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243章 最好的圣诞礼物(1)
  第243章最好的圣诞礼物

  车厢里,流淌着欢快的气氛。

  而在另一个处狭窄的空间内,却如同冰天雪地一般寒冷。

  权简璃阴沉着面色,紧盯着那辆开走的车子,还有那个女人脸上洋溢的笑脸,指节寸寸紧握。

  猛然发动车子,掉头离去……

  位于城郊的疗养院内。

  青葱的绿植,早已被皑皑白雪覆盖,原本便是浅色的建筑,此时与积雪掩盖在一起,倒是分不出哪里是屋舍,哪里是雪景了。

  只是,静谧的疗养院内,因着这大雪,变得越发寂静。

  走廊里,是一棵持着彩球的圣诞树。

  给这片寂静的空间里,增添了一份小小的绿意与热闹。

  轮椅上,坐着一道纤瘦的身影,此时正被眼前的女人弄的哭笑不得。

  “若雪,你饶了我吧,这样太夸张了……”

  “怎么会夸张呢?圣诞节就是要红红火火的才好啊。”白若雪将一枚红色的蝴蝶结发卡别在她头上,露出雪白的额头来。

  只是,那额头上的肌肤,不,整张脸上的肌肤,都有着难看的烧伤痕迹。

  “可是这样真的……”

  “没关系的蝶儿,这样很漂亮!简璃若是看到,一定会喜欢的。”白若雪执意。

  胡蝶低头一笑,面色有些尴尬,还有些自卑,“真的么若雪?不会很难看么?我担心会吓到简璃。我现在这个样子,还有什么资格花枝招展。”

  白若雪轻轻拍着她的肩膀安慰,“蝶儿,你要摒弃这些想法才行,知道么?在我跟简璃的眼里,你真的很美!”

  “谢谢你若雪,谢谢你能来陪我……原本这么热闹的节日,你一定有很多约会的吧?”胡蝶感激道。

  “咱们本就是好姐妹,再说这些我可要生气了喔……我这不是找你来约会了么?倒是你,若是简璃来了,你可别把我抛下才好呢……”

  “怎么可能呢……简璃他那么忙,一定不会记得了吧。”

  胡蝶有些失落,从早上一直等到现在,也没有看到简璃的影子。

  原本,他是说好了要来陪她过圣诞的啊。

  或许,他是工作太忙忘记了吧。

  反正,现在还不到中午啊。

  而且,她还有白若雪陪着不是么?

  一道身影,忽然出现在两个人的视线里。

  两双目光,同时闪亮起来,如同冒着星子一般。

  “简璃真的来了!若雪,他真的来了!”胡蝶欣喜的拉着白若雪的手。

  在听到这句话之后,白若雪眼中的欣喜,瞬间转化为黯淡。

  是啊,他来这里,是来看蝶儿的。

  而她来这里,是为了看他的。

  两年前,林墨歌走后,她本以为,以后,简璃就是她一个人的了。

  却不料,因差阳错的,那个本以为,早已经离世多年的蝶儿竟然会再次出现。

  从蝶儿出现的那一刻开始,简璃的心里,再也没有了她的位置。

  隔着老远,权简璃便已经感受到了那两道目光,脸色下意识的一僵,脚下却是没有停顿,向着二人走了过去。

  “怎么这么开心?因为圣诞节么?”沙哑低沉的嗓音,轻缓的传入两个女人耳中。

  “是啊,简璃,这是若雪送我的发夹,会不会很难看啊?”胡蝶小声问道。

  权简璃微微一笑,“怎么会,很美。若雪的眼光一向很好。况且,红色很配你。”

  “真的么?太好了!”胡蝶的心情瞬间飞扬起来。

  恋爱中的人儿就是这样,只需要对方的一句夸奖,一个眼神,便能瞬间飞上云端。

  “不过这里太冷了,你的身体还没有恢复,不能长时间吹风的。”权简璃紧蹙着眉头道,然后推动着轮椅,向里面走去。

  “没关系的简璃,里面太闷了。外面天气也很好啊……”自从烧伤过后,胡蝶从未像现在这样,光明正大的见过阳光。

  所以现在,她真的很想长时间坐在阳光下。

  似乎那阳光连同她的心,也能一并拯救。

  “对不起蝶儿,若不是我,你也不会一直坐在轮椅上了……你就能走到外面享受阳光了……”

  “简璃,我从来没有怪过你。而且我身上的伤都是旧伤了,那天的车祸根本就没有伤到我……”

