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254章 隔壁邻居(1)
  第254章隔壁邻居

  这,倒是像极了他的作风。

  要么不爱,要么,爱入骨髓。

  还好,她在两年前,已经清醒了。再不会对他报有任何的奢望。

  可是为何,心会这么痛?

  原来,他心头的朱砂痣,随着时间的推移,并没有慢慢变淡,变成蚊子血。

  而是越来越深,越来越深。

  深入骨血……

  自那日强迫着被白若雪“灌输”了一些消极的思想后,这些天,林墨歌一直躲在家里看电视,安慰自己那颗受伤的心。

  虽然她不想承认,可是,那个蝶儿的存在,还是让她心里很不好受。

  如同纯净的水里进了一滴墨汁,眼里落了沙子一般。

  反正,就是怎么想都觉得膈应!

  原来,她的心胸,也没那么开阔。

  灵儿这些日子没来骚扰,倒让她清静了不少。想来那丫头应该是全心在拍戏吧。

  虽然平时不太靠谱,可是工作起来,倒是挺专心的。

  至于羽寒和月儿,两个小家伙每天晚上都会在睡前偷偷给她打电话报平安,顺便,举报一下权简璃那混蛋的恶行。

  不过,那混蛋最近似乎很少回家,所以月儿能与他碰面的机会并不多。

  因此报告也就少了一些。

  而苏珊也来过几个电话报告小宝宝的日常,还说正在加紧筹备回国的事。

  一想到小宝宝就要回来了,林墨歌那颗破碎的心,才稍稍愈合了一些。

  而那对那家的装修,在两天前,总算是消停了下来。

  然后,又用了整整两天的时间,搬进去各种华丽丽的家具。

  早上出门买菜的时候林墨歌曾经“有幸”目睹过那些家具的真容,之所以被她形容为华丽丽,说明那些家具确实很奢华。

  那高档的皮质和木材,一看就是价格不菲。

  她忍不住咂舌,看来对门倒是个注重生活细节的人。

  可是从另一方面来说,也叫吹毛求疵!

  想必,又是个难缠的家伙,她暗自祈祷,最好不要打扰到她才好。

  不过说来也怪,自从搬家以后,她遇到的邻居都这么奇葩。

  之前的林初白,就是一个奇葩中的奇葩。

  而现在这个,呵呵,恐怕也不是什么良善之辈。

  因为自己一个人,所以也没有胃口。

  简单的只了点东西,便早早钻进被窝里了。想象着三个宝贝儿都在怀里的模样,不知不觉中睡了过去。

  不知道什么时候,砰砰砰!

  突然传来沉闷的敲门声。

  将她从睡梦中惊醒。

  在被子里挣扎了几下,再次沉睡过去。

  许是哪个醉鬼敲错了门吧?并没有谁说过今天晚上会来找她啊。

  而且,知道她住在这里的人,也没几个。

  所以,不想理会那烦人的声音,继续闷头睡觉。

  砰砰砰!!

  敲门声还在继续。

  似乎非常有耐心一般。

  她干脆用枕头蒙住了脑袋。

  砰砰砰!!!

  一声重似一声。

  “啊!……”

  林墨歌怒吼一声,连眼睛都没有睁开,便怒气冲冲的出去开门。

  “到底是谁啊!大半夜的来敲门,烦不烦?你不睡觉别人还要睡呢!!”

  “我没来你睡什么睡?”

  随着她开门的声音,一道沙哑的嗓音飘了进来,震得她微微一愣。

  下一秒,便看到一抹颀长高大的身影懒散的靠在门边,并且,还喷薄着一般浓重的酒气。

  “该死!开门这么晚!”他似乎有些不悦,低声咒骂了一句。

  林墨歌怒火中烧,“你有病吧?大半夜的来敲别人家门,竟然还嫌开的晚?嫌晚你特么怎么不破门而入啊……”

  额……

  话一说出口她就后悔了。

  这厮还真可能会破门而入的。

  “恩……我有病,你有药么?”

  他戏谑道,却因为喝了太多酒,舌头都有些捋不直了。

  一开口,臭烘烘的酒气便扑鼻而来,呛得她觉都醒了。

  此时才看清楚,这个男人竟然狼狈至此!

  身上那套得体的限量版西装外套,可怜兮兮的被他丢在地上。

  浅蓝色的衬衫上,也洒了不少的红酒。变得皱皱巴巴。

  领口处早已被他扯开,隐隐露出里面蜜色的胸肌,配着那懒散的凤眸,着实令人心动。

  可是,她才不会被男色所诱惑!

  因为当初早就被林初白那家伙给锻炼出来了!

  正欲关门继续回去睡觉,却不料他身子一晃,向前跌跌撞撞的走了一步,好巧不巧的挡在了门框与门之间。

  嘴角一扬,笑的越发邪魅,“我要吃药……”

  “药你个大头鬼!我看你是疯了!”

  林墨歌冷哼一声,便要将他推出去。

  不料他却忽然伸出修长的手臂来,砰!

