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220章 愤怒到癫狂(1)
  第220章愤怒到癫狂

  “初白!”

  林墨歌忽然出声打断了林初白的控诉,幸好她及时开口,才没有让他说出她已经怀孕的事。

  事到如今,月儿的身份已经暴露了,她恐怕,保不住月儿了。

  那么肚子里这个孩子,她是如何,也不会再被权简璃知道的。

  林初白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一时气急,险些说漏了嘴。

  可是,他一直焦急的寻找着月儿,没想到匆匆赶回来时,却遇见了这种场面,显然就是墨墨被权简璃这个混蛋给欺负了,她的身子本来就弱,现在这个模样,实在让人担心。

  璃爷冷眼看着面前拥在一起的二人,那温存的模样,实在扎眼!

  好一幕温情款款,好一个小鸟依人!她在他面前倔强着不肯落下的眼泪,却在见到林初白的时候,瞬间挥洒。

  凭什么?

  凭什么她要在别的男人怀里哭泣!?

  璃爷的指节握得啪啪作响,心底的怒火再次冲天而起,却被他强压了下来。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冷嗤一声,“既然你的情人来了,那我也该滚了。不过,我不会让我的孩子认别的男人作父亲!”

  说罢,狠狠的瞪了林墨歌一眼,那幽怨的眸子,似要将她的心剜下一块来!

  然后,甩袖离去。

  “快滚!滚的越远越好!……”林初白冲着他的背影恶狠狠咒骂。

  林墨歌身子一软,泪流满面。

  小腹处传来的痛楚,也不及她心痛的厉害。

  “终究,还是要这样了么?我还是要失去月儿了么?”

  她曾经无数次的想象过,当权简璃知道真相的时候,会不会把月儿抢走。

  曾经,她还抱有着幻想,或许他会念在她痴心一片的份上,把月儿留给她……

  可是,现在才明白。幻想,终究只是幻想。

  他只不过是个没有心的魔鬼啊,又怎么可能对她心软呢?

  只是,她真的没有办法再承受一次失去孩子的痛苦了。

  五年前那一次,已经要了她半条命。

  难道现在,连她剩下的半条,也要夺走么?

  “不会的墨墨,会没事的……”

  林初白将她横抱起来,她虚弱纤瘦的身子,竟然轻如羽毛一般……

  心,骤然一疼。

  这个女人,为何总让他心痛……

  墨尔本的夜,热情洋溢。

  街道两旁的酒吧里,不时飘荡出欢快的异国曲调。

  街头上,青年的男女人或唱或笑,脸上洋溢着幸福和欢乐。

  一辆黑色的跑车在这热情的街头飞驰而过,如冷风过境般,席卷着众人的欢乐。

  在这个热情又欢乐的国度里,只有他一人,被悲伤和背叛充斥,愤怒的目光,恨不能将所有快乐的人群毁灭。

  那个该死的女人!

  竟然一直都在骗他!

  当初死活要做他儿子的保姆,根本就是想要找个借口好跟羽寒在一起!

  所以,从那个时候开始,他们母子就已经相认了是么?否则的话,羽寒那小子怎么可能会乖乖的听她的话?

  不,不对,那个时候的羽寒,根本就不是羽寒!而是月儿!

  那么,两个孩子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变了身份的?这一切,又跟那个女人有没有关系?

  好,就算她不是有意要跟羽晨一起远走高飞,就算这一切是巧合好了。

  可是那个林初白呢?

  他们又是什么时候混到一起的?

  看林初白刚才的样子,明明就是知道一切秘密的眼神啊!

  而且,还对那个女人呵护备至!

  该死!

  砰!

  重重一拳砸在方向盘上,发出一阵刺耳的声音。

  走了一个初恋情人,又来了一个林初白!还是一个比老三都要混蛋的花花公子!那个女人到底想要闹哪样?!

  难道在她心里,那种只会花天酒地的花花公子都比他要强是么?

  原来她接近他的一切目的,都只是为了孩子。与他之间的一切,根本就是在演戏是么?她从来就没有把他当成她的男人,否则也不会跟别的男人不清不楚了!

  这些年来练就的冷静自持,在此刻,早已经燃烧殆尽。

  忽然想起一件事来,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权总?”电话那头传来的,正是李助理的声音。

  “我让你找的五年前代孕女人的档案,还没有找到?这么久了,你是怎么办事的?”冰冷的声音穿越过层层信号,激的李助理一愣。

  “对不起权总,我……”

  “你把资料交给谁了?”权简璃的声音越发冰冷,“吴玉洁?还是老爷子?”

  “对不起权总,是……夫人……”

  “混账!还真是吴玉洁的一条好狗!”

