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260章 独一无二的玫瑰(3)
  第260章独一无二的玫瑰

  “这条裙子既然这位小姐已经要了,那请您再看看我们店里其他的款式吧……”

  胡蝶眸颜微沉,似是遗憾万分,眼里,闪烁着点点泪痕。“算了,我只是喜欢这一条。既然这位小姐已经买了,那我们就走吧。”

  她嘴上说着要走,可目光,却像是黏在林墨歌身上一般,移也移不开。

  那委屈的模样,真是让人心疼。

  就连林墨歌,也险些心软了。

  那双楚楚动人的眸子,想来当初,一定是个绝色美人儿吧?怪不得,权简璃都能将她刻在心里这么多年……

  可是,一句阴寒的话,却让她骤然打消了放弃的念头。

  “我出双倍价,裙子我要了!”

  店员小姐欣喜不已,看着林墨歌左右为难。

  虽然双倍价格是很高,可是,再怎么说她开门做生意,总不能见钱眼开啊。

  林墨歌冷嗤一声,“这位先生还真是钱多烧的啊。”

  转身看着店员小姐道,“难道这么大的品牌,也是看钱卖货么?”

  “这倒不是……”店员小姐支支吾吾,事到如今,她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三倍!”权简璃忽然开口,“我出三倍价格!一份是买衣服的,一份是给你的补偿,另一份……”他看了店员小姐一眼,“是你的小费。”

  这下子,店员小姐眼里直冒星星!

  这么大手笔的客人,她可从来都没有遇到过啊!

  林墨歌心里却是阵阵刀绞,他竟然愿意花三倍的价格为了那个女人买一条裙子!

  只是因为那个女人说喜欢!

  呵呵……

  他曾经说过,只要她肯乖乖待在他身边做他的女人,他可以给她最大的宠爱。无论她要什么,他都可以买来送她。

  当初,她不屑的拒绝了。

  所以,现在,终于是见识到了,原来权简璃所谓的宠一个女人,便是如此。

  只要是这个女人看上的,想要的,他会不计一切的买来。

  只不过,对她,他只是说说而已。

  对这个叫蝶儿的女人,却是真心实意,发自内心的。

  可是,为什么她会觉得这么恶心?胃里有些抽搐,疼的她额头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

  一咬牙,“不好意思,我也看上了这条裙子的独一无二,向来世间的孤品,都是有缘者得之。既然我有幸能先选择,自然是不会放弃的。”

  权简璃脸色一沉,“这位小姐,这里有这么多可选择的衣服,你何必一定要执着于这一件?”

  他的嗓音已经低沉到了极致,摆明了,是在强压着怒火。

  林墨歌丝毫不让步,“是啊,这里有这么多可选择的衣服,你们又何必如此执着?既然这位小姐已经有了您这么宠她的爱!人,又何苦要跟我争这件衣服?”

  她注定是抢不过蝶儿的不是么?

  其实她想说,蝶儿已经有了你了不是么?

  可是,我只能拥有这条裙子而已……

  但是,这样的话,她说不出口。

  她不愿意在这个狠心的男人面前,在这样一对恩恩爱爱的情人面前,露出她的狼狈。

  正如她所说,有些东西,是独一无二的。

  而她口中的那件东西,除了指这条裙子,也指了权简璃。

  他只有一个,而她,注定得不到……

  所以,就算是为了争一口气,也想要守住这条裙子。虽然连她自己也不明白,何苦要跟一个残疾人争。

  “简璃!算了!既然这位小姐喜欢,我们就去看看其他的吧……走吧简璃……”

  坐在轮椅上的人儿,泪水点点,那叫一个可怜和委屈。

  似乎真是林墨歌抢了她心爱的东西一般。

  “没关系,你喜欢的我一定会帮你买到的。”他说的格外笃定。

  “好了简璃,我真的没关系的……我饿了呢,我们去吃东西好不好?”说这话的时候,胡蝶的嗓音越发沙哑了,还带着淡淡的哽咽。

  那模样,就是一只被抢走了一切的柔弱的小羔羊。

  而林墨歌,便是一头吃人的灰狼!

  权简璃狠狠的瞪了林墨歌一眼,俯身温柔一笑,“好,那我们就去吃东西……”

  说罢,再也不看林墨歌一眼,推着那委屈的人儿离去。

  门关上的一瞬间,林墨歌忽然有种虚脱的感觉。

  她到底,是为了什么?

  争这么一条裙子,有意思么?

  店员无限惋惜的看着门外离开的两道身影,却又不敢怪罪林墨歌,只得嗓音僵硬道,“小姐,您是刷卡还是现金?”

  “刷卡!”林墨歌心里微微抽搐了几下,现在,才终于感觉到肉疼了。

  “不好意思啊,我的包被朋友拿走了,等下她从洗手间出来结账可以么?”

