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235章 悲伤的别离(2)
  第235章悲伤的别离

  “好了,我说不是就不是。视频的事,我知道是伯母做的,可是,我并不怪她。她有她的坚持,我有我的宿命。其实早在五年前,我把月儿偷偷藏起来的时候,就已经想到会有这么一天了。只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而已……

  况且,月儿在权家,会有更好的生活不是么?以她那个调皮捣蛋的性子,不会吃亏的……我看啊,就只有她欺负别人的份。说不定权家会被她折腾到人仰马翻呢。

  说实话,我自己带着月儿也很吃力的,现在也该让他们尝尝月儿这个小霸王的威力了……”

  “我妈去找你了?”林初白有些诧异。

  “恩,找过了,我觉得伯母并没有错啊,所以,你也不要再闹脾气了知不知道?”林墨歌抬手摸了摸他鸟窝一般的头发,不由笑道,“你看你,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跟小孩子一样呢?要是月儿知道了也会笑话你的!”

  “对不起墨墨……我们重新再来过好不好?相信我,这次一定可以的……我一定可以将……”

  “初白!已经够了。”林墨歌打断他的话,嫣然一笑,“你为我做的,已经够多了。我这辈子恐怕都还不起了。所以,不要让我再歉疚下去了好么?”

  林初白忽然一怔,抬头看着她,眼神有些慌乱,“墨墨,你怎么又说这些?你知道我是心甘情愿的啊。”

  她将饭盒打开,里面,是她傍晚时亲手做的饭菜。

  顿时,办公室里溢满了香气。

  “吃点吧,这可是我特意为你做的。”

  林墨歌避开他的目光,心底越发不是滋味。

  林初白也露出了嬉皮笑脸的模样,“哇,好香啊。还是墨墨最心疼我了!”

  说罢,吃的狼吞虎咽,丝毫没有了平日里那斯文优雅的模样。

  林墨歌只觉胸口越发堵的厉害,她到底要欠下多少人情债?

  羽晨的一辈子已经被她毁了,她不能再将林初白也毁了。

  “初白,我决定离开了,月儿的事,你也不要再自责下去了。其实我们都知道,月儿在权家,比跟着我要好很多。他们两个在一起,也可以彼此照顾,这样我也更放心羽寒……”

  啪嗒。

  林初白手中的筷子掉在了地上。

  “墨墨!为什么这么突然?”

  “其实这几天我一直都在想这个问题。我在不在孩子们身边并不重要,只要能让他们过得更好,我就心满意足了。而且,我也不想看你再这样折磨自己……”

  她想了整整三天,是苏依云的话让她下定了决心。

  她不想让孩子们,在父母间相互憎恶下生长,她想给孩子们一个家。

  哪怕,这个家里没有妈妈。

  月儿继续跟着她生活,只会一直颠沛流离下去。

  或许之后,她的生活都成问题,她不能让月儿陪着她一起吃苦。

  至于羽寒,如果没有月儿的话,他会变得更加冷漠,更加没有安全感。她不能让羽寒长大以后,再变成第二个权简璃。

  所以,她打算放弃,或者说,只是暂时的放弃。

  “我没事的,我们不要放弃好不好?只要再坚持一下就可以了……”

  林初白忽然就哽咽了,那个从来都嬉皮笑脸,没个正形,甚至脸皮厚到绝无仅有的男人,就这样,在她面前哽咽了。

  “墨墨,你要去哪,我陪你好不好?不要再说自己离开的话……”

  不知为何,他心里有种不安的感觉,而随着她的话,那种不安渐渐扩大,似乎要将他淹没一般。

  “初白,你心里明白的不是么?我们根本就没有可能。我们的关系,停留在这里就好。”林墨歌的嗓音也忽然沙哑了,林初白的好,她当然明白。

  可是,她的心,已经给了那个如魔鬼一般的男子,再也无法装下任何人。

  况且她现在肚子里,还有一个小小的生命,这对林初白不公平。

  “可是我根本就不在乎啊!我爱羽寒,爱月儿,更爱你肚子里的孩子。他们就像我自己的孩子一样,我真的不介意的……哪怕只做朋友也好,求求你,让我陪在你身边好不好?”

  曾经伤害过多少女人,惹哭过多少女人的花花公子。如今,却在林墨歌面前,哭的毫无形象。

  面对心爱的女人,每个男人,都只是个无助的孩子罢了。

  那些洒脱,那些骄傲,早就灰飞湮灭。

  她的心钝钝的疼,将这个大男孩儿拥进了怀里,轻轻的安抚着。

  许久,沙哑的嗓音温柔传来,“我只是想暂时离开一下。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所以,你也要好好保重,别让我担心好么?等小宝宝生下来,你还要做干爹的啊……”

  林初白哭的让人心痛,一句干爹,便是一道鸿沟。

  将他与她,彻底的隔绝开来。

  永远,都无法再前进一步。

  或许,他要比羽晨幸运,因为他是孩子们的干爹,是她最相信最依赖的男人。

  可是,却也最残忍。

  因为他永远无法再有任何的幻想和奢望……

  或许这场遇见,从一开始,就是错误的吧?

