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256章 隔壁邻居(3)
  第256章隔壁邻居

  将门打开一条缝向外看去。

  却见某人依旧趴在地上,睡的那叫一个舒服,跟睡着几十平米的大床一般。

  而岳勇则傻呵呵的站在一边守着,跟个门神似的。

  她忍不住扶额,岳勇光长了一副好身板,忘记带脑子了么?

  怎么跟灵儿那丫头一个德行啊?

  无奈叹息一声,“喂,你怎么不叫醒他啊?不怕在地上睡的时间久了中了风?改天再变得眼斜鼻子歪的……啧啧,那可就有意思了……”

  “可是……”岳勇为难的挠挠头,或许璃爷就是愿意睡在林小姐家门口呢,他要是把璃爷吵醒了,璃爷冲他发火可怎么办?

  林墨歌似乎是猜到他心里所想,鄙视的摇摇头,走了出去。

  狠狠一脚,就踹在了那厮的屁股上,别说,感觉还挺好。

  恩,怎么说呢,弹性十足!

  “喂,醒醒!再睡就真成尸体了啊……”林墨歌不耐烦道。

  地上的某死尸一动不动。

  林墨歌一撇嘴,咚咚!

  又是两脚踹在他屁股上。

  “你丫真把自己当门神呢?要死也死别处去啊,死我家门前,我可赔不起!”

  岳勇小心肝一颤,得亏是林小姐。

  放在别人身上,谁敢这么踹璃爷啊?

  就跟踹死狗一样。

  而且这话说的,她不是咒璃爷呢么?

  可是,连璃爷都惹不起的女人,他更惹不起。

  所以,干脆把脸一扭,假装看不到!

  “恩……咳咳!……”

  权简璃终于有了些意识,艰难的挪动着身体,在地上像虫子一样的蠕动了几下。

  “嘿醒了!”林墨歌欣喜道,利落的划开相机,“来来,抬头,看这里……对,很好……”

  岳勇听着声音不太对,刚一回头。

  咔嚓咔嚓几声响。

  林墨歌心里咯噔一下,不好!忘记把音量关了!不过算了,反正他们也不知道她在做什么。

  看着手机上那几张最新的照片,林墨歌满意的点点头。

  胡子拉茬的模样,再加上一脸憔悴,还有那满头不堪入目的头发……

  恩,这下子小宝宝肯定更喜欢了!

  璃爷也被那清脆的咔嚓声响醒了,在岳勇的搀扶下,从地面上爬了起来。

  然后扶着墙站住,脑袋疼的要命,像是要裂开一般。

  “你刚才在做什么?……嘶……”他数落的话还没有说完,忽然扯动了后脑勺,疼的龇牙咧嘴。

  看了岳勇一眼,岳勇马上心领神会,靠近过去一看,嘶……

  倒抽一口冷气!

  “璃爷……您……您后脑勺上长刺了!”岳勇憨憨的说道。

  “放屁!爷这是脑袋又不是仙人掌!”璃爷恶狠狠瞪了他一眼,可是说话一用力,再次牵动了痛处。

  “可是璃爷,真的是……很多刺……额!好像还真是仙人掌刺……”

  咕咚!

  林墨歌忍不住吞了口口水,一阵阵心虚。

  要是让这厮知道昨天是她拿花盆打了他,还给他扎了一头刺,恐怕得把她给灭了吧?

  趁着还没有被发现以前,三十六计,走为上!

  转身,便要溜回房间。

  “是不是你干的?这就是新的陷害方式?”从身后,传来一道冰冷至极的嗓音。

  他说新的陷害方式,旧的,当然就是那天已经用过的,先将他下药灌醉,然后再吊在路灯上了。

  林墨歌脚步一顿,沉着脸回过头来,“权简璃你搞清楚!是你耍酒疯赖在我家门口装尸体,现在竟然还诬陷我陷害你?你别太不……要……脸……”

  当然,最后几个字,是用口语说出来的。

  饶是如此,璃爷的脸色也瞬间阴沉下来。

  看看四周,再看看被他踩在脚下的外套,还有那只丢在一边的名贵的皮鞋。脸色那叫一个难看。

  “我怎么会在这里?”

  他紧皱着眉头,却丝毫想不起昨天晚上做了什么。

  只记得,在酒吧被莫易云那小子又灌输了一大通歪理,后来……

  “岳勇,我是怎么来到这儿的?”

  他把目标,转向了岳勇。

  岳勇老实巴交站在一边,“璃爷,您不记得了?昨天我送您到这里,您说自己认识门,不让我上来……”

  听岳勇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有这么一回事。

  他似乎隐隐能想起来,自己吩咐过岳勇送他到这儿。

  可是,“那我为什么会睡在楼道?”

  “额……”岳勇迟疑了一番。

  林小姐说璃爷可能有什么特殊的癖好,这话,他可不敢说出口。

  “你自己爱睡哪睡哪,关别人什么事?指不定是你的新爱好呢。反正路灯也吊过了,睡个楼道也不是什么大事……”林墨歌阴阳怪气道。

  岳勇松了口气,没想到林小姐还真敢说出口啊。不过,吊路灯是怎么回事?他怎么不知道?

