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223章 得不到的便毁了(1)
  第223章得不到的便毁了

  权老爷子跟吴玉洁,还有一众佣人,在看到月儿时,都惊呆了。

  眨巴着眼睛看看月儿,再看看安静站在一边的羽寒,一时间鸦雀无声。

  两个小家伙竟然长的丝毫不差!

  如果不用头发和衣服来区分的话,根本就分不出来谁是谁!

  权老爷子兴奋的走了过去,再怎么看,两个小家伙也是一模一样,五观精致娇俏,连个头嗓音都一致。

  只不过月儿此时看起来更加可爱一些罢了。

  权老爷子笑的面色越发红润,“月儿啊,我是你爷爷……”

  月儿本来就一肚子气,她才不要来这个没意思的家里!而且便宜老爸欺负了妈妈,也不让她跟羽寒去找妈妈,月儿的火正好没处撒。

  “我还是你爷爷呢!走开走开啦,我要妈妈!……”

  咯噔。

  权老爷子的笑容僵在脸上,让一个五岁小孩子这么损他,这张老脸还真是没处搁啊。

  佣人们也傻眼了,怎么这个月儿小姐这么厉害呢?

  “权羽月!再这么没教养信不信老子把你关进狗笼子里!”璃爷怒吼一声,恨不得狠狠的揍这小妮子一顿,可是根本下不去手啊。

  若是说之前知道月儿是女孩儿,但是她还打扮的像个男孩子一样的时候,他心里尚且还要纠结一番,才下不了手。

  那么现在,月儿穿着漂亮的公主裙,又这么眼泪汪汪的可爱模样出现在他面前,他心里连纠结的功夫都省了,直接就舍不得下手了。

  说来也怪,不就一个性别么?

  熊孩子终归是熊孩子。

  可是啊,人的心理就是这么奇怪,知道她是女孩儿以后,就算再怎么捣蛋再怎么野,下不了手就是下不了手……

  权老爷子讪讪一笑,“羽月啊,这个名字不错……”

  月儿又不干了,“哼,难听死了!我叫林月儿!你们两个老混蛋,放开我啊……我要去找妈妈……妈妈……”

  一句老混蛋,再次让人跌破眼镜。

  璃爷的脸由黑转白,再由白转黑,气得牙痒痒,却又无可奈何。

  “权!羽!月!信不信老子饿你三天三夜!?”

  额……

  月儿顿时萎了,小腿扑腾的更欢,“权简璃你个混蛋!没天理没人性,竟然敢不给我吃饭,我讨厌你讨厌你!……”

  还敢直呼他的名字了!?

  璃爷牙齿咬得咯咯作响,额头直青筋暴起,似乎马上,就要破功了。

  本来也脸色僵硬的权老爷子,在看到老二如此愤怒的模样后,忽然间就消了气。

  现在,老二也能尝到被孩子气的滋味了?

  看来,月儿这小妮子,倒是替他报仇了呢。

  老二跟月儿拌嘴这一幕,倒是格外有趣,没想到那个如冰山一般,天塌下来都不为所动的男人,竟然会被自己的女儿气到失控。

  权老爷子心里那叫一个畅快淋漓……

  璃爷哪里知道权老爷子心里早已乐翻天,他现在被这个小妮子气的已经快要神智不清了。咬紧牙关,提着小妮子进了客厅,径直丢到了沙发上。

  当然,力气并不大,他也怕伤了这个软软糯糯的小人儿。

  羽寒看着爸爸生气的样子,偷偷替月儿捏了把汗。

  然后乖巧的跟了进去,坐在月儿身边,低声道,“月儿,听话,不要再惹怒爸爸了……”

  “不要不要就不要!月儿要妈妈!”月儿气鼓鼓的,汤圆似的小脸蛋通红,那双晶亮的眸子里似要喷出火来!

  忽然间,羽寒惊喜道,“妈妈……”

  小家伙指的,当然是电视上的妈妈了。

  此时屏幕上正播放着傍晚时林墨歌与林初白被记者围堵的一幕。

  因为是转播,所以并不清楚现场的记者们说了什么,只看到林墨歌被林初白紧紧的拥在怀里,然后,林初白愤怒的向记者们吼着什么。

  这一幕映入权简璃眼中,越发觉得刺眼!

  那该死的女人,就这么明目张胆迫不及待的要投入其他男人的怀抱么?

  月儿此时也惊喜的叫了起来,“是妈妈和干爹!”

  一句干爹,顿时让璃爷的脸漆黑不见底。

  咬紧牙关,一字一句道,“权羽月!我才是你爹!”