  权简璃冷嗤一声,挂断了电话,随即,拨通了另一个号码。

  他怎么忘了,李助理当初可是吴玉洁提拔上来的啊,若是有第一手消息,自然是会去找以前的主子了,又怎么会告诉他这个开除了自己的人呢?

  电话刚响两声,吴玉洁的声音便传来,淡着淡淡的喜悦,“简璃呐,你去墨尔本了啊?见到羽寒了没有啊?羽寒乖不乖,是不是很开心?……”

  “阿姨,跟李助理见过面了?”他打断她的话,冷冰冰道。

  吴玉洁一怔,“简璃,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怎么忽然又提起李助理来了?他不是已经离开公司到国外去了么?”

  “是啊,当初我解雇了他,所以才会让他对我恨之入骨啊。我倒是想问问您,为何突然对羽寒的生母感兴趣了?是不是已经知道了什么?”

  他的声音低沉而淡漠,却是在强压着心里的怒火。

  他最讨厌的事,除了背叛,还有一件,就是其他人插手他的事!

  当初之所以会将公司那些老员工尽数解雇,就是因为他们不本分的工作,反而甘愿当起了老爷子的狗!

  吴玉洁讪讪一笑,“看来你已经知道了啊。没错,我是已经知道那件事了。李助理也是为了你好,担心你知道真相以后会发生什么其他的事,所以才来找我商量的。”

  “然后呢?你们商量过后的决定,就是背着我瞒着我是么?还是说,你跟林墨歌之间做了什么约定!?”

  “咳咳……”吴玉洁被他突如其来的追问吓了一跳,剧烈咳嗽起来,“你……你都知道了?”

  权简璃沉默,果然,这个女人竟然想要瞒着他!

  吴玉洁微微叹息一声,又解释道,“简璃啊,其实我也是被那个女人骗了。她明明就答应我要离开你……”

  “是你让她离开我的?”权简璃嗓音一冷。

  “是!因为我知道她居心不良,而你又被她蒙蔽,我担心再这么下去,她会借机把羽寒抢走。而且,她那种不三不四的女人,根本没有资格作我们权家的二少奶奶,所以,我就让她离开。却不料这个女人竟然还追到了国外去……”

  咯噔。

  权简璃心狠狠一沉,“她因为羽寒出国的事你也知道?”

  吴玉洁把心一横,既然现在已经都知道了,那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是,不过你放心简璃,我已经把她赶走了,她以后不会再接近羽寒了……”

  “呵呵……你未免管得太宽了些!谁让你插手我的私事了!?”

  “简璃啊,我既然身为这个家的夫人,自然是要为这个家考虑了,你只不过是被那个女人蛊惑了而已,她根本就不安好心的……”

  “够了!……”

  啪!

  权简璃怒火攻心,将手机狠狠一摔,瞬间,屏幕碎了一地。

  “你以为你是谁?你不也是只狐狸精么?勾引男人的狐狸精!你有什么资格管我的事,啊!?”

  抽搐着身子,匐在方向盘上,愤怒的低吼着。

  可是,电话那头的人却听不到了。

  而且这些话,他也不想让那个人听到。

  原来从一开始,吴玉洁就知道了一切。

  那么,林墨歌想离开他的事,到底是她主动还是因为吴玉洁的逼迫?

  若是被逼迫又如何?

  她就那么不信任他么?宁愿听吴玉洁的话离开,也不愿意告诉他实情,让他保护她么?

  还是说,从一开始,她就没想过要告诉他?

  权简璃浑然冷笑起来,削薄的唇角,如凌厉的刀锋一般。

  是啊,她根本就没想过要告诉他,也没想过要跟他一起生活!她只是想抢走孩子,然后,跟那个初恋情人,或者花花公子林初白,或者……任何一个其他的男人私奔!

  在她的计划里,她的心里,从来都没有过他的位置!

  否则的话,也不会瞒着他另一个孩子的事了!……

  是谁说过,现实往往是残忍的,今天,他终于是深刻的体会到了啊……甚至,被击败的彻底……

  墨尔本市内。

  某富人区。

  一座别墅内灯火通明。羽寒小小的身子紧抱着膝盖,坐在玄关处,眼巴巴的向外望着。眼皮越来越重,小家伙却依旧坚持着。

  “小少爷,先回去睡觉吧,有事明天再说……”这是岳勇劝的第五十八次了。

  可是羽寒倔强如此,又怎么会听他的话呢?

  他就是要在这里等着爸爸回来,其实,是要等着爸爸和妈妈一起回来。

  他知道事情闹大了,爸爸一定会发疯,一定会非常生气,可仍是抱着一丝丝的侥幸心理,希望爸爸能和以前一样,霸气的把妈妈抱回来。

  岳勇无奈,只能陪着小少爷一起等,一边,忍不住暗自唏嘘。

  怪不得他总觉得璃爷和林小姐之间,有种特别的感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