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267章 绝色在怀(6)
  第267章绝色在怀

  修长的指节,将领带狠狠扯开,丢在一旁。

  每次,他强迫这个女人求他,说要的时候,这个女人只会闭紧嘴巴,咬紧牙关。

  可是现在,却口口声声的跟他要。

  若是不给,岂不显得璃爷太过小气?

  偏偏,璃爷就是个十~分大气的人,所以,当然会满足她的愿望喽。

  “大叔!……”她干脆撒起娇来,却不知道,一个平时从来都不会撒娇,甚至十分倔强的女人,忽然撒起娇来,有多迷人!

  他眉头一挑,笑的邪魅张狂,“还要?”

  “恩恩!”她重重点头,眼里露出欣喜的表情来。

  刚才的游戏真的好有趣,所以,她还想玩。

  却根本就不知道,她所说的还要,和权简璃所说的还要,根本就不是一回事。

  在她欣喜的表情中,权简璃修长的指节,一颗一颗,将衬衫上的纽扣解开,露出蜜色精壮的肌肉来。

  林墨歌眼里忽然冒出无数星星,哇,她今天见了好多美好的肉体啊……

  等等,好多?

  这是什么意思?

  可是,还不及她细想,便被眼前的绝色吸引住了。

  此时的权简璃已经利落的将自己剥了个光洁溜溜,浑身上下一丝不挂,就那样大剌剌的站在她面前,宛如大卫一般。

  当然,某处与大卫的可不是相同尺寸。

  滴答。

  是她口水滴落在手背上的声音。

  “脏死了!”他低低咕哝了一句,眼底,却并没有任何的嫌弃之意。

  然后,他慢慢的俯身下来,向着她一点一点靠近……

  “是不是想要?”他再次问了一句。

  她却傻乎乎的愣着,好像在想什么一般。

  他滚烫的唇下要覆盖上去……

  呼啦!

  林墨歌一咕噜身子,钻进了被子里,将自己蒙了个严严实实!

  “救命啊,大变态出现了……大变态要吃人啦……”

  闷声闷气的呼喊声,从被子里传来,气得璃爷直吐血。

  这该死的女人,花样还真是多!

  可是,他现在却并不是生气的时候,强压下心头的怒火,温柔的拍着被子,低声道,“乖,我不是大变态喔,我是好人!”

  说出这句话以后,璃爷自己都觉得,自己就是个十足的变态!

  竟然在一个女人醉酒的情况下用糖衣炮弹哄她!

  说话间,他已经躺在了她身边,缓缓的钻进了被子里一些……

  “好人?才不是……你是大叔……”她将被子掀开一些,钻出一个小脑袋来。

  权简璃认真的想了许久,这才道,“那就是大叔好了,跟大叔一起玩有糖吃喔……”

  “糖?什么糖?”她像个小女孩儿一般,一双眼睛顿时闪亮起来,似是有溢彩流光!

  “棒棒糖!”他嘴角一扬,想了个很形象的说法。

  可是,说完以后,又在心里暗自鄙视了自己一把。

  这招把戏,怎么看怎么像诱拐小孩儿的。

  可是啊,璃爷说的棒棒糖,可不是人贩子的那种棒棒糖喔。

  不过,是不是真正的棒棒糖不要紧,只要这个女人感兴趣就可以了。

  果然,这招对她很管用,非常管用。

  “哪里哪里?”她笑的没心没肺,根本就把刚才的所有事情都忘记了。

  “就在这里啊!不过……”他眉眼一挑,“你得乖乖把衣服脱了才有糖吃喔……”

  她眨巴着眼睛,似乎在判断要不要听他的。

  而权简璃可是会抓住每一个机会的人。所以,就在她犹豫不决的时候,修长的指节,已经在剥落着她的衣服了。

  她扭捏着身子,径自从宽松的大毛衣里滑了出来。

  全身上下,便只剩下一套淡粉色的内衣了。

  当然,这套是很正常的那种,并不像刚才给那两个小鲜肉穿的那么诱惑。

  权简璃轻易地,将她内衣的搭扣解开,将内衣拿在手里,又迟疑了。

  这女人的内衣一向都是中规中矩的,为什么给那两个男人穿的两件,却那么性感?

  嘶……

  该不会,那是别的男人送她的吧?

  还是说,她早有准备,准备再带别的男人回来过夜时穿!?

  一想至此,嫉妒的火焰再次将他席卷。

  忽然间一改方才的温柔深情,泛白的指尖,捏住她尖尖的下颚,“你是不是带其他男人回来过!?”

  “痛……”她撅着嘴巴,黑亮如宝石般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可怜,“呜呜……大叔欺负人……大叔好凶!”

  额……

  权简璃彻底没辙了。

  她现在醉成这个模样,就算是他想要生气都生不出来了。

  而且,跟一个不省人事的女人计较,璃爷可不是那么小心眼的人。

  不过,他心里依旧有个小小的疙瘩,这两年里,这个女人,是不是真的有过其他的男人?

