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270章 在两个女人间徘徊(2)
  第270章在两个女人间徘徊

  正如店员所说,那条裙子,代表着刻骨铭心的爱情,代表着热情的玫瑰,更代表着,谁,才是他心头的那抹朱砂痣。

  她明明,早就知道争不过那个叫蝶儿的女人的。

  可是,却还是执着的想要试一试啊。

  哪怕,只是给自己一个安慰也好……

  可偏偏,这个愚蠢又心冷的男人,却连她最后一丝希望,也亲手毁灭了……

  从他决定将裙子从她身上剥下来,送给蝶儿时,有些东西,已经变了。

  不,或许,当蝶儿出现的那一刻,他就已经变了。

  只是,她还不愿意承认罢了。

  转念一想,“不过,谢谢你,让我清醒过来。”

  她冷哼一声,转身,便向外走去。

  “你什么意思?谢我什么?”他猛然拉住她的手腕,这个女人到底怎么回事?

  刚才还一副要杀了他的样子,现在却忽然又要谢谢他?

  怎么感觉前言不搭后语啊?

  “放开!脏!”

  她想要甩开,却被他抓得更紧,“先把话说清楚!好吧,我承认,昨天我做的有些唐突了,应该跟你好好说的,可是你也不能因为这件事就一直跟我赌气吧?我抢你一条裙子而已,你就要带着其他的男人回家么?林墨歌,你什么时候这么不自爱!?”

  “老娘自爱不自爱跟你有毛线关系!滚开!……”

  她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

  这混蛋竟然说她不自爱!

  什么叫有些唐突了?什么叫应该跟她好好说?

  难道他认为,他错的仅仅是抢裙子的态度?

  她要抽开手,他却死活不放,两人僵持之下,林墨歌忽然抓起桌子上的一个陶瓷摆件向他砸了过去……

  然后,陶瓷摆件又稳又准的砸在了他两腿正中!

  接着,弹跳一下,滚落到了地上。

  没想到的是,那陶瓷摆件竟然连坏都没有坏!多亏了他的身体做了缓冲……

  权简璃脸色一僵,嗷的一嗓子,险些昏死过去!

  光洁溜溜的身子倒在地上,像个被烤熟的盐焗大虾一般,蜷缩再蜷缩。

  那张冒着森然寒气的脸此时已经憋到青紫,疼的额头青筋直爆。

  他真有心想要掐死这个女人!不对,是剁了她那双手!

  这该死的女人,这已经是第三次打他要害了!

  红着脸,咬牙切齿,“你……你真想……断了我的……后!?”

  “断你大爷的后!月儿和羽寒不是你的亲生骨肉?以后说话积点德!”她愤怒吼了一声,明明都有了三个孩子了,又怎么可能断后?

  这话说的,着实让她生气!

  “那爷就不能再……再生?”他抽搐着嘴角道。

  “呵呵……也是。”她冷嗤一声,“若是担心跟你的蝶儿没后,以后就少在老娘面前出现!还有,你跟你的蝶儿要生十个八个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但是在那之前,我会把我的孩子带走!为了她喜欢的一条裙子你都能做出那种龌龊事来,以后为了博她欢心,我真担心你会对我的孩子不利!”

  这是她的心里话。

  都说有了后妈就会有后爸。

  女人的枕边风,男人向来都是最信的。

  而且,她也绝对不会让自己的一双儿女,却叫其他的女人妈!

  “你……你再敢走试试……”他艰难的吐出一句话来。

  林墨歌冷哼一声,“给你十分钟时候,从这里滚出去!”

  说罢,猛地拉开了门,却被门外站着的人吓了一跳。

  岳勇从刚才就开始听到里面传来隐隐的声音了,焦急的趴在门上听着,却不料林小姐竟然会突然开门,要不是他反应够快,恐怕就被摔个狗吃屎了。

  “林……”

  “麻烦你,把那碍眼的东西拖走!”她愤懑一声,径直从岳勇身边挤出去,蹬蹬蹬蹬下了楼。

  岳勇傻乎乎的看着林小姐的背影,赶在门关上之前溜了进去。

  一眼,就看到躺在地上跟一条泥鳅似的璃爷。

  眼珠子瞬间瞪的老大,“璃……璃爷……您这是在……做什么?”

  权简璃脸色一黑,喘着粗气从地上站了起来,愤怒的将那些散落了一地的衣服踢到一边。

  然后一屁股坐回沙发上,“一会儿找人把这儿给我打扫干净了!”

  “这里?”岳勇四下看了一眼,“这里可是林小姐的家……璃爷您私自派人打扫恐怕不妥吧?”

  “有什么不妥的?难道你想看爷死在这儿?”权简璃好不容易才缓过劲来,琢磨着以后要不要买个定制的铁内裤什么的,要是再这么下去,他这辈子就真废了。

  他指着地上的花盆跟刚才那个“罪魁祸首”陶瓷摆件,“还有这些!所有能造成人身伤害的,都给爷扔了!”

