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237章 悲伤的离别(4)
  第237章悲伤的离别

  “那林初白呢?林初白又算什么!不过是一个二世祖而已,竟然还口口声声要当我儿子女儿的干爹?”

  权简璃狠啐一口,又重重的挥起一拳,目标却并不是岳勇。

  而是刚才打过的灯柱。

  因为他忽然觉得疼痛,能让那颗麻痹的心,更舒服一些。

  岳勇挑眉,“林初白对林小姐确实很好,而且对小少爷和小小姐也很好……”

  说着,又忽然壮起胆子来,“我倒是觉得林小姐跟林初白在一起会更加幸福……”

  “闭嘴!”

  璃爷怒吼一声,双眼布满血丝,如同疯狂了的狮子。

  又像一头见人就撞的疯牛。

  “所以璃爷,在林小姐彻底被林初白感动之前,您还是尽早想办法把林小姐追回来吧……”

  “追?”璃爷冷哼一声,眼里满是不屑,“老子什么时候追过女人?从来都是女人哭着喊着来求我!”

  “所以璃爷您并不喜欢那种女人不是么?不过……”岳勇偷偷看了他一眼,嘀咕道,“以您在法庭上的所做所为,恐怕去追林小姐,林小姐也不会理您的。”

  “哼,老子死都不会去追女人的!尤其是那个女人,休想!”

  璃爷绝不会低下那高贵的头。

  岳勇撇撇嘴,“不过就算去追也晚了,夫人说林小姐已经决定离开了,这个点……恩,应该已经到了机场了。”

  刺啦。

  璃爷似乎听到了自己心被撕裂的声音。

  黑瞳一缩,嗓音阴沉了几分,“她又想逃到哪去?这次又要跟哪个男人私奔?”

  “是林小姐一个人走!璃爷,其实您对林小姐的误会太深了,连我都相信林小姐的为人,怎么您就不信呢?林小姐在您这里既得不到信任,又得不到爱,自然是死心了……”

  泛着血丝的指节捏得啪啪作响,璃爷脸上阴云密布。

  那个该死的女人,每次只会远远的逃开么?

  可是,为什么他又觉得岳勇的话,句句都刺进了他的心底?

  真的是他误会太深么?

  那天在医院的走廊上,她声泪俱下的说过,当初在飞机上偶遇羽晨,并不知道他逃婚的事。也从来没有想过,要跟羽晨在一起。

  可是,他真的不愿意相信。

  羽晨不是她心口的朱砂痣么?

  既然如此,她又怎么能轻易地放下?

  可是她那双眼睛里的悲凉,却是真实的,狠狠的触动着他的心脏。

  “岳勇,真的是我太固执了么?”

  “璃爷,是您不愿意相信林小姐,只相信自己的判断。可是有时候,亲眼看到的,也不一定就是真的。”岳勇难得的,说出了很有哲理的话。

  看一眼腕表,提醒道,“璃爷,现在赶去机场的话,说不定还能留下林小姐!”

  权简璃眉心紧蹙,额头青筋暴露。

  他不想让那个女人离开,可是,却又无法说服自己先认输。

  “璃爷!再不去就来不及了!那次林小姐走了三个月,这次一走,恐怕……”

  权简璃心里咯噔一下。

  是啊,若是那个女人这一走,便再也不回来了……

  “上车!”

  璃爷当机立断,拉开车门,迅速钻了上去。

  “是璃爷!”

  岳勇面露喜色,璃爷总算是想通了。

  匆匆发动了车子,便向着机场方向驶去。希望林小姐的飞机晚个点什么的,这样或许还来得及。

  许是他太过心急了,一时恍惚间,忽然瞥见一道黑影从路边冲了出来。

  砰!

  嗤!……

  两道刺耳的声音同时响起,刺入耳膜……

  也深深的,刺入了某人的心里,一针见血。

  或许有些错过,是必然……

  伴随着轰隆的巨响,飞机缓缓冲入云端。

  看着窗外那些如棉花糖般雪白的云朵,林墨歌心里,说不清楚是什么滋味。

  原来冲破连绵的阴雨后,便是这般洁白的天地。

  是不是正如她的人生一样,经历过那些背叛和伤害之后,会迎来新的开始?

  她将那些不堪的过往丢弃在了这座城市,也将自己的一双宝贝儿暂时的留在了这里。只身一人逃离。

  不,并不是一人。

  她还有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么?

  只是这一次,她的心,却更加坚强了。

  她要靠着自己,撑起一片天,总有一天,她要回来,兑现与孩子们的诺言,要将两个孩子,抢回来,将属于她的一切,全都抢回来!

