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222章 愤怒到癫狂(3)
  第222章愤怒到癫狂

  “……岳勇大叔,你带着我们去找妈妈好不好……”月儿冲着岳勇道。

  “……”

  岳勇又沉默了,月儿小姐这么明目张胆的策反他真的好么?

  而书房里,璃爷愤怒的将桌子上所有东西都砸了个粉碎。

  他是真的怒了,喔不,是疯了,癫狂了!

  自从知道那个女人竟然是他儿子的妈妈的时候,他的神经就已经不正常了。

  在知道他还有个女儿时,最后一根紧绷的神经也终于,啪~的一声,断了……

  两日后。

  秋高气爽,蓝蓝的天空中,飘荡着几朵白云~

  s市,却乌云密布。

  这所有的阴云,都是从某一个人的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之庞大,简直就是遮天蔽日。

  与这阴云密布同时发生的,是一个足以让整个s市八卦周刊都忙碌起来的劲爆消息。

  鼎鼎大名的s市首富权家二少爷权简璃,竟然要打关司!

  而且关司的内容,竟然是夺子!

  轰~

  这个消息放出来的瞬间,整个s市都炸开了锅。

  权二少这些年来虽然绯闻不断,可是从来没有传出过有孩子的传闻啊。

  而且,那些记者们用尽洪荒之力调查过后才发现,那个被告上法庭的孩子妈,根本就不是一直陪伴在权二少身边十年的大明星白若雪!

  据传是个破产公司老总的私生女,但是私生女这个身份也有待查证。

  总之那个孩子妈就是个放在人群里也丝毫不起眼的再普通不过的女人,她到底是何德何能,竟然能生下权二少的孩子,还隐藏至今。

  更有好事的记者因为在权二少和孩子妈身上挖不到什么线索,便把矛头指向了大明星白若雪。

  报道的内容便是,白若雪据称与权二少十年情深,可是为什么十年了都没能嫁进权家,也没能得到个名份。甚至连个孩子都没有生下。

  难道白若雪一直以来的说辞都是她自导自演?

  还是她身体上有什么缺陷,生不了孩子,所以才无缘嫁入豪门?

  反正一石激起千层浪,整个s市,因为这一则消自,彻底的震撼了。

  都说权二少一个人能养活s市所有媒体,还真不是空穴来风啊……

  不管最后的结果如何,光是这个过程,就足够让这个静谧的诚实,热闹一阵了……

  傍晚时分。

  飞机伴着夕阳缓缓落下,如同林墨歌的希望一般,渐渐被浇灭。

  这两天来,她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度过的。

  明明就是意料之中的结局,可是,真正发生的时候,依旧是杀了她一个猝不及防。

  她明明还没有好好疼爱羽寒,却要连月儿都失去了……

  林初白这两日一直都陪着她,一来怕她会想不开,二来,也实在担心她的身体。

  她这一胎怀的本就危险至极,现在又受了惊吓,唯恐有个闪失……

  小心翼翼的扶着她刚走出机场,便被乌央央的一片长枪短炮吓了一跳。

  看着将大厅挤得水泄不通的记者,林初白都有些犯怵了。

  真是没想到,权简璃的影响力可不是一般的大啊。

  恐怕整个s市的记者们都出动了吧?

  下意识的,他便把林墨歌搂进了怀里,轻轻按着她的头,不想让她被那些记者们拍到。

  “林小姐,请问您是如何跟权二少相识的?是一段刻骨铭心的恋爱还是露水姻缘?”

  “林小姐,您既然生下了权二少的孩子,为什么要隐藏这么多年?”

  “请问林小姐,您是不是想要借着这个孩子为助理,好成功嫁入豪门?”

  “林小姐,您与权二少到底是什么关系?有传言大明星白若雪因为生不了孩子,所以权二少才在外面找女人延续香火,是不是这么回事……”

  记者们的话越发刻薄,竟然连白若雪都扯了进来。

  推挤中,不知是谁碰到了林墨歌的腰,吓的她低呼一声。

  林初白将怀里的人儿护得更严实了一些,彻底怒了,“无可奉告!请让一让!”

  他的一句话,瞬间将矛头引了过去。

  记者们又开始集中攻陷。

  “这位先生,请问您跟林小姐是什么关系?难道是林小姐的现任丈夫?您知不知道林小姐和权二少的关系……”

  “这趟航班是从澳洲飞回来的,那是不是说明先生您跟林小姐已经在国外定居?”

  林初白被闪光灯闪的眼都花了,脸色一沉,“我是林小姐的代表律师,我的当事人暂时不会作任何回应,如果诸位再说这些言论来打扰我当事人,我会依法起诉。”

  说罢,趁着记者们愣神的瞬间,拥着林墨歌挤出了人群,匆匆钻进了车子。

  嗤……

  车子发出一声刺耳的鸣叫,飞速离去。

  记者中忽然有人喊了一嗓子,“那不是检察院院长林雄的儿子林初白么?”