  “可是璃爷,这可是林小姐的东西,她肯定会生气的……”

  “不行!必须扔!你什么时候这么替她着想了?”权简璃眼神一变,吓的岳勇赶紧擦了把冷汗。

  可是他根本就不敢动啊,虽然璃爷可怕,可是林小姐也不是善茬。

  而且,他若是真的叫人来私自扔了林小姐的东西,万一林小姐报警怎么办?这可是私闯民宅啊。

  可是,看璃爷的模样,似乎是打定主意要这么做了。

  “璃爷,咱少过来几次不就好了,林小姐一向都善解人意,至少不会轻易地对谁下重手。她之所以这么做,一定是有她的理由……比如璃爷您……”

  “我什么?”权简璃脸色一沉。

  “那个……您惹林小姐生气了什么的……”岳勇支吾道。

  “能看的出来?”

  岳勇点头,“林小姐刚才出去的时候非常生气,璃爷,您不出去追回来?要不然,我帮您去追?”

  啪!

  权简璃重重一掌拍在沙发上,“追什么追?爷什么时候追过女人了?不惯她那个毛病!”

  说罢,继续自己刚才的构想,看了一眼客厅,直撇嘴,“整个装修都太过时了,换!这些家具都太旧了,换!还有里面的衣服,把暴露的扔了,旧的扔了!真不知道这个女人怎么这么怀旧……”

  他在意的,并不是她使用旧的东西,而是介意,在她心里,还有个比他更早出现的羽晨。

  岳勇看着璃爷坐在沙发上指点“江山”,一声不吭的站在一边。

  他倒是不想打断璃爷的构想,反正也只是他一个人想想而已。

  毕竟林小姐不可能同意的。

  许久,终于忍不住了,“璃爷,要是那么做的话,恐怕林小姐真的会搬走……”

  “真的?”他疑惑道。

  岳勇点头。

  “那怎么办?这么危险的地方怎么住人?”他紧皱了眉心。

  “璃爷,您该不会是想……住……在这里吧?”岳勇小心翼翼的问道。

  “怎么,有问题么?”权简璃反问。

  他倒是觉得,问出这种问题来的岳勇才奇怪。

  林墨歌是孩子的妈妈,他是孩子的爸爸,爸爸和妈妈住在一起,奇怪么?

  岳勇微微叹息一声,倒也不是不可以。

  反正璃爷自从决定买下这个小区开始,就已经存了这样的心思了。

  可是,现在林小姐既然知道了蝶儿小姐的存在,又怎么可能会跟璃爷再合好呢?

  为什么连他都能明白的问题,璃爷就不懂呢?

  可他偏偏还没办法说明,因为那是璃爷的私事,他根本没有权力干涉。

  “璃爷,您之间装修对门的房子,难道不是为了接林小姐住进去?”

  此话一出,权简璃眼神一亮,紧蹙的眉头瞬间舒展开来。

  猛然起身,拍了拍他肩膀,脸上满是欣慰。

  “怎么不早说?害得爷浪费了这么多脑细胞。真没看出来啊,你这榆木脑袋,也有活泛的时候。”

  说罢,冲他招招手,“买了什么早餐?爷饿了。”

  恩,问题一解决之后,马上便饿了。

  岳勇却苦着一张脸,真不知道璃爷那话是在夸他还是在骂他。

  罢了,反正只要璃爷不再提什么扔掉林小姐家里东西的话来为难他,他是不会在意的。

  将袋子里的早餐拿出来,放在茶几上。

  璃爷窝在沙发里,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

  岳勇恭敬的站在一边,忽然,有些看不下去了,“璃爷,您……要不要先穿上衣服?”

  啪嗒。

  手中的勺子掉在了碗里,他低头看看自己,这才意识到,光顾着跟那个女人生气,竟然还没有穿衣服!

  也就是说,他刚才一直用这么销魂的模样指点了许久的“江山”,还优雅的坐在这里吃早餐?

  忽然的,就对岳勇感觉到抱歉。

  岳勇默默的回对面去拿了新的衣服过来,璃爷沉着脸套上,这才感觉正常了一些。

  怪不得刚才,总觉得有些怪怪的。

  似乎经过了刚才的场面,气氛有些尴尬。

  他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昨天晚上什么情况?被那小明星把第一次给破了?”

  “咳咳……”

  岳勇本来好端端的待着,被他这句话吓的险些呛道。

  不住的咳嗽。

  权简璃一看便知,“怎么,被我猜中了?”

  “璃爷,没有的事……您……您误会了……”他忍不住擦了把冷汗。

  想要糊弄过去,实在不怎么简单。

  权简璃喝了口粥,眉头微挑,“是么?那你嘴巴怎么肿了?还有脖子上,身上这些草莓印记……”

  “额……这个……这是蚊子咬的……”岳勇从来都没撒过谎,所以一时之间,竟然说出了这么蹩脚的谎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