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231章 狠辣的较量(1)
  第231章狠辣的较量

  林墨歌鄙夷的看她一眼,“那我就提前恭喜白小姐了!不过,请安静一些,这里是医院!”

  说罢,推门进了病房。

  “哼,我看你能得意几天!”

  白若雪恶狠狠咒骂一句,看一眼面色冰冷的保镖,这才讪讪离去。

  林墨歌无奈叹息一声,现在对于白若雪,也已经没什么感觉了。

  只是觉得她可怜而已。

  被一个男人玩弄了十年的感情,到头来却只是自己变得痴狂。

  这样的人生,简直就是悲剧。

  “妈妈,是不是你来了?”从里间传来羽寒的声音。

  她心底一软,微笑瞬间浮上嘴角,“是啊,妈妈来了!”

  “妈妈!哇偶,还有蛋糕!妈妈我爱你……”

  两个小家伙虽然还在住院,可精神却好了不少。

  尤其是能见到妈妈,就算让他们一辈子在医院,也是开心的……

  两天后,这场权简璃为原告,林墨歌为被告的案子,终于开庭了。

  那一日,天色阴沉。

  下着冰凉的秋雨。

  似乎连老天,都预料到了悲伤的结局。

  林墨歌的心情一直很低落,虽然她知道结果,也知道自己现在在做着无谓的挣扎。

  可是,依旧抱着那么一点点的侥幸心理,希望会有奇迹出现。

  依旧是那辆红色的拉风跑车,嗤的一声,停在了法庭外。

  从车窗里看去,便见一身黑色西装的权简璃,此刻已经被记者们围在了中间。

  岳勇打着黑色的伞站在他身边,忠实的如同雕塑一般。

  “权二少,请问对于这次的案子您有多少把握?”

  “可否透露一下您与孩子们的生母是如何相识的?为何在沉寂了五年之后,才要争夺孩子的抚养权?这其中是否有什么秘密?”

  “您与孩子们的生母当初是否是恋爱关系?生母的存在,白若雪小姐知不知情……”

  面对着记者们的长枪短炮,权简璃依旧面无表情,维持着他那如冰山一般的容颜。

  林初白撑开伞,刚好挡住了记者们的视线,拥着林墨歌,匆匆向台阶上走去……

  庭审正式开始。

  一向没个正经的林初白,今日难得的严肃。

  他坐在林墨歌身边,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让好宽心。

  林墨歌微微一笑,小脸儿却惨白毫无血色。

  手心里也满是冷汗。

  与权简璃的对决,她根本就没有一丝胜算。

  那个人的心狠手辣,她见识过很多次,所以,就算是今天,他也绝对不会手软。

  双方将证据都交上去之后,便开始了辩诉。

  林初白起身,重新将一份文件交了上去,然后意气风发道,“现在这份,便是五年前我的当事人与原告权简璃签订的一份代孕协议。上面清醒的写着,我当事人为对方生下孩子,原告权简璃先生支付五百万做为交易。我现在要说的就是,这份文件根本没有任何法律效应!”

  林初白的几句话,无异于一石激起千层浪,让法官和陪审员们倒吸一口冷气。

  没想到真相竟然是这样。

  如果现场有记者在场的话,恐怕会闹翻天了吧?

  还好,权简璃一早便将记者隔绝在门外。

  所以法庭上,除了法官和陪审员以外,就只有律师了。

  偌大在法庭,倒显得有些空旷。

  看到那份文件的时候,权简璃脸色一沉,他也没料到,林初白竟然会直接拿代孕协议说事!而且,还一上来,便要推翻这份文件。

  “代孕其本身就是违法的事,所以这份代孕协议,自然不具有法律效益。并且,五年前我当事人之所以会签署这份文件,在很大程度上也属于被隐瞒被欺骗!试问一个正遭受着父亲入狱,母亲病倒的女孩儿,在最无助的时刻,忽然有人提议,只要代孕一次,便有五百万的收入,可以拯救母亲的性命,相信天下做儿女的,没有人会拒绝吧?”

  林初白说着,矛头忽然指向权简璃,“而当初,原告权简璃先生,正是抓住了我当事人的心思,所以才会抛下一个诱饵来引她上当。所以我的当事人并不是被告,而是被害人!这份代孕协议也是权简璃先生心存不轨,毁掉我当事人人生的证据!”

