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253章 他心头的朱砂痣(2)
  第253章他心头的朱砂痣

  到时候再嫁到权家飞上枝头变凤凰,那他就更得供着了。

  还不等黄灵儿反应过来,白若雪便上前一步,一抬手,啪!狠狠一巴掌打在她脸上。

  “贱人!你老公爱的是我!趁着还没有太难堪,尽早给我滚出这里……”一边说着,一边咬牙切齿,将黄灵儿重重推倒在地,然后,还顺势在她小肚子上用力的踢了一脚。

  疼的黄灵儿龇牙咧嘴。

  “啊!……你个贱人……”

  黄灵儿这句,可是发自内心的。

  她没想到白若雪竟然敢真的对她动手!

  导演也有些看不下去了,赶紧上前阻止,“哎好了好了,大家也休息的差不多了啊,来来,咱们继续拍……”

  一听导演这话,白若雪脸上愤怒的表情一秒变成了歉意,“真是不好意思啊妹妹,是不是用力太大了一些?你还好吧?姐姐也是演的太入戏了……要是弄疼你了,姐姐给你赔个不是!”

  “你放……”

  “灵儿,你手擦破了,我先帮你上药吧。”林墨歌及时冲了上去,打断了黄灵儿将要爆出的粗口。

  跟助理强行把她拉了下去。

  “墨歌!你干嘛拦着我骂她?那个贱人摆明了就是公报私仇!这一脚真是狠!我刚才就应该倒在地上不起来,我讹死她!让她养我一辈子……”

  黄灵儿气愤的说着,眼睛不时瞥着里面,正在跟导演眉目传情的白若雪。

  “哼,真是个浪蹄子,要不是被潜了,导演能这么帮她么?走着瞧!等姑奶奶我出名了,非把今天的屈辱成倍报回来不可!”

  “好了,还不是你挑起来的。”林墨歌无奈的帮她涂着药,“我早就说过了,这个女人的心计不是一般的深,你啊,斗不过她的。你的道行太浅了知道么?她可是毒蝎!会趁着你不注意的时候,就给你下毒的!所以以后跟她一起拍戏的时候要注意一些,知道么?可别再像今天一样,傻乎乎的了,这叫得不偿失……”

  被她唠叨了半天,黄灵儿似乎才意识到自己的错误。

  “抱歉啊墨歌,本来是想让你来看好戏的,没想到竟然变成了这样。”

  “傻丫头,你跟我道什么歉?现在受伤的人可是你!”林墨歌瞪了她一眼。

  黄灵儿没心没肺的一笑,“这点都是小意思啦,在国外拍戏的时候,还有比她更狠的呢!其实我都已经习惯了,拍戏嘛,本来就会受伤啊。以前吊威亚的时候啊,勒得手臂都出了血……”

  听着这丫头讲述着她以前的“光荣史”,林墨歌忽然有些心疼。

  没想到,看似风光的背后,却是别人难以忍受的心酸。

  “那你还拍什么戏啊,好好的回去上班多好!”

  “那可不行,我才不要被我爸妈控制,我的人生,要自己来过!”黄灵儿威风凛凛道。

  经过一场闹剧,最终将开头拍完了。

  因为黄灵儿还要留下来对剧本,所以她只能先行离开。

  不料刚从厂房里出来,便看到一抹浅白色的身影。

  因为还穿着刚才拍戏时的旗袍,上面还有不少的假血渍。

  她目不斜视,径直向着车子走去。

  “林墨歌!我等你很久了。”白若雪上前一步,挡在车前。

  “可是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林墨歌没好气的道。

  她不想跟对方纠缠,不代表对方会放过她。

  白若雪冷哼一声,“林墨歌,你就这点本事么?虽然我不知道你用什么手段找了个有背景的爸爸,还侥幸成了风靡一时的漫画家,可是你的回来就是个错误!你以为现在的简璃还像以前一样那么在乎你么?做梦!”

  那个平日里温婉大气得,如同风中摇曳的百合花一般的女人,此时,却是面目扭曲,不顾形象的怒吼着。

  如同被丈夫抛弃了的黄脸婆一般。

  “你想多了,你当成宝贝的东西,在我这里只不过是碎了一地的玻璃渣!”林墨歌冷嗤一声。

  以前她还曾经同情过白若雪,觉得她跟了权简璃十年,却落得一个被甩的下场,着实有些凄惨。

  可是现在,她却不这么认为了。

  只是觉得,面前这个女人,是个疯子。

  一个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便要毁了整个世界的疯子。

  上流社会她真的不懂。

  或许那些人,都是心理变态的疯子吧。

  就像权简璃一样,他当初就说过,得不到的,宁愿毁了。

  那时候的他,跟现在的白若雪一样。

  怪不得,两人当初会看对眼,因为他们的性格本质根本就是一样啊。

  其实,白若雪的担心,根本只是她自己担心罢了。

  因为自从两年前,权简璃决定将月儿抢走的那个时候开始,林墨歌,就从未想过要原谅他。

  她与他之间仅有的联系,只是因为他是孩子的爸爸,而她,是妈妈。

  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若是说从前她对他还有些奢望,可是从那一刻开始,那奢望早就如烟雾一般消散了。

  只不过这些,她根本没有必要告诉任何人。

  白若雪笑的越发阴险,“林墨歌,别以为你跟我说这些,我就会轻易上了你的当!这只不过是你用的障眼法罢了!我告诉你,有资格站在简璃身边的女人,只有我!”

