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271章 在两个女人间徘徊(3)
  第271章在两个女人间徘徊

  “喔?是么?那这蚊子还真够命长的啊。这么冷的天也没冻死它。”权简璃依旧不紧不慢的喝着粥,一边“欣赏”着岳勇张皇失措的模样。

  “咳咳……其实这是……对,是被她挠的!”岳勇想破了脑袋,憋红了脸,才想出这么一个有理有据的借口来。

  权简璃微微点头,似乎是信了。

  可是,脸上的表情却让岳勇越发不自在。

  他看一眼阴阳怪气的璃爷,忽然反驳,“璃爷,您身上怎么受了这么多伤?要不要找陈医生来看看?您昨天晚上……一定也很勇猛吧。”

  “咳咳!”

  他冷不丁冒出来的话,让权简璃猝不及防。

  他才不会告诉这家伙,昨天晚上今天晚上的战绩。

  昨天晚上,他又扮大灰狼又演坏大叔的,甚至连诱拐小朋友的戏码都用上了,也没做成什么事。而且最后还被那个女人给撞晕了!

  今天早上,他原本要用强,却再次被她拒绝……

  这种事,璃爷打算烂在肚子里才好!

  “废话!你以为我跟你一样没用?”权简璃狠狠瞪了他一眼,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是不是该给你请个感情教练什么的?要不然以后出去了太丢人……”

  “至少我分得清爱不爱一个女人!”岳勇小声说道。

  “放屁!你连个女人都没有!……”

  额……

  说的也是。

  岳勇被璃爷呛得不吱声了。

  他还真没有个女人,所以爱情什么的,他也没有资格说。

  只不过,他却能看得出来,璃爷对林小姐和对蝶儿小姐的感情,只是,不敢说出来罢了。

  或许有些事,还是让璃爷自己去想清楚的好。

  毕竟,那是璃爷的人生。

  而且,林小姐和蝶儿小姐中,不论璃爷选择哪个,另一个,都会受到伤害。

  只是……

  若是害怕别人受伤就放弃自己的幸福,似乎有些不太值。

  权简璃也不说话了,或许岳勇说的对,他根本就分不清楚,到底爱谁。

  两个人在别人的房间里,倒也乐得自在。

  一个站着发愣,一个默默喝粥。

  时间就这么一分一秒的过去,谁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

  岳勇忽然想起什么事来,冷不丁道,“璃爷,就让林小姐这么离开可以么?她今天晚上该不会……不回来了吧?”

  权简璃猛然抬头,“什么意思?”

  因为岳勇从刚才开始,就一直督促他去追人,都过了这么久了,还一个劲的提这件事,总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喔,刚才林小姐下楼时,我好像听到她在打电话,还叫了声初白……”

  啪!

  勺子被重重摔到茶几上,权简璃愤然起身,“该死!那个死女人竟然真的要去找野男人!”

  怪不得早上把他当成林初白呢,原来他们真的早就约好了!

  真是该死,他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一点呢?

  抓起扔在一边的外套,慌慌张张追了出去。

  “璃爷!……”

  砰!

  重重的关门声,将他的呼唤隔绝在门内。

  看一眼凌乱的客厅,岳勇脸色有些难看。

  怎么地上这么多男人的衣服?

  该不会都是璃爷的吧?

  不对,这件上衣外套好像他见过……不就是昨天跟林小姐一起离开的两个小鲜肉其中一个人身上穿着的么?

  这么说来,昨天林小姐真的带着那两个小鲜肉回家了?

  而且……

  还脱了衣服?

  啧啧……

  那今天早上在这里的却是璃爷……

  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从来都没有好奇心的岳勇,第一次有了想要知道的事。

  而此时,林墨歌裹紧羽绒服,将脸藏在帽子里,缩着脖子,匆匆向着某地方走去。

  刚才出来的时候,顺便给初白跟灵儿打了电话。

  初白那边倒是没什么事,不过是毫无形象的在酒吧里睡了一夜,今天早上是被服务员叫醒的。

  至于灵儿那里,好像真的有什么问题。

  因为灵儿的语气有些躲闪,不过她也没有再追问。

  反正只要知道灵儿平安无事就好了。

  路上偶尔有几个行人,也是匆匆赶路。

  许是快要到年关了,天气格外的冷。

  小区外面的巷子一直出走,然后在转角处,有一家新开的诊所,她推门走了进去。

  “请问您需要什么?”护士小姐问道。

  “喔,避孕药……”她声音很低,还是第一次来买这种东西。

  “事后紧急避孕那种?”护士一边在柜台里找着,一边询问。

  她微微点头,脸颊通红。

  这是不是等于变相承认昨天晚上她跟男人发生了什么?

