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224章 得不到的便毁了(2)
  第224章得不到的便毁了

  “混蛋!你别太过分了!那可是你的亲生骨肉……难道你为了钱,连骨肉亲情都不顾了么?权简璃,你真让我恶心!……”

  林墨歌气的身子直颤,若不是顾忌到肚子里的孩子,她恨不得现在就扑上去掐死他,一了百了!

  “呵呵……”

  他忽然低声笑了起来,从喉咙里发出的笑声,让人毛骨悚然。

  “我的恶心又怎么能跟你相比呢?一个为了钱可以躺在任何男人身下,替他生孩子的女人,竟然好意思说我市侩?”

  说话间,忽然向着她一步一步逼近,那双漆黑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嗜杀的光芒,惊的她脊背发凉。

  “林墨歌,我现在想起当初跟你说的那些要疼你宠你,把你当成唯一的女人的话,都觉得恶心。表面上装的单纯无辜,背后却筹划着怎么通过我抢走我儿子,你可真是……呵呵,是不是为了得到儿子什么都肯做?那当初你在我身下承欢的时候,怎么不表现得再卖力一点再享受一点?或许我会对你更加温柔呢……”

  啪!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脸上便是一阵火辣辣的疼。

  脸色陡然一沉,“该死,你竟然还敢打我!?”

  这女人现在是打他打上瘾了么?

  她是不是以为他璃爷这张脸,是什么人都可以动的?

  林墨歌大口的喘着气,将泛着疼痛的手藏到了身后。

  “反正我在你心里,一直都是个肮脏不堪的女人,没错,我当初就是为了那该死的钱才出卖了自己的身子。但是这跟孩子们没有关系!你怎么骂我侮辱我都可以,凭什么要把你心里的不快发泄到孩子们身上?”

  权简璃揉了揉渐渐发麻的脸颊,啐道,“我愿意,你管的着么?”

  “你混蛋!……”

  林墨歌抬手,又要打上去,却被他紧紧握住了手腕,嘴角向上一勾,笑的让人不寒而栗,嗓音,越发轻薄,“没错,我混蛋了又不是一天两天了,你能奈我何?”

  林墨歌忽然发现,这厮无赖起来,简直比街头的泼皮还要难缠!

  偏偏,她打也打不过,骂也骂不过,每当这种时候,就显示出了女人跟男人间的不公平了。

  深吸一口气,好让自己冷静下来。

  撞进他那幽深不见底的黑瞳当中,语气越发细软,似是带了淡淡的哀求,“到底要如何,你才会放弃抢走月儿?你根本就不爱他们不是么?既然不爱,为何还要留在身边?你也不开心,孩子们也不幸福,你不觉得他们太可怜了么?”

  她眼底星星点点的泪光,让他微微一怔,却仍是冷笑着,如来自地狱的魔鬼一般,阴森,恐怖,“谁说不爱就不能留在身边?我就是要折磨自己也折磨他们,顺便,还能折磨你……”

  他靠近一步,俯身在她耳边轻吐,“难道你还不知道我的性子么?得不到的,我宁愿毁了……”

  咯噔。

  林墨歌惊的身子一颤,从脚底陡然升起一股寒意!

  从腿脚到指尖,寸寸冰凉!

  得不到的便要毁了……

  她原以为,他的心是铁石做的,是冰做的。

  现在才明白,他根本就没有心啊!……

  “不,你不能这么对孩子们,他们可是你的新生骨肉……权简璃,你会遭报应的!……”

  她的嗓音瞬间哽咽起来,她怎么能将一双儿女,置于地狱之中?

  “呵呵,报应?我倒想看看,你跟我的报应,谁的来的更快一些……”

  他不屑的冷笑着,将她的手腕一甩,然后,优雅的拿出手帕来擦着手,满脸的鄙夷和嫌弃,“林墨歌,让你那个野男人好好准备,免得在法庭上太过于丢脸……”

  说罢,悠然转身离去,再不看她一眼。

  紧接着,砰!

  大门在她面前无情的关上,将她隔绝在外。

  林墨歌身子一颤,泪流满面。

  为什么,明明就是他的亲生骨肉,他竟然如此狠心!

  为什么,她孩子的父亲,竟然会是这样一个没有血肉没有人性的魔鬼?

  这一切,都是她的错,是她啊……

  再看一眼那紧闭的大门,她的孩子们明明就近在眼前,她却连看都看不到。她这个妈妈,真的好没用。

  跌跌撞撞的走回到车边,林初白正站在那里,担心的张望着。

  “没事吧墨墨?那混蛋有没有为难你?”

  本来他是要跟她一起过去的,可是她执意不肯,他便只能留在远一些的地方等着。

  林墨歌摇摇头,苦涩一笑,“我没事,初白,这次的事,也要麻烦你了……”

  “傻瓜,跟我还计较这些做什么?我也不想让我的干女儿落入这么一个恶魔的手里啊。你看看这权家,哪里是什么家,根本就是个密不透风的监狱啊监狱!心智再健康的孩子被关在这里,也得憋出个病来!权简璃那混蛋的性子,就是憋出来的!”