  “好,那恭喜你。所以,可以让开了么?我开车技术可不好……别一会儿不小心擦伤到你,伤了胳膊少了腿的,那可就没意思了。”

  林墨歌抽了抽嘴角,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

  “林墨歌!我是看你可怜才告诉你的!就算你用尽一切办法,就算你给简璃生了孩子,他也不会爱你的!”

  白若雪忽然间低吼了起来,眼里满是怨毒,“我跟了简璃整整十年,他都不愿意娶我。而你,给他生了两个孩子,依旧逃不过被抛弃的命运,林墨歌,其实我们是同一类人!都是别人的替代品!知道简璃为什么从来不会给你我任何承诺么?因为他的承诺,他的整颗心,早就给了另外一个女人!”

  咯噔!

  林墨歌心底陡然一沉,却并不打算再听下去,反正,那个男人如何,他爱谁,心给了谁,都与她无关不是么?

  不顾白若雪的疯狂,她拉开车门钻进了车里。

  看着挡在车前的女人,真恨不得一脚油门冲上去。

  “让开!”她也是有脾气的,不可能一直在这里听那个疯女人说疯话!

  白若雪非但不让开,反而一步一步向着车子走过来。

  眼底的怨恨之意越来越深,在这种荒郊野岭,废弃的厂房前,看起来着实让人毛骨悚然。

  林墨歌下意识的便发动了车子,准备着一有情况马上就冲出去。

  “呵呵,难道你就不想知道,那个被简璃藏在心底的女人,那个被他深深刻在心头的朱砂痣,是谁么?”

  她这句话,让林墨歌胸口一紧。

  那次,她问过,谁是他心头的朱砂痣。

  可是,他却没说告诉她。

  只是否认了白若雪。

  原来,白若雪竟然知道!

  就在她迟疑的瞬间,白若雪已经走到了车前,冷笑着低吼起来,“那个女人叫胡蝶!是当初简璃在希腊时遇到的女孩子!十三年前一场滔天的大火中,简璃与胡蝶失去了联系,以为她早已葬身火海!所以,他才放弃了那里的荣誉和一切,只身回国,远离了那个伤心之地。那场大火,改变了简璃的命运,也将他的心,他的爱情,他的柔情,彻底的埋葬了。”

  说着,她忽然笑了起来,笑的眼角都出了皱纹,却又令人心寒,“可是你知道么?蝶儿根本就没有死啊!她又出现了!就在两年前的一天晚上!所以,知道为什么,这两年里,简璃从未找过你么?因为他在陪着蝶儿啊……他会娶蝶儿回家,会照顾她生生世世!林墨歌,你知不知道,简璃在蝶儿面前,有多温柔,有多宠溺……”

  她刻薄又悲凉的嗓音,与发动车的声音混杂在一起,一声一声,传进林墨歌耳中。

  在她的心底,狠狠的刺了一刀又一刀。

  胡蝶……

  蝶儿……

  原来,真的有这么一个女人的存在。

  原来,那个被他藏在心里,只肯寄予婚姻的女人,名叫蝶儿啊。

  人如其名,她一定,十分温婉贤淑的吧?

  白若雪似乎已经彻底的癫狂了,“哈哈……你根本就抢不过她的!就算你用再多的心计,也办不到的。蝶儿已经深深的刻在简璃心里了,你跟我,根本都不是蝶儿的对手啊……”

  林墨歌深吸一口气,倒车,然后,一踩油门,堪堪掠过白若雪的身边,与她擦身而过。

  面无表情的丢下一句,“可怜的一直都只有你一个!”

  然后,在白若雪癫狂愤怒的嘶吼声中,车子,扬长而去……

  只是,白若雪没有看到,在车子开过去时,林墨歌倔强的眼角,滑过一抹晶莹的泪痕。

  原来,他所说的一切,都不过是借口罢了。

  他要等的人,要娶的人,从来,都只是那一个。

  哪怕当初,他以为蝶儿已经死了,也不肯再娶别人。

  宁愿负了陪伴他十年的白若雪,宁愿眼睁睁看着安佳倩为他自杀。

  宁愿,生生拆散她和一双宝贝儿也要将她赶走。

  这一切,都是为了那个叫蝶儿的女人啊。

  他把所有的温柔都给了那个女人,所以,才会对其他的女人,无心关怀,也从不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