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233章 狠辣的较量(3)
  第233章狠辣的较量

  那个被他视为最有力证据的视频,就这样,忽然间消失了。

  “是你做的对不对?权简璃!你竟然用这种下作的手段陷害我……”他向着权简璃冲过去,却被警卫们拦了下来。

  “肃静!肃静!”法官再次开口。

  林初白无力跌坐在椅子上,他如何都没有想到,自己准备好的最有力的证据,就这样烟消云散了。

  权简璃眉眼微挑,优雅的双手抱胸,似乎根本就没有把刚才的混乱看在眼里。

  对方律师微微整理了着装,再次开口,“法官大人,除了证人以外,这是我们搜集到的证据。这些证据可以证明,在过去五年里,被告人林墨歌一直都是靠着我的当事人当年支付的佣金生活,她根本就没有正式的工作,而且平日里行为有待考究,完全不适合养育孩子。而我的当事人却能给孩子最好的生活条件和最优越的学习条件。因此,还请法官大人和诸位陪审员,将林月儿的抚养权,裁定为我当事人权简璃所有。”

  说罢,律师回到了坐位。

  挑衅似的看着已经愣怔的林初白。

  “被告律师,你还有什么补充证据?”法官问道。

  林初白似是丢了魂一般,目光空洞的喃喃着,“完了,唯一的证据不见了……”

  铛铛铛!

  在法官的威严下,法庭上再次安静下来。

  然后,便是法官与陪审团的意见交换。

  对林墨歌来说,这几分钟时间,如同等死前一般,焦躁不安。明知道结果,却还要在这里饱受煎熬,这种感觉,如同几万只蚂蚁在身上爬一般,难受。

  而对面的那个男人,悠然自得,成竹在胸。

  那双鬼魅般的凤眸停留在她脸上,如同猎豹在观察着到手的猎物,享受,舒适,还有,虐杀后的快感。

  终于,当法官宣布月儿判决给权简璃时,咔嚓。

  林墨歌的心,被撕裂了。

  她终究还是失去了月儿,在偷偷的偷来五年以后,在和月儿度过了五年的光阴后,这份偷来的权力,被剥夺了。

  原本以为,她会哭的撕心裂肺。

  可是事到如今才发现,她连哭,都哭不出来。

  心,寸寸成灰。

  荒芜一片。

  就好像明明知道世界依旧美好,地球依旧在转,可是,这所有的一切,都与她无关了。

  心,被掏空了一般,整个身体都如同干枯的树枝,没有一丝生机。

  法庭里的人员渐渐散去。

  林墨歌愣在那里,如同雕塑一般,连感知,都变得麻木了。

  就算早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是当有人确定的告诉她,以后,她彻底的失去月儿了,她还是,无法接受。

  目光里,似乎有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向着她走来。

  如同来自地狱的恶魔一般,一步一步逼近,向她召唤着死亡。

  原来,他是个吸血鬼啊。

  要将她的性命都夺走。

  曾经,在下着暴雨的那天夜里,当所有人都背叛了她时,是这个男人,如天神一般的拯救了她。

  而她,竟然在他的谎言里沉沦。

  如今才明白,在这个男人心里,天神与魔鬼并存。

  他开心时,便是悲悯众人的天神。

  而一旦触碰了他的底线,将他激怒,那么,他便化身为魔鬼,将入坠入地狱!

  “我早就说过的吧?跟我斗,你根本就没有胜算。”

  轻薄沙哑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如同来自遥远的地狱一般,听得不真切。

  林墨歌神经紧紧的绷了起来,就连指尖,都没了知觉。

  他唇角高高扬起,笑的邪魅而残忍,“林墨歌,这就是你背叛我的代价。这才不过是惩罚的第一步而已,接下来,还会更加有趣呢……来日方才,我们慢慢钻研……”

  说话间,伸手抚上了她冰冷的脸颊,语气,越发轻佻,“真是个如玻璃般脆弱的人儿呢,看着倒挺让人心疼。不过,我可不是什么怜香惜玉的男人,你猜我接下来,会怎么对待两个小家伙?……”

  啪!

  话还没有说完,脸上便是一阵火辣辣的痛。

  林墨歌自己都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几乎要将银牙生生咬碎!“混蛋!你要是敢动孩子们一根头发,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呵呵……是么?他们可是我的亲生骨肉啊,难道你还担心我会让他们受了委屈么?”他冷笑着啐道,“不过,我会把他们送到最远最偏僻的地方,让你永远……永远,都见不到……”

  “权简璃!你个疯子!”

  跟法官求情回来的林初白,怒吼一声,然后重重挥拳。

  砰!