  权简璃神色微凛,记忆瞬间浮现。

  林墨歌离开的那日,他被岳勇骂醒,想要去机场追她。

  不料,岳勇车子开得太快,来不急看清楚周围。

  然后,不幸的撞到了从路边冲出来的人。

  而那个人,恰恰是蝶儿。

  那个时候他才确定了,蝶儿还活着。

  也确定了那日醉酒后他见过的,戴着口罩帽子,落荒而逃的女人,就是活生生的蝶儿没错,并不是他做的梦。

  送到医院后,医生给蝶儿做了全方位的检查,那个时候,他才得知,原来当初那一场火,虽然留下了蝶儿的性命,却毁了她的一生。

  一个如花般年纪的女孩儿,全身竟被覆盖满了烧伤的疤痕。

  就连最精密的整容手术,都没办法复原。

  那一刻,他便明白,此生,他非蝶儿不娶了。他必须用整个余生来照顾她,对她负责……

  那个时候,他从未想过,林墨歌还会回来。

  当时,虽然心里有些遗憾,可是,自己终究如林墨歌所说,给不了她要的婚姻和安定生活。

  而他此生要娶的女子,也已然出现。

  所以,他必须将林墨歌当成一场黄粱梦,彻底的忘记。

  这两年,他也是这样做的。拼尽全力的忘记着她,不让自己在午夜梦回时思念那柔软的身躯。

  不让自己想念那张牙舞爪,或是委屈求全的小脸。

  全心全意的,只照顾蝶儿,弥补这十多年来对她的亏欠。

  如果林墨歌不回来,他的一生,便会就这样平淡而机械的过下去。

  可是,他没有料到,时隔两年,那个女人竟然又杀回来了!

  而且一回来,便给了他重重一击,将他坚持了两年的素养和冷静,瞬间打破。

  心里,或许是有些小庆幸的吧?

  庆幸她真的回来了。

  毕竟当初把两个孩子留在身边,而没有送出国外的初衷,便是想用两个孩子,来充当诱饵,引诱她回来。

  现在,她真的回来了,他却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为什么每次,在他以为自己可以掌控自己,掌控一切的时候,那个意料之外的女人便会出现呢?只要她一出现,他的生活就会一团乱麻,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下一步,会做出什么事来。

  简单来说,就是他自己,都失了控。

  “怎么了简璃?你不开心么?是不是工作太累了?”胡蝶抬头担忧的问道。

  “我没事,不用担心……”他收回心神,柔声道。

  因着两个孩子,恐怕他此生与林墨歌会一直纠缠下去吧?除非,他狠下心来,将两个孩子还给她。

  可是那样,他与她之间,就真的可以两清了么?

  两清?

  他又如何能够做到?……

  走廊外,白若雪脸上的笑,僵在嘴角。

  看着简璃俯身与蝶儿柔声说话的模样,看着他冲着她微笑,宠溺的表情,心,寸寸紧绷。

  为什么蝶儿都变成这个样子了,他还会那么上心?

  却唯独,面对她时,他连笑,也不曾有过。

  就像刚才,从他进来到现在,竟然连看,也不曾看过她一眼!

  整整十年的陪伴,难道在他眼里,就是一文不值么?

  难道一直以来,她在他心里,只是蝶儿的替代品而已?

  可就算是替代品,相处十年,也会有感情了吧?

  哪怕是铁石心肠,也该被融化了一些……

  却偏偏,简璃的心,连软,都不曾软过。

  不,或许他的心软,全都给了蝶儿吧?

  垂在身体两侧的手,渐渐紧握成拳。那双精致漂亮的眸子,也溢满怨毒的目光。

  为何那一场大火不要了蝶儿的命?为何还要让她活下来,抢夺别人的东西?

  这个高大优雅的男人,原本就是她的啊……

  日落时分。

  天色早早的便暗了下来。

  权家老宅,却是热闹缤纷。

  院子里的树木上,挂满了彩色的装饰,整个沉闷的老宅,倒似是鲜活起来一般。

  因为连着两年圣诞,两个小家伙的心情都不怎么好。

  所以今年,吴玉洁特地让佣人多买了些装饰回来,还有很多礼物。

  各种玩具衣服,都放在各种精致的盒子里。

  散落在院子里,有些,还特意的被佣人藏了起来。

  “呦呵!又找到一个!哥哥,再这么下去月儿可就赢了喔?”月儿得意的举着手里刚找到的礼物盒子炫耀着。

  羽寒蹲在地上,认真的堆着雪人儿,这是刚才月儿拜托他给堆的。

  羽寒做事一向很认真,所以堆完雪人前,他不会一心二用。更何况,他对那些礼物丝毫不感兴趣。

  就像月儿说的,最好的礼物,就是妈妈。

  可是,权家的这些人,没有一个能把妈妈送来。

  “那你要努力,把所有的礼物都找出来好了。”羽寒淡淡的说了一句。

  “好啊好啊,都找出来就都是月儿的!”

  小妮子依旧兴奋,还吆喝着贝尔跟她一起找。

  贝尔也难得的见个雪,在雪地里一边撒欢儿一边汪汪的叫着,顺便从某个墙角里扒拉出一个礼物盒子。

  可是,一个人的游戏太过无聊,月儿又是最没有耐心的那一个。

  才找了没一会儿,便已经放弃了。

  大剌剌的往盒子上一躺,看着灰色黯淡的天空发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