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268章 绝色在怀(7)
  第268章绝色在怀

  现在伤口才刚好没多久,这女人竟然又砸了他的额头!真是不杀死他不罢休啊……

  若是再这么下去,说不定哪天就被她砸成脑震荡了!

  在混乱中抓住了她的手,才发现,那杯子竟然是铁的!

  暗自低咒了一声,这该死的女人,喝水杯子竟然都是铁的!她绝对是存心的!

  费了好大的劲才将那杯子抢了出来,远远的扔到了一边。

  再次将她的双手按住,她却不安分的扑腾着,可是,勿论如何,都逃不出他的禁锢。

  “救命啊,有人要绑架啦……”她再次怒吼,此时在她心里,真的以为自己被绑架。

  因为记忆里,只有被绑架的时候,手才动不了。

  璃爷某处还停留在她体内,憋得火烧火燎。

  两年来的压抑,就指望着在这一刻得到彻底的发泄和治愈。

  可是偏偏,这个女人根本就不合作!

  罢了,反正她现在醉成这个模样,明天一早肯定也是断片了,就算他现在霸王硬上弓,她也不一定能记得起来!

  到时候,璃爷只要打死不认便好了。

  反正今天晚上的事,也只有他们二人知晓,不,应该是只有璃爷一个知晓,因为林墨歌此时早就已经神游天外了。

  而他身下某处,已经肿胀到发痛!

  就如同这两年来,每每想起这个女人时一样。

  想起她时,哪怕只是一个动作一个表情,都能轻易地勾起他的情愫!

  可是,明明如此需要女人,需要排解的他,在面对其他女人的诱惑时,却没有任何感觉。

  就像是,被她种了蛊,对她的身体上了瘾……

  就如同现在,哪怕她根本不配合他,反而要拼死挣扎,他也甘之如饴。

  这种“变态”的想法,连他自己都鄙视。

  可是,身体如此强烈的反应,又如何能做的了假?

  在她不断地扭动挣扎中,某处传来摩擦的愉快感觉,让璃爷经不住虎躯一震,下意识的,便再次深入……

  “啊!!……痛痛……”她再次龇牙咧嘴,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坏人一直要欺负她。

  她明明就说过不要玩这个游戏了啊。

  “乖……等下就会很快乐了……听话啊……”

  如海浪般悠扬的嗓音传来,是他最温柔的宠爱。

  只是,她并不知情。

  就算知道了又如何?

  他对她的温柔,只有在床上时,才会体现。

  而他对那个女人的温柔,却发自骨子里,经其一生……

  有些事,或许不知道了,更好。

  “滚开骗子!……放开我!!!王八蛋禽兽!……敢欺负老娘,老娘要把你先煎后炸,剁碎了喂狗……”

  她像疯子一般挣扎,璃爷才忽然间明白,原来这女人的酒疯是间歇性的。

  一阵温柔一阵强悍,一阵乖巧,一阵神经。

  “呜呜放开我……救命啊,有人强迫……呜……”

  她的哭号声戛然而止,被他滚烫的唇覆盖。

  “这张小嘴实在是太吵了,你若是再敢叫我就惩罚你,知道么?”

  俯身在她唇边,喷吐出宠溺的威胁。

  可是,她却当了真。

  只觉得这个男人真心要对她不利!

  不好!她可不能束手待毙!她要反抗!她要逃走……

  遇到坏人的时候,要拼死抵抗,然后逃出去找警察叔叔报警……

  脑海里忽然空过当初她教给月儿的常识,刚好,眼前有张越来越放大的脸……

  在双手被禁锢的方式下,猛然一个起身,然后,咚!

  她咬紧牙关,把自己的脑门当成了武器,狠狠地,撞到了那个坏人脑袋上!

  权简璃哪里想到,这女人竟然会拿自己的头当武器使?

  只觉脑门一闷,空……

  似乎连里面的脑浆都被撞碎了。

  “你不想活了?……”

  他暗自咒骂一句,可是话还未说完,便眼前一黑,栽倒在她身上。

  “啊!……额,好晕……”

  林墨歌被忽然晕倒的人吓了一跳,可是下一秒,她自己也觉得眼前直冒金星,都来不及挣扎从他身下逃出,便华丽丽的晕了过去。

  没错,她借着酒疯,不知道使了多大的劲,竟然与对方同归于尽了……

  凌乱的被子里,两具光洁溜溜的身体纠缠着,以一种极其暧昧的姿势,同时晕了过去……

  这一夜,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夜。

  林墨歌做了此生最疯狂的事,带着两个初次见面的男人回家,其中有一个,还未成年。

  她将自己的酒疯,又耍到了一个最新的高度,一夜之间,不知道上演了多少内心剧本。

  而权简璃,也从未在一个女人面前如此屈辱过。

  他可是第一次,在床上失了手。

  第一次,被迫的“半途而废”。

  那两个被他吓破了胆逃出去的小鲜肉,恐怕,也会永远“珍藏”着这一夜的记忆。或许,以后整个人生,都会对女人和酒,还有鬼这个词,有了心里阴影……

  至于黄灵儿和岳勇之间,也因为这一夜,而发生了巨大的转化……

  冬日的阳光总是泛着淡淡的白光。

  许是连太阳都变得懒散了吧,就连升起来的速度,都变得慢吞吞的。

  当满身伤痕的岳勇匆匆出现在楼下时,似乎已经只剩下了半条命。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一晚上,是如何过来的。