  而那个男人,那个曾经给了她整个世界,又将她残忍打入深渊的男人,她无法原谅。

  想要忘记,却发觉并不可能。

  或许这一生,她都将与那个男人纠缠不清。

  可是,她不会害怕了,因为三个孩子,就是她最大的动力。

  忽然间,有漂亮的乘务小姐走了过来,“抱歉打扰了,请问有谁是ab型血?现在有一位伤者失血过多需要紧急治疗……”

  人们顿时骚动起来,窃窃私语,却并没有人站出来。

  乘务小姐脸色略有焦急,又问了几遍。

  林墨歌下意识的抚摸着小腹,黛眉微拧……

  若说最无情的,便是时间了吧。

  不问世间因果,不问对错。

  只是按照自己的速度,滴滴答答的向着走着,从不回头,也从不留恋。

  这一年的冬天,许是几年来,s市最冷的一个冬天。

  而有些人的心,却比气温还要更冷。

  圣诞节那天,羽寒和月儿在圣诞树下许下了愿望,希望圣诞老人能送他们一辆马车,这样,他们就可以去看望妈妈了。

  可是,那一年的圣诞老人似乎失了约……

  若说世界上最纯真最善良的,自然便是孩子们那颗如琉璃般透明的心了。

  哪怕被一次次欺骗,也愿意再次相信。

  第二年的圣诞节,依旧是那颗圣诞树下,两个小家伙并排而站,再次虔诚的许下了愿望。

  只是第二日,依旧没有等到想要的礼物……

  月儿说,以后她不要过圣诞节了,也不相信有圣诞老人了。

  雨寒说,或许是圣诞老人把他们遗忘了吧……

  时光,如过眼烟云般。

  樱花,开了又败。

  有些人,在生命里来了又走,短暂的停留,如同樱花的花期一般,还来不及回味,便已经颓靡一地的凌乱……

  转眼间,又是圣诞将至。

  很少下雪的s市,竟难得的,连下了三天的大雪。

  整个城市银装硕硕,别有氛围。

  青年男女们用自己的方式庆祝着这个浪漫的节日,名流贵族们,也不遑多让,举办了s市规模最高的一场化装舞会。

  这场舞会几乎迎来了整个s市的名流贵族,吸引他们的,除了化装舞会这一奇异点以外,还有一个原因,便是舞会的压抽之作,一颗名为永恒的蓝色钻石。

  据传,这颗钻石与电影泰坦尼克号里沉入海底的那一颗,同样美丽。

  而且,拥有这颗钻石的人,会与相爱的人白头到老,生生世世永不分离,拥有永恒的爱恋。

  最重要的是,这颗钻石在二十几年前,曾经一度在贵圈里引起过不小的轰动。被传为无价之宝,而且他的主人,是一个身份成迷的男子。

  据说这颗钻石是男子要送给心爱女人的礼物,可是不知为何,最后钻石和那名身份神秘的男子忽然销声匿迹,再也没有出现过。

  谁曾想到,二十年后,这颗名为永恒的钻石竟然再次现世。

  装修得极尽奢华的大厅里,灯光璀璨。

  空气中散发着浓郁的酒香,还有,各种名贵香水的味道。

  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中,那些掩藏在面具背后的灵魂放肆的发泄着,扭动着妖娆的身姿,在舞池中尽情放纵。

  这也正是近年来,名流贵族们喜欢举办化装舞会的原因。

  不管平日里是何种模样,是什么身份。

  只要换一套童话中的衣服,戴上面具,便可以将自己当作童话中的主人公般,不用在意别人的目光,做最真实的自己。

  角落里,两个挺拔的身影并肩而坐。

  一位是华丽丽的王子装扮,而另一位,择选择了吸血鬼的霸气斗篷。

  银色面具下,是一张刀削斧刻般的下颚。冷毅的气质和面容,与那身华丽丽的王子装扮,着实不大相配。

  权简璃仰头灌下一杯酒,扯了扯身上的服装,若不是云二少说让他换一换风格,他怎么会穿上这种傻子一般的衣服?

  就好像跟月儿漫画书里的白马王子一般,可是他心里清楚,什么王子,都是骗人的。

  童话中美好的结束,其实,才是生活真正的开始。

  莫易云翘着二郎腿,色迷迷的望着舞池里扭动着身躯的女人们,不时发出几声感叹,“呦呵,那个小明星果然跟我想的一样,够风骚!你看见那小腰没有?啧啧,真够味!……”

  “璃二你快看那个!就是穿着美人鱼裙子的那个妞,就是我白天跟你说过的那个电影明星,我就知道她肯定能火!”

  “为什么?”权简璃随意问了一句。

  莫易云笑的轻佻,“因为她够开放啊!随便找几个导演潜一潜,不就直接上去了?这人呐,就得心思开阔才行!”

  他似乎意有所指。

  权简璃假装不在意,依旧闷头灌酒。

  莫易云看他一眼,继续着自己那套云氏哲理,“你啊,就要向我学习,总不能为了一棵歪脖树就放弃整片森林!喔,当然,我只是打个比喻啊,小墨墨可不是歪脖树,她是粉白的樱花树。”

  权简璃脸色一沉,“再警告你最后一次!别特么在老子面前提那个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