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262章 绝色在怀(1)
  第262章绝色在怀

  冲着林墨歌和林初白呵呵一笑,“小墨墨,表哥,这是我们公司的新组合,怎么样,底子不错吧?……”

  额……

  怪不得,一个比一个水灵,一个比一个阳光呢。

  敢情都是小明星啊。

  林墨歌傻乎乎的咧嘴一笑,“恩,不错不错……”

  说着,便要伸手去捏她身边坐着那个年轻男子的脸。

  却不料被林初白握住了手腕,“表妹!你又把墨墨带坏了!”

  温润的嗓音从耳边传来,林墨歌微微一愣。

  转头,刚好迎上了林初白那张妖孽般的脸,然后,抽出手来摸了上去,“呦呵,这张脸儿更白呢……又白又滑……”

  她冰凉的指尖在他脸上抚摸着,林初白心底,忽然产生了另一种特别的情愫。

  “让我好好看看……恩……这张脸长的真漂亮!这么漂亮,一定是女孩子……”

  她捧着林初白的脸,眨巴着眼睛,死死盯着。

  口水都快要流下来了。

  不得不承认,林初白是她见过最妖孽最漂亮的男子了。

  就算这几个小明星都比不过。

  不过,人家胜在年轻啊!

  “墨墨,你是不是喝醉了?我先送你回家吧……”林初白一脸担忧道。

  他还从来没见过林墨歌喝醉的模样呢。

  “才不要!美色在怀,傻子才要回去!”林墨歌粗狂的抱着他的脸,看的那叫一个认真。

  “哈哈,是啊是啊,有美男在怀,今天姐姐要痛快的疯一天!”黄灵儿也兴奋起来。

  林初白有些犹豫,若是以前的他,早就玩的比黄灵儿还疯了。

  可是这两年来,他一心刻苦学习,将以前的风气改了不少。可以说,是浪子回头金不换……

  额……应该是憋了很久了。

  在跟灵儿拉扯了一阵后,哗啦。

  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脆弱堡垒,哗啦啦倒了。

  他做了二十几年的二世祖,花花公子。

  怎么可能只用两年时间就变了性子?都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他又不是神,今天又见到了很久没见过面的小墨墨,忽然间放松下来,自然便被引入了局。

  “来来,喝一杯!表哥表哥,记不记得咱们以前那个游戏怎么玩来着?”黄灵儿忽然在桌子上摆起瓶子来,一边问着林初白。

  林初白顿时来了精神,“笨,不是这样的!看哥来!”

  说罢,利落的将大大小小的杯子摞成了金字塔形状,然后,神气活现的打开一瓶洋酒,在众人的注目下,华丽丽的倒了下去。

  那一瞬间,金字塔如同活过来一般,在灯光的照映下,美轮美奂!

  “哇!果然是宝刀未老!啊不对……英雄出少年……额……好像也不对……”黄灵儿由衷的感叹了一句,本来想夸夸他的,可是如何都想不起一个合适的词来。

  最后只得带领着一众小鲜肉们各种尖叫。

  “哇偶!……好帅!”

  “真的哎,原来还能这么玩啊!”

  “这一招太炫了!以后我们也可以学习一下!……”

  几个小鲜肉们一脸崇拜的看着林初白。

  那模样,恨不得扑上去咬上他几口。

  黄灵儿趾高气昂,那模样说不出来有多自豪。

  林初白被几个小鲜肉这么一夸,瞬间飘飘然起来。

  一个长相漂亮又帅气的男人,能迷倒女人是很正常的事,可若是连男人也迷倒了,那才叫真本事。

  现在的林初白,就是这么有成就感。

  至于林墨歌,早就被这漂亮又绚烂的场景震撼到了。

  心里各种后悔啊。

  她活到现在,都已经是三个孩子的妈了。

  却连这种游戏都没有玩过!

  实在是太亏了,太亏了啊!

  凭什么别的年轻人们就能整日花天酒地的潇洒放荡,凭什么她就要整日守在家里?

  为了三个孩子操心倒罢了,可她偏偏还要被权简璃那个混蛋找晦气!

  她今天顿悟了!

  以后,她也要这么疯狂的玩!

  她要重新找回自己没有活过的人生,从现在开始,把每一天每一秒都活得精彩!

  “好了,接下来,才是重头戏!”林初白一脸神秘道。

  众人的目光一瞬间又集中在他的身上,只见他眉眼一挑,笑的越发妖魅。

  伸出修长的手指,轻轻那么一推。

  砰砰砰砰……

  一阵悦耳的声音响起。

  那被高高立起来的金字塔,第一层落入第二层,第二层落入第三层……

  眨眼间,高高的金字塔便只剩下八杯!

  刚好是他们八个人!

  而每个杯子里,都一层一层的套着很多小杯,不同颜色的酒精混合在一起,颜色越发漂亮!

  “哇!太赞了!”

