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225章 奇妙的旅行(1)
  第225章奇妙的旅行

  璃爷眸子一沉,“她是我的女人,不是我爱的女人!”

  “拉倒吧,你那点小心思以为我看不出来?本少爷可是身经百战的好不好,你爱不爱她我一眼就看出来了!只不过你现在还不想承认罢了……”

  璃爷狠狠瞪了他一眼,那火光四溅的小眼神,吓的云二少立马蔫儿了,“好好,就算你不爱她好了,可你想睡她这是事实吧?现在知道她就是当初那个女人,而且人家的第一次都给了你了,还有什么好遗憾的?你不是有洁癖么?现在知道她不是那种不干净的女人了,应该松口气才对啊,能有幸得到小墨墨这种比24k金还纯的女人,你就偷着乐去吧……”

  璃爷猛的又灌下一大口酒,呛的眼眶通红,终于,缓缓开了口,“可我就是过不了自己心里这关!云二,要是你你能想通么?她当初可是为了钱才躺在我身下的!”

  云二少鄙视的看了他一眼,“为了钱怎么了,那也得看看她用钱做什么!是花天酒地的享受了,还是救人性命了?一个苦命的女孩儿被逼到绝路才选择出卖自己身体来赚钱,总比给人当小三当情妇赚钱的好吧?你这就是歧视知道么?”

  璃爷喉咙一紧,“可她毕竟是为了钱卖了身子!”

  “那又怎么样?她卖身的那个雇主是你啊!这不就结了?”云二少眨巴着眼睛道。

  权简璃眉头蹙得越发紧了,脸色也是惨淡一片,“那当初要不是我呢?要是其他有钱的人呢?比如权羽晨或者二世祖林初白呢?”

  云二少有些为难,为了保持脑子清醒,喝了口果汁。

  同情的看他一眼,撇撇嘴道,“想听实话还是假话?”

  “实话。”璃爷不悦的吐出两个字来,继续灌酒。

  “实话嘛,就是权羽晨和林初白都有可能!”

  云二少说着,还扳起了手指头,“你看啊,小墨墨跟权羽晨可是初恋,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两个人早就情投意合了,就算没有钱正常发展,也会走到那一步的。如果当初权羽晨有钱的话,那就更顺理成章了,说不定两人还从此缠缠绵绵,喜结良缘呢……”

  正说着,又被璃爷狠狠瞥了一眼,哆嗦了一下,继续道,“咳……这个林初白呢,虽然是个不太靠谱的二世祖,可人胜在长的漂亮啊。那张脸蛋,说是倾国倾城都不为过吧?别说是女人了,就算男人看了也会动心啊。而且最重要的一点,人家嘴甜啊,你没见被他甩了的女人们,连一个说他坏话的都没有!这叫什么,这叫能力!如果当初小墨墨遇上他的话,那恐怕早就沉沦了……”

  砰!

  璃爷将酒瓶狠狠的放在吧台上,吓的云二少身子一颤,赶紧打圆场,“你别急别急,我这话还没说完呢不是?他们两个再好,也没你运气好啊。说来说去都只是如果,可这世上根本就没有如果的事!因为该发生的已经发生了,改变不了了!

  当初小墨墨遇到的恰好就是你啊,她的第一次也给你了啊,这不就结了?还有什么好纠结的?

  你说你挺大的老爷们儿,成天想着如果是别的男人怎么怎么办……那我还成天想着如果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了呢,难道我还直接吓死不成?”

  虽然他说的很在理,可是璃爷心里的弯就是转不过来。

  “有烟么?”

  云二少无奈的递过去一支,自己也点染。

  烟雾缭绕中,将两个男人的表情渐渐掩盖,在这个喧闹嘈杂的酒吧里有种迷人的忧郁气质。

  许久,权简璃才苦涩一笑,“照你这么说,我关司也不用打了,直接女人孩子全占得了。”

  云二少一拍大腿,“对啊!本来就是这么回事!”

  权简璃又不说话了,一口接一口的狠狠吸着烟,似乎这样,才能让心底的沉闷烟消云散。

  “我那天竟然看到了她的影子……”

  “谁的影子?小墨墨?”云二少忍不住问道。

  权简璃却依旧自说自话,“她戴着口罩,戴着帽子,脸上,还有大片的烧伤痕迹。可是,她那双眼睛却一点都没有变,只一眼,我就认出来了……我还高兴的说她根本就没死……可是一觉醒来才发现,只是一个梦而已……云二,你说都过了这么久了,我怎么还会梦到她呢……”

  云二脸色一变,“你说的该不会是……”

  倒抽一口冷气,拍拍他的肩膀,也像是在安慰自己一般,“肯定是你最近脑子太乱了,才会想那些。那件事已经过去十几年了,比你跟若雪在一起的时间都久了,何必再纠结呢?你现在应该考虑的是小墨墨!她可是孩子的妈!难道你真想让自己儿子以后叫林初白爸爸?”