  稳稳的打在权简璃脸上,唇角,瞬间沁出血来。

  “权简璃你太卑鄙了!为了取胜竟然不择手段!那段视频一定是你搞的鬼!……”

  林初白怒吼着,还不等他站稳,又是狠狠一拳。

  权简璃高大的身子被他接连着两拳,打得摇摇晃晃,向后退了几步,撞在桌子上。

  吐出一口血沫,冷冷瞥了急火攻心的林初白一眼,讥笑起来,“连证据都护不住,还算什么律师?还有,你那个什么破视频,老子根本没兴趣!你以为有了视频你就能胜诉?呵呵……真是幼稚的可笑!……”

  “你给我闭嘴!若不是你用这种卑鄙的手段,我一定可以获胜!”

  砰!

  这次,是林初白脸上,结实的挨了一拳。

  他比女人还要白净的漂亮脸蛋儿上,瞬间红肿了一片。

  权简璃轻蔑一笑,“这一拳是让你好好清醒过来!花心的二世祖竟然也妄想来帮别人打官司?哼,先把拳头挥好了再说!”

  说罢,又斜睨了小脸儿苍白,早已经失了神的林墨歌一眼,转身离开。

  只是,身影有些跌跌撞撞……

  “对不起墨墨……是我没用,是我的错……我连月儿都保护不了……”

  林初白彻底受到了打击,跌坐在地板上,无力的呢喃着,“对不起……对不起……”

  林墨歌想要安慰他,想要告诉他没关系。

  结果本就是注定的,换作是谁,都赢不了权简璃的。

  因为权简璃是个魔鬼,魔鬼,是没有对手的。

  因为他会不择手段,会利用人的每一处弱点进行攻击。

  直到将那个活生生的人逼上绝路才肯罢休!

  可是,她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只是怔怔的坐着,似乎全身的血液都在被抽离出去……

  三天以后。

  天气似乎晴朗了许多,却也更凉了一些。

  林墨歌把自己关在家里三天,想着过去和月儿的所有点点滴滴。

  她现在真的后悔,月儿淘气的时候,根本就不应该打她。

  如果知道会这么早分开,她宁愿让月儿多淘气一些,多气她一些也好。

  可是现在,她所拥有的,也只有回忆了。

  原本并不宽敞的房子,却因了只剩下她一个人,而变得格外空旷。

  电视的音调已经开到了最大,她躺在沙发上,什么也不想做。

  原来一个人留在家里,会这么寂寞。

  她忽然好恨自己,那些日子为了救林家,为了救王云,竟然让月儿和羽寒,自己一个人留在这么空荡的家里。

  说到底,她根本就不是一个称职的妈妈!

  或许,让月儿到权家,是好的吧?

  哪怕是送到国外,也依旧会有最好的生活学习条件。

  而且,羽寒会陪在月儿身边,他们彼此有了陪伴,也就不会那么寂寞了吧?

  她甚至希望,孩子们不要想起她来。

  那样的话,说不定会更加快乐一点。

  微凉的手掌,轻轻覆盖在腹部,那里,微微隆起,却并不显眼。

  “孩子,以后,只有你和妈妈两个人相依为命了……”

  这个孩子,就算是死,她也绝对不会被那个男人知道,同样的痛苦,她不想再承受第三次了……

  叮咚……

  有人按响了门铃。

  她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无论是谁来,她都不想见。

  叮咚!!

  门外的人却像是不死心一般,有耐心的跟她耗下去。

  她无奈叹息一声,这才懒散的去开了门。

  门外,却是一位从未见过面的漂亮女人。

  虽不像吴玉洁那般雍容华贵,却有着更加高贵的气质。

  漂亮女人微微一笑,“林墨歌林小姐是么?不好意思,这么冒昧前来打扰,我是初白的妈妈苏依云。能跟您说几句话么?”

  林初白的妈妈?

  林墨歌愣怔了一下,旋即将人请进了屋。

  无论如何,对方也是长辈,而且,林初白对她的恩情,她根本无力偿还。

  倒了果汁过来,安静的坐在了她的对面。

  “不知道您来这里,有什么事?”林墨歌恭敬的问道。

  苏依云笑的从容,“林小姐不必这么生疏,既然你是简璃孩子的母亲,那也算是我的晚辈了。其实,简璃的亲生母亲,是我的亲姐姐。”

  “也就是说,权简璃和初白是……”

  “没错,所以我并不想让初白跟简璃在法庭上争锋相对的。所以,才做了一件能帮简璃,却伤害了林小姐你的事。”

  苏依云说着,忽然流露出愧疚的神色,“其实,视频的事,是我做的。”

  一听到视频两个字,林墨歌指尖一颤。

  手中的杯子,险些掉落。

  她说的视频,便是林初白拍摄到的羽寒和月儿食物中毒的那一段视频了吧?是林初白想要用来做有力证据的东西。

  那天在法庭上播放时,却发现无故消失了。

  一直以来,她跟林初白都以为,那件事是权简璃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