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234章 悲伤的别离(1)
  第234章悲伤的别离

  可是,权简璃却不承认。

  就算如此,林墨歌也把事情安在了他的身上。因为他的残忍本性,能做出这种事情来,不足为奇。

  可是现在,这个女人却跑来说,视频是她删除的。

  林墨歌只觉脑袋里面一片混乱。

  “对不起林小姐,我知道我的一个选择,让你失去了女儿,就算你不原谅我,我也无话可说。只是,我当时真的别无选择。”

  说着,苏依云似乎是陷入了回忆之中,眼底神色复杂,却又带着淡淡的忧伤。

  “当年,我父亲为了家族考虑,所以才逼迫着姐姐嫁给入权家联姻。而那个时候,我姐姐早已经有了心上人。后来,她意外怀孕,生下了简璃。却把对我父亲的恨意,和对她丈夫的恨意,悉数发泄到了简璃的身上。

  那么小的孩子,正是需要母爱的时候,却被母亲刻意的冷落,从未快乐过。后来,姐姐出了意外,幼小的简璃受到了沉重打击,彻底的将自己封闭起来,也不愿意再与我们苏家联络,哪怕我多次去看望,也被他拒之门外。

  说到底,是我们苏家欠了他的,他只是个无辜的孩子,却因为我姐姐内心的仇恨,毁了他的一生……所以,我想要尽我所能的弥补,却不想,又害了你……”

  林墨歌微微有了动容,她没有想到,权简璃的童年,竟然如此不幸福。

  也难怪,他现在的性格会如此冷漠了。

  一个从小被母亲刻意疏远讨厌的孩子,自然会冷漠对待别人。因为他根本就不懂得什么是爱,也不懂得如何爱别人。

  “可是,您害的不是我,是我的两个孩子……权简璃现在,正在走他母亲的路,我的两个孩子,也将变成第二个第三个他……”

  一想到羽寒在权家的日子,她的心就在滴血。

  那么小的一个孩子,想要得到父亲的爱和重视,却被选择性的忽略。

  现在的羽寒,就是当初的权简璃了吧?

  那个魔鬼,竟然生生将他的不幸,转嫁到了羽寒的身上!

  苏依云微微一滞,低下了头,“对不起林小姐,我当时真的没有考虑那么多……你若是心里难受的话,就骂我几句好了。初白已经三天没有理我过了,他怪我帮了简璃却不帮他,可是我如何能坐视不理呢?我们苏家欠那孩子的太多了,现在,好不容易他有了一对儿女,不再那么孤单……我是真的想让简璃能拥有一个自己的家……”

  “可是,一个没有心的人,是无法体会到家庭的温暖的。您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是,您做的一切,他根本就不会感激。”

  林墨歌没办法恨这个女人,毕竟她也是有苦衷的。

  而且,就算是有了那段视频,权简璃也会再想出其他的办法来打赢官司。

  最后的最后,她还是会输的。

  苏依云微微叹息,意味深长的看了林墨歌一眼,又缓缓道,“林小姐,我今天来找你,除了向你道歉以外,还想求你一件事。”

  “您请说。”林墨歌恭敬道。

  “其实,我是希望你能留在简璃身边。毕竟你是孩子们的亲生母亲,有了孩子们这条锁链,你跟简璃之间,也算是有了依托。像林小姐这么心地善良的人在他身边,时间久了,他一定会学会爱,慢慢改变的……”

  林墨歌轻咬着下唇,苦涩一笑,“抱歉,这个恐怕我无能为力。我与他之间,根本就没有可能的。原本我也想过,只要能给孩子们一个完整的家,我可以做出让步做出牺牲。可是,他却不会这么想。在他心里,没有我的位置,对我只有厌恶和憎恨,所以您说的事,恕我做不到……”

  “林小姐,其实简璃他心地还是很善良很单纯的,他只是不知道怎么去爱罢了。只要你能慢慢的教他,他一定可以改变的。而让他改变的人,就只有你了……”

  苏依云说着,拉住了她的手,眼里满是诚恳,“我也听说过一些你和简璃间的事,我知道,他对你是不一样的。他对你的纵容,就连那个跟了他十年的女人都不曾有过,所以,如果你肯的话,一定可以改变他的……”

  林墨歌心尖一颤,没想到,苏依云竟然都知道白若雪的事。

  看来,她是一直在暗中关注着权简璃了。

  “可是……”

  “都说柔能克钢,简璃那孩子心很软的,林小姐你不是也说过了么,为了孩子们可以做出任何牺牲的。其实说白了,男人都是一样,见不得女人流眼泪。哪怕是装可怜也好,只要让他心软了,一切就都能迎刃而解了啊……”

  “装可怜是么?我在他面前连自尊都没有了,还如何再装可怜?”

