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227章 奇妙的旅行(3)
  第227章奇妙的旅行

  哗啦啦……

  落叶纷纷扬扬落下,乐坏了月儿。

  “呦呵,再踢一下,再踢一下!”

  璃爷脸黑,这小妮子把他人免费劳动力了么?

  愤然转身回到了木屋前,一屁股坐下,不说话了。

  月儿撇撇小嘴,真是小气!

  然后不理他,继续低头捡叶子,一边还念叨着,“这个送给妈妈,这个给干爹,这个嘛……就给小妹妹好了……”

  可惜这些话,某人并没有听到。

  林子里不时传来几声嘹亮的鸟叫声。

  除此以外,就是瑟瑟的风声。

  空荡荡的,静谧异常。

  这些人就好像是不存在一样,安静的连个喘气的都没有。

  月儿也不知道拉着岳勇到哪里去了,说是要岳勇带着她到更高的地方去找好玩的。

  璃爷僵硬的躺在毛毯上,无聊的望着湛蓝的天空发呆。

  他现在已经有了打道回府的打算。

  真是疯了才会带着那两个小东西出来!

  忽然,一阵车子的轰鸣声,打破了林子间的平静。

  然后,就看到一辆拉风的红色牧马人停在了林子外面,从车上下来一男一女,正是林墨歌和林初白。

  而且,两人还非常和谐的穿着同色系的休闲服,头上戴着的,还是同款同色的鸭舌帽,看起来要多亲密有多亲密。

  羽寒一眼就看到了妈妈,偷偷瞥了眼依旧躺着的爸爸,扑腾着两条小短腿就跑了过去。

  然后直接扑进了妈妈怀里,这才终于放心的叫了出来,“妈妈!你总算来了!……”

  林墨歌半蹲着身子,紧紧搂着软软暖暖的小家伙,感觉空荡荡的心都被填满了,“路上有点堵车,宝贝儿,妈妈想死你了。快让妈妈好好抱抱!”

  “恩,羽寒也好想妈妈,非常非常想,特别特别想!”一向冷静得像个小大人的羽寒,在妈妈面前,也忍不住撒起娇来。

  母子二人抱够了,羽寒这才偷偷摸了摸妈妈的肚子,低声问道,“妈妈,弟弟乖不乖啊?”

  林初白噗嗤一声笑了,俯身把小家伙抱了起来,“怎么你跟月儿一个叫弟弟一个叫妹妹呢?妈妈明明只怀了一个宝宝,倒让你们说成两个了。”

  羽寒眨巴着眼睛,“可羽寒觉得是弟弟!”

  “是么是么?那你应该跟月儿打个赌,等生下来就知道了……”

  “那可不行,赌博是不好的行为!”羽寒一本正经道。

  林墨歌宠溺的揉揉小家伙的头发,欣慰道,“羽寒说的没错,赌博是不好的行为!是可耻的!”

  尤其是权简璃跟权老爷子间的赌博,简直就是丧尽天良!

  林初白讪讪一笑,“好吧,干爹错了,向你道歉……不过羽寒,你们那个疯子老爸怎么会忽然想起来到这种荒无人烟的地方?他该不会是脑子坏掉了吧?”

  “恩,差不多……”羽寒撇撇嘴,把刚才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母子二人正在甜甜蜜蜜的时候,月儿手里捧着好多金黄色的树叶跑了回来。

  一看到妈妈,瞬间跟打了鸡血一般,扑腾着跑了过去,“妈妈!妈妈!……干爹!”

  这一声稚嫩的嗓音,瞬间引起了璃爷的注意。

  一咕噜从毛毯上坐了起来,这才发现,那个不争气的儿子,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已经被林初白抱在了怀里!

  更可气的是,林初白跟那个女人竟然穿着情侣装!

  该死,秀恩爱都秀到这里来了么?

  “月儿!……”

  林墨歌笑的眼眶含泪,月儿现在在爸爸面前,终于能恢复女儿身了,可是,现在的情况,却比过去更要复杂。

  小妮子兴奋的扑到了妈妈身上,却又不敢做太大的动作,“妈妈,小妹妹还好么?这是月儿要送给小妹妹的!”

  月儿说着,举起了手中的落叶。

  林墨歌心里一软,在小妮子脸蛋上狠狠亲了几口,“真漂亮,妹妹一定会很开心有月儿这么好的姐姐的……”

  “真的么真的么?太好了,月儿终于可以当姐姐了!”

  “嘘!”林墨歌忽然紧张起来,这件事,万万不能再被权简璃知道了。

  月儿懂事的点点头,然后又紧紧的搂住了妈妈的脖子,冰凉的小脸在妈妈脸上使劲的蹭着,“月儿真的好想妈妈喔……”

  这边温情脉脉,记者们那边,也在悄悄传递着神色。

  现在的场景,大家都看的清楚。

  这才是真正的亲子场面啊,跟刚才的比起来,这个才更感人更真实不是么?