  如果真的有可以消除记忆的东西,他倒是宁愿,给自己来那么一下。

  好把昨夜那丢人的记忆给抹去。

  看一眼楼下停的歪歪扭扭的跑车,他微微叹息。

  看来,璃爷这边的情况,也并不好。

  手里提着的袋子里,散发出一阵阵早餐的香味,他吸了吸鼻子,进了楼道。

  这里的房子虽然也地处于市中心,却因为地价昂贵,且没有太大商业价值,所以,一直没有被开发商看中。

  所以,整个小区都算是比较老旧一些了。

  可璃爷竟然为了林小姐,将整个小区都买了下来,而且,完全没有计算过商业价值。

  这一点,根本就不像璃爷的风格。

  但是从另一方面来看,却又是璃爷的实在之处。

  只要是他宠的女人,他自然会费尽心思去对待,哪怕,付出无数倍的代价,或者,不计任何代价。

  跟在璃爷身边这么多年,璃爷为林小姐所做的事,是最出格的。

  从当初给林氏一路绿灯,让林氏在一众竞争者出胜出开始,直到现在,为了林小姐,买下这个没有任何商业用途的小区,甚至还有之前,为了林小姐,亲手在新买别墅的墙壁上作画……

  就这些,还是他知道的。

  还有很多,是他猜测出来的,但是,璃爷并没有明说的。

  他一直觉得,璃爷心里有林小姐的位置,而且很重要。

  可是,蝶儿小姐在璃爷心里的地位,也很重要。

  若是将两人放在一起比的话,他就真的不知道了。

  若是蝶儿小姐没有出现,该多好……

  可是,天意就是如此弄人,有时候,你以为会一路顺畅下去,可老天,却偏偏不按套路出牌。

  就好像他,明明就是如此魁梧的一个汉子,昨天晚上却被……

  哎,不想也罢。

  岳勇叹了口气,摇摇头,将昨天晚上的记忆,都摒弃在脑后,向着上面走去……

  而此时房间里。

  林墨歌悠悠转醒,只觉得头痛欲裂。

  不,她不是睡醒的,而是被压醒的。

  梦里总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若是再不醒来,恐怕这辈子就醒不来了。

  睁开眼,便是一张放大后脑勺,柔软的碎发,干净而利落。

  咯噔!

  她心里一惊。

  这什么情况?

  怎么会有个男人?

  等等,这个男人身上的味道,怎么这么熟悉?

  她闭上眼睛回想着昨天晚上的事……

  她只记得跟灵儿还有初白一起去酒吧玩,然后遇到了一些小鲜肉。接下来,便是初白表演了一招炫酷的游戏……然后……

  额……

  似乎有那么一幕,她躺在初白的腿上,然后他的脸越来越近……

  再看一眼面前这个男人的后脑勺,伸手,竟然抚摸到了他光洁的肉体啊肉体!

  而且啊而且,她好像也没有穿衣服!!!

  两个人竟然都一丝不挂,肌肤紧贴,而且还是以这种羞死人的方式……

  嘶~

  她该不会……酒后乱性了吧?

  那她乱性的对象就是……

  “初白?”

  她微微推了他一下,嗓音颤抖着。

  因为若是林初白的话,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林初白对她的心,她当然明白。

  可是,却一直都无法回应。

  难道她的身体是渴望着林初白的么?或者,是她潜意识里,也喜欢林初白?

  否则的话,又怎么会跟他一起回自己家来?而且还没有任何法抗?

  要知道,一个人就算是醉了,讨厌的人,依旧会讨厌的。

  而从现在的场面来看,她似乎,并不抗拒林初白……

  “恩……?终于清醒了?”

  一道沙哑而温柔的嗓音传来,闷声闷气的,并不能听出来是谁的音色。

  咕咚。

  林墨歌忍不住吞了口口水,“那个……初白,我们……”

  “初白?”

  那道温柔的嗓音,瞬间冰冷起来,然后,就在林墨歌惊诧的目光中,一条棱角分明的脸转了过来,那双漆黑的凤眸里,射出一道电光!将她激了个粉碎!

  怎么会是……“权简璃?!!”

  因为太过惊讶,她音量陡然拔高,竟然在瞬间破了音!

  林初白的长相太过妖孽,线条比女人的还要美。

  而权简璃的,却是自然散发着一股英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