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272章 在两个女人间徘徊(4)
  第272章在两个女人间徘徊

  霸道而郑重的口吻,让她身子一僵,眼睁睁看着他将那盒避孕药扔进了垃圾箱里。

  “权简璃你有病吧?凭什么扔我的东西?”她像头发怒的小狮子一般,气鼓鼓冲到垃圾箱边上,想要捡回来。

  可是,里面的垃圾太多了,实在是看不到他扔在了哪。

  罢了,扔了就扔了吧,再买一盒不就好了。

  从他手里夺出手机,转身,再次向着诊所走去。

  就当被狗咬了好了,真是糟蹋钱!

  “你还要干什么?”他上前一步,一把将她扯进怀里。

  “你还有完没完!”林墨歌是真的怒了,清亮的眸子里,闪着火红的焰火,咄咄逼人,“我吃什么药关你什么事,我找谁又与你何干?你能不能别来烦我!我不想再跟你说话也不想让别人知道我认识你!”

  “可是那药伤身体!”他也提高的音量。

  林墨歌忽然冷笑起来,扬眸,望着他那带着怒火的漆黑瞳孔,嘴角,露出一抹轻视的笑来。

  似乎眼前这个男人,根本就不是那个让她惧怕,让她心虚的男人,而是变成了一个可笑至极,又愚蠢至极的男人。

  “我倒是第一次知道,这药伤身体呢……可是两年前,是你让岳勇亲自给我送药的,甚至还要看着我喝下去才罢休。权简璃,你不是生怕我怀上你的孩子么?我现在,只不过是想在你前面了而已,你又何必在这里假惺惺?”

  “我不是那个意思!”

  他上前一步,将她拥在怀里,一双大手紧紧环着她纤细的腰肢,似乎要将她揉进自己身体一般。

  “当初我不知道你的身份,更不知道你就是羽寒和月儿的妈妈,所以才会想要确保万无一失……”

  万无一失?

  她心底一寒,什么叫万无一失?

  不就是嫌她脏,嫌她是个不干净的女人么?说的真是好听啊。

  果然,这么多年的素养不是白练就的,就连骂人,都骂的这么优雅有水平。

  她奋力挣脱开他的掌握,笑的越发冷漠,“知道了又怎么样?权先生?知道了我是月儿和羽寒的妈妈,所以,我就不用吃药了么?”

  “恩……”他微微点头。

  “呵呵……”林墨歌冷笑起来,“怎么,把我当成生孩子的机器了?是不是心疼你的蝶儿生不了孩子,所以,想要让我一个人代劳?好啊,一个孩子五百万,我无所谓啊……反正我就卖孩子赚钱的女人……”

  “你胡说些什么!!!”

  他猛然低吼了一声,抓得她手臂生疼。

  “怎么,我说错了么?”

  在这个女人的倔强面前,他一时间竟然有些语塞。

  他并没有把她当成生孩子的机器,只是,也不愿意让她吃这些药。

  之前她做他秘书的时候,他只是抱着游戏心理而已,还有一点,就是为了跟老爷子打那个赌。

  所以,他不想让她怀上他的孩子,因为她只是个棋子,只是个筹码,根本没有怀上他孩子的资格。

  可是现在,他对她的感情,却变了。

  变得连他自己都搞不清楚了。

  看到她自己买这种东西吃,他的心,就像是被活活撕裂一般,刺刺的痛。

  “权简璃,难道你还想让我怀你的孩子么?就算是怀了,也要让我生下来么?”她忽然问了一句,心底,竟然抱着那么一小点一小点的期待。

  他拧眉,没有回答。

  他给不了她婚姻,给不了她任何承诺,又如何,要让她给他生孩子?

  对于婚姻家庭孩子这类问题,他真的没有一点准备,也没有一点想法。

  在生意场上那个天才男人,在对待这些事情时,却只是个白痴。

  他的迟疑看在她眼里,无疑是更大的伤害。

  “权简璃,你真虚伪!”她狠狠的嘲笑着,如幽潭般清亮的眼睛里,却如同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雾气。

  说什么吃药伤身体,她还以为,他跟以前不一样了。

  可事实证明,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他的冷漠和无情,根本不会变。

  尤其,是对她的冷漠。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他吞吞吐吐。

  “够了!你以为我想生你的孩子么?把月儿抢走,就已经杀了我一次了,我不傻,不会再让你杀我一次!昨天晚上是我喝的太醉了,才会做出这种事来。不过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责任各有一半,所以,我的这半责任,我自己来负。但是请你以后,离我远一些,最后,不要再在我面前出现。若是做不到的话,那就我搬走好了。除了两个孩子以外,我跟你,没有任何瓜葛,请你记清楚这一点。”

  说罢,甩开他的手,转身便走。

  “你真这么想的?”他兀然出声。

  林墨歌脚步一顿,却没有回头,“是,如果可以,我宁愿与你永不相见。不……最好是,从来不曾相识。”

  说罢,又进了诊所。

  永不相见是么?

