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269章 在两个女人间徘徊(1)
  第269章在两个女人间徘徊

  只是一看,便能分的明白。

  她太过惊讶的模样,反倒刺激了他,眼底戾气更重。

  “你给我看清楚!我是谁!?”

  他撑起手臂来,从上方正视着她,居高临下的模样,让她小心肝噗通噗通乱跳,当然是吓的。

  “权……”她噎嚅一句,忽然间想起一件事来,“你怎么会在这里?你对我做了什么!?混蛋!禽兽!你竟然趁人之危!……”

  愤怒之下,她可是将自己能想起来的词全都骂出来了,可仍觉得不解气。

  怎么会是他呢?

  她明明就没有遇到他啊,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你……你竟然擅自闯进我家里来强……咳咳,强迫我,你……简直就是禽兽不如!!!”

  她怒吼着,双眼通红。

  屈辱感,无助感,瞬间将她席卷。

  权简璃深吸一口气,强忍着心头的怒吼,漆黑的凤眸里,却有着温度更高的火焰熊熊燃烧。

  “骂够了么?”他冷冰冰说道,眉头,拧成了一处险峰,“难道你希望身边的人是林初白?”

  低沉的嗓音,恰恰说明,他此时内心的愤怒。

  咯噔。

  林墨歌心时一惊,他竟然听到了?

  见她迟疑了一下,他心底越发不爽,“说!你是不是希望我是林初白!你跟那个男人到底有没有关系!”

  昨天晚上,他就一直在怀疑这件事,因为她带着男人回家的过程太利落。

  并且,穿在那两个小男生身上的性感内衣,也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款式。

  被他的怒吼吓了一跳,可是马上,林墨歌的怒气值也陡升,“我跟初白有没有关系关你什么事?你凭什么来管我的私事!?”

  说罢,愤怒的挣扎着,就要从他身下出来。

  可是这一挣扎不要紧,剑拔弩张的气氛,瞬间凝滞下来。

  因为她一动,才发现两人的动作格外尴尬。

  而且,他的某处竟然还留在她身体里没有出来!……

  原本像是听话的绵阳,现在却在她的挣扎下,猛然惊醒,成了一头愤怒的豹子!在她体内蓄势待发……

  当一感觉到体内的肿胀感时,林墨歌的脸刷的红了。

  却不是害羞,而是愤怒!

  “人渣!竟然整整折磨了老娘一夜!而且还是累死过去的!?”

  一想到这厮昨天晚上趁着她睡着之际,在她身上“耕耘”,她便气的恨不得杀了他!

  看着她愤怒的表情,权简璃真是有苦说不出啊。

  他昨天用尽一切办法,凶恶的灰狼也扮了,骗人的大叔也演了,可她根本油盐不进啊。

  而且,他根本就一次都没有成功好不好!只不过是进了洞而已!还来不及发泄啊啊啊……

  再说了,他也不是累死过去的,而是冤死过去的好不好!

  分明就是这该死的小女人用自己的脑门跟他拼了命!

  一想到昨夜丢人的事,刚才燃起的愤怒之情,便忽然偃旗息鼓了。

  因为,身下传来的痛苦,让他暂时将愤怒放到一边,趁着这个机会,继续昨夜没做完的事才是最重要的。

  卧室里,静谧的诡异。

  连两人的呼吸声,都能听得清楚。

  四目相对间,滋啦滋啦……

  冒着火星。

  林墨歌是愤怒和仇恨,而璃爷,却是欲望的火光。

  然后,他忽然伸手桎梏住她的手臂,然后,快速的律动起来……

  身体的火热,也在一瞬间被唤醒,还有什么比得上继续完全昨天的遗憾,来得痛快呢?

  “滚开!!!”

  林墨歌一声冲天吼,震得权简璃心脏抖了好几抖。

  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有些犯怵。

  或许,是本来就心虚吧。

  毕竟昨天晚上他做的事,并不怎么光彩。

  可是,他又极其不舍的抽离出来,毕竟这可是两年来第一次如此亲密的互补啊……

  “你若是再碰我一下,信不信我杀了你!”她是真的疯了。

  昨天晚上是她不知情,可是现在,她绝对不会让那个恶心的男人再碰她一下!

  尤其,是用他碰过其他女人的身体来碰她!

  权简璃身子一滞,因为她眼底的恨意,让他心悸。

  而这样的眼神,就在昨天,他刚刚见过。

  心底某处,忽然一颤,“你是不是还在为昨天的事生我的气?”

  昨天?

  她凄然一笑,他竟然还记得昨天?

  果然,他眸底一暗,“你也见到蝶儿的样子了,她难得喜欢一样东西,所以我想送给她。反正你还有那么多可以选择可以喜欢的不是么?就不能让给她么?”

