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228章 奇妙的旅行(4)
  第228章奇妙的旅行

  羽寒一边帮月儿挑选着树叶,一边有意无意道,“野营车哪里都有,可是干爹有心,还制造浪漫。女人最喜欢又懂浪漫又贴心的男人了,干爹从来不让妈妈受苦……月儿,你长大了一定要嫁一个像干爹一样的男人,知道么?”

  “恩,干爹也好,羽晨哥哥那样的也不错。反正啊……”月儿说着,嫌弃的望一眼权简璃,“反正不要找个暴君就好了……”

  听着两个小家伙话里话外的嘲讽,权简璃气的牙痒痒,却又无可奈何。

  脸色渐渐如天色一般,愈加阴沉了……

  身处在大自然中看星空,别有一番滋味。

  躺在地上,看着漆黑夜空的闪烁的繁星,耳中听着风吹过树叶发出的沙沙声,宁静而又惬意。

  除了,那一对秀恩爱的狗男女!

  没错,在璃爷眼中,林墨歌和林初白就是到这里秀恩爱的。

  看那辆豪华的如同圣诞树一般华丽的野营车,摆明了就是拿来炫耀的。

  而林初白对那个女人的体贴行为,看在璃爷眼中就是做戏!

  此时,林初白更是在烤肉架子上摆满了各自肉类,香味随着风四散开来,在林子里飘荡,飘荡……

  “哇,好香啊……权羽寒,我们过去吃肉好不好?”月儿流着口水拽了拽羽寒的胳膊。

  羽寒不作声,他现在也好饿啊。

  权简璃眸光一凛,沉声吩咐,“岳勇!做晚饭!”

  “是璃爷!”

  在璃爷的一声命令下,岳勇把带来的大包小包都提了出来,然后,华丽丽的从里面掏出来各种精致的盒子。

  “哇吃的!”

  月儿一看到吃的眼睛直放光,流着口水扑了上去。

  然后,随着岳勇掏出来的实物越来越多,月儿的表情却越来越暗。

  巧克力,咖啡,罐头,真空有机食物,各种进口零食……

  月儿颓丧的坐到了一边,用力的吸着鼻子,下意识的便向着妈妈那边走了过去。

  她现在好饿啊,饿的要前胸贴后背后了。

  “站住!你要是敢过去,我就把你关在狗笼子里三天!”

  权简璃冰冷的嗓音,让月儿的脚步冻住了。

  小妮子往毛毯上一躺便打起滚儿来,“没天理啊没人性啊,月儿要饿死了饿死了!……”

  璃爷的脸色一黑,“这么多吃的难道不能吃么?”

  “谁要吃这些冰冰冰的东西啊,月儿要吃烤肉,烤肉!……呜呜……饿死了……”

  月儿不依不饶。

  羽寒默不作声,看着散落在毛毯上的那些食品包装,也微微叹了口气。

  岳勇有些为难了,“月儿小姐您等一下……”

  然后又从包里掏啊掏的,最后竟然掏出来几盒速食米饭还有泡面。

  “月儿小姐,这些是可以加热的,您不是很喜欢吃泡面的么?我还特意买了香辣口味的……”

  “哇……谁要吃这些啊,不要吃不要吃!月儿要吃烤肉烤肉!……”

  月儿在地上直打滚儿,哭的那叫一个可怜。

  明明妈妈那儿就有烤肉的,凭什么她就要在这里吃泡面啊?

  一边撒欢儿一边把岳勇掏出来的东西都扔到了一边,她就是要惹怒便宜老爸,谁让他这么过分的。

  果然,权简璃的脸瞬间便阴云密布了,“爱吃不吃!不吃就饿着!”

  说罢,皱着眉头指了指掉落在草地上的速食米饭,“把那个加热了给他们吃!”

  岳勇不敢违抗,赶紧按照上面写的方法加热,又拿了筷子,放在毛毯上。

  “月儿小姐,您还是吃一点吧。”

  羽寒看着面前的食物,再看一眼可怜巴巴的岳勇,拿起筷子来吃了几口。

  月儿实在是饿坏了,肚子咕噜噜直叫。

  干爹还使劲的把烤肉的味道往这边扇着,要多馋人有多馋人。

  “我要去吃烤肉!”月儿终于有骨气一回,不就是关狗笼子么?关就关被,反正又不是没关过!

  然后一抹眼泪,站起身来,就向着对面走去。

  林墨歌欣喜的往盘子里夹着肉,等着月儿过来给她吃。

  “岳勇!他们两个谁要是敢过去,你就给我绑回来!要是做不到的话,以后也不用再来见我了。”

  清冷的嗓音,吓的岳勇一怔,拔腿冲了过去,把月儿抱了回来。

  璃爷说出这样的话来,可是第一次。

  以璃爷的性子,绝对不是吓唬他。

  他可不想因为这种小事而丢了工作。

  “岳勇大叔也是坏蛋,我讨厌你……呜呜……好饿……”

  月儿在岳勇怀里扑腾了一会儿,更饿了。

  羽寒乖巧的把素速食米饭拿了过去,“吃吧月儿,小心会饿晕的。饿晕了可能会被山里的野狼吃掉。反正我们也不能依靠爸爸了,就只能靠自己好好活着了。”