  可是他们也没忘记,自己是权二少找来的,知道这种时候,不能违逆了权二少的意思。

  权简璃指节捏的啪啪作响,低吼一声,“权羽寒!权羽月!给我滚回来!看清楚了,我才是你们爸爸!”

  可是他的话,被那和谐的一家“四口”径直忽略,根本理都不理。

  璃爷何时受过这种待遇?

  他明明才是孩子们的正牌爸爸,现在却被排除在外!

  而这两只白眼狼,竟然亲亲热热的叫着另一个男人干爹!

  气的璃爷牙痒痒,恨不得把这片林子都放把火给烧了!

  “岳勇!”

  “是璃爷!”

  “给我把他们带回来!”

  “好的璃爷。”

  岳勇不敢违抗璃爷的话,虽然他也知道小少爷和月儿小姐能跟林小姐在一起,非常不容易。

  无奈的走了过去,一手一个抱了起来,“得罪了林小姐。”

  “岳勇大叔放开我!以后月儿也讨厌你!……讨厌……”

  月儿不断的挣扎着,肉乎乎的小手使劲的掐着岳勇的耳朵,疼的他龇牙咧嘴。

  羽寒安静的被岳勇抱着,水汪汪的眼睛却看着妈妈,哪怕多看一眼也好啊。

  “月儿乖,不要气岳勇大叔……”

  林墨歌的话还没有说完,却被一道冰冷的嗓音打断,“哼,林大律师,在开庭前还带着被告人跟我接触,真的好么?”

  林初白冷哼一声,“总比某些人制造伪证的好!”

  他指的,自然是权简璃叫记者来摆拍的事。

  不过还好,两个小家伙根本就不合作,所以今天这趟,恐怕权简璃算是白来了。

  权简璃脸色一沉,目光,却一直落在林墨歌娇俏的小脸上,“没想到林大律师对这件案子这么重视,不知道存了什么私心呢?这两个孩子再怎么争,你们都注定了会失败。所以,还是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了,倒不如两个人去造人的好……”

  咯噔。

  林墨歌心底一沉。

  这个混蛋竟然说出这种恶心的话来!

  可是,在他心里,她就是这种女人啊,早就知道的结果,又有什么好委屈的?

  “权简璃!你不要太过分!”林初白气的咬牙切齿,拳头紧握,马上就要挥上去。

  “对!你说的没错!”

  林墨歌突然说了一句,然后,嫣然一笑,“我们也不想跟你在这里浪费时间,而且我跟初白的事,不用权先生担心。以后,我们会有很多孩子,不过,月儿,我也会要回来!再奉劝权先生一句,强扭的瓜不甜。不是你的,抢也抢不到。”

  说罢,再也不理他,拉着林初白到了另一边。

  十分钟后,一辆超级豪华的野营车开了进来,稳稳停在了小木屋的对面。

  然后,车上的人利落的整理好了一切,还架好了烤肉的架子,摆好了桌椅,甚至还在野营车上挂了漂亮的装饰和彩灯。

  “墨墨,喜欢么?这是我送你的。”林初白扶着林墨歌在椅子上坐下,还贴心的帮她搭了条毛毯。

  “恩,我很喜欢。这里空气很好,风景也不错,而且又能见到月儿和羽寒,我已经很满足了。谢谢你初白。”

  “傻瓜,以后不许跟我说谢谢了知道么?如果真要谢的话,就以身相许好了!”林初白得寸进尺。

  林墨歌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哇,你竟然连怀孕的女人都不放过,简直就是禽兽啊禽兽!”

  然后,看一眼身后豪华的野营车,忍不住责问一句,“不过,这也太小题大作了吧?”

  林初白风骚的甩了甩头发,“你不懂,这叫情调!本少爷这叫高品质生活,懂不懂?就算在这种连鬼都懒得来的林子里,也要随时享受人生……”

  听着他这通歪理,林墨歌无言以对。

  权简璃坐在小木屋前的毛毯上,看着对面两个人谈笑风生的模样,着实刺眼!

  “艾玛,干爹好帅啊,好漂亮的车!月儿也想过去玩呢……”

  月儿眼巴巴的看着那些闪闪亮亮的彩灯,眼里直冒星星。

  所有的女人都喜欢这种浪漫的东西吧,就算是五岁的小女孩儿也不例外。

  权简璃脸色一沉,“哼,不就是一辆破车么?哪能比得上纯天然的木屋?既然出来野营,当然要住在木屋里了。”

  月儿鄙夷的看了他一眼,再看看自己小屁股下面的毛毯,然后羡慕的看着对面妈妈坐的椅子,“可是月儿好想坐椅子喔,这里……好寒酸……”

  “寒酸?”璃爷让小妮子噎的一句话说不出来。

  本来他觉得阵势足够大了,可是简朴的木屋跟豪华的野营车比起来,确实是有些寒酸……

  “月儿,你总算用对一个词!”安静坐在一边的羽寒,忽然出来补了一刀。

  噗嗤。

  深深的刺进了璃爷脆弱的心脏。

  “这叫亲近自然!你们懂什么?”璃爷不服气的唠叨了一句,“不就是个野营车么,好像谁没有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