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236章 悲伤的离别(3)
  第236章悲伤的离别

  “喔,不用……”吴玉洁苦笑起来,她一直都希望这个女人离开没错,可是真的到了这一天,她又觉得心里过意不去。

  她也是做过母亲的人,自然知道,现在林墨歌心里有多苦。

  似乎一直以来,她把林墨歌逼的太急了一些。

  “孩子们可都在这里,你忍心就这样离开?之前不是为了跟羽寒见上一面,还搞出那么多花样么?现在怎么忽然就要放弃了?”

  林墨歌看她一眼,依旧面色冷峻,“反正我如何都争不过你们不是么?又何苦再争下去?我不想让孩子们夹在中间为难,这对他们不公平。夫人今天来就是算旧账的?”

  吴玉洁微微叹息一声,“可是相比起来,孩子们在权家至少会生活得更好,总比跟着你颠沛流离的强。”

  林墨歌并不否认,她也想让月儿上最好的学校,受最好的教育,而那些,她根本给不了。

  只是努力的活着,就已经很辛苦了。

  “其实我今天来,是因为孩子们的事。”吴玉洁这才缓缓道出了缘由,“自从简璃宣布不让孩子们跟你见面开始,羽寒跟月儿就一直不吃不喝,已经整整三天了。我怕再这么下去伤到身体……你能不能……”

  林墨歌心口一痛,她早就知道,吴玉洁来这里,一定跟孩子们有关。

  “我知道了,我这就跟你回去……”

  “谢谢……”吴玉洁有些艰难的吐出两个字来。

  “夫人不必跟我说谢谢,我只是担心孩子们而已。以后,还希望夫人能好好照顾孩子们,月儿有些捣蛋,也不爱学习,所以还请夫人能宽容一些,不要生她的气,也尽量不要逼着她做不喜欢的事……”

  吴玉洁眼底微沉,“我会记住的,他们毕竟都是我的亲孙子,我会好好待她的……”

  半小时后,林墨歌匆匆赶到了权家老宅。

  佣人们已经将房间清扫干净了。

  一进门,便看到了躺在床上,浑身无力的两个小家伙,林墨歌身子一颤,强忍着眼泪。

  将手中的托盘放在桌子上,如挤出笑脸来,“羽寒,月儿!”

  “妈妈!?”月儿一咕噜坐了起来,却因为饿了三天,头晕眼花。

  “妈妈……呜呜……妈妈!”

  羽寒在看到妈妈那一刻,眼泪汹涌而出。

  哪里还有平时那个冷冰冰的小绅士模样。

  林墨歌紧紧的将两个小家伙搂在怀里,心痛到快要无法呼吸。

  “妈妈是不是不要月儿了……呜呜……为什么都不来找月儿!”月儿哭的眼泪一把鼻涕一把,一个劲的往妈妈怀里钻。

  就算平时再怎么捣蛋,可现在,也只不过是个害怕被抛弃的小孩子罢了。

  “好了,不哭了啊,妈妈这不是来了么?”鼻子一酸,眼泪再也忍不住,落了下来。

  却不想被孩子们看到,别过脸去,偷偷拭去。

  “妈妈,爸爸说以后再也不让我们见妈妈了,是不是真的?”羽寒仰头看着她,晶亮的眸子里,溢满了泪珠。

  林墨歌心疼的擦着儿子脸上的泪痕,“那个混蛋说的话,妈妈什么时候听过?他不让见又怎么样?妈妈现在还不是来了么?”

  “那妈妈以后可以每天都来么?”月儿抽噎着道。

  林墨歌微微一笑,“其实妈妈今天来,就是想告诉你们一个秘密的。羽寒跟月儿,一起帮妈妈保守秘密好不好?”

  “什么秘密啊?”两个小家伙同时问道。

  林墨歌故作神秘,看了一眼四周,这才压低声音道,“当然是妈妈肚子里的小宝宝啦。妈妈想偷偷躲起来把小宝宝生下来,所以呢,会需要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里,妈妈就没有办法照顾月儿,也没办法来看羽寒了,所以月儿就先乖乖的跟羽寒一起待在这里好不好?”

  “那妈妈生下小宝宝以后就会来接月儿走么?”月儿天真的问道。

  “当然啦,等妈妈生下小宝宝以后,不光要来带月儿走,还要带羽寒走!”

  “真的么妈妈?”羽寒抽噎了一声,泪光点点的眸子里,充满了期待。

  林墨歌心底一抽,“恩,相信妈妈,妈妈一定会带你们走的。所以在那之前,我们一起努力保守这个秘密好不好?月儿要乖乖的听哥哥的话,不要捣蛋,好好学习。羽寒要好好照顾妹妹,不要逼着自己学那些不喜欢的课程,要开心一点,不要像现在一样把自己关起来,好么?”

  “恩,妈妈,我会照顾好月儿的!”羽寒乖巧的点头。

  月儿想了想,伸出手指来,“妈妈,月儿可以听哥哥的话,也可以好好学习,可是月儿能不能帮妈妈报仇啊?那个混蛋太讨厌了,月儿不想见他!”