  此话一出,陪审员们立刻交头接耳起来。

  若真是如此的话,那可绝对是个大新闻。

  s市首富权家二少爷,引诱未知世事少女……

  啧啧,这样的标题,想想就刺激。

  林墨歌脸色越发苍白,虽然之前林初白已经跟她提过一些,会在那份协议上大作文章,却不知道,他竟然会反咬权简璃一口,将她变成被欺骗的被害人。

  虽然从现在看来,她确实是被害人没错。

  可是当初签订协议的时候,她却是心甘情愿的。

  从这一方面来说,林初白现在所说的所做的,便是伪证了。

  可是,为了抢回月儿,她也没有其他办法了。

  而且林初白也说过,只要那份协议被判作无效的话,那么有可能,连羽寒的抚养权都可以争取过来的。

  只是,感受到了从对面直射而来的那两道冰冷视线,让她一阵阵心虚。

  冷汗,沾湿了衬衫。

  就连林初白的话,都有些听不清楚了,似乎是进入到了一种虚无缥缈的境界。

  从始到终,对方的律师一句话都没有说过,似乎只是来看热闹的一般。

  反而权简璃的脸色,由一开始的胜券在握,渐渐转阴。

  最后,沉到了底。

  啪!

  权简璃重重的一掌拍在桌子上,连法官也被吓了一跳。

  律师心领神会,赶紧起身道,“法官大人,我方提议休庭。”

  “好,暂时休庭!”法官严肃道。

  哗啦啦,是椅子被拉开的声音。

  林初白扶着林墨歌站了起来,才发现她不知何时,已经大汗淋漓。

  “墨墨,你脸色很不好,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没关系,或许是太紧张了,休息一下就好。”

  “我说过不用紧张的,一切有我。”林初白直到现在依旧很有自信。

  因为这场官司,他准备的很充分。

  林墨歌点头,也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并不好,便跟他说了一句,转身进了洗手间。

  温热的水流冲刷在手上脸上,才让她有种活过来的感觉。

  刚才在法庭的时候,她险些就要窒息了。

  看着镜子里那个面色苍白,头发紧贴在脸上,如水鬼一般的人儿,忍不住叹了口气。

  有权者的一句话,便能决定她与月儿的命运,说到底,这个世界,向来不公。

  可偏偏,她又没有一点能力。

  现在有初白帮她,她已经很感激了。

  只是,那份协议已经是初白的底线了吧?

  其余的,除了那日他拍摄下来的视频外,根本就没有其他的了。

  无论怎么说,她现在,也是在以卵击石啊……

  啪嗒。

  洗手间的门被推开,一个高大如山的身影走了进来,就那样突兀的,站在她身后。

  漆黑冰冷的眸子,直直的射向镜子,从里面,与她的视线相对。

  只是这样注视着,林墨歌便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权先生,您走错了。”

  嗓音干哑,如同练习演奏时,小提琴上发出来的噪音一般。

  连她都不知道,自己的嗓音竟然变成了这样。

  权简璃凤眸微挑,忽然上前一步,紧紧贴在了她的身后。

  “没走错,你不是说我对女洗手间有特殊的癖好么?”

  戏谑的嗓音,依旧那么好听,可此时听来,却让人不寒而栗。

  林墨歌不想跟他再作计较,下意识的护着小腹,便想逃离。却不料,被他长臂一捞,便勾进了怀里。

  辛辣的烟草味扑鼻而来,呛的她一阵咳嗽。

  “权先生,请你放开!这里是法庭,如果权先生不希望再多加一项骚扰罪的话,就让我离开!”

  “骚扰?那么小的罪,你觉得法官有时间理么?倒不如……”他削薄的嘴角一养,轻薄道,“若是强奸罪,说不定更有意思呢……你说是不是?”

  说话间,温热的大掌已经在她腰间游移。

  然后,隔着衣料,径自伸进了胸前……

  嘶……

  林墨歌倒抽一口冷气,心脏在他掌下,震颤跳动。

  他竟然说出这种话来!可是,为什么她却并不觉得是威胁呢?反而觉得他真的会说到做到!

  噗通……噗通……

  心乱了节奏。

  一张小脸,越发苍白。

  清亮的眸子里,升腾起鲜红色的火焰。

  “我这么肮脏的女人,难道你也要碰么?”

  权简璃眼神一凛,手上力道加大了几分,将她胸前的果实,捏出不同的旖旎形状。

  林墨歌眼底的愤怒,恨不得将他狠狠撕碎!却又不敢有什么大动作,害怕伤到肚子里的孩子。

  “确实,很肮脏。”

  他的嗓音越了阴冷,“跟那个小白脸在一起多久了?恩?还打算要生孩子是么?上过床了?他都碰过你哪里?”

  刻薄的语调,如同一个喝醉了酒嫉妒到发狂的丈夫,却还不自知。

  林墨歌咬紧牙关,屈辱的泪水在眼眶中打转,“那是我跟他的事,不劳权先生费心!权先生就不怕碰我脏了你的手么?”

  她就这样承认,更让璃爷恼火。

  他倒是希望她能愤怒的争辩,说她跟那个男人之间根本就没什么!

  可是她却如此大方的承认,让璃爷心里,一时间越发愤怒。

  尤其刚才在法庭上,林初白竟然将他们的协议说成了是欺骗!是引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