  “让?凭什么?我跟她很熟么?我先喜欢上的东西,为什么要让给别人?”她冷冷笑着。

  “可是还有那么多可以选的……”

  “闭嘴!还有,把你恶心的身体移开!”她咬牙切齿,心里的那一处,已经感觉不到痛了。

  因为就在昨天,那最伤最腐烂的一处,已经被他伤了个彻底,被她狠心地,剜了下去。

  “若是想要发泄你的兽欲,就去找你的蝶儿!别脏了我的床!!!”

  真的很奇怪,明明就是最悲伤的时候,可是,她却一点都感觉不到。

  或许,她的心,真的已经彻底碎了吧。

  所以现在,她只是个没有心的女人。

  权简璃被噎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要如何解释,跟蝶儿并没有关系?

  趁着他愣神的时候,她一咕噜从他身下逃离了出了来。

  一把扯过被子,将自己的身子裹了起来,然后,打开衣柜拿了衣服,匆匆进了浴室。

  被他碰过的每一处地方,她都要好好清洗一遍!因为太脏。

  要说洁癖,她比他,更加严重。

  权简璃被凉在床上,全身上下一丝不挂,精壮的身材在冬日沉闷的阳光下,显得那么诱惑……

  明知道她是误会了,可是,他却连句解释的话,都说不出来。

  明明该生气的那个人是他不是么?

  昨天被她险些打成脑震荡,身体某处,又快要憋出内伤,这一切,都是拜这个女人所赐!

  而且,她刚才醒来时竟然把他当成了林初白!

  昨天晚上她带着两个小鲜肉回家,今天一觉醒来又以为是林初白……这该死的女人,私生活到底有多混乱!

  林墨歌将自己冲了个干净彻底,这才换好衣服出来。

  这才看到客厅里一地的狼藉。

  沙发周围扔着很多件衣服,而且,还都是男人的!

  而权简璃刚好从卧室里赤条条的出来……

  “你还有完没完!穿上你的衣服滚出去!”她怒吼道。

  权简璃被震了一下,看一眼地上散落着的衣服,气不打一处来,“你到底带过多少男人回家?!”

  “关你什么事?就算我每天带一个男人回家过夜,也是老娘愿意!难道还要向你报备不成?”她冷冷嗤笑一声,低头换鞋。

  “你是承认你私生活混乱了?”他胸口一紧,拳头握得死死的。

  一想到这个女人每天都会躺在不同男人身下,他的心,便如同被撕裂一般。

  “是啊,在你心里,我不就是那种放荡的女人么?我每天都躺在不同男人身下,不才最符合你的设想么?”她笑的没心没肺,指尖,却冰凉。

  权简璃眼中的怒火似乎要将她灼伤,“你再说一遍!”

  “我说几遍又如何?我跟哪个男人在一起,跟哪个男人过夜,跟你有什么关系!?权简璃,麻烦你看清楚一点,我跟你不熟!”

  她气的牙痒痒,说话间,却已经穿好了鞋。

  昨天在商场的时候,他不是装作不认识她么?

  而且还在更衣室里抢了她的衣服,让她丢尽了脸伤尽了心。

  现在,竟然还有脸来质问她跟什么男人在一起?

  呵呵,真是好笑。

  他赤裸着的身躯,一步一步向前。

  明明就是最害羞的模样,可他却丝毫不觉得。

  因为在这个女人面前,他从来没想过要隐藏什么,也并没觉得不自在。

  “那只不过是条裙子!你还要赌气到什么时候!?”他也愤怒了,不过是一个物件而已,为什么她要这么在意?

  那眼里的愤怒和仇恨,竟然是因为一条裙子!

  他实在没办法理解她的心思。

  因为璃爷觉得,自己没做错。

  “权简璃,你说这话不觉得可笑么?是谁连同每一个高尔夫球上都刻上了自己的名字?连一个高尔夫球都视做自己的私有财产?你拥有的东西,你喜欢的东西,会轻易放弃么?会么?”

  她反问,眼底,闪过一丝鄙夷,“自己都做不到的事,凭什么要求别人做到?”

  权简璃眸色微沉,他的私有财产,私有物品,自然,不会让给别人。

  甚至,都不会让别人轻易触碰。

  因为他有严重的洁癖,自己的东西,就是自己的。

  “可是那能一样么?那条裙子当时并不是你的……”他依旧在强词夺理。

  林墨歌深吸一口气,眼里,水雾弥漫。

  “呵呵……权简璃,拜托你,从这里滚出去。看到你我就觉得恶心!”

  她忽然怆然一笑,迎上他那双依旧不知悔改的眸子,“或许在你眼里那只是一条裙子,可是,在我眼里却不是。还有,你觉得你的蝶儿是全世界是温柔最乖巧最可怜的人,你可以对她温柔对她好,可是,别人没有那个义务!你们秀的恩爱,在我眼里,只觉得可笑又恶心!”

  她不想告诉他,那条裙子于她来说,根本不是一条裙子那么简单。

  那是她的执念啊,是她心底的执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