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263章 绝色在怀(2)
  第263章绝色在怀

  “什么姐姐妹妹的?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妞!……”那小鲜肉醉得,恐怕连亲妈都不认识了。

  一手搂着黄灵儿,那叫一个爷们儿!

  而对面坐着的两个人,正是林墨歌和林初白。

  林初白还靠着沙发坐着,仰头灌酒。

  酒这东西说来也怪,喝着喝着,便成了下意识的举动。

  “初白,你别……喝了……”林墨歌躺在林初白的腿上,迷迷糊糊间劝道。

  “嘿嘿,可我的手一直……一直让我喝……”林初白无奈的伸手左手,打了右手几下。

  这手怎么就这么不听话呢?

  明明就是他的手,却不听他的指挥。

  “哈哈,好笨!剁了算了!……”

  林墨歌说干就干,想要坐起身来,却发现整个世界都是天旋地转的,根本就不知道怎么是躺着,怎么是坐着。

  所以干脆便放弃了。

  不过,她却看到了倒在桌子上的空酒瓶,还以为是斧子之类的。

  伸手抓了过来,冲着林初白的手腕就打了下去。

  咚!

  一声沉闷的声音响起。

  “小墨墨……你……”林初白只觉后脑勺一痛,眼前一黑……

  一头,栽了下去。

  最后出现在他视线里的,是小墨墨那红润的樱唇……

  “嘿嘿……我帮你剁了!……呜……”

  林墨歌的话还未说完,便感觉一个巨大的黑影由天而降。

  然后,两片软软的,滚烫的唇瓣,覆盖了下来,带着浓烈的酒味,还有,一种陌生而熟悉的,桃花香……

  “醒醒!小墨墨!……”

  “喂喂……”

  半梦半醒间,林墨歌被人晕得眼晕。

  睁开眼睛,入眼,却是一张大的脸孔,吓了她一跳。

  然后,那张脸孔忽然离得远了些,她这才看清楚,“灵儿?干嘛吵醒人家……”

  “走!……我们去……睡觉!”

  黄灵儿拉着她起来,林墨歌踉跄了几下站起来,似乎感觉有什么重物被她推到地上了。

  可是,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她现在只想找个地方好好睡一觉。

  “恩,睡觉……走啊!”她催促道。

  耳边的音乐声依旧,吵得她有些不舒服。

  怎么不是在家么?

  睁大眼睛看了一眼四周,艾玛,怎么还是在酒吧?

  “拜拜……我要……要回家!”她摆摆手,迈开腿便要离开。

  却是摇摇晃晃,怎么也站不稳。

  “嘿嘿……一起,一起!”黄灵儿拉过身边的那个小鲜肉来,脸蛋儿在小鲜肉脸上蹭了蹭,“我们一起去!跟帅哥一起……”

  “好啊!我也要。”

  林墨歌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只是觉得,她很想找个小鲜肉抱一抱,恩,只是抱着睡觉。

  她不想自己一个人睡,太冷清了。

  “好啊。那咱俩平分!这儿有这……么多,随便挑!”

  黄灵儿霸气的指了一下四周,几个人歪歪扭扭的躺着,有两个还醒着,冲着她一个劲的抛媚眼。

  她看了半天,只觉那几个人在晃啊晃的。

  随手一指,恩,就是他了!

  “好啊!小样,起来跟姐姐走,让姐姐今天晚上好好临幸你们一番……”黄灵儿拉起一个小鲜肉来,推到林墨歌身边,然后,又扯起一个来,再推过去。

  一眨眼,林墨歌就左拥右抱,一边架着一个。

  黄灵儿似乎有些不太满意,把躺在沙发上地上的几个人,挨个踹了一遍。

  可是,没有一个醒来的。

  一个个都睡的跟死猪似的,根本一动不动。

  黄灵儿大手一挥,“走!他们不走咱们去……是不是啊……亲爱的?”

  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改了称呼。

  就这样,五个人晃晃悠悠出了酒吧,也懒得管其余的人如何了。

  大概,应该,会睡得很好吧?

  出了酒吧,夜里的冷风一吹,酒意顿时上了头。

  脑袋倒是清醒了不少,可是,却越发晕的厉害了。

  那种感觉怎么说呢,就好像站在云端上一般,明明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清楚的知道身边的人在干什么。可是呢,就是跟平时的自己不大一样。

  一群人在酒吧里疯玩了好几个小时,现在一出来,感觉耳朵里都嗡嗡作响。

  “怎么还有……这~么多人?”林墨歌一手架着一个小鲜肉,另一手指着路过的行人说道。

  这条街上,本就是s市最火的娱乐街。虽然不比莫易云跟楚寻风家酒吧所在的那条街那么奢华,可是这里,却集中了更多的年轻人。

  所以,就算是在这么晚的时间里,街道上依旧人来人往,热闹的很。

  “哈哈,傻了吧……这里可是,额……”黄灵儿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自己要说什么,最后简单粗暴总结一句,“美好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林墨歌傻呵呵的看着一个行人的背影,忽然就激动起来,“灵儿灵儿!快看,权简璃那个……那个混蛋!”

