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230章 后知后觉
  第230章后知后觉

  凌晨时分的医院走廊里,静谧的没有一丝声响。

  两个人相对而立,却又相顾无言。

  或许站在两人各自的角度来说,都是对的。可是涉及到了孩子,却又都是错的。

  林墨歌只觉小腹有些微微的隐痛,或许是刚才太过心急了吧。

  手指下意识的护着腹问,深吸一口气。

  “你知道么?自从知道你就是孩子们的爸爸以后,我曾无数次的想过关于你我的将来,孩子们的将来。我知道,我跟你本就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如果不是那次代孕,或许永远都不会有交集。可是现在已经有了孩子们的存在,我就必须要为孩子们考虑。

  我曾设想过无数的可能,如果你知道了月儿的存在,会怎么做。甚至在希腊的时候,我还曾经幻象过,会不会有那么一天,我们一家四口,能再回到那片沙滩上,开开心心的在一起。可是最后才发现,不会的,那只不过是我的奢望罢了。

  我在你心里,只是个玩具,只是个床伴,根本就没有资格,成为你的妻子,成为孩子们的母亲……”

  她的声音不知不觉间哽咽,通红的双眼中,溢满了水雾。

  却仰头强忍着,不让眼泪落下。

  权简璃眉心越皱越紧,嘴唇越发干涩。

  林墨歌笑的凄然,“原本,我曾奢望过婚姻,可是后来,得知你对婚姻的洁癖后,便已经放弃了。只要你爱我,我可以不要婚姻,只要能给孩子们一个完整的家,我做什么都可以。所以,我一次又一次的问你,爱不爱我,我对你来说,到底是什么。”

  心底痛意弥漫,她镇定了许久,才勉强继续说下去,“暴雨的那天晚上,你说我是你专属于你的女人,我真的好开心。哪怕只有这一句,也就足够了。

  可是,当我问你爱不爱我的时候,你却说爱我的身体。就在那一刻,我才彻底的清醒,在你的心里,我就是个不干净的女人,只配做一个玩物,而你口中所谓的女人,也只不过是万物的文雅说法罢了。

  你是绝对不会承认我是孩子们的妈妈的,若是被你知道月儿的存在,一定会动用一切手段,把月儿从我身边抢走。”

  权简璃指节泛白,额头暴起青筋。

  怪不得从来不在乎这些的她,那几日忽然一遍又一遍的问他,她到底,算他什么人。

  还执意问他,爱不爱她。

  他以为,他给出的回答,她满意了。

  现在才明白,原本她根本就不是满意,而是心冷了。

  所以,才会带着月儿偷偷离开,打算从他的世界里,永远消失。

  心,如刀绞一般的痛,连同呼吸也带着刺一般,痛到双眼通红,眼眶欲裂。

  下意识的便掏出一支烟来,夹在指间,却并没有点燃。

  她似乎是站得有些久了,小腿处有些酸痛。

  脸色也越发苍白了。

  看他一眼,深呼吸着,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因为初白嘱咐过,为了肚子里的宝宝,她不能情绪过于激动。

  “当年一生下羽寒,他就被带走了。我根本来不及抱他一下。你知道那种撕心裂肺的感觉有多难受么?若不是有月儿在我身边,这些年,我根本就没有活下来的勇气。可是现在,你连月儿也要从我身边抢走了……”

  眼泪,忍不住落下,她迅速转过身去,不想被他看到。

  沙哑着嗓音,“如果你想要怪我,想要惩罚我,我可以道歉,可以做任何事。但是请不要把愤怒发泄在孩子们身上,他们是无辜的……”

  啪嗒。

  打火机的蓝色火苗直蹿出来,点燃了他指尖的香烟。

  狠狠吸上一口,手指的颤抖,才微微缓解了一些。

  瞥了她的背影一眼,转身,匆匆离开。

  如同仓皇逃离一般……

  当初得知她与羽晨一同离开时,他恨不得亲手杀了她。

  可是现在,在明白了她心中所想后,却又恨不得杀了自己。

  原来这一切,皆是因他而起。

  原本迫切的想要知道原因,可现在真正知道了,却又慌乱不已。

  她的要平静的生活,普通的婚姻,他永远也给不了,却偏偏,无法放开这个女人。

  璃爷从来没有如此无助过,他平静如水的生活,自从遇到这个女人以后,就全都乱了,乱成了一团,毫无头绪,毫无章法。

  如果可以,他宁愿当初还在国外没有回来,也没有遇到她……

  那样的话,他的生活,依旧被他自己掌控着,哪怕冷如死灰一般无趣,也好过现在这样的焦头烂额。

  楼道里的声控灯随着他的脚步声亮起来。

  然后,再次熄灭。

  璃爷就站在那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心,才渐渐安定下来。

  她的话里话外,全都是两个孩子。

  为了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只要他爱她,她便可以牺牲一切留在他身边。

  却从未,提到过他。

  这一次,他与她之间,无关其他的男人,却涉及到了两个孩子。

  而他忽然发现,自己跟孩子相比,输了……

  在她心里,他到底算什么!!?

