是为了羽寒?你敢说你见了羽寒那么多次会不知道他的身份不知道我的身份?林墨歌,你真的心机深沉的可怕!……”

  “不是的……”

  “不是什么?你以为现在否认我还会再信你么?林墨歌,从你藏起我一个孩子的那天开始,我就不可能再信你了!原来一切都是假的,你之所以接近我,只不过是为了抢走羽寒!”

  权简璃双眼通红,嗓音冷的骇人。

  指节节节泛白,手臂上暴起青筋。

  林墨歌只觉一阵缺氧,眼前一偏漆黑,似乎马上就要昏迷过去一般。他的咆哮声,冲刺着她的耳膜和神经,一次次将她击垮。

  “原来你早就预谋好了,要偷偷带着羽寒逃走!所以你就跟你的初恋情人商量好了,赶在那一天集体逃离,想要避开我的掌控过逍遥生活是不是?”

  他气的身子都在打颤,恨不能将这个女人按在身下蹂躏蹂躏再蹂躏!“为了一个孩子你竟然连尊严都不要了,甘愿爬上我的床躺在我身下……嗷!……”

  “嘶……”

  原本愤怒的指控,突然变成了一声痛苦的低吼。

  璃爷如山般高大的身子,瞬间蜷缩成了一团,痛苦的捂着最重要的某处,跪在地上哀嚎。

  “咳咳……”

  忽然灌进来的空气,刺激的她剧烈咳嗽起来。

  刚才她眼看就要晕过去时,突然听到他指控她跟羽晨一起私奔的事,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抬脚便踢中了他的要害!

  这才换来了喘息的生机……

  窒息的痛苦,让她眼泪弥漫,咳的嗓子都哑了,蹲在地上大口的喘气。

  璃爷依旧蜷缩在地上,面部扭曲的厉害。这种比死还要痛苦的感觉,他真想双倍加诸在这个女人身上!

  终于缓过一口气来,林墨歌站直了身子,愤怒的注视着他。清亮的眼底,有泪光闪烁,却倔强的,不肯落下。

  “我承认当初见到羽寒的时候,我才知道你就是五年前的那个雇主,我也很欣喜能够重新找到羽寒。可是我从来没有想把他夺过来!我只想在他成长的这些年里,远远的看着他,守护着他而已!至于与羽晨私奔的事,根本就是你自己的臆想!我根本就不知道羽晨会逃婚也不知道他会坐同一班飞机!……不是所有人都像你想的那么不堪!!!”

  某处传来痛苦,渐渐地缓释了一些,璃爷总算能勉强直起身子来。

  俊朗的面容上,痛苦和悲愤混合在一起,着实吓人。

  “好,就算你不想夺走羽寒,也没想要跟初恋情人私奔,可你偷藏了我一个孩子是事实!难道你敢说这一切都只是巧合?你在生下一个孩子以后才发现肚子里原来还有一个!?”

  林墨歌心里一惊,这一点,她无话可说。

  当初从一开始的彩超她便知道,她怀的,是一对双胞胎。

  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她跟琳达达成了一致,对雇主保密这件事。

  看着她呆滞的神情,他冷冷嗤笑,“看吧,你根本就是从一开始,就计划好了一切!你根本就是个骗子,彻头彻尾的骗子!”

  “你闭嘴!我是一个母亲,想留住自己的孩子有什么错?!那个时候我没有办法才会答应代孕,可是我答应你的只是一个孩子!月儿是老天给我的礼物,我凭什么不能自己留下?!”

  “呵呵,老天给你的礼物?”璃爷忽然讥笑起来,“林墨歌,那是我的种!就算是礼物也是我给的!”

  林墨歌噤若寒蝉,好像他说的还真没错。

  确实是他给的礼物。

  昏黄的灯光照在他身上,落寞了一地的寂寥。轻薄的嗓音再次喷吐,夹杂着一丝幽怨和疲惫,“为了一个孩子,你能做到如此,那我呢?我是孩子的爸爸!可是你把我当成了什么?你把我当成他们的爸爸了么?你把我当成你的男人了么?你没有!你脑袋里想的只有欺骗,隐瞒!……你根本从来没有为我考虑过!……”

  璃爷那颗被怒火炙烈燃烧着的心,瞬间冰结成冰。

  他忽然明白了一个残酷的事实。

  从始至终,这个女人和他之间发生的一切,全都是一个骗局。

  她同意接近他,只是为了更加接近羽寒。

  之所有被他折磨,被他压在身下都没有反抗,是因为她原本就是他的女人,是他孩子的母亲!所以,她根本就没有反抗的借口和必要!

  而那些缠绵缱绻,也只不过是她为了更加接近孩子,而做出的小小牺牲罢了!她一直都在利用他!

  林墨歌小脸煞白,方才因为一时的缺氧和惊恐,让她受了惊吓。

  此时小腹隐隐传来一阵痛楚,额头沁出一层细密的冷汗。

  可是在他面前,她不想再漏出破绽。

  咬紧牙关,紧握着双手,指甲深深的嵌入掌心,传来的微微痛意,才让她的意识更加清醒了一些。

  毫不示弱的怒目而视,一字一句还击,“自从见到羽寒以后我就知道,你根本就不配做孩子们的爸爸!羽寒整天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我怎么可能把月儿也亲手送进那个标榜着奢华,实际上却是个残忍牢笼的地方!?说什么你是我的男人,真是可笑!你不是一直只把我当成供你发泄兽欲的玩具,当成你排解愤懑的床伴么?!你不是说过只爱我的身体根本就不会有任何其他的情感么?像你这样一个没有血肉没有人性的人,我连逃脱都来不及为什么还要留下来?……”

  声声抨击,字字泣血!

  如同一把把锋利的小刀一般,狠狠的插在他心上。

  璃爷心底狠狠一抽,原来他说的所有话她都记得,连同他说过爱她身体的那一句!

  可是,他明明就不是这个意思……

  “墨墨!……”

  忽然间,一道清亮的嗓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林墨歌紧绷的神经,在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后,忽然放松下来。小腹部却骤然一紧,痛的她身子一颤,险些摔倒。

  林初白一个箭步冲上前去,将她扶住,顺势拥进自己怀里。

  权简璃伸出去的手,怔在半空,脸上阴云密布。

  “墨墨你怎么样了?脸色怎么这么差?”林初白看着怀里的人儿,才发现她脸色煞白,额头的碎发早已沾湿在脸上,虚弱的厉害。

  “初白……”林墨歌苍白的挤出个笑来,“我没事……”

  初白?

  在听到这个名字的一刻,璃爷心底一沉。

  林初白!

  下暴雨的那天夜里,就是这个男人给他打了匿名电话,告诉他林墨歌出了事!他们的关系早已经非同一般!

  “呵呵,墨墨?叫得真是亲热。林墨歌,你别再告诉我你跟他之间也清清白白!我倒是不知道,你用了什么鬼魅伎俩,竟然同时勾引了这么多男人!”

  “闭嘴!你到底对墨墨做了什么?知不知道她现在肚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