  “哪里?”

  黄灵儿焦急的顺着她指的方向看过去,然后撇撇嘴,“那才不是!小墨墨,你是不是喝醉了眼花啊?还是你想那个混蛋了……”

  “怎么……怎么可能?我……我才不会想他!”林墨歌赌气说道,可是,心里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好痛。

  “呜呜……灵儿,我这里好痛啊……”

  “哪里?来……我给你揉揉……你不要再想那个混蛋了,表哥多好啊。你以后……就跟表哥好了!这事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黄灵儿这个时候,还惦记着帮林初白说话。

  “表哥?表哥是谁啊?”林墨歌觉得这个词好熟悉啊,可就是想不起来是谁。

  只是,那个背影真的好像某个人,好像好像。

  为什么,她忽然有些想他?

  不对,想他做什么?

  “呜呜……那个混蛋!我恨他!我要把那个王八蛋,混蛋,大变态给先煎后炸!”

  “没错!再剁碎了喂狗……”黄灵儿接茬。

  “恩,喂狗!那个死男人,没良心的该死的男人……”林墨歌嘀咕了一句。

  黄灵儿马上又接了下句,“还有禽兽不如的老男人啊,老男人……”

  三个小鲜肉醉眼朦胧的走着,听着这两个女人的谈话,总觉得一阵阵脊背发寒啊。

  她们说的混蛋大变态什么的,到底是谁?

  匆匆而过的行人,看着这五个搂抱在一起,肩膀架着肩膀,手挽着腰肢的醉鬼,不由得指指点点起来。

  毕竟,三个小鲜肉可是刚出道的新人,而黄灵儿,是新回国的国际巨星。

  颜值都是出类拔萃的。

  就算再普通不过的林墨歌,那张娇俏的脸蛋儿,也是女人们最羡慕的类型。

  这样的一行人走在一起,自然会引来不少的目光。

  “看……看什么看!等爷火了,你们……就能天天看了!”紧搂着黄灵儿的那个小鲜肉,冲着看过来的行人吼了一句。

  路人被吓了一跳,生怕招惹到他们,便匆匆闪到了一边。

  林墨歌冲着他竖了个大拇指,“就是,看……看什么看!那是老娘的东西!你个重度残疾,凭什么抢?你……你抢上了……穿得上么?”

  她还在嫉恨着白天被胡蝶抢走裙子的事。

  如果当时不是那个女人说裙子好看的话,权简璃那混蛋也就不会从她身上把裙子扒下来了。

  她也就不会这么伤心了。

  “呜呜……禽兽!人渣!竟然抢我的东西……呜呜”林墨歌哭的那叫一个涕泪俱下。

  引得黄灵儿也忽然眼泪泛滥,“哇……她也抢我的……”

  黄灵儿想起的,是多年前的往事了。

  她被抢走的,是一个人,一个没良心的老男人。

  可就是那么个老男人,却让她的心伤了个彻底,以至于这么多年过去了,依旧没有愈合。

  “都是混蛋!竟然……让岳勇监视我……他……他却出来泡妞……”哪怕是醉了,林墨歌也依旧咬牙切齿,“灵儿,他……他心头的朱砂痣,不是我啊……”

  “那我呢小墨墨……我是不是他的朱砂痣啊?他会不会……偶尔想起我?”

  这么多年过去了,黄灵儿总会在午夜梦回时,泪流满面。

  没错,就是她这样一个热情又开朗的女孩儿,心底,依旧有一片累累的伤痕。

  越是想要忘记的时候,偏偏又被提及。

  原本她也看多了心灵鸡汤,以为时间久了,那处伤口就会淡化,就会渐渐地愈合,消失不见。

  可是啊,直到自己经历了才明白。

  有些伤口,是永恒的。

  哪怕到了世界末日,到了时间的尽头,依旧存在。

  好不了,除不掉……

  是不是,那个伤口,才是真正的朱砂痣?

  是不是所有的朱砂痣,所有刻在心底的念念不忘……都是一段残忍而侵入骨血的伤痛?

  “呜呜……”

  “哇哇……”

  两个醉酒的女孩儿,大晚上的,跟三个帅气的男人在一起,还哭成这副模样,恐怕任谁看了,都会往其他的地方想的吧?

  说不定还会以为,她们两个是不是被欺负了。

  可是,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其实,她俩才是欺负人的那个……

  “喂喂,别哭了……再哭天都要亮了!”黄灵儿眼泪来得快,去的更快。

  爷们儿的抹一把眼泪,“找个地方睡觉觉去!夜还很长呢……”

  “睡觉觉?好啊好啊。”林墨歌马上也开怀起来,举双手赞同。

  不过,看着左右两边几乎已经处于梦游状态的小鲜肉,忽然撇撇嘴大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