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259章 独一无二的玫瑰(2)
  第259章独一无二的玫瑰

  “这可是我们专业的设计大师特别为了情人节而设计的,象征着绽放到极致的玫瑰。若是穿上这条裙子出现在您男朋友面前,我想他一定会十分惊喜的!”

  店员小姐站在她身后亲切的说着,林墨歌微微笑着,却并不为所动。

  漂亮是很漂亮,寓意也很好。

  可是,并不适合她。

  尤其,是价格。

  正打算要进更衣室换下的时候,忽然从外面进来一道挺拔的身影。

  不,是两道。

  其中一道,被某人那高大的身影遮挡住了。

  “哇,好美啊!简璃你快看!那条裙子可真漂亮……就像玫瑰一样……”

  柔软的嗓音,却带着一丝干燥的嘶哑,听起来,让人有些不舒服。

  而声音,是从坐在轮椅上的女孩口中发出来的。

  林墨歌刚好从镜子里,看到了那个女孩儿的模样。

  戴着粉色的绒绒帽子,穿着白色的羽绒服。脸上,还戴着严实的口罩。

  只是,因为店里光线太明亮了,所以,她能清楚的看到,女孩儿脸上露出来的肌肤,布满难看的疤痕。

  她目光一滞,还来不及善良一把,忽然被一道轻薄的嗓音震住了。

  “你喜欢么?”

  简单的四个字,却极尽温柔。

  那种语调整,是她从未听过的。

  温柔到,如同换了一个人一般。

  可是,映在镜子里那道身影,那张冰冷的脸,那双漆黑不带一丝感情的眸子,却告诉她,这个人,确实就是权简璃没错!

  而且,他这种表情和态度,摆明了就是在告诉她,现在,他另有要事!他不想让那个女孩儿觉得,她与他认识!

  权简璃看向镜子里的人儿,只淡淡一眼,便迅速移开了目光。

  俯身,看着坐在轮椅上的女孩儿,满脸宠溺,“你喜欢我们就买了。”

  “可以么简璃?你对我真好……”那个坐在轮椅上的女孩儿,冲他撒娇道。

  听在林墨歌心里,格外刺耳。

  瞎子都能看出来,这两个人的关系,绝非一般。

  只是,她并没有太难受,也没有往其他的地方想。

  下意识地认为,这个女孩儿或许,是他的某个亲人罢了。

  “先生小姐,这条裙子是我们专业设计师特别为了情人节而设计的,而且刚才这位小姐很聪明,设计师设计裙子的时候,确实是以玫瑰为寓意的,象征着惊艳而刻骨铭心的爱情……”

  店员小姐站在一边再次笑着解释。

  坐在轮椅上的女孩儿拉了拉权简璃的手,“简璃,好美的寓意啊……刻骨铭心的爱情……”

  “是啊小姐,看您和先生如此恩爱,正与我们这条裙子的设计理念相符合……不过……”店员小姐说着,看了一眼林墨歌,“这条裙子只此一件,因为工艺太过繁琐,所以便只做了一件……”

  她的意思,不言而喻。

  反正东西只有一个,至于你们谁要,就跟我没关系了。

  权简璃眉头微微一挑,目光落在镜子里那抹纤瘦的身影上。

  眼底,似是闪过一丝惊艳。

  不过,那神情一闪而过,或许连他自己,都没有发觉。

  “恩,这么美的裙子,做一件也是理所应当的。毕竟,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拥有刻骨铭心的爱情的,你说是不是简璃?”

  坐在轮椅上的女孩儿又说道,目光,一直流连在那条裙子上。

  林墨歌心里冷笑,刻骨铭心的爱情么?这种问题你问权简璃,不是等于白问?

  那个连爱都不知道是什么的男人,哪里懂得爱情!

  在他心里,只有兽欲和下流的想法!

  却不料……

  那男人忽然俯身,温柔的摸了摸她的头,用涂了蜜一般的语调道,“恩。蝶儿,你喜欢我们就直接买下了。”

  蝶儿!……

  刹那间,林墨歌脸色煞白!

  他唤她蝶儿!

  那个坐在轮椅上的女孩儿,就是蝶儿!

  “林墨歌,其实我们是同一类人!都是别人的替代品!知道简璃为什么从来不会给你我任何承诺么?因为他的承诺,他的整颗心,早就给了另外一个女人!”

  “知道为什么,这两年里,简璃从未找过你么?因为他在陪着蝶儿啊……他会娶蝶儿回家,会照顾她生生世世!林墨歌,你知不知道,简璃在蝶儿面前,有多温柔,有多宠溺……”

  那日在拍摄场地时,白若雪在她面前嘶吼着的那些话,忽然间,充斥着她的耳膜和神经。

  一遍,又不遍的在她脑海中回荡。

  怪不得,就连一向注重表面的白若雪,都可以那样不顾形象的在她面前怒吼。

  那个一向装的事不关己,高高在上的女人,都会如此嫉妒。

  果真是没错啊!

