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232章 狠辣的较量(2)
  第232章狠辣的较量

  他跟她的过去,凭什么让第三者来评判!?

  一双凤眸里,忽然射出嗜血的光来。

  一手紧紧抓着那团柔软,一手,牢牢桎梏着她的后脑,然后,不由分说的吻了下去。

  “你滚开……呜……”

  林墨歌拼命的捶打着他的胸口,却根本无济于事。

  他的吻,铺天盖地,似要将她整个吞噬掉一般,带着暴怒与惩罚。

  她气不过,狠狠的咬了下去,瞬间,淡淡的血腥问弥漫在口腔中。

  他身子一滞,却越发陶醉,连同那血腥,一起汲取……

  他已经整整三个月没有碰过这个女人了!

  就算知道她是个不干净的女人,就算知道有别的男人碰过她,他却依旧渴望这个身体!渴望到无法自已!

  林墨歌渐渐感到了窒息,眼前一片空白,生怕自己就这样昏死过去。

  “呜……放开……”

  她奋力挣扎着,却被他桎梏的更紧,甚至大掌已经游移至身下,向着裙子里探去……

  咯噔!

  她以为自己的心跳要停了!

  不能再让他伤了她肚子里的孩子!

  抬脚,用尽全身力气,狠狠的踩在了他那名贵锃亮的皮鞋上。

  嘶……

  璃爷疼的龇牙咧嘴,“你疯了!?”

  “疯的是你!”

  林墨歌趁机挣脱出来,气喘吁吁。“你以为我还会像以前一样再被你欺负么?告诉你,不可能!我会带着月儿永远的离开这里,离得你越远越好!最好从此再不相见!”

  权简璃蹲在地上,感觉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

  这个女人虽然穿的不是高跟鞋,可是用的力气大啊。

  疼的他险些背过气去。

  “带着月儿离开?你以为你能赢得了官司?”强忍着疼痛,忽然冷笑起来,“你以为说我欺骗引诱就会赢么?可笑!你觉得法官愿意相信我这个位高权重的人引诱了你,还是会相信我被你诱惑?”

  林墨歌心里咯噔一下。

  “权简璃你不要脸!”

  “不要脸又怎么样?反正你把混蛋禽兽都骂了个遍,我也习惯了。怎么样,如果你在这里认输的话,我可以放你一马,给你留点尊严……”

  权简璃一边强忍着脚上的痛,一边又要装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来,脸上表情着实丰富。

  林墨歌冷嗤一声,“尊严?我在你面前何时有过尊严?月儿我会争到底的!”

  “好,我倒要看看你的小白脸有没有这个资格跟我争!我会让你看清楚,跟我做对的下场!”

  林墨歌狠狠的瞪着他,眼眶欲裂,恨得咬牙切齿!

  砰!

  摔门离去。

  权简璃抱着脚蹲在地上,许久,疼痛才缓解了一些。

  这个该死的女人,现在除了打他巴掌外还学会踩脚了?

  他都不知道,刚才为何会突然失控。

  当听到林初白将他与她的过去全盘否定时,他就疯了。

  当一碰触到这个女人身体的时候,他就彻底的失去了理智。

  明明知道她不干不净,可是却控制不住自己,就连那些洁癖因子在她面前,也丝毫起不到作用……

  可是,就算知道当初她离开是为了孩子而不是羽晨,就算知道,她的离开或许和吴玉洁也有关系,可他依旧没办法原谅!

  所以这一次,他要狠狠的惩罚她!

  好让她意思到自己的错误,伏在他身下,苦苦哀求……

  休息过后,再次开庭。

  权简璃沉着脸坐在对面,完全没有了刚才在洗手间时的窘迫。

  他刺骨的目光,一直落在林墨歌脸上,这个女人似乎更瘦了一些,小脸更娇俏了不少。那下巴尖的都能当钉子使了。

  只是,那双眼睛里的愤怒和倔强,让他心生不爽。

  林墨歌的目光,此时却落在原告律师身上。

  律师是权简璃特意请来的,在业内名气很大,据传能把黑的说成白的,白的说成黑的。只要给钱,完全可以是非颠倒,而且,还有理有据。

  此时,他正在就林初白提出的欺骗和引诱的观点进行阐述,“法官大人,相信在座的各位,对我的当事人并不陌生。我的当事人是现任权氏集团总裁,平时为人低调,形象良好。从未做过任何违法乱纪之事,反而,每年都会以个人名义给出很多造福社会的福利。

  在各个合作商之间,也是信誉良好。试问如此正直的一个人,又如何会做出那种欺骗无知少女的事来?况且,以我当事人的身份,不知道有多少女性仰慕,又何必非要选择被告人?”