  从来不曾相识?

  他的心,不知何时,忽然碎成了一片一片,在风中凌乱。

  原来,被人拒绝,被人厌弃,是这种感觉。

  这是她第二次说,与他再无瓜葛。

  第一次,是她问他会不会给他婚姻时,那一次,她将他送的那条项链还给了他。

  那这次呢?这次,她已经没有什么可还他的了。

  她仅有的一个孩子,也被他抢走了。

  细想起来,他似乎,从来都没有为她做过什么,从来都没有给过她什么礼物。

  所以,她在见到他送给蝶儿那条裙子的时候,才会那么伤心么?

  鼻子一酸,眼眶忽然间有些泛红。

  他对她,是不是太过残忍了些?

  可是,她对他呢?

  私自瞒着他藏了一个孩子,私自带着孩子逃到国外,与羽晨和林初白间的不清不楚……

  可是说到底,似乎还是他对不起她更多。

  对不起么?

  他还从未对谁说过对不起,这次,也不会。

  林墨歌推门出来,手里又买了一盒新的。

  眼角瞥见站在外面的男人,却连看也不看他一眼,径直向着家里走去。

  “药……你真的不用吃……”身后传来淡漠的声音,似乎,还有些纠结,“因为昨天晚上,我根本还没来得急对你做什么……”

  她停下了脚步,却并没有回头。

  纤长的手指紧紧攥着药盒,“可我不相信你。”

  所以,药,她还是会吃。

  一颗药,死不了人。

  身体伤了早晚都会再好起来的,可是,她却再也不愿意,生下他的孩子了。

  怀上小宝宝,是个意外。

  一个鲜活的小生命,她没办法狠心打掉。

  所以,才会躲起来偷偷生下孩子,就是为了,尽量不与他牵扯。

  可是现在,在她清醒的情况下,绝对不会允许自己再犯同样的错误。

  一阵冷风吹过,从他空荡荡的胸口直穿而过。

  忽然间,他感觉心的位置上,像是生生缺了一块。

  缺口,那样明显,从伤口处,不断地向外淌血,甚至连同他的灵魂,也一起渐渐流失……

  她说,她不相信他。

  哪怕,他真的没有对她做什么,她也依然会吃那伤身体的药。

  因为,她要杜绝一切怀上他孩子的可能。

  “我知道你在恨我抢走月儿,可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抢走她?”

  他的嗓音,忽然间无力下来。

  “因为你恨我,想要毁掉我的念想,想要狠狠折磨我,让我痛不欲生。”她依旧没有回头,冷漠应答,“得不到的便毁了,这不是你说过的么?你只是享受毁灭的过程罢了……”

  “不,不是那样的。”

  他重重叹息一声,“你想想清楚,我明明不爱孩子,为什么非要跟你争?”

  “不好意思,我愚钝……”

  她淡淡轻吐一句,迈开脚步,向着小区的方向走去。

  渐渐消失在他的视线中。

  让她想想清楚,为什么要跟她争孩子?

  这个人是抽的什么疯?

  当初明明知道孩子就是她的命,所以,才执意要争的不是么?

  他就是在惩罚她私自带着孩子们离开!

  之所以要跟她争孩子,无非是想要让她知道,她,根本斗不过他。

  只此而已。

  这一切,不过是他的虚荣心作祟罢了。

  却偏偏,被他说得有多高大上。

  明明是他导演了一切,却反过来,要装弱者?

  还真是好笑。

  冷风过境,忽然卷起几片单薄的雪花。

  是下雪了么?

  他说了这么多,只不过,是想让她认个错罢了。

  让她承认她错了,当初,她不应该隐瞒着那个孩子,也不应该,不说一句话,便带着孩子离开这里,逃到国外。

  更加不应该,在他不知情的条件下,却把真相,告诉其他的男人。

  在她眼里,其他的男人比他重要,比他更可信,这一点,才是他最伤心最生气的。

  或者,他还想知道,在她心里,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她接近他身边,追问他爱不爱她的那些问题,跟他要一个承诺要一个名份的时候,难道全都是,为了孩子?

  他想要的,其实只是她的一句确切。

  她想要婚姻,并不全是为了孩子,而是,因为爱他……

  可是,若她真说了,他又会如何?

  现在的他,根本就没有那个能力接受不是么?

  就算她说了,他也没有办法给她一个承诺给她一个家啊。

  既然如此,又为何,要逼问她呢?

  他似乎陷入一个如泥沼般的死局里,如何,都无法挣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