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240章 行为艺术
  第240章行为艺术

  “这可是我精心为你准备的呢……”她笑的越发粲然。

  血红色的酒精,在水晶杯中摇曳,带着梦幻的色调。

  那晃动的水波,如同璃爷的心一般,被她扯的摇摇晃晃,飘飘荡荡,七上八下的。

  “可是怎么只有一杯?”璃爷诧异问道。

  “因为人家要喂你啊……璃少不是最喜欢我喂你了么?”当初在医院的时候,他可是没少使唤她。

  轻佻的语气中,林墨歌纤细的指尖不住在他精壮的胸肌上游走,那丝丝酥麻的电流,让璃爷咬紧了牙关,才能强忍着不被她破功。

  两年来的隐忍,在遇到这个女人时,瞬间便土崩瓦解,就连触碰,都有着别样的魅惑。

  仰头,将杯中的红酒含于口中,然后,紧紧覆盖在他那削薄的唇上。

  甘甜的酒精在唇齿间流淌,带着她的气息,缓缓,滑入喉咙。

  璃爷的心,荡漾了。

  原来酒,还可以这么喝。

  而且,别有滋味。

  甚至,上瘾。

  “璃少,这个圣诞礼物,喜欢么?”轻薄的嗓音在他唇边喷吐,璃爷把头点的跟捣蒜一般,“满意满意……”

  “呵呵……”

  她娇笑着,忽而在他唇角轻轻一点,然后,顺着喉结一路向下游移,如小兔子般调皮的小舌,与那坚实的蜜色肌肉触碰。

  嘶……

  璃爷倒抽了几口冷气,感觉全身都在战栗!

  “小妖精,甜点已经够了……该上……”

  璃爷想说,不要再这么折磨他了,他现在全身的火焰都被点燃了,欲火焚身。

  只想将这小妮子压在身下,狠狠的疼爱!

  林墨歌娇嗔着,“璃少真是急性子呢……那我们……就来正戏好了?……”

  说话间,香舌却继续向下游走,直至那最昂扬挺拔之处……

  “额……嘶……”

  静谧的房间里,只能听到璃爷发出一阵阵暧昧至极的音调,混合着那充满异域风情的特殊香调。

  在她熟稔的挑拨下下,璃爷只觉身体某处的火山已然成形,那滚烫的岩浆在咕咚咕咚的翻滚着,身体越来越热,头脑,愈加晕眩。

  所有的感观都被这小女人调动了起来,犹如冲上云霄一般,飘飘欲仙……

  “璃少,怎么就不行了呢?游戏才刚刚开始呢……”

  耳边,似乎隐隐听到了那小妮子讥笑的话语,却带着朦胧的音调,如同从另一个世界传来一般,遥远,而又陌生。

  璃爷恨不能嘶吼出声,哼,竟然敢说爷不行?

  爷今天要让你哭到求饶,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狠狠的惩罚你,折磨你,让你三天三夜下不了床!

  可是,为什么璃爷的意识越来越涣散呢?

  甚至感觉整个身子都轻飘飘的,唯有身体某处的火焰还在继续燃烧着,烧的璃爷火急火燎。

  然后,轰……

  似乎那条火焰真的爆发了,整个世界,都陷入了一片火红……

  看着已经失去的男人,林墨歌脸上的笑忽而僵硬了下来,眼底,闪过一抹算计的精光。

  暧昧的抚摸着那蜜色诱人的肌肤,妖娆的黑瞳里,满满的报复。

  “权简璃,圣诞快乐!为了今天,我准备了两年之久,你,喜欢么?”

  正如她所说的,游戏,才刚刚开始呢。

  不到最后,谁又知道结果如何?……

  鹅毛大雪,下了整整一夜。

  公园里,枝头都被压弯了些许。

  清晨的阳光穿透云层,洒在耀眼的积雪上,散发着璀璨的晶莹。

  虽然雪还没有扫开,却依旧阻挡不了大爷大妈们跳广场舞的热情。

  在准备好音乐之前,是简单的热身运动。

  还有一些慢跑爱好者们,也毫不懈怠,在冰天雪地中,挥发着自己的热情。

  而今天,这种平静而祥和的清晨,被一个从天而降的怪异男人打破了。

  公园外的路灯上,挂着一具肌肉健壮的裸体“雕塑”。

  那“雕塑”上还落着不少的雪花,洁白耀眼的积雪,与蜜色的肌肤相映成趣,别有一种魅惑之意。

  “雕塑”双手被紧紧绑着,吊在路灯上。

  全身上下不着寸缕,只在腰间,围着一层宝蓝色的薄纱,上面还有一些晶莹的水晶,在阳光的反射下,璀璨夺目。

  风一吹,薄纱便翩翩飞舞,隐隐的,露出下面那让让羞红了脸的壮阔……

  老大爷老大妈们忘记了慢跑,忘记了广场舞。

  渐渐围在了一起,对着那“雕塑”议论纷纷。

  “这人死没死啊?好像没气了啊……”

  “怎么会是人呢?明明就是雕塑好吧,现在好多那个有名的艺术家,做出来的雕塑啊,可逼真了!”