  林墨歌心底凄然,那个男人将她诋毁的一文不值,她的清白,她的尊严,甚至她的命,他都拿去了。

  她带有什么可哀求的?

  就算是苦苦哀求了,也只会换来他一句不屑的嘲笑吧?

  “您知道么,他根本就不爱我,也不会爱上我。而他所谓的婚姻,是不爱,便不会娶。就算有孩子又怎么样,他根本就不会娶我,不会给我任何的名分。难道您要让我一辈子做他的保姆么?眼睁睁的看着他娶别的女人,看着我的孩子们叫别的女人作妈妈?对不起,我真的做不到……”

  苏依云重重叹息,这种事情任何一个女人,都做不到吧?

  爱情和婚姻,从来都是霸道的。

  没有人甘心和其他人共同分享。

  或许有些女人会为了钱,选择做有钱男人的情妇。

  可是,绝对不会允许自己的孩子,叫其他女人妈妈的。

  这可以说是一个女人的贪婪,或许,也是一个女人的最后尊严了吧……

  或许苏依云是带着想要说服林墨歌的心来的。

  走时,却放弃了。

  只是,眼泪盈眶。

  林墨歌可以理解她删除了那段视频,她也可以理解林墨歌做出的选择。

  或许,这便是女人间的那种默契和相互珍惜了吧……

  阳光渐渐西沉。

  夕阳从窗子照进来,洒落一地的金黄。

  房间里静谧冷清,没有一丝人烟。

  林墨歌躺在沙发上,已经维持这个姿势整整四个小时了。

  苏依云的话,让她想明白了很多。

  权简璃之所以会如此偏执,只不过是被他母亲影响罢了。

  说到底,他也只是个受害者,是个没有长大,没有得到过爱的孩子。

  原本对他的那些怨恨啊,愤怒啊,忽然间,便都散开了。

  她庆幸的是,月儿和羽寒,并不会像权简璃那样,一直都在冰冷和刻意的疏远中成长。她会尽自己所能,给他们幸福。

  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没有谁对谁错,没有绝对的黑,也没有绝对的白。

  所有的一切,都是相对立的。

  从某些方面来看,权简璃也只是个受了伤害,却不知道该如何去愈合的可怜人罢了。

  她不想再与他继续争下去了。

  只要孩子们过的好,她真的可以忍受一切的。

  哪怕,是短暂的分离……

  华灯初上时,一座写字楼下,出现了一抹纤瘦的人影。

  林墨歌提着保温瓶,仰头望着那巨大的牌匾,原来初白的公司,也如此气派。

  深呼吸一口微凉的空气,这才进了电梯。

  早已经过了下班的时间,可是大楼里,却灯火通明。

  她谢绝了助理的招待,径直找到了最里面的办公室。

  推门而入,静谧无声。

  却散发着满室的咖啡香味。

  助理告诉她,林初白已经好几日没有出过办公室了,

  办公室里杂乱无章,沙发上扔着外套和一些书籍。

  办公桌上也堆满了书籍和文件,如小山一般。

  而林初白,就趴在小山后面,正以一种极其不舒服的姿势睡着。

  那张如妖孽般漂亮的脸,此时却颓靡至极。甚至长出了青色的胡茬。

  平日里那么注重外貌的人,却穿着几天没换的衬衫,任由衣服变得皱皱巴巴……

  微微叹息一声,轻轻唤道,“初白!醒醒!”

  “恩?墨墨?是墨墨么?”

  林初白迷蒙着双眼坐了起来,揉着发麻的胳膊,当看清楚面前的人儿时,慌张接过她手里的保温瓶,“墨墨,你怎么来了?不是不让你提重东西的么?你现在身体不好,要好好照顾自己才行知道么?”

  面对着这样的唠叨,林墨歌却忽然红了眼眶。

  “我知道了初白,你还好意思说我,看看自己成了什么样子?那个妖艳的桃花精呢?现在倒像是被踩踏过的草地,皱皱巴巴的……”

  林初白咧嘴一笑,“你这个比喻也太形象了点吧?”

  不过,他现在的模样,也确实有些太颓丧了。

  拉着林墨歌坐到了沙发上,忽然气氛又沉静下来。

  “对不起墨墨,这次是我的疏忽,不过你放心,我正在努力的补习,也找了最有名的律师帮我。只要找到协议中的漏洞,我马上提起上诉……”

  “初白,这次的事与你无关。这个结果是注定的,权简璃决定了的事,没有人能改变的。他会用尽一切手段把月儿抢走的。所以,你不要再责怪自己了好么?你这样,我心里更加不好受……”

  林初白紧紧抓着她的手,原本神采奕奕的桃花眼中,却溢满了忧郁,“不是的墨墨,这件事是因为我,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