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221章 愤怒到癫狂(2)
  第221章愤怒到癫狂

  原来,林小姐竟然是小少爷的生母啊!而且,小少爷竟然还有一个双胞胎的妹妹!这件事,实在是让他讶异。

  饶是他一个外人都觉得如此神奇了,那璃爷受到的惊吓,肯定也不少吧。

  这恐怕是璃爷有史以来遇到的最大的挑战了吧?

  不过,他现在算是明白了,当初在竹雪园的时候,调皮捣蛋,将十几个佣人赶走的那个,根本就不是小少爷,而是月儿。

  看一眼躺在小少爷身边,睡的没心没肺的月儿,岳勇哭笑不得。

  明明就是一对双胞胎,性子却是两个极端,还真是一个像爸一个像妈啊……

  咔嗒。

  门把手转动的声音。

  羽寒原本快要闭上的眼睛,瞬间又恢复了精神,睁得大大的。

  权简璃阴沉着脸走了进去,一眼就看到玄关处一大一小两个人影,喔不,还有一个小的,正像只哈巴狗似的趴在地板上,睡的香喷喷。

  好像什么事都跟她无关似的,这没心没肺的模样,倒是像极了那个没良心的女人!

  “在这里干什么?等我?还是认错?”他冷冷的开口,斜睨了岳勇一眼。

  岳勇赶紧低下了头,示意这事跟他没关系。

  羽寒眼巴巴的向后看着,却只能看到爸爸如山一般高大的身影。

  除此以外什么都没有。

  心心念念的妈妈的身影,根本就没有再出现。

  忽然小身子萎靡了下来,那一丝丝的侥幸,也被残酷的现实打败。

  看一眼双眼通红,散发着危险气息的爸爸,羽寒小脸绷得更紧,“对不起爸爸,一切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私自叫妈妈来见我,所以你不要生妈妈的气好不好……”

  权简璃眉头一皱,想起刚才吴玉洁说过的话。

  她说她已经把林墨歌赶走了,她不会再去见羽寒了。

  所以,羽寒才想见妈妈,所以在颁奖礼这一天,通知了妈妈是么?

  冷嗤一句,“没想到我竟然养了只白眼狼!这么大的事连告诉都不告诉我一声,却想方设法的通知了那个女人!老子花钱供你上学学到的东西,都用在这种阴谋诡计上了是不是?是不是成天就想着怎么跟我作对?!”

  看着小家伙那双晶亮却满是倔强的眸子,忽然又想起来那个小女人来,被强压下去的怒火,瞬间爆发,“老子辛辛苦苦养你这么多年也没见你冲着老子笑一个,那女人连养都没养过你,才一出现你就跟哈巴狗一样贴过去了,权羽寒,你还有没有良心!?”

  他本以为是那个女人一直在骗他。

  可是现在想来,根本就是那个女人伙同着两个孩子一起骗他!

  他就那么好骗是么?在他们母子三人眼里,他特么就是个傻子是么?

  羽寒小小的拳头紧紧攥在了一起。

  他恨自己现在如此弱小,连奋力反抗的力气都没有。

  漂亮的眉头微微皱起,眼底涌现出倔强的光来,扬眸,迎上了爸爸冷漠愤怒的眼神,勇敢说道,“爸爸养了我五年,给了我最好的物质生活,可是却从来没有关心过我!这五年来,我为了得到爸爸的一句关心一个微笑,不断的努力着,可是爸爸从来没有正眼看过我!甚至爸爸觉得我是个累赘,所以才要把我远远的送到国外来,不闻不问,爸爸根本就没有把我当成过儿子!”

  璃爷眼神一凛,牙关紧咬。

  小家伙继续不卑不亢,“可是妈妈不一样,我出事的时候是妈妈救了我,妈妈会抱我,爱我,给我最温暖的家!跟妈妈在一起的那些日子,是我这五年来最快乐最幸福的日子!我宁愿跟妈妈在一起受苦,也不愿意生活在那个冷冰冰像笼子一样的地方!”

  璃爷心口一疼,小家伙最后一句话,深深的刺中了他心底最隐秘的地方。从前的他,和现在的羽寒一样!也想要尽一切所能的离开那个牢笼……

  岳勇说的没错,现在的羽寒,就是从前的他。

  他也知道,他确实不是一个好父亲,可是,被自己的儿子这样直接的数落,让他这个做老子的,面子往哪搁!?

  愤怒的火焰,炙烤着他最后的一丝理智。

  目光忽然瞥见一边睡的小脸通红的月儿,上去就是一脚。

  月儿软软糯糯的身子,在他脚下滚动了两圈,让他心口一软,不觉减小了力度。

  “妈妈……月儿还要睡嘛……”

  小妮子不满的嘀咕了一句,根本没有要醒来的意思。

  月儿睡觉本来就是雷打不动的,这点小动作,根本没办法吵醒她。

  眼看着璃爷的脸阴云密布,羽寒赶紧推了推小妮子,“月儿醒醒,爸爸回来了……别睡了啊……”

  月儿不舒服的扭动着身子,往羽寒怀里钻了钻,“讨厌啦,人家还要睡……”

  “你给我起来!!!”