  “林墨歌!!!”

  他凛着黑脸,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

  “叫什么叫!我的名字也是你这个醉鬼叫的?神经!”林墨歌鄙夷的蔑视他一眼,抓住门把手便要关门。

  却不料他一个箭步冲了过来,死死抵住门,漆黑的眸子里似要喷出火来,“是不是你害我睡楼道的?我头上的伤是不是你打的!?”

  林墨歌翻了个白眼,“大哥,你有病吧?我跟你很熟么?你想在哪睡我能控制得了?再说了,你自己头上的伤自己都不知道怎么碰的,我怎么会知道!说不定是在哪撞的。没准还是路上的人看你不爽,使劲儿敲的!”

  “我不信!”他一字一句道。

  然后,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忽然一个侧身挤了进去。

  “你有病啊?你这叫私闯民宅知不知道!你这是犯法!再不出去我可要报警了……”

  林墨歌的抗议却并没有效果,岳勇站在门外,看着璃爷那狼狈至极的模样,心里暗自称奇。

  这恐怕是璃爷这么多年来,最狼狈的一次了吧?

  向来有严重洁癖的璃爷,竟然能允许自己身上这么脏!而且似乎直到现在,他都没有发现!这实在是令人诧异。

  林墨歌生怕他发现什么,小心翼翼的向前移动了几步,挡住了身后的花盆。

  她的小动作,却被璃爷抓了个正着,剑眉一挑,将她往身边一扯。

  那个被放在玄关处角落里,可怜巴巴,只剩半边完好的小仙人掌球,孤零零的放在那里。与其他几盆花显得格格不入。

  “该死的女人!还敢说不是你么?恩?”

  权简璃脸上覆盖上一层冰霜,伸手拿起那只花盆来。

  果然,上面失去刺的那半边,跟他头上的伤口刚好吻合!

  “你还想怎么狡辩!?啊?”

  刚一发怒,伤口处又被扯得疼了起来,他真怀疑那些仙人掌刺会不会钻到脑袋里,在他脑子里蹿来蹿去!

  这么一想,璃爷只觉得身上哪哪都不舒服。

  林墨歌手指绞在一起,却又不想认输。干脆一抬头,怒目圆睁,迎上了他那双阴翳的黑瞳。

  “这是你自找的!我只不过是赶走一个大半夜跑来砸我家门,发酒疯的疯子罢了!我这叫正当防卫!听清楚了么?正当防卫!觉得不爽你就去告我啊,反正你最喜欢这一套了不是么?”

  权简璃脸色一沉,她该不会还在因为当年他将她告上法庭,抢走月儿的事生气吧?

  不待他反驳,林墨歌冲着岳勇冷冰冰扔了一句,“还站着干什么?把你家的大型垃圾拖出去啊!难道还要让我再扔一次不成?”

  额……

  岳勇偷偷擦了把冷汗。

  权简璃恨的咬牙切齿,这女人竟然把他当成大型垃圾!?

  “林墨歌!你说话最好客气一点!现在,你的安身立命之地都掌握在我的手上!”

  “呸!就你?你以为你是谁?天皇老子不成?”林墨歌嗤之以鼻。

  权简璃削薄的唇一扬,虽然脸上写满了疲惫,可仍旧能魅惑众生,好看得令人发指!

  “我是你的新房东!”

  咯噔!

  林墨歌心掉落在地上的声音,幸好,还没碎。

  什么叫他是她的新房东?难道……

  “没错,现在整个小区都是爷的产业了……所以,你若是不想被我赶出去,就老老实实,客客气气的!”他笑的肆意张狂。

  林墨歌心里倒抽一口冷气,这厮是钱多烧的吧?

  没事干买这么一个小区做什么?

  而且,就算是想给她难堪,也不至于把整个小区都买下来吧?买这一套房就可以了啊。

  啧啧,果然,人傻钱多。

  “哼,休想!老娘还不稀罕住你的房子!天底下的房子多了去了,有本事你把整个s市的房全买下来啊!”林墨歌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你放心,老娘明天就搬走!谁住你这破房子,晦气!”

  “有本事你现在走!”他得理不让人。

  “好,等着!”林墨歌也不甘示弱,撸起袖子便要收拾东西。

  看着这二人吵的精彩,岳勇只觉得一阵阵无奈。

  林小姐离开的这两年多,璃爷整天跟行尸走肉一般的活着。

  他心底,是最期待林小姐回来的。

  可是,现在林小姐刚回来没几天,璃爷又开始作了!

  不过,有一点变化倒是真的,现在的璃爷,又变回那个会笑会生气会嫉妒的真实的人了。只不过,情绪有点失控的节奏。

  看着她来来回回的拿行李箱,整理衣服。

  权简璃斜倚在门上看着她,阴阳怪气吐出一句,“现在要走可以,押金一分钱都不会退你,多交的房租当然也不会退!”

  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