  “喔,可以……”店员小姐强装着笑脸应了一声。

  毕竟这个女人害她损失了一大笔钱,就算是想要笑,也笑不出来。

  林墨歌却根本无暇顾忌店员小姐的态度,她现在,全身冰凉,如同没了知觉一般。

  胸口处,空荡荡的,却又痛到刺骨。

  她没有想到,权简璃爱的,原来会是那样一个残疾人。

  想想这些日子以来,她在心里所做的那些挣扎和纠结,她便觉得可笑。

  看一眼二楼的方向,灵儿那丫头怎么还不下来?

  若是争了这么半天,最后被店员小姐以为她不买的话,也太过丢人了。

  无奈,只得先进更衣室去,将身上的裙子脱下来。

  看来买回家以后,只能挂在衣柜里看着了,恩,精神食粮的那种。

  刚拉开拉链,砰!

  更衣室的门就这样被蛮力撞开,一道人影兀然闯入,将本就不大的更衣室,挤了个满满当当!

  林墨歌双眸怒睁,“你要干什么?给我滚出去!”

  “怎么,现在认识我了?”他黑瞳一暗,语气并不怎么友好。

  林墨歌心里咯噔一下,忽然有了不好的预感,张口便喊人,“店员!有人……”

  他的唇不由分说覆盖上来,将她余下的话生生吞噬。

  她抬脚,狠狠在他脚上踩下去,却被他轻易地躲开。

  然后,轻松的放开她的唇,笑得猖狂又欠揍,“有些伎俩,一次就够了。我从来不会在同一个地方摔倒两次!”

  林墨歌气的咬牙切齿,这混蛋竟然还记着两年前在法院时她踩他那一脚!

  果真,是个小肚鸡肠的男人!

  “给我滚出去!”她再次怒吼。

  这个男人不是已经走了么?还回来做什么?只是为了羞辱她么?

  他剑眉一挑,修长的指节拂过她雪白细腻的颈部,然后,缓缓向下游移。“你这么大声音,就不怕被外面的人听到?反正我是无所谓。你若是不怕她们误会,尽可以叫人过来。”

  他这一句话,便将她定义成了会跟男人在更衣室里苟且的女人!

  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想要躲闪开他的指尖。

  却无奈,更衣室里根本就无处可逃。

  她把心一横,便想从他身侧挤出去。

  却不料,被他长臂一勾,整个人,便被捞进他怀里,紧紧桎梏着。

  “人渣,放开!别用你那脏手碰我!”一想到他刚才摸其他女人头的样子,她胃里就一阵阵抽搐。

  他却不为所动,嘴角依旧微微扬着,温热的大掌在她背上游移轻薄。

  她为了躲避,只得不住的挣扎,却忘记了,拉链早已经被她拉开。

  哗啦……

  裙子忽然间滑落在地上。

  瞬间,他的大掌紧紧贴在她冰凉的肌肤上!

  嘶……

  林墨歌忍不住打了个冷颤,汗毛直立。

  她全身上下,只穿着一套白色的单薄内衣。此时,早已完全暴露在他闪烁着某种欲望的目光之下!

  权简璃只觉下腹一紧,该死!

  久没有碰过女人的他,对这个该死的女人,依旧这么敏感!

  啪!

  林墨歌抬手就是一巴掌,打了他一个猝不及防。

  然后,迅速拿过之前脱下来的大衣遮挡。

  却不料,在她转身之际,纤细的腰肢被他往怀里一搂,脚下顿时腾空。

  一只大手紧紧的桎梏着她的身体,另一手,在胸前那处饱满前,用力的揉捏。

  削薄的唇,再次紧紧覆盖而上……

  “滚……呜……”

  她张嘴想要咬他,却被他趁机侵入,灵活的大舌,在她的小口中肆意流窜,轻易的汲取着只属于她的甘甜。

  呼吸越来越急促,一双大掌也越发滚烫!她能明显的感觉到,他下身某处的坚硬,狠狠抵着她的小腹!

  在他的蛮力和索取之下,她竟然没有一丝反抗的余地!

  她的指尖在他窄劲的腰上狠狠掐了进去,他却依旧不为所动,吻得越发动情!

  不得不承认,他对这个女人的身体的迷恋程度,已经达到了连自己都无法控制的地步!

  他明知道自己来这里的目的,可就是不愿意也不想放开她!就想这样一直吻下去,将这个女人按倒在身下,狠狠的贯穿!

  若是以往,或许,林墨歌的理智早已被他剥夺侵蚀。

  可是现在,却不会了。

  自从她亲眼看到他对蝶儿的宠爱以后,堵在胸口那一团火气,依旧旺盛!

  似乎是积聚了全身的力气,狠狠一抬腿,“恩……”

  权简璃只觉死一般的痛将在席卷,从喉咙间发出一声闷哼,高大的身子,蜷缩着蹲在了地上。

  “你……该死的女人!你……你想让老子……断子绝孙么?”

  他咬牙切齿,字字泣血!

  “怎么,难道你还想跟你的蝶儿再生一窝崽子出来?”她也是气的不轻,这厮真当她好惹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