  或许在别人看来,这是再正常不过的行为,毕竟现在别说成年人了,就是未成年,也有早熟的。

  可是她脸皮薄,实在是不好意思的厉害。

  护士小姐从柜台里拿出一盒递给她,“这个月吃过么?尽量一年内不要吃超过三次,这东西对身体伤害很大的,要懂的照顾好自己……”

  “恩,多谢。”

  她匆匆结了账,心里却暖暖的。

  还有些酸酸的。

  从来都没有人会跟她说这些话,她叫了整整二十五年妈妈的王云,从小到大,除了让她忍辱负重之外,便是让她帮林广堂那个畜生的忙。

  像这种关心她的贴己话,却从来都没有说过。

  本应该是最亲近的人,却连一个陌生人都不如!

  冷风一吹,眼眶里溢满了水雾。

  看一眼手里的盒子,把上面的说明看了一遍,忽然发现没有买水。

  便打算再走到前面去超市转转,反正家里的冰箱也空了。

  刚一抬头,便看到一辆银灰色的跑车疾驰而过,如同风驰电掣一般。她心里一惊,下意识便想躲起来。

  可是,又觉得自己太蠢。

  为什么要躲?又没有做什么错事。

  现在该躲的,应该是他啊。

  可是下一秒,心底某处,便有些不舒服起来。他赶的那么急,是急着去见那个叫蝶儿的女人么?

  呵呵,刚从她的床上爬下来,现在,就要匆匆赶往另一个女人身边。

  他还真是“业务繁忙”呢。

  他不是有严重的洁癖么?怎么现在倒没有了?

  同时徘徊在两个女人身边,这种感觉很好是么?

  嗤……

  她正发愣的时候,那早已经不见了踪影的银灰色跑车,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开了回来,一个急刹车,停在了她面前。

  砰!

  是车门关上的声音。

  权简璃一个箭步冲到她面前,挡住了去路。林墨歌下意识地,把手里的避孕药藏到了身后。

  “你一大早要去找谁?”

  沉闷的嗓音,是质问的语气。

  “神经!”她轻蔑的瞪了他一眼,不想再跟他有过多纠缠,绕过他,便向着超市方向走去。

  刚才在家里她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以后大家各不相干,为什么这个男人还要苦苦纠缠着她呢?

  他现在,不是该去找他那天下第一温柔的蝶儿么?

  何必要挡在这里跟她拉拉扯扯!

  “站住!我在问你话!你这么着急要去找谁?是不是去找林初白?”

  他后退一步,再次拦住她的去路。

  挺拔如山的身影,挡起路来还挺好使。

  “好狗不挡道!”林墨歌愤怒道。

  这人还有完没完!

  权简璃脸色一沉,嘴角微微抽搐,这个死女人,竟然敢说他是狗?

  林墨歌懒得理他,转身便往回走,却不料被他紧紧抓住手腕,将手中的东西抢了出来。

  “还给我!”她气的咬牙切齿,这个混蛋,竟然敢抢她的手机!

  “怎么?怕被我知道什么秘密?”权简璃笑的轻佻,将她手机打开,脸色,却越发阴沉。

  该死,竟然有密码!

  真是该死,这女人一定是故意的,竟然设密码!

  她明知道璃爷最烦记这种没用的东西……

  看着他纠结的脸色,林墨歌只觉心里一阵痛快。她就是为了预防他会偷偷看她手机,所以才会设了锁的。

  而且密码就是小宝宝的生日。

  这个,恐怕他想破脑子都想不出来的。

  这个密码此生与他无缘,就好像,他这一辈子,都不会知道有小宝宝的存在一般。

  “这是什么?”他研究了一会儿手机之后,便放弃了。

  那么多数字里要猜一个组合,无疑是自找麻烦。

  “24小时紧急避……”他念着上面的文字说明,漆黑的凤眸陡然一暗,“你这么急着出来,就是为了买避孕药!?”

  “这跟你没关系,还是赶紧去找你的蝶儿吧,别一会儿晚了,再伤了你爱~人的心。”林墨歌阴阳怪气道。

  权简璃在看到避孕药的那一瞬间,心情忽然变得很复杂。

  知道她不是去找林初阳,本来应该很开心的才对啊。

  可是为什么,看到她手里拿着这盒药,又对她冷言冷语的模样,他的心,会这么痛?

  痛到像是在被什么东西拧一般,连呼吸……都带着痛症。

  而且,她口口声声说蝶儿是他的爱人,让他跟蝶儿去生儿育女,他的心里,为何会如此反感?

  明明从再次遇见蝶儿的那天,他便已经定下心了。

  此生,不会再辜负蝶儿。

  可是,却从未想过,要与蝶儿生儿育女。

  似乎他的潜意识里,只认可林墨歌,才是他孩子们的妈妈。

  “你吃了?”他打开药盒看了一眼,还好,里面是完整的。

  不知为何,竟然偷偷松了口气。

  看着他的表情,林墨歌只觉得可笑,“检查完了?请把东西还给我。”

  “不给!以后不许吃这种伤害身体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