  “好帅!你就是我的偶像!……”

  “大神,请收我为徒!……”

  几个小鲜肉这下子,是彻底被他征服了。

  黄灵儿顿时吃了醋,“喂喂,这可是我表哥!亲表哥!你们想要拜他为师得先过姐姐这关,懂么?伺候好了姐姐,什么都没问题!……”

  “来灵儿姐,我敬您一杯!……”

  有反应快的,马上拿起一杯颜色复杂的酒,塞进黄灵儿手中。

  黄灵儿笑的那叫一个灿烂,“乖啦,姐姐看好你喔!……”

  接下来,便是人手一杯,林初白称之为白少酒!

  因为是他白少特制的。

  然后,“今天让我们玩个嗨!……”

  “吼!……”

  酒精杯碰撞的声音过后,众人一个不落,仰头灌了下去。

  辛辣,刺激,却又带着一丝丝苦涩。过后,似乎又有一丝甘甜和酸涩。

  林墨歌闭着眼睛品味了很久,才忽然点头,“恩,好奇妙啊!初白,你不做牛郎真是屈才了!……”

  “额……为什么是牛郎?这种时候不应该说是酒保么?”黄灵儿忽然插嘴问道。

  “嘿嘿……”林墨歌那双“咸猪手”又开始在林初白比婴儿还要细滑的脸蛋儿上抚摸,笑的那叫一个贼兮兮,“因为他长得太妖孽了啊!肯定能迷倒一众富婆!……要是不做牛郎,不是太可惜了么?”

  “哈哈!……小墨墨,你太有才了!”

  黄灵儿笑的那叫一个欢脱,小墨墨竟然说出了她一直以来的心声啊。

  林初白一头黑线,闷头,又灌了一杯酒。

  什么叫不做牛郎屈才了?

  有他这么帅的牛郎么?

  忽然恬着脸凑了过去,在她耳朵边上吹风,“小墨墨,你都说我不做牛郎屈才了,那就从了我被。没事,我不觉得亏!……”

  “呸!”林墨歌翻了个白眼,“太熟了……我不忍心下手啊……”

  “没关系,闭着眼睛就不熟了……”林初白依旧不死心。

  他看上的女人,就没有得不到的!

  闯荡江湖二十几年的白少,自然深谙女性的思维。

  而且,装在他脑子里那些浪漫的表白技巧,可是要甩看书学来的岳勇几十条街!

  “哦吼……小墨墨,你就从了我表哥吧……我表哥对你可是钟情得很呢……长得这么漂亮的男人,可是打着灯笼都不好找了喔……”黄灵儿也开始起哄。

  因为她从来没见过表哥对一个女人如此长情。

  所以,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只是因为小墨墨心里一直都有权简璃那个混蛋,而且还有三个孩子。所以黄灵儿才没有太费心撮合。

  现在酒精上脑,她自己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从了他……从了他!”

  几个小鲜肉也开始起哄。

  林初白笑的那叫一个春风得意。

  长臂将林墨歌往怀里一勾,“少数服从多数知不知道?你就服从民意好了……”

  林墨歌早已经喝上了头,此刻只是傻呵呵笑着。

  眼前那张如桃花精一般妖魅的脸,着实让人心动……

  气氛,在撮合她二人的过程中,越来越火热……

  “来来,姐姐亲口喂你喝!……”

  黄灵儿忽然坐在一位小鲜肉腿上,然后仰头喝下一口酒,往小鲜肉嘴里一送……

  “哇!……”

  众人皆在喝彩!

  不得不说,林初白那一杯白少酒,后劲不是一般的大!

  这几个人能撑到现在,已经算是强者中的强者了!

  林墨歌迷迷糊糊间才发现,沙发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倒下了两个人。

  睡得天昏地暗,哪里还有一点偶像包袱?

  “哈哈!睡着了……哈哈!”林墨歌指着一个睡相奇特的笑起来。

  “好蠢的样子……”林初白忽然又来了劲,“小墨墨,给你看个好玩的!”

  “什么什么?我要看!”林墨歌激动的拍手。

  就见林初白拿起一杯酒来走过去,哗啦啦……

  倒进了那个睡相奇特的小鲜肉口中……

  “哇哈哈,好有趣!……”

  林墨歌笑得前仰后合,林初白得意地冲她抛着眉眼。

  “师傅!请教我们刚才那一招……”

  两个被黄灵儿忽略了的小鲜肉,抓住时机围在了林初白左右两侧,一口一个师傅,叫得那叫一个亲热。

  林初白被夸的越发飘然,想着可以在小墨墨面前炫耀一下了,便手把手的教了起来。

  不料,那两个小鲜肉太笨了,其实,是太醉了。

  总是没有办法成功。

  不过那些酒,却被他们消灭了个干干净净……

  舞池上的红男绿女们,依旧在挥霍着多余的荷尔蒙。

  而角落里某一处卡座上,一群人喝的昏话连连……

  沙发上,早已经倒了一片。

  还勉强能坐着的,只有四个人。

  两男两女。

  黄灵儿坐在一个小鲜肉腿上,紧紧的搂着他的脖子,姿势那叫一个暧昧。

  “味道怎么样?小家伙,姐姐好喜欢你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