  哗……

  一句话,记者们瞬间炸开了锅。

  “是啊是啊,他每天都会上一些花边新闻,我怎么一时没想起来呢?”

  “那刚才他说的代表律师,难道就是那个著名的林氏律师事物所?”

  “这下可有好戏看了!这个女人到底什么来头?竟然能让权二少和林家公子都为她痴狂……”

  直到车子远远驶离了机场,林墨歌的心才安定下来。

  看一眼林初白,诧异至极。

  刚才记者的那些话,她显然没有听到。

  可是,林初白的那一句,也不像是开玩笑的。

  林初白讪讪一笑,“嘿嘿,小墨墨,我好像一直没有说过我的职业?其实我是个律师啦,不过平日里只能顶着我家老头那个检查院院长的名号,所以自我存在感很弱。”

  林墨歌撇撇嘴,“你要是存在感弱的话,别人还活不活了?”

  不过,她倒是没想到,这个没正经的家伙,竟然还是律师?

  难道考取律师资格证的时候,都不用看人品的么?

  林初白顿时委屈起来,“是真的啦,谁让我家老头子太有名呢?害得我这么倾国倾城的一张脸,也没有个施展的余地,小墨墨,你放心,这次的事包在我身上!我一定帮你把月儿抢回来!”

  “可是,真的抢得回来么?毕竟这件事,当初就是我私自做的决定……”

  林墨歌心里一片苦涩,只要有那一纸协议在,她根本没办法胜诉的吧?

  林初白的嬉皮笑脸突然收敛起来,怔怔的看着她,“墨墨,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能不能告诉我一切?”

  他是真的想要帮她。

  虽然,在s市,权简璃可谓是一手遮天。

  他想要的东西,从来就没有得不到的。

  可是这一次,他就是要跟权简璃正面对抗,为了小墨墨,也为了可爱的月儿,他一定会拼尽全力。

  “恩,我也不想让你白白为我费心。如果可能性微忽其微的话,就不要再争了……我不想把你也牵扯进来……”

  林墨歌说着,微微叹息一声,轻轻的抚摸着小腹,陷入了回忆……

  华灯初上时。

  平日里静谧的权家老宅,今日却灯火通明。

  客厅的电视里在播报着最新的新闻,正是有关于权家二少爷和神秘女子夺子的消息。

  权老爷子和夫人吴玉洁坐在客厅里心不在焉的喝着茶,根本就听不进电视里的内容。

  岳勇一早就打回来电话,说今天晚上璃爷会带着小少爷和月儿小姐一同回家,认祖归宗。所以,权老爷子早就心急如焚了。

  吴玉洁更是笑的合不拢嘴,上次见到羽寒带回来的那个小姑娘的时候,她就喜欢得不得了。没想到,现在竟然真的有了一个孙女儿,那种幸福感,简直溢于言表。

  今天,无异于是两位老人最开心的时候了。

  本来只有两个孙子,现在竟然还多出来一个孙女儿,这下子,算是凑成了一个“好”字,和和美美了。

  “怎么还不回来啊?”吴玉洁又忍不住向着门外张望。

  “快了,你着什么急啊?难道孙女儿还能跑了不成?”权老爷子嘴上这么说着,可心里比夫人还要更急。

  不过身为家里的长者,必须要稳重才行。

  二人的话音刚落,忽然从院子里传来车子的声音。

  佣人们欣喜的跑了进来,“老爷夫人,回来了回来了!”

  两位老人激动的站起身来,向着院子走去。

  便见一辆保姆车开了进来,缓缓停下。

  车门打开,一身淡粉色格子套装的羽寒先走了下来,得体的小西装,将他衬托得越发绅士。

  小家伙脸上的表情一如既往,波澜不惊。

  可是细看的话,却能从他眼底,看到淡淡的忧伤,还有,一丝不情愿。

  若不是月儿,他也不用穿这么粉嫩的颜色了……

  “羽寒?月……月儿呢?”吴玉洁忍不住问道。

  羽寒默不作声,看一眼车子里。

  下一秒,一双颀长的腿迈了出来,伴随着一道稚嫩的童音,“放开我你个暴君!魔鬼!大魔头!……我才不要跟你一起下去!……”

  在两位老人和一众佣人期待的目光中,黑着脸的璃爷从车里钻了出来。

  手里,还提着一个小小的不住扭动的小人。

  为了显示月儿的女孩儿身份,权简璃特意让佣人给她换上了淡粉色的格子公主裙,刚好与羽寒的是一个系列。

  齐耳长的乌黑顺滑的头发上,还别了一枚精致的钻石小皇冠。

  若不是她现在挣扎着没个正形,看起来,倒真像是个小公主呢。

  只不过,是个性子不怎么好,被娇宠惯坏了的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