  说着,忽然露出一抹冷笑来,看了林初白一眼,才继续说道,“法官大人,其实我当事人一直秉持着不伤害被告的心意,不愿意多说。可如今被人曲解,我只能把真相呈现在世人眼前了。五年前的受害者,根本就不是被告人林小姐,而是我的当事人!”

  轰……

  此话一出,寂静的法庭上,顿时传来一阵窃窃私语。

  律师继续道,“当时被告爱慕我当事人已久,所以才会借由自己身世凄惨之事,想要靠近我当事人,还称其愿意为我的当事人生下孩子。我当事人一向正直,并不愿意答应。但是在对方的各种诡计下,终于答应支付五百万作为报酬,却没想到,被告人却心思叵测,私自留下一个孩子,妄图利用那个孩子再次接近我的当事人。如此恶劣行径,简直人神共愤!还请法官大人做出正确判决,还我当事人一个公道,也给那无辜的孩子一个安定的家!”

  林墨歌惊恐的睁大了眼睛,果然,他还是做了!

  刚才在洗手间里说过的话,原来并不是吓她。

  她告他欺骗,他便反咬一口,说是她主动勾引。

  呵呵,这种手段,还真像是他能使出来的啊。

  “反对!原告律师这是在诬陷我当事人的声誉和人格!而且我当事人五年前根本就不认识原告,又何来主动接近一说?”

  林初白愤怒的站起身来,拳头紧握,恨不得将那个律师掐死!

  对方律师却不急不缓,“法官大人,我方有证人,可以证明五年前被告人是有意接近我当事人的!”

  “传证人!”

  法官话音一落,一个火红的身影,便款款走了进来。

  咯噔。

  林墨歌的心瞬间沉了底。

  竟然是林若瑜!

  她万万没有想到,权简璃那混蛋竟然会让林若瑜出来作伪证!

  在看到林若瑜的瞬间,林墨歌已然心如死灰。

  这场官司,她根本就没有胜算啊……

  待林若瑜宣誓过后,对方律师才开口问道,“请问证人,您和被告人是什么关系?”

  林若瑜看一眼林墨歌,那盛气凌人的表情,着实让人生厌。

  “曾经是同父异母的姐妹,在一起生活了十五年。”

  律师又问道,“五年前,被告林墨歌与我当事人权先生是否相识?”

  林若瑜看一眼权简璃,又看向林墨歌,跟角高高扬起,“认识!当时我妹妹与学校的权羽晨是初恋情人,而权羽晨则是权简璃先生的侄子。有一次我妹妹曾亲口对我说过,她之所以与权羽晨在一起,只不过是想通过他来接近权简璃先生罢了。”

  “那你可知被告为何会想接近权简璃先生么?”律师追问。

  “因为她需要钱!从小到大,她觉得自己处处比不上我,所以一直想要嫁进豪门。而权简璃先生便是她梦想中的人选,所以便不顾一切,想尽手段的接近……”

  “反对!证人纯属信口雌黄!法官大人,证人从小便与我当事人不合,所以才会说出这种话来!”

  林初白怒目圆睁,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对方律师依旧胸有成竹,“法官大人,就算是姐妹间偶有不合,也无法掩盖被告人有这种想法的过往。”

  “法官大人,他们在做伪证!这个女人的话不能信的!”

  林初白已经急晕头了。

  铛铛!

  法官重重的敲了两下,“肃静!”

  林若瑜忽然收敛了笑容,一本正经道,“法官大人,我刚才已经宣誓过了,所说的一切绝对真实。虽然她曾经是我的妹妹,可我也不能让权简璃先生蒙冤。而且,孩子实在是太可怜了,不能再让她跟着这样的母亲生活!”

  权简璃微微一笑,对林若瑜表示非常满意。

  林墨歌气得攥紧了拳头,那种发自肺腑的恨意,似要将她的理智冲垮一般。

  林初白面色发青,忽然拿出手机来,“法官大人,我还有新的证据可以证明权简璃根本就不爱孩子!他连孩子们的生活都打理不好,曾经逼迫孩子们吃下过期的食物,导致孩子食物中毒!”

  法官微微迟疑,然后才道,“把证据交上来!”

  林初白恭敬的走上前去,“这便是我无意中拍摄下来的画面,各位请看……”

  他将视频点开,却忽然怔住了。

  因为播放出来的,只不过是一段他在夜店玩乐时的录像罢了。

  里面传来嘈杂的音乐声,甚至还有几个女人高亢的喘息……

  “辩方律师,这就是你要提交的证据?”法官脸色已经沉了下来。

  “不,不是这个……”林初白有些慌了,在手机中翻找起来。

  可是,无论他再如何找,那条视屏也如同从未出现过一般,消失的彻底。

  “怎么会这样?不……怎么不见了?明明就在这里的啊……”

  他慌乱的呢喃着,原本自信满满的他,忽然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