  若是那天在餐厅里,他没有找她搭话。

  若是那次离家出走,他没有搬到这个小区来住,又或者,没有在楼道间,与她邂逅。

  那么,一切便不会发生。

  可是,他从未后悔过,遇到她。

  哪怕,心碎成粉末……

  夜色弥漫。

  权家老宅里,灯火通明。

  却依旧弥漫着惨淡的愁云。

  而且这种氛围,已经持续整整三天了。

  自从那日权简璃从法庭回来,宣布月儿正式更名为权羽月,以后就是权家的孙女儿开始,两个小家伙,便开始了默默无声的抗议。

  当然,是用他们自己的方式。

  羽寒的房间里,两个小家伙躺在床上,直翻白眼。

  整整三天,几乎是滴水未进。

  这个方法是羽寒想出来的,对于小吃货月儿来说,这个方法无异于自杀啊,简直太难熬了。

  可是这一次,她没有半途而废,因为她也知道,若是投降了,就再也见不到妈妈了。

  佣人们拿来了各种月儿和羽寒爱吃的东西,都被月儿扔到了地上。

  原本整洁的屋子里,一片狼藉。

  那些佣人们也被小小姐的行径吓坏了,都不肯再进来伺候。

  权老爷子也是第一次慌了手脚。

  跟三个儿子他还可以发发脾气,威胁一下。

  可是现在面对着两个孙子,他连大声说话都舍不得啊。

  “快想办法!真不知道要你们有什么用!连两个孩子都伺候不了!”

  权老爷子愤怒至极,便将怒火皆数发泄到了佣人和管家的身上。

  吴玉洁直抹眼泪,“这可怎么办啊,都三天了,再这么下去,孩子们真的会出事的啊……”

  她如何也没有想到,这两个小家伙竟然会这么倔强。

  现在这场景,倒像是他们生生拆散了母子三人一般。

  “老二呢?怎么还不回来!?他这个父亲怎么当的!?”权老爷子气的吹胡子瞪眼。

  “是啊,这孩子抢回来是好事,可也不能就这么丢在家里不管不问啊……”吴玉洁急的团团转,原本是喜庆的事,现在却闹成了这样。

  砰!

  哗啦!

  房间里又传来盘子被摔碎的声音。

  还有一声无力的怒吼,“滚出去!我要妈妈,我要妈妈!都给我滚开!……”

  这是月儿的声音,至于羽寒,躺着一动不动,根本就不知道在想什么。

  佣人吓得赶紧退了出来,身上被洒了不少的汤汁。

  吴玉洁重重叹了口气,“这可怎么办啊老爷,要不然……”

  她不敢说出林墨歌的名字来,害怕会触怒老爷子。

  权老爷子眉头紧皱,一咬牙,“你去把她请来,让她劝劝孩子们。再这么下去,该闹出人命了!”

  “可是她会来么?现在她恨我们都来不及吧……”

  “不试怎么知道?难道你要眼睁睁看着宝贝儿孙子们饿死不成?”

  权老爷子甩袖离去,又吩咐管家,“快去叫医生过来,给小少爷输点营养液!”

  管家擦了把冷汗,愁眉苦脸,之前请来的私人医生也被月儿小姐赶走了啊,现在还能再去请谁呢?

  从一大早,便是阴雨绵绵。

  似乎连老天都在为她的离别伤心吧?

  林墨歌将要带走的东西收拾妥当,这次,决定把房子退了。

  上一次带着月儿去墨尔本的时候,林初白说要帮她保留着房子,等她回来好有个落脚的地方。

  却没想到,成了一个魔咒,结果才过了三个月,她便又回来了。

  而且,还失去了月儿。

  所以这次,她要将这里整理掉,再也不让自己有任何的留恋,也不想再给自己留下任何退路。

  只是,未来太过迷茫,她都不知道,自己这一走,便是何时了……

  听到敲门声,犹豫了一下,还是去开了门。

  看到门外站着的吴玉洁时,诧异万分。

  “不知道夫人这个时候来找我有什么事?”她的语气丝毫不客气。

  现在,她已经一无所有了,没有什么理由再对她恭敬了。

  她把吴玉洁当成孩子们的奶奶,吴玉洁却不把她当成孩子们的妈妈。

  吴玉洁瞥一眼空荡荡的房间,忽然心头一凛,“你这是要……离开么?”

  “恩,这不是夫人您希望的么?又何必如此惊讶。”林墨歌淡淡的说着,面无表情道,“抱歉,东西都收起来了,就不请您喝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