  林墨歌和林初白当天夜里,便回了家。

  而权简璃之后也将孩子们转到了市中心医院的高级贵宾病房里。就是之前,权简璃车祸时住过的那间。

  这里,几乎要成为权家的私属领地了。

  许是那天她说的话,让他心软了。

  所以这几日,也没有再拦着她来看望孩子们。

  早上接到电话,说月儿想吃蛋糕了,林墨歌便去买了一些,这才打车到了医院。

  出租车的车门还未关上,却听到一声震耳欲聋的声响,砰!

  两车追尾了。

  后面一辆吉普,将出租车尾部撞进去一处凹槽,出租车现场报废。

  若不是她刚好下了车,恐怕刚才这一下,会受不小的伤……

  饶是如此,仍是吓的她险些跌坐在地上,额头沁出一层细密的汗珠,脸色苍白。

  “这位小姐,您没事吧?”

  吉普车里的司机匆匆跑下来,将她扶住。

  然后车里又有人出来,去察看了出租车的司机,幸好,并没有受伤。

  “快送这位小姐和司机去医院检查一下!你们是怎么开车的!?毛毛躁躁,这点小事都办不好么?”

  吉普车里,传来一道苍劲有力的嗓音,紧接着,一位中年人被两个手下扶着,从车上下来。

  苍白的脸色,捂着腰部的手上,溢满殷红。

  林墨歌脸色一僵,只觉胃里一阵抽搐,呕……

  转身,干呕起来。

  若是平时,她是不会怕这些的。

  可现在怀孕了,便要敏感上许多。

  中年男人焦急道,“还愣着干什么!快扶这位小姐进去!”

  一个黑衣男人便要过来扶她,林墨歌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没关系的……我只是……呕……”

  “对不起小姐,是我手下的人太鲁莽了,您还是去做个检查吧,费用自然由我们来出……”中年男人嗓音浑厚,可是语气却很温和。

  林墨歌强忍着胃里的不适,“真的不用,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说罢,匆匆进了医院大门。

  一来她不想在这里做检查,因为害怕自己怀孕的事暴露。

  二来,那个中年男人的伤显然很严重,鲜血渗透指缝不断的滴落在地上。她可不想因为自己的事,而致使别人性命攸关。

  进电梯时,她回头瞥了一眼,看见中年男人在黑衣人的搀扶下,进了急诊室……

  叮!

  电梯门打开,她深呼吸一口,平复了心情,这才走了出来。

  却不料,看到一个女人被阻拦在了病房外。

  黛眉微挑,仍旧提紧手里的纸袋走了过去。

  门外站着的保镖们自动让出一条路来,与刚才对待白若雪时有如天壤之别。

  “林小姐,能不能陪我喝杯咖啡?我有些话想跟你谈谈。”白若雪忽然出声叫住了她。

  林墨歌转身看她一眼,那张漂亮的脸蛋,倒是跟过去一样惹人厌烦。

  “不好意思白小姐,我没有时间。而且,你说的话,我也不想听。”

  白若雪嫣然一笑,“林小姐该不会还在为那次的事在生我的气吧?那只不过是个误会而已,况且最后受伤的可是我……”

  “呵呵,你那是咎由自取!”林墨歌一点面子都不给她留。

  那次在海边拍广告的时候,若不是她反应够快,早就被记者们拍到她的裸照了。而那一切,都是眼前这个女人设计好的。

  所以,林墨歌不会原谅她的。

  “你!……”

  白若雪被她骂的脸色发青,却又碍于有保镖在场,不好发作。

  强挤出笑脸来,又换上柔软的语气,“好,过去的事就不提了。我今天来是想看望孩子们的,毕竟以后还要一起生活。林小姐,我倒是没有想到,你竟然会是羽寒的妈妈,还真是让人意外啊……虽然不知道你是用什么鬼魅伎俩勾引的简璃,不过我可以告诉你,简璃不会上当的!否则的话,他现在也不会跟你打官司争孩子了。”

  说着,捂嘴笑了起来,“林小姐,计划失败的感觉怎么样?”

  林墨歌淡然一笑,“这种感觉想必白小姐最清楚了吧?”

  “林墨歌!”白若雪情绪越发激动,忽然拔高了音调,“你不要太猖狂了!别以为有了孩子简璃就会娶你!我做不到的事,你更做不到!是你的孩子又怎么样,以后还不是要叫我妈妈?只有我!才能跟简璃走到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