  她以前,从未相信过白若雪的话,也从未当过真!

  或许,只是心里稍稍难过了一阵子,可是这些天,已经愈合了。

  却不料,今天,竟然真的遇到了那个只听说过的,名为蝶儿的女人!

  透过镜子,看着她坐在轮椅上的虚弱模样,看着那女孩儿脸上狰狞的疤痕。

  林墨歌忽然间,便明白了。

  白若雪的话,又一次在她耳边回荡。

  “你根本就抢不过她的!就算你用再多的心计,也办不到的。蝶儿已经深深的刻在简璃心里了,你跟我,根本都不是蝶儿的对手啊……”

  原来,白若雪所说的抢不过,根本就不是指蝶儿有多美,有多温柔!

  而是因为,她是个残疾人。

  是个连脸上,都布满了狰狞疤痕的患者!

  能从那样一场大火里逃生,又怎么能全身而退呢?

  她早该想到的不是么?

  可是,她却从未意识过,原来权简璃爱的,竟然会是这样一个丑陋而残缺的女人!

  不,应该是说,这个女人丑陋残缺至此,权简璃都能如此爱她。那么,这个女人在权简璃的心里,一定刻得很深吧?

  深到,可以完全不在意她的外表。

  哪怕,那些疤痕狰狞到无法直视。

  她总算是懂了,为何那日,白若雪会哭得如此癫狂。

  如果是同样的竞争对手,或许,白若雪根本就不会怕,也不会认输!

  可是,面对的,是一个如此可怜的人儿。

  谁,又能争得下去呢?

  刻骨铭心的爱情?

  呵呵……

  说的没错啊。

  能不在意丑陋的外表,依旧对过去的情人如此宠溺关爱的,能够在失去消息十几年后,再次相遇,并且,生活在一起,恩爱如初的。

  当然,足够刻骨铭心了。

  爱情是么?

  原来,这个铁石心肠的男人,这个如冰山一般的男人,真的懂爱情?

  他在她面前装的傻,他宁愿与她分手也不愿意说爱她的原因,原来,如此可笑……

  只不过,是为了另一个女人,一个,叫蝶儿的女人啊……

  只是几秒的时间里,林墨歌思绪百转千回。

  心,碎了一地。

  碎的彻底。

  忽然间发现,原来自己,这么可笑。

  原来她无论如何努力,无论做什么,都比不过一个丑陋而又有残疾的女人……

  这种感觉,除了撕心裂肺,还有什么?

  她站在那里,忽然如同纤薄的纸张一般,摇摇欲坠。

  身上惊艳的红色裙子,衬托的她脸色越发惨白。

  坐在轮椅上的女孩儿冲着权简璃一笑,然后目光,又落在了林墨歌身上,有些遗憾的说道,“可是这位小姐已经先买上了……”

  “还没有喔!这位小姐只是试穿!”店员小姐忽然插嘴道,“小姐,您觉得这条裙子合适么?您要不要买呢?”

  虽然是礼貌的话语,可是听在林墨歌耳中,却觉得她带着一种浓浓的不屑。

  “既然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裙子,自然不是什么人都能穿的了。小姐,这条裙子与你并不搭……”

  冰冷淡漠的嗓音,冷不丁飘过来。

  震得林墨歌指尖一颤!

  呵呵,他这话,是说她根本就不配拥有刻骨铭心的爱情么?

  若是他不说这话,或许,她还会心软。

  可是现在,没门!

  那个蝶儿残疾又如何?丑陋又如何?可怜又如何?

  那样的她,都能得到权简璃的爱!

  她扯扯嘴角,笑的凄然倔强。“这位先生和小姐刻!骨!铭!心!的爱情,真是让人感动……可是,既然您二位已经如此相爱了,也就不需要这种没有意义的东西来衬托了吧?”

  刻骨铭心四个字,她说的咬牙切齿!

  几乎,生生将牙齿咬碎!

  权简璃眸色一沉,他没想到,这女人竟然敢对他冷嘲热讽!

  “可是,蝶儿喜欢的东西,我一定要买给她。所以有没有意义,不用小姐你来评判!”

  他的语调越发生冷,如同冰刃一般,将她那颗鲜血淋漓的心,一刀一刀剐下去……

  提着裙摆的双手,早已不知何时,紧紧攥在了一起。

  指甲狠狠的嵌进了手心,渗出一丝丝殷红的血丝。

  可是,她却丝毫感觉不到痛。

  “可是不好意思,这条裙子,我要了。”她都不知道自己是为可,说出了这样的话。

  或许,在知道那个坐在轮椅上的可怜女孩儿,就是权简璃心底一直藏着的那个女人,是他心头的那一抹朱砂痣时,她,便开始嫉妒了。

  又或许,是她听到他那无情又冷漠的话语时,有了反逆心理,想要争口气罢了。

  再或许,是她疯了。

  跟白若雪一样,彻底的疯了……

  气氛一时变得尴尬起来。

  店员小姐怕闹出事来,赶紧道,“先生小姐,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