  这话说的,让岳勇差点落下泪来。

  明明就是个五岁的小孩子啊,可是心里却这么晦暗。

  他虽然也同情小少爷和小小姐,可是没办法,谁让他是璃爷的手下呢,只能按吩咐办事。

  咕噜噜。

  月儿肚子想的更欢了。

  瘪着小嘴,再不舍的看一眼妈妈手中遥远的烤肉,愤怒的将米饭扒拉进了嘴里。

  “凭什么有烤肉还非得要吃这种难吃的东西啊?暴君!坏蛋!魔鬼!月儿讨厌你们,讨厌!……月儿才不会是这种坏蛋的女儿呢!月儿才没有这种坏心肠的爸爸!……呜呜……”

  小妮子一边愤怒的吃着,一边抱怨,一边还哽咽着,别提有多可怜了。

  岳勇有些看不下去了,想要向璃爷求情。

  权简璃却冷哼一声,转身进了木屋里。

  羽寒无奈叹息一声,小大人一般摸了摸月儿的头,“乖,不哭了。吃饱了哥哥带你去睡觉。”

  “呜呜……哥哥带月儿去找妈妈好不好……”

  月儿搂着羽寒哭的那叫一个伤心,这还是小妮子第一次主动叫他哥哥呢。

  羽寒轻轻拍着月儿的背,心里暗自发誓,他一定要快些长大,学更多的东西,然后保护妈妈和妹妹,还有妈妈肚子里的孩子!

  “月儿小姐,别哭了……小少爷,对不起了……”岳勇看着两个小家伙这么伤心,总觉得自己也成了璃爷的帮凶。

  可是两个小家伙根本就不理他,反正理了也没用。

  他又不会站在他们这一边。

  林墨歌听着月儿的哭声,心如刀绞。

  那个混蛋竟然这么折磨孩子!

  若是月儿的抚养权真的落在他手上,那以后,两个孩子绝对不会有好日子过的!

  可是偏偏,她却没有一点办法……

  月儿哭的累了,恋恋不舍的看一眼妈妈,这才跟着羽寒一起进了另一间木屋里睡觉。

  岳勇则是在外面另搭了帐篷。

  “好了墨墨,孩子们都睡了,你也去睡吧。今天累了一天了。”

  林初白一边收拾着东西,一边温柔劝道。

  “初白,是我对不起孩子们……”

  “不是的,都是权简璃的错,与你无关的。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保护好肚子里这个,别再让我和月儿羽寒担心了,知道么?”

  林墨歌眼眶泛红,微微一笑,“恩,我知道……这个孩子,我一定会保护得很好,这一次,我绝对不会失去了……”

  四目相对间,却有多少苦楚和无奈。

  或许凭他们两个人的力量,也没办法与权简璃抗衡。

  可是,他们也不会就这样轻易放弃的。

  夜,渐深。

  就连记者们也都陷入了沉睡之中。

  夜风吹过,扫起一层层落叶。

  夜半时分,淅淅沥沥下起小雨来。

  一场秋雨一场寒。

  可是这寒冷,却冷不过人心啊……

  咕噜噜……

  寂静的夜里,不知是谁的肚子开始叫了起来。

  然后,便是接二连三的响起。

  咕噜噜……

  咕噜噜……

  “呜呜……肚子好痛……”是月儿的哭声。

  小妮子迷迷糊糊的,只觉得难受,在梦中哭出了声。

  羽寒睡觉本来就浅,被月儿的哭闹声惊醒了。

  可是还不等安慰她,他的肚子,也紧紧的拧痛起来,痛的小家伙蜷缩起了身子,额头渗出一层冷汗。

  “月儿醒醒……”

  “呜呜……好痛……月儿是不是要死了……”

  小妮子哭哭啼啼的,疼的小脸儿苍白。

  羽寒咬紧牙关打开了木屋的门,想要去叫醒岳勇。

  “呜呜……妈妈救命!……妈妈……”

  月儿的哭闹声传了出来,睡梦中的林墨歌忽然便惊醒了。

  她自己一手把月儿拉扯大,对于这种声音,早已如同神经反射一般。

  急匆匆的便跑了出来。

  一眼,便看到蜷缩在木屋前地板上的小人儿,吓的脸色发青,“怎么了宝贝儿?告诉妈妈哪里痛?”

  “肚子……妈妈,肚子痛……”

  羽寒咬紧牙关,疼到出了一身冷汗,却也不吭一声。

  “不怕,宝贝儿不怕啊,妈妈这就带你去医院!……”

  林墨歌抱着羽寒起来,羽寒虚弱的贴在妈妈怀里,“月儿……”

  “小少爷怎么了?”岳勇此时也听到声音从帐篷里钻了出来,一看情况不对,赶紧进木屋里将月儿也抱了出来,“不好!可能是食物中毒!”

  因为晚饭的时候只有两个小家伙吃了,而他跟璃爷都没有吃。

  “食物中毒?你们给孩子吃了什么!”林墨歌急的眼泪都掉下来了,抱着羽寒就往车子方向走去。

  “对不起林小姐,是……是速食米饭……”

  岳勇也吓到了,紧抱着月儿,不知该怎么办。

  “还愣着干什么,快去医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