  抵在了门上。

  “恩……我就是疯了……”

  他竟然还难得的承认了!

  可是,下一秒,趁着她愣神的瞬间,竟然一侧身子挤了进来!大掌还顺势要扶上她的肩头。

  林墨歌下意识的就是一个躲闪,砰!

  他被闪了一下,脚下一乱,踢倒了门边放着的小仙人掌花盆。

  林墨歌是躲开了,可是,也被他闯了进来。

  “这什么东西!敢挡璃爷的路!?”

  他微眯着眼睛,不满的嘟囔了几句,抬脚想要踢那花盆报仇,却模模糊糊的,如何也踢不准。

  “够了!别在这里装疯卖傻了!给我滚出去!”

  林墨歌愤怒的拉着他的手臂,想要将他推出去。

  她可没有时间在这里跟他耗!

  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她住在这里,也不知道他为何要在大半夜闯到她家来。可是,可以确定的是,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

  “就不!我就不走!”权简璃力气本来就大,用力一扯,就把她扯进了怀里。

  喷吐着酒气,笑的傻呵呵,“走了就……就……看不到你了……”

  他巨大的身子都架在她身上,本就没有站稳,林墨歌一挣扎,两个人搂在一起的身子,重重向下倒去。

  咚!

  是他膝盖与地面撞击的声音。

  在她的头将要与地板来个亲密接触的一刹那,他忽然把膝盖一弯,减缓了落下的速度。

  也避免了让她撞晕。

  可是,他沉得的身子依旧分毫不差的压在了她身上,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感觉五脏六腑都要被压出来了。

  这厮哪是来耍酒疯的,分明就是来折磨她,顺便要她命的!

  咬牙想要将他推开,他的身子却一动不动,像是睡着了一般。

  许久,才动了动,然后,撑起一些来,给她腾出一些空间喘气。

  “滚开!你个疯子!……”她费力的想要挣扎出来,却被他压的一动也动不了。

  “疯子?你才是疯子!”他微醺的眸底闪烁着愤怒的火光,“当初竟然想偷偷背着我把两个孩子都带走?还让我的孩子叫别的男人干爹!大雪天的剥光老子衣服吊在路灯上供人观赏,还拍了那么多可耻的裸照!甚至还画了那种漫画来侮辱璃爷我的人格!你特么才是疯子!”

  一个醉到不醒人事的男人,竟然还能在愤怒之下,说出这么有条理这么多话来,倒是一件奇怪的事。

  林墨歌怒从心中起,“那是你活该!谁让你把月儿从我身边抢走的?我只有月儿一个人了,你凭什么还要生生分开我们!孩子们叫林初白干爹怎么了,他就是对我好对孩子们好!跟你比起来,他好的太多了!”

  砰!

  璃爷重重的捶在了地板上,布满胡茬的脸上,写满了憔悴。

  “不许你再提别的男人!走了一个初恋情人,又来一个林初白是么?混账!老子不许!”

  一声怒吼,霸道而粗鲁。

  可是,根本震慑不住此时的林墨歌。

  她平日里是窝囊了一些,可是愤怒起来,好歹也是一头暴怒的小狮子。

  尤其,一说到羽晨和林初白,她的火气算是彻底被他激了起来。

  熊熊燃烧成了冲天大火。

  “你管我有几个男人!我乐意!你不是都有了你的朱砂痣了么,凭什么还来管我?”

  这些天来,她一直在告诉自己,权简璃爱谁,心底有谁,要跟谁在一起,都与她无关。

  可是,宽慰的话,却丝毫起不到作用。

  因为她是真的很介意。

  而那种介意,在他蛮不讲理的此时,被彻底的激发了出来,无限扩大。

  “权简璃你别太过分了!凭什么我心里的朱砂痣就要忘记,你的朱砂痣,你的蝶儿就要永远的记着,小心的藏着?你的蝶儿不是回来了么?你怎么不去看她啊,跑到我这里做什么!想发酒疯去她面前发啊,她那么爱你,一定不会嫌弃的!……说不定还会趁着你喝醉的时候酒后乱个性什么的,这不是你最擅长的么?”

  她指的,自然是当初他喝醉了睡在白若雪床上的事。

  那张白若雪传给她的床照,就是个赤裸裸的威胁与炫耀。

  “起来,给我起来!”

  她再也没有耐心,不断的挣扎着,一双粉拳在他胸口狠狠的捶打着,“要耍酒疯跟你的蝶儿耍去!少来骚扰别人!”

  他一动不动,任由她捶打着,闷声不吭。

  眼底,闪过一丝忧郁,“你不是别人……你是……我的女人!”

  说话间,便低垂了头要吻她。

  浓重的酒气,让她慌乱的别过脸躲避。

  “你真恶心!你的女人是蝶儿!少来这里惺惺作态!”

  或许,正应了那句,爱的越深,恨的便也越深。

  她口口声声离不开蝶儿,只不过是因为太在意了。

  原来,她也是眼里揉不得沙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