  因为自从她回来以后,就变得跟以前不一样了。

  比以前更加主动,更加魅惑!

  若是说以前只是清纯,如不染一丝尘埃的清泉一般,可是如今,那清泉里,却发射出了璀璨的流光,如同彩虹一般。

  只是稍稍一看,便迷乱了人眼。

  看着她那如同小绵阳一般的可怜眼神,他哪里还发得起怒来?

  眼神瞬间一变,宠溺的在她额头亲吻下去,“乖,只要你以后不乱来,乖乖听话,我自然不会凶你……”

  其实,璃爷还想说,只要好乖乖留在他身边,他自然,不会再为难她。

  甚至,还会将她宠上天。

  可是,这个女人清醒的时候,却石头还要倔强,让她低头认错,比登天还难!

  她委屈的伏在他怀里,蠕动着的小身子,光洁的小身子,与他肌肤轻轻摩擦,轰!

  将他体内的火瞬间点燃!

  那整整压抑了两年之久,从未发泄过的火!

  她离开的两年多时间里,他身边,不是没有女人。

  可是,无论什么样的女人,无论是谁,他都没有一点兴趣!

  甚至,还被莫易云那个混蛋取笑为丧失了某些功能。

  就连他自己,也一度以为自己是出了什么问题。

  可是,那个沉寂的死火山,却在见到这个女人的一刻,轰!爆发了。

  只有她,才能点燃他心中的渴望与火焰,只消看一眼,便能轻易勾起天雷地火!

  也只有与她在一起时,才算是真正的……男欢女爱吧?

  却不知道,所谓的男欢女受,到底是褒义词,还是贬义词……

  连他自己都诧异,为何与她的身体,会如此契合?似乎连同两个人的灵魂,都能在那一刻,成为一体……

  只是,他分不清楚这种感情,到底算是什么。

  是爱么?

  他却不愿意给她婚姻。

  是不爱么?

  他却不愿意放她走,甚至连她跟其他的男人在一起,他内心也会燃起妒忌的火焰。

  或许,他就是个矛盾体吧……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他注定了,对她身体,上了瘾……

  化妆舞会那一晚,他以为,终于可以将这两年来的积压发泄,却不料最后,却被她戏弄,根本就还没有做什么,就被迷晕过去了。

  所以,他今天,绝对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不,应该说,今天,他们二人的位置调反过来了,醉的那个是她,而清醒的,是他。

  “我们来玩个游戏好不好?”他难得的有耐心道。

  “好啊好啊……什么游戏?”她再次兴奋,真不知道,她怎么这么有精神。

  明明权简璃喝醉了以后只知道睡觉而已,睡的昏天暗地,连被扔到楼道都不知道。

  可她却能从酒吧闹到街上,再从街上闹回到家里。

  现在,又闹到床上,依旧活力十足。

  其实他不知道,林墨歌只是闷得太久了,借着这个机会发泄一下罢了。

  与他的发泄一样。

  不过,她发泄的是愤怒和委屈,而他,则是兽欲。

  “一个,很有意思的游戏……”

  沙哑有磁性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如同带着蛊惑一般,让她下意识的点头。

  然后,他一边温柔的安抚着,“放松,不要紧张……”

  一边,不动声色的分开她修长的双腿,然后,缓缓滑入……

  “啊!……好痛!……”她惊呼出声,愤怒的拍打着他的手臂,“我不要玩了,不玩了……”

  “你不是要棒棒糖么?”他温柔的哄骗道,“这就是啊……”

  说话间,已经抓了她的小手,向着某处探去……

  “骗子!才不是!这才不是棒棒糖……”她愤怒极了,一双大眼睛睁得大大的,因为她意识到自己上当了!

  “骗子!大骗子……呜呜……大叔是个骗子,没有棒棒糖……”小嘴一瘪,那叫一个委屈伤心。

  活脱脱一个被街头无赖大叔骗走了零花钱的小姑娘。

  权简璃不管不顾,律动着。

  “痛!大骗子是坏人……坏人!”

  她拼命的挣扎着,却被他紧紧桎梏。

  打不过,就挠,就咬。

  反正,所有能用上的,全用上了。

  她就是跟坏人势不两立!

  “乖,很快就不痛了……”他再次“行骗”。

  “我才不相信骗子呢……放开我!”她怒吼一声,挣扎中,从床上柜子上抓起一个杯子来,狠狠的砸了下去!

  一下,两下,三下……

  砰砰砰!

  咚咚咚!

  头上,手臂上,胸口处……

  她紧闭着眼睛不管不顾的砸着,疯也似的挣扎,“滚开……滚开!……”

  “嘶……该死!你想谋杀亲夫么?”他咬牙切齿道,额头处,似乎被她砸起一个大包来。

  上次是用仙人掌砸他的后脑勺,以至于把那些刺拔出来,让他吃尽了苦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