  璃爷彻底的怒了,没想到这小家伙竟然如此不给他面子,简直就是火上浇油!

  在那个女人和这一对小家伙身上,璃爷所有的矜持和冷静早就抛到九霄云外了,大手一抓,将那个软软的小身子径直提了起来,抬手就要打上去。

  “爸爸!月儿可是女孩子,您不能打她……”

  羽寒急了,站起来拉着爸爸,想要制止。

  权简璃动作一僵,再看一眼被他提在手里,还不安分扭动着身子的小家伙。

  头发在挣扎过程中散落开了,凌乱的披散下来,如鸟窝一般,粉嘟嘟的小脸蛋软软弹弹,让人恨不得咬上一口,身上那套粉色的衣服,也是最好的身份证明……

  不知为何,胸口的怒火,忽然就消散了一些。

  一直以来,他对羽寒都是置之不理的养育方式。

  可是现在面对着女儿,天不怕地不怕的璃爷,忽然就没了主意。

  女儿跟儿子可是不一样的,儿子能打,女儿却要当成小公主一般的疼着……

  就连璃爷那颗心做的心,也渐渐有了软化的趋势……

  月儿许是感觉睡的不舒服,迷蒙的眼睛一睁,醒了过来。

  当看到自己面前那张散发着凌厉光芒的眼睛时,哇的一声大叫了起来,那样子,就跟见到了魔鬼一样。

  “哇……暴君!暴君怎么在这里?你抓着我干什么?呜呜……便宜老爸又要打人了,岳勇大叔救命啊……”

  轰……

  一句暴君,瞬间将璃爷熄灭下去的怒火再次点燃。

  “暴君?谁教你说这种词的!?老子今天就让你看看,暴君到底是什么样的!……”

  怒吼着,抬手便要再打下去。

  羽寒把眼一闭,不忍心再看。

  岳勇心里正在做殊死斗争,考虑着要不要从暴怒的璃爷手里把月儿救下来。

  千钧一发之际,“哇哇……爸爸好凶……哇……”

  月儿小嘴一瘪,哭的那叫一个惨绝人寰。

  “呜呜……爸爸欺负月儿……呜呜……”

  咔嚓。

  璃爷抬到半空的手神奇的僵住了,无论如何也没办法再落下去。

  心里有一个声音在蛊惑着他,“打下去,打下去!这只不过是个熊孩子而已!”

  可是,却有另外无数个声音在纠缠,“月儿可是你的女儿!比公主还要金贵的女儿!你怎么能忍心下得去手呢?女儿可要捧在手心里好好疼爱的,是爸爸的贴心小棉袄,你怎么能下得去狠手!?”

  两种声音互为一方,在他脑海里激烈交战。

  月儿眯着眼睛,看到爸爸一脸纠结的模样,便知道自己的办法奏了效,小嘴一咧,哭的更凄惨了。

  瞬间还挤出了几长串晶莹的泪珠,哭的那叫一个感天动地,撕心裂肺。

  “哇哇,月儿不要跟凶巴巴的爸爸在一起,月儿要妈妈……呜呜……权羽寒,我们去找妈妈……呜呜……”

  一边哭着,一边还冲着羽寒挤眼睛。

  示意羽寒跟她一起哭。

  羽寒漂亮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他是很想找妈妈,可是也没办法像月儿那样说哭就哭。他怕再火上浇油。

  璃爷高举着手,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

  打下去吧,他于心不忍。

  可是不打吧,又解不了恨。

  女儿嘶哑的哭声一阵阵传入耳中,惹得他越发烦躁。

  一甩手,咚!

  将小妮子扔到了岳勇怀里,岳勇慌乱的接住,知道了月儿是女孩子以后,他这个大老粗的动作,也轻柔了不少。

  璃爷看一眼眼泛泪光的羽寒,忽然低沉着嗓音问道,“你也想找妈妈?”

  羽寒心里一喜,不住的点头,“恩,爸爸,羽寒也好想妈妈,好想好想……”

  “哼,老子偏偏不让你们见她!”

  生生打断了羽寒的话,甩手上了二楼。

  然后,砰!

  书房的门被重重摔上。

  也断了羽寒的念想。

  “月……儿小姐,璃爷已经走了,您就别哭了。”岳勇看着怀里糯糯的小人,凡是女性,不论年龄大小,对岳勇来说,都是一种未知的生物。

  月儿粗犷的抹一把眼泪,眨巴着大眼睛,“走了?不早说,哭的好累喔……”

  “……”

  岳勇惊讶的张大了嘴巴,果然,女人就是这种可怕的动物!

  刚才明明哭的那么惨,怎么一下子就跟没事人一样?

  才一个五岁的小女孩儿,竟然就能摸准璃爷的弱点,实在是太可怕了!

  “月儿,妈妈不见了……爸爸还说,不让我们见妈妈……”羽寒温柔的帮妹妹擦掉脸上的泪痕,幽怨的说道。

  “便宜老爸果然是个魔鬼!是个暴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