  “呸!你是个混蛋!暴君!……我跟妈妈都喜欢干爹,干爹才是最疼月儿的……”

  月儿小嘴一撅,就是要跟他抗争到底。

  “你再说一遍!……”璃爷的指节已经捏的啪啪作响了,火山即将喷发。

  “干爹最好了,月儿喜欢干爹,妈妈也喜欢干爹……”

  “好,我看你是……”

  “老二!”权老爷子上前一步,挡在了权简璃跟月儿中间,缓缓道,“月儿不过是在气头上,你跟一个小孩子置什么气。”

  “哼!……”

  权简璃冷哼一声,阴沉着脸坐到了对面沙发上。

  愤恨将遥控器一摔,屏幕应声暗了下来。

  权老爷子看一眼坐在一起的两个小家伙,一个安静乖巧,一个不安分的扭来扭去,还撅着小嘴。那模样要多可爱有多可爱。

  不过,这两个小家伙的性子倒是反了过来。

  怪不得之前他总觉得羽寒一个孩子,有些怪怪的,现在啊,总算是有种圆满的感觉了。

  此时吴玉洁也走了进来,“简璃呐,其实根本就不用打什么官司的,这么一来不就等于把家事弄得人尽皆知了么?反正当初她跟我们签过协议的,上面写的清清楚楚,她拿到钱以后,绝对不会再对孩子有非分之想。可是谁能料到,她竟然私藏了一个孩子!这事本来就是她理亏在先……”

  权简璃紧蹙着眉头看了她一眼,他可没忘记,这个女人背着他,跟林墨歌有过多少接触。

  “怎么,阿姨跟她接触了这么多次,都没发觉还有一个孩子的存在么?”

  低沉的话语里,满是讥讽。

  吴玉洁尴尬一笑,“都怪那个女人心机太重了,连我都骗过去了啊。就是因为我一早看出她心怀不轨,所以才不想让她接近你的。简璃呐,阿姨的做法虽然有些偏激了,可真的是为了你好,为了这个家好啊……”

  权老爷子淡淡道,“好了,过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赢了官司最重要!可不能让我们权家的血脉流落在外!”

  权简璃眸底暗沉,自然,属于他的,他自然不会放手。

  只是那个该死的女人,竟然如此对他,将他的真心付之一炬,实在是可恶至极!这一次,他必然要狠狠惩罚她才行……

  她以为有了那个林初白做靠山就可以高枕无忧了么?

  哼,得罪璃爷的下场,只有死路一条!

  尤其是那个林初白,璃爷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他!

  入夜。

  权简璃的手机意外的响了。

  看着上面那闪烁的三个字,眸光一暗,接了起来。

  “我在你家门外,现在能见你一面么?”

  林墨歌的声音,从里面传来来。

  他的胸口忽然一滞,拒绝的话,却如何都说不出来。

  无声的挂了电话,还是穿上外套走了出去。

  夜色下,一抹纤瘦的身影,正站在那里。

  月光洒在她身上,变成一片银光。

  也将她那张精致的小脸,映衬的越发苍白。

  林墨歌焦急的踱来踱去,抬头,看到了那高大如山的身影,心里一松,他还是出来见她了。

  “呵,竟然还能主动给我打电话,真是难得。”权简璃冷笑连连。

  若不是他把她告上法庭,她根本就不会来找他!

  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女人与他之间,就走到了这一步?

  林墨歌呼吸一紧,原本想好的说辞,却如何都说不出口。深吸一口气,强自镇定下来,仰头,迎上他那冷漠刺骨的眸子,“我是来接月儿的,就算要打关司,可是在法院正式宣判之前,月儿是我的女儿,你没有权力把她带走。”

  权简璃眸光一暗,这个该死的女人,大半夜来找他,竟然就是来要孩子?

  愤怒和疯狂的火焰,再次升腾而起。

  “呵呵,你现在跟我说权力?我怎么记得当年的一纸代孕协议上写得清清楚楚,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我权家的,你拿了钱以后,再也没有资格见他们。可是,你竟然胆大妄为,瞒着我整整五年,林墨歌,越了权的人应该是你吧?”

  一提到代孕协议,林墨歌顿时心虚了。

  确实,先违反协议的人是她。

  可是,她今天必须要把月儿接走才行。

  垂在身体两侧的手紧紧握成了拳头,咬牙道,“你已经有了羽寒了,为什么非要跟我争呢?”

  “月儿也是我的女儿,我权家的骨血,当然要认祖归宗。”权简璃回答的天衣无缝,语气,却冷如冰山。

  “羽寒在你身边受了多少苦,难道你不知道么?才五岁的孩子,就变得这么早熟,那么忧郁,他根本就不快乐!难道你要让月儿也变成另一个羽寒么?为什么非要把快乐单纯的孩子压制到这种地步?!权简璃,你的心难道是铁做的么?那可是你的孩子,不是机器!”

  她清亮的眸子里,有泪光闪烁,权简璃胸口一紧,却又忽然想起她躲在林初白怀里那小鸟依人的模样,扑腾着的火焰,愈加旺盛。

  冷嗤一声,“我怎么教养孩子是我的事,就不劳你费心了。还有,我就是要把他们变成只会赚钱的机器,我就是看不惯他们高兴,怎么着?我的孩子受不受苦,跟你有关系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