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229章 奇妙的旅行(5)
  第229章奇妙的旅行

  林墨歌焦急的吼了他一句,岳勇这才匆匆跟上。

  两人才走几步,却被一道冷漠的嗓音喊住,“岳勇!你什么时候开始听别人的话了?”

  权简璃高大的身影,不知何时已经挡在了林墨歌前面。

  岳勇一脸为难,“可是璃爷,小少爷和小小姐……”

  “权简璃你还是不是人?现在孩子们食物中毒了,你难道还要阻止么?”林墨歌打断他的话,怒吼道。“要是孩子们有个三长两短,我一定会杀了你!”

  说罢便要绕过他,却不料怀里一空,羽寒已经被他狠狠抢了过去,“他们也是我的孩子!我自然不会让他们出事!岳勇,开车!”

  “璃爷,我们的车还在山脚下……”岳勇为难道。

  之前上来时,他们确实是把车停在山脚下了。而眼前的这辆红色牧马人,是林初白开来的。

  璃爷眼底闪过一抹愠怒,还有,一丝慌乱。

  怀里的小家伙脸色越来越差,身子蜷缩在了一起,还不住的哆嗦着。

  却依旧强忍着不哭不闹。

  而在岳勇怀里的月儿,也哭到嗓子都哑了,“妈妈,月儿肚子好痛……呜呜……”

  “月儿不怕,妈妈在啊,妈妈马上带你去医院……”

  林墨歌急的直哭,痛在孩子们身上,疼在她心里。

  “先上车!”林初白连外套都顾不得穿,匆匆钻进了驾驶座。

  权简璃眉眼一沉,不客气的抱着羽寒坐了上去,然后,一行都艰难的挤在了车子里,向着山下疾驰而去……

  半小时后,附近一个小县城的县医院里。

  羽寒和月儿还打着吊瓶,脸色苍白,细软的黑色被汗水沾湿,紧贴在额头上,着实让人心疼。

  林墨歌心疼的坐在病床前,眼睛都哭肿了。

  幸好,医生说孩子们没事,只要再休息几天,注意饮食,很快就可以康复了。

  月儿在梦里,依旧抽噎着。

  羽寒紧紧抓着妈妈的手,哪怕是睡着了,也在害怕妈妈离开。

  林墨歌心里一阵阵抽痛,明明就是她犯的错,为什么要让她的孩子来承担这一切?

  走廊里,林初白坐在长椅上,眉头紧皱。

  向来嬉皮笑脸的花花公子,严肃起来,却越发引人迷醉。

  权简璃斜倚在楼梯口,闷头吸烟。

  辛辣的烟草味道被风吹散了一些,飘散在整个走廊里。

  漆黑的凤眸里,溢满忧郁,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只是今夜的璃爷,格外阴沉。

  林初白微微叹息,起身走了过去。

  若不是因为墨墨,他才不会跟权简璃有什么交集。

  “今天晚上的一切,我已经拍摄下来了,权简璃逼迫亲生儿女吃下过期食物,引起食物中毒。若是这种视频被播放出来,恐怕你的算盘要打空了!”

  他晃着手机,嘴角带着一丝嘲讽。

  刚才之所以出来的慢,就是因为一直在拍摄。

  或许他应该感激权简璃,毕竟权简璃失误了,他才会有取胜的机会。

  权简璃斜睨了他一眼,嗤笑道,“你以为这种小手段就能说服法官么?别幼稚了。这起官司从一开始就是单方面的,你根本没有任何胜算不是么?毕竟是她违约在先。”

  “既然你这么有把握,又何必搞这么一出?还不是因为心虚,想要制造伪证?权简璃,你该不会不知道,制造伪证也是犯法的吧?”林初白反击。

  “伪证?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要制造伪证了?我只不过是带着孩子出来散心罢了……”

  林初白脸色一沉,确实,那些记者都是权简璃收买的,他们自然不会出卖他了。

  “好,就算如此,有我手上这条视频,法官那里,也会有不小的影响!法律不外乎人情,尤其是这么小的孩子!正是最需要母爱的时候,你觉得法官会把孩子判给一个连他们基本生活都照顾不好的不合格的父亲么?权简璃,你既然是孩子们的亲生父亲,又为何非要做得这么绝?非要给孩子们留下不好的记忆,让他们的童年在无尽的冷漠和痛苦中度过才甘心么?……”

  权简璃瞳孔一缩,心底某处伤口,被狠狠撕开。

  拳头紧紧攥起,牙关紧咬,“为什么不可以?他们既然是我的孩子,当然要体会一下我曾经的痛苦……”

  “权简璃!”

  林初白双眼通红,低吼一声,“你当初的痛苦竟然要强加在孩子们身上,你到底有没有心!?有没有人性!?更何况当年……”

  话说到一半,忽然就顿住了,一双桃花眼中,闪过一丝迟疑。

  那些话,他不知道该不该说。

  啪嗒。

  病房门从里面打开,林墨歌走了出来。

  他迅速将手机收了起来,温柔一笑,“月儿和羽寒都睡了么?”