  林初白说着,温柔的帮她擦干了脸上的泪痕,又贴心的打开车门。

  林墨歌挤出个笑来,上了车。

  心底,犹自回荡着方才权简璃说过的话,“得不到的,我宁愿毁了……”

  不,她绝对不能让月儿再落入那个魔鬼的手里!她要拼尽全力,救出月儿!

  “怎么了墨墨?”

  “恩,没什么,我们走吧……”

  话音落,拉风的跑车便发动起来,带着轰鸣声,汇入浓浓的夜色……

  半小时后,一辆黑色的跑车,也从大门驶了出来,向着相反的方向驶去……

  蓝夜酒吧。

  音乐声震耳欲聋。

  耀眼的灯光闪烁,昏暗中,又带着动感的节奏。

  年轻的身体在音乐声中,肆意的扭动,发泄着那满满的荷尔蒙。

  吧台边上,权简璃阴沉着脸,埋头苦灌。

  这是他第一次,没有进包间。

  而是选择坐在人声嘈杂的外面。

  似乎只有这样,他的心才能放空,不用去想那些烦人的事。

  刚才见了林墨歌以后,他的心就跟癫狂了一般,控制不住杀人的冲动。

  原本想着再跟楚寻风打一架的,可是现在太过清醒,打起来也没什么意思。

  另一边,楚寻风脸色同样阴沉,额头还贴着一个小号的创口贴。

  瞥一眼坐在吧台边上,被阴翳的黑色笼罩的男人,冷哼一声,“他是来跟我炫耀伤好的比我快是么?还是想要挑衅,再打一场!?这条街上那么多酒吧不去,偏偏要到我这里来装忧郁!”

  莫易云呵呵一笑,“好了,他现在不是特殊时期么,就别跟他一般计较了。”

  说罢,向着吧台走了过去。

  一接近权简璃周身五米范围内,便不自觉的打了个冷颤。

  犹豫了一下,还是硬着头皮坐下。

  然后,跟酒保要了杯果汁。

  没错,就是果汁。

  云二少从来都不走寻常路,在这么混乱的场面里,就是要任性的喝果汁。

  看一眼阴云密布的璃爷,微微叹息一声,“我说璃二少啊,你也不用喝这么烈的酒吧?再喝的酒精中毒了什么的,不又得进医院?反正你进医院小墨墨也不会心疼不会去看望的,也就只有我这个苦命的人,才有时间去陪你……”

  璃爷眉头一皱,恶狠狠瞪了他一眼,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云二少嘿嘿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我说,现在好像不应该是坐在这里喝闷酒的时候吧?你失散多年的女儿终于认祖归宗了,这不是普天同庆的喜事么?能有个那么可爱的女儿,得多幸福啊。真没想到,你丫就这德行,竟然还有一对可爱的龙凤胎,啧啧,老天还真是不公平啊不公平……”

  “……”

  璃爷继续闷头喝酒,把他的话自动忽略。

  云二少喝了口酸酸甜甜的果汁,又继续道,“你该不会是因为突然多了个女儿,不知道该怎么跟她相处吧?来来,这种时候啊,就该本少爷出场了!上次不是已经跟你说过何为爱情了么?那这次,就再教教你,怎么当个好爸爸!这当好爸爸啊,其实特别简单,就是……”

  “闭嘴!”

  璃爷一想到上次他说的关于爱一个女人就是想要睡她一辈子的狗屁理论,顿时怒火攻心。

  现在他还有脸再教他怎么当好爸爸?

  要说感情经历云二少或许还有过那么几段,可是这当人爸爸,那就纯属扯淡!

  “呦呦,别这么生气嘛。是不是最近小墨墨没有好好伺候好你啊?”

  云二少说着,忍不住叹了口气,似乎有些不甘心的模样,“哎,千算万算,没有算到小墨墨竟然是你儿子的亲妈!我还打算跟她开始一场惊天动地的恋爱呢,哎……结果还没开始就这么悲惨的结束了……你小子下手实在是够快的啊……”

  权简璃瞪他一眼,仰头灌下一口烈酒。

  辛辣刺激的液体顺着喉咙滑进胃里,传来一阵热辣辣的感觉,像极了那女人刚才打他的一巴掌。

  看着他皱着眉头灌酒的凄惨模样,云二少心里总觉得有些不好受。

  认识这么久,哪儿见过璃二少这么可怜的样子啊。

  “喂哥们儿,我说你心里到底怎么想的?你爱的女人刚好是你孩子的亲妈,这是多美的事儿啊?简直就是上天给你的惊喜啊。这事要是放在我身上,早就乐得天花乱坠,房门一关,床上亲热去了,哪有闲心在这儿喝闷酒伤春悲秋啊……这种概率我告诉你,打着灯笼都难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