  权简璃深深吸了一口烟,眉头紧皱,“当然不愿意,可是婚姻对我来说太过沉重了……而她想要的,是平淡的生活,稳定的婚姻。这些,我根本给不了她……”

  云二少忽然抢过他手里的瓶子,狠狠灌了一口酒,呛的直咳嗽。

  “我看你啊,还是放不下!”

  说话间,目光渐渐放空,似乎,陷入到了回忆之中。

  “其实人都一样,在身边的时候不懂得珍惜,等哪天失去了才后悔莫及。我只是不希望你重蹈覆辙罢了……错过小墨墨,你会后悔的……”

  权简璃转头看着他,漆黑的眸子里,溢满忧郁,“是么?或许吧……”

  可是他又如何能控制得住呢?

  他现在,根本就没办法娶她不是么?

  云二少一口接一口的灌着酒,连权简璃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云二,你什么意思?不是来劝我的么?怎么自己反倒陷进去了……”

  “哪有,兄弟这就是为了你发愁呢……”

  权简璃不再说话,两人一替一杯的喝着。

  只是,变得越加沉默了。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段过去。

  就算是如云二少这样嘻嘻哈哈,没心没肺的男人,心底,依旧有一段不可触碰的伤口。

  在个伤口,那段经历,让他哭过闹过笑过,也教会了他成长……

  或许,将来有一天,璃爷也能像现在的云二少一般,笑着说起过去的事吧?

  可是现在,他还做不到。

  因为他还没有看清楚自己的心。

  夜,渐浓。

  是谁说过,狂欢的背后,隐藏着更大的寂寞。

  那些热闹的人群中,又隐藏着多少心酸的故事。

  只是人们善于伪装罢了,或者,伪装不下去的时候,可以彼此倚靠着,用香烟和酒精来麻醉。

  至少权简璃现在,便是如此。

  那么烈的酒,不知道灌了多少。

  最后被岳勇扛回家时,已经成了一滩烂泥。

  浑浑噩噩中,似乎在喊着谁的名字。

  “墨儿……墨儿……”

  岳勇无奈摇摇头,璃爷这哪是在跟林小姐作对,根本就是在折磨自己啊。

  可惜,璃爷现在,根本就看不清楚自己的内心,或者,是不想承认罢了。

  轰动整个s市的夺子官司,持续火热。

  新闻上的报道,却都是捕风捉影,没有一点真实含量。

  因为权简璃那边,保密工作做的太好,记者们根本不敢靠近。

  至于林墨歌那边,记者们根本就找不到有关于她的任何线索。

  不是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么?

  若是躲躲藏藏,还会被记者们抓个正着。

  像林墨歌这样大大方方的在小区出入,反而没有人注意。

  这几日林初白正费心的收集着证据,帮她打官司。

  反而她却闲了下来,整日无所事事,想要帮忙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做。

  权简璃那边,也一直没有什么动静。

  她正在想着一双宝贝儿在权家的日子是不是过得不好的时候,接到了月儿偷偷打来的电话。

  “妈妈,那个混蛋说要带月儿和权羽寒去度假山庄!可是月儿一点都不想去……”

  一听到月儿那稚嫩的声音,林墨歌显些泪流满面。

  没想到现在月儿连便宜老爸都不叫了,直接称他为混蛋。

  权简璃啊权简璃,你没想到吧,自己的亲生女儿都如此讨厌你!

  “为什么突然要去?他疯了吧?”

  “恩,一定是疯了!而且月儿还听到他跟岳勇大叔说,要带什么记者……”月儿继续打小报告。

  林墨歌牙齿咬的咯咯作响,看来权简璃这是想在记者们面前做戏啊。

  他真以为自己是大明星么?

  带着孩子们出去玩一玩,就算是亲子游乐了?

  这样在法官面前就有了证据了?真是可笑!

  可是,明知道那厮打的什么主意,她却阻止不了。

  因为两个孩子现在都在权家,他想带他们做什么,自然就可以做什么。而她就只有干着急的份。

  “月儿,羽寒呢?那个混蛋没有为难你们吧?”

  “妈妈,权羽寒在外面守着呢。这两天月儿都很听话,没有惹他生气。权羽寒说,只有这样才有机会再见到妈妈。妈妈,你什么时候来接月儿走啊,这里好无聊喔,月儿想跟妈妈在一起……”

  听着女儿的声音,林墨歌心里一阵酸涩。

  “月儿乖,妈妈也想月儿和羽寒。再等一等喔,妈妈跟干爹一定努力把月儿救出来好不好?”

  “恩好!”

  小妮子开开心心的挂了电话,林墨歌脸色却越发阴沉。

  权简璃那个混蛋,竟然拿孩子们来做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