  “恩,已经睡着了。”林墨歌扯扯嘴角,却根本笑不出来。

  她宁愿自己去承受那些痛苦,也不愿意让孩子们经历。

  看着她脸色苍白,双眼通红的模样,林初白心里一紧,“你先去休息一下吧,我在这里守着就好。”

  “我没事的初白,况且,他也不会让我们留在这里吧。”

  林墨歌说着,看一眼权简璃高大挺拔的背影,眸光越发黯淡。

  “初白,你先回车上等我吧。”

  看着她倔强的神情,林初白只能应允,“好,你要控制好情绪知道么?”

  他当然是担心她太过愤怒,会动了胎气。

  嘱咐几句,这才离开。

  权简璃依旧闷头吸烟,刚才那二人的对话,他尽数听在耳中。

  那天云二少在酒吧说的话没错,林初白虽然是个花花公子,可是长的漂亮,还会甜言蜜语,最重要的是,足够温柔贴心。

  这样的男人,放在任何一个女人身边,都会动心的吧?

  若非如此,那个女人也不会让他当孩子们的干爹了。

  忽然间,又想起昨天林墨歌说过的话来,她说以后会跟林初白有很多孩子……

  心,狠狠的抽搐起来,如同有几颗钢钉,正狠狠的,被敲击进心口一般,钝钝的痛。

  正要再吸一口烟,却被林墨歌打落在地上。

  腥红的火星溅落在台阶上,最终缓缓熄灭。

  他却意外的并没有发火,懒散的靠在墙壁上,漆黑的眸子在她脸上打量着,才短短几日,这个女人又瘦了几分。

  纤瘦的,越发让人心疼……

  “我有话要跟你说。”她的嗓音也有些干哑了。

  他眉心紧皱,薄唇轻吐,“说吧,我听着。”

  淡漠的话语,听不出情绪。

  他向来就是如此啊,用一张冰山脸表情,掩饰着所有情绪,从来就让人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林墨歌深吸一口气,缓缓道,“我们之间或许有很多误会,我不希望这些误会的后果,让孩子们承担。我一开始并不知道你是他们的爸爸,也不知道羽寒的存在。后来羽寒跟月儿偶然的互换了身份后,我也很惊讶。就算是那个时候,我也没有想过要把儿子抢回来,我只是很欣慰,这辈子竟然还能再见到我的儿子……”

  “可是后来,你还是动了抢儿子的心思!”他沙哑的嗓音轻吐。

  “是,我承认,后来,我确实是想带走羽寒。因为他在权家并不快乐,我觉得是我欠了羽寒的,我想给他新的生活,不想让他长大以后,变成另一个冷漠无情的你!”

  “所以,你利用了我。”

  “没有!”林墨歌微微提高了音量,“我从来没想过利用你来抢走孩子,我做的不过是想隐瞒你罢了。而你认为我做的那些爬上你床的肮脏不堪的事,都与羽寒无关,而是因为林家!”

  一想到林广堂和王云,她的心便如同被撕裂一般的痛,可是,依旧强撑着说了下去。

  “林广堂绑架月儿来威胁我偷图纸,王云又设计假装被打到满身是血,奄奄一息,逼着我去求你,让林氏入选。那个时候,我以为她是我的母亲,我根本就没得选!就像五年前,为了救她的命,我宁愿卖了自己的身子换钱一样!我根本就没得选!”

  眼泪,顺着脸颊滑落,冰凉刺骨。

  “我为了救她毁了自己的一生,可是最后,她却要把我逼上绝路,要用我的命来替她们顶罪!你知道我恨她入骨,所以才让她跟林若瑜继续管理着林氏来报复我是么?恭喜你,做成功了。”

  当初为了报复她与羽晨私奔,他将收购回来的林氏保留,又扶林家母女二人上位,确实做的有些过火。

  没想到,真的伤到了她的心。

  可是,这就是他的目的不是么?又怎么能心软?

  饶是如此,呼吸仍是一紧,“你为了王云为了林氏所做的一切,我都不在乎。我恨的是,你竟然从来就不相信我!宁愿把真相告诉其他的男人也不愿意告诉我!”

  “告诉你?”林墨歌忽然失声冷笑起来,“我又不是傻子,告诉你月儿是你的女儿,然后让你把她从我身边抢走么?”

  “如果你一早就说出实情,说你就是当年代孕的女人……”

  “然后呢?你就会承认我的身份,把孩子还给我?还是说,你要娶我回家?”林墨歌打断他的话,讥讽道,“有严重洁癖的你,难道会打消以前认为我肮脏的想法,不丝毫不介意我曾经为了钱而出卖清白出卖身子?”

  权简璃忽然噤声。

  她的一句话,噎的他无言以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