  “真的?我怎么觉得这是个大活人呢?你看看……那地方就跟真的似的……”

  “对了!听我们小孙子说过,现在啊,流行这个,好像叫什么人体艺术的……反正就是年轻人们玩的东西,咱们啊,不懂!”

  “哎,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不懂事啊。那也不能这么冷的天儿整什么艺术吧?这还不得把人给冻坏喽……”

  “你操那个心干嘛?你没看见这么精壮的小伙子么?身体结实着呢……”

  “啧啧,年轻真好啊,想当年我年轻那会,那肌肉比他还结实……”

  议论声中,忽然传来震撼的音乐音。

  几个大妈推推搡搡,“哎走了走了,开始了!你这么大岁数人了,再看也只有眼馋的份儿……”

  被挂在路灯上的“雕塑”,也因着那震耳欲聋的音乐声醒了过来。

  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便被眼前的这些人头吓了一跳。

  只觉得脑袋钝钝的疼,像被钉了一根手指粗细的铁钉一般,痛意直抵神经。

  飕……

  忽然刮过一阵冷风,冻得他一个激灵。

  瑟缩着身子,头上肩膀上的积雪,便扑簌着落下。

  “哎醒了醒了,原来不是雕塑啊!”

  “看来是被人整了,现在的年轻人们啊,玩的也太不靠谱了……”

  风一吹,腰间的薄纱随风飘荡,透心凉啊透心凉。

  嘶……

  璃爷倒抽了好几口冷气,在看到宝蓝色薄纱的时候,猛然间醒悟,特么的,璃爷被耍了!

  “滚开!看什么看!信不信老子把你们眼珠挖出来!?”璃爷双眼通红,如同一头被猎物戏耍过的猎豹般怒吼一声。

  震撼的老大爷大妈们后退了好几步,却依旧没有人离开。

  反而议论的声音更大了,“啧啧,怪不得会被人寻仇,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就是,没礼貌!不懂得尊敬老人!该不会是个傻子吧?真是白瞎了这么一副好身板了……”

  “我再说一遍,都给老子滚!……”

  璃爷一字一句,咬牙切齿。

  幸好,这些老大爷大妈出来晨练,并没有带手机。

  要不然,他脸得丢到全世界去!

  昨天晚上的化妆舞会上,莫易云最终也是抱得美人归,跟一位新人小明星共度春宵。

  不过小明星一大早还要赶去开工,他也只能悻悻然开车滚回自己家。

  等红灯的时候,大老远便瞥见公园外聚集了众多的大爷大妈,而被他们围起来的路灯上,似乎还挂了什么不明物体。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本着凑热闹消遣的莫易云,将车开了过去。

  这一看倒好,脚下一滑,车子险些失了控!

  他没看错吧?被挂在路灯上的不明物体,竟然是一具裸体?

  等等,那个男人怎么好像有些熟悉?

  额……

  那不会是……璃……二少吧?

  停下车匆匆跑了过去,近处一看,没错!还真是权简璃!

  此时的权简璃,正愤怒的跟一群老大爷大妈们打嘴仗,布满血丝的双眼射出两道红光来,似乎要用眼神将面前的这些好事者尽数歼灭!

  “那个……大爷,这是怎么回事啊?”莫易云低头,问身边一位大爷。

  “据说是在搞什么人体艺术,哎,现在的年轻人啊,搞不懂……”老大爷摇摇头,叹息道。“哎小伙子,你是不是认识他啊?”一位大妈转过头来问道。

  莫易云吓的一个哆嗦,摇摇头,“不认识啊,我就是来看看热闹,嘿嘿……”

  说罢,转身便要溜走。

  这么丢人的事,他才不想掺合呢!

  “莫易云!”

  忽然间,一道带着冷刃的嗓音从身后传来,震的莫易云脚步一顿,愁眉苦脸。怎么偏偏就被发现了呢?哎,实在是他长得太过出众,太帅气了。

  就算夹杂在大爷大妈中,也是一道太亮眼的风景啊。

  转过身来时,脸上已经挤出个谄媚的笑,“呦呵璃二少,早啊!今天天气真不错!”

  “不错你个头!快把老子放下来!”璃爷气得牙痒痒,这个混蛋竟然想不管他偷偷溜掉!真是没义气!

  “额……你确定你要下来?”莫易云问了句废话,然后小心翼翼的上前,解开了璃爷手上绑着的薄纱。

  “那个……我就是好奇哈,这一大早的,你吊在这儿干嘛?难道这是最近新流行的游戏?有助于强身健体的那种?还是说……”莫易云忽然贼眉鼠眼的看着他,压低嗓音道,“难道你有什么特殊的癖好?”

  咚!

  话音刚落,头上被璃爷狠狠敲了一记爆栗,疼的龇牙咧嘴。

  “你特么才有特殊癖好!”

  璃爷愤恨的甩下一句,忽而转头瞪着周围看热闹的人们,“还不滚!?信不信老子现在就让你们也体会一下挂在路灯上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