  “月儿想帮妈妈报仇当然好了,可是月儿现在还小,根本就打不过他的啊,等月儿长大了再报仇好不好?在那之前,月儿要乖乖听话!”

  小妮子眼珠一转,无奈撅起了小嘴,“好吧,月儿答应妈妈。妈妈,你一定要快点生下小宝宝喔……”

  林墨歌喉咙一紧,“恩,我们一起努力好不好?”

  “好!”

  两个小家伙异口同声。

  “妈妈特意煮了肉粥来呢,是不是饿了啊?以后啊,可不能再用这么笨的办法了知道么?就算再生气,也不能伤害自己的身体!不吃饱了哪有力气长大呢?长不大了又怎么能帮妈妈报仇呢?是不是啊……”

  “是喔,月儿以后一定吃得饱饱的!”

  羽寒也咧嘴一笑,“对不起妈妈,是羽寒想的主意。羽寒太想妈妈了……”

  “乖,妈妈知道你们的心意,但是以后不可以再这样了喔。来,妈妈喂你们吃……”

  林墨歌小心翼翼的喂着小家伙们,看他们吃的香香的,眼眶却越发酸涩。

  对不起宝贝儿,是妈妈骗了你们。

  是妈妈不好,把你们生下,又没办法陪在你们身边……

  心,如同被撕裂一般。

  可是,她终究还是要离开的啊。

  只愿,相见的那一刻,可以早日来临……

  蓝夜酒吧外,灯光熠熠。

  权简璃随意的披着外套,跌跌撞撞的向外走。

  岳勇跟在身后,生怕他就这样摔倒。

  明明已经灌了两瓶最烈的酒,可是为何,意识依旧这么清醒?

  难道他对酒精已经产生了抗体么?

  虽然他不想承认,这一次次的酗酒是因为那个女人,可是,眼前却一直浮现着那个女人坐在椅子上,脸色苍白,泪流满面的模样。

  “璃爷,要回家么?”

  “回家?”权简璃脸色一沉,脚步顿住一秒。

  岳勇似乎知道他在纠结着什么,又开口道,“小少爷和小小姐已经吃了东西了,夫人说刚刚哄着他们睡下……”

  说着,偷偷看了璃爷一眼,又接着道,“夫人去请了林小姐过去劝说,小少爷和小小姐才乖乖听话的……”

  “这个女人是不是疯了?谁让她去请那个女人了?我不是说过以后不许那个女人再见孩子?都特么把老子的话当成耳旁风了是不是?”璃爷怒吼着,眼眶通红。

  “璃爷,孩子们想念妈妈,这是人之常情。况且您也担心小少爷和小小姐不是么?”

  “谁担心他们了?”璃爷愤怒反驳。

  岳勇微微叹息一声,“璃爷,岳勇知道,您之所以无法跟小少爷和小小姐亲近是因为童年时留下的阴影。可岳勇想说,正是因为您小时候受过不好的待遇,知道那种痛苦,所以才应该更加好好的疼爱自己的孩子不是么?”

  “废话!老子不痛快了凭什么要让他们痛快?”权简璃愤怒的向着车子走去。

  他受过的痛苦,就要加倍发泄在别人身上!

  岳勇好像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一般,又嚅噎了一句,“璃爷,您就算是想报仇想发泄,也要对给您造成伤害的母亲发泄才行啊,小少爷和小小姐是无辜的。”

  权简璃转身,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说够了没?说够了就闭嘴!”

  岳勇眨巴着眼睛,却并没有如他所愿,反而越说越勇,“璃爷,就算您骂我打我我也要说,您一直以为自己是受害者,所以就要把心里的痛苦加诸到身边的人身上,这是不对的。您现在生生的拆散了他们母子三人,以后,不光是林小姐会恨您,就连小少爷和小小姐也会恨您的。”

  砰!

  权简璃挥拳打了过来,却被岳勇灵巧的躲闪开来,最后打在了灯柱上,指节处,瞬间沁出丝丝殷红。

  剧烈的疼痛,并没有让他愤怒。

  反而,有种刺激的快感。

  “他们恨我?他们有什么资格恨我!岳勇,你是不是觉得那个女人是受害者?我告诉你,老子才是受害者!当初她是怎么决绝的背叛我,跟着初恋情人远走高飞的,啊?她要带着老子的孩子却叫别的男人爸爸!那个女人就是个叛徒!……我没掐死她就算她走运了……”

  “可是璃爷,其实您也清楚,当初那件事只不过是个巧合。林小姐也解释过了,她当时只想跟孩子们在一起,根本就不会考虑羽晨少爷的。我相信林小姐绝对不是那种不顾伦理的女人,她爱小少爷和小小姐,自然更不可能做出那种被世人所不齿的事来。”

  岳勇说话间,还不忘记不动声色的后退两步,因为害怕璃爷再次挥拳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