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273章 我们订婚吧(1)
  第273章我们订婚吧

  而偏偏,这个局,还是他自己给自己设下的……

  雪花洋洋洒洒,在空中旋转着落下。

  他转身,走回了车里,开着车,扬长而去。

  而方向,正是郊区……那里,有一间疗养院。

  从一个女人的床上刚刚下来,便要去看望另一个女人。

  在两个女人间徘徊不定,哪一个,都不愿意放弃。

  可是世界上,哪里有这么好的事?

  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卑鄙……

  车子在飞扬的雪花中穿行而过,迷蒙了双眼。

  已经记不清是多少年以前了,那时的他,只是个孩子,如同现在的月儿和羽寒一般,以为父母的不合和冷漠,皆是由他造成。

  所以,便用尽一切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加优秀。

  他以为,只要那样,母亲就会爱他,父亲就不会迁怒于他。

  可是,当他拿着得到的奖状去给母亲看时,母亲的脸,却越发冰冷。

  那一次,她认真的看着他的眼,用一个大人所能给出的,最认真最冰冷的眼神,还有,最最冷漠的声音,“简璃,你听着,不要再做这种幼稚的事来讨我欢心,不管你做了什么,我都不会高兴更不会感动。因为你是意外生出来的孩子,根本就不是我想要的。看到你,就会让我想起你父亲对我所做的屈辱的事,所以,你尽量不要出现在我面前,懂么?”

  当时的权简璃并不知道母亲所说的屈辱是什么,直到很多年后才明白,当年的他,是母亲被父亲用强之后的产物。

  所以,只要一看到他,母亲便会想起那痛苦的一晚。

  后来,为了不再怀上父亲的孩子,母亲的床头柜里,永远都准备着很多的药瓶。

  每次他躲在门外偷偷母亲吃药的场景,都会觉得茫然和害怕。

  也会再次想起,那日母亲眼里的冷漠和憎恶。

  却不想,如今却变成了和父亲一样的男人。

  也亲手制造出一个和当初的自己,一模一样的孩子来。

  他清楚的记得,当初母亲的眼神,与今日林墨歌的,丝毫不差。

  她从药店出来时的神态,与当初的母亲一模一样……

  一个女人,不愿意为一个男人生孩子,或者,把怀上这个男人的孩子当作痛苦,当作屈辱,便是真的,恨到了骨子里了吧?

  母亲对他的厌恶,是真的。

  而她对他的鄙弃和憎恨,也是真的。

  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与她,走到了今天这一步?

  他明明就不想再步自己的后尘,不想再上演一场那样的悲剧啊。

  就算原本是他的错,可是他现在已经改了不是么?他不是已经道歉了么?她还要怎样?

  难道还要跪下来求她不成?还是,要把孩子还给她……

  可是,一旦把孩子还她,她会立刻一句话不说的消失掉吧?就像母亲那样?

  难道她就不能明白,他留着孩子们,只不过是希望她留下来啊……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一个个都对我这么狠心!为什么你们一个个都想离开我!?”

  他怒吼着,声音却被窗口吹进来的风,刮散了。

  母亲将对父亲的怨气迁怒在他身上,所以对他冷言冷语,哪怕拼上性命也要逃走!

  而如今,这个女人又是如此!

  她费尽心思的接近他,也只不过是想着下一次的彻底离开!

  砰!

  重重一拳砸在座椅上,视线,渐渐模糊。

  为什么都要针对他厌弃他?到底他做错了什么!!!

  滴滴……

  滴滴……

  前方响起了嘈杂的喇叭声,他只觉眼前一花,下意识的转动方向盘,脚下急踩刹车。

  嗤!……砰!……

  车子重重撞到了路边的绿植带上,他只觉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天色渐晚,大雪不知何时,已经薄薄积了一层。

  半空中的雪花,依旧洋洋洒洒着。

  没有停歇的迹象。

  市中心医院,高级贵宾间里,权简璃头上缠着厚厚的纱布,右手被缠成了粽子。

  这次腿上倒是只受了点轻伤,不过头上,就没能幸免了。

  不知是因为缠了纱布的原因,还是撞坏了,脑袋里面昏昏沉沉的,像是塞了一团棉花。

  想来这些日子,真是苦了他的头了。

  跟着他,受了不少的苦。

  莫易云翘着二郎腿坐在床边,一边剥着香蕉一边问道,“刚才医生说的话什么意思?你头上怎么还有旧伤?什么不规则撞击……还有细密的针孔样痕迹……到底什么意思啊?”

  权简璃脸色一黑,没有说话。

  还不都是拜那个该死的女人所赐!

  什么不规则撞击,不过是被那个女人用铁水杯砸的!

  什么细密的针孔样痕迹,是上次仙人掌刺的伤口!

  那该死的女人……真当他的头是铁的不成?

  “璃二少,你该不会是被谁给打了吧?”莫易云冷不丁来了一句。

  “咳咳!……”权简璃呛了一下,努力镇定下来,“你想多了。你觉得在整个s市有人敢动我么?”

  莫易云点头,“恩,说的也是,除非他是不想活了。不过……还真有个人!小墨墨!……”

  权简璃脸色一僵。

  刚好被莫易云抓到,趁机追问,“不会真让我猜对了吧?真是她打的?……你对小墨墨做什么了?她能这么打你?该不会是……”

  “闭嘴!你就这么闲么?整天在这里待着。”权简璃低呵了一声,别过脸去懒得理他。

  要是被这厮知道他不仅被那个女人打了,而且连点“便宜”都没占上的话,恐怕会买断整个s市的媒体来张扬!

  见他不说话,莫易云就自己说,“我就知道,敢在老虎头上拔毛的,也就只有小墨墨了。不过你能不能有点出息?平时人模人样跟个阎王爷似的,怎么一见到小墨墨就蔫儿了?跟个乖巧的小兔子似的。我说,你该不会是和小墨墨打了架,所以想自寻短见才撞车的吧?……我记得上次你住院好像也是因为小墨墨啊,那几天你都不让我提小墨墨的名字呢,这次不会还要禁言吧……”

  “说完了没?说完了就滚回你的天空之城去!别在这里碍眼!”权简璃沉着脸打断了他的絮叨。

  莫易云撇撇嘴,将香蕉皮扔进垃圾桶里,再剥开一个。

  “你干脆把医院买下来得了,三天两头就进来,真当这里是自己的私有地盘了?要不然把这里好好装修装修也行啊,有事没事来住几天,恩……感觉还不错……”

  “给老子闭嘴!”

  权简璃抓起靠枕狠狠丢了过去,却被莫易云轻巧的躲开。

  两人正斗气间,房门被推开,岳勇推着蝶儿走了进来。莫易云一溜烟跑到了蝶儿身后,“蝶儿你来的正好!快管管你家璃二,他脑袋被撞傻了,连我都不认识了!”

  蝶儿被逗得笑起来,“好了,都多大的人了,怎么还这么能捣蛋?简璃他可是病人,你在这里活蹦乱跳的会打扰到他休息的。”

  “哎呦喂,受欺负的可是我哎,你竟然帮着他!完了完了,看来我是彻底被忽视了……”他委屈的撇撇嘴,一屁股坐到沙发上,“你们这是合着伙欺负我啊,你受伤以后我可是第一个来看望的,怎么翻脸不认人呢?”

  “没人让你来!”权简璃瞥他一眼,看向蝶儿时,眼神瞬间温柔,“下这么大的雪怎么来了?冻坏了怎么办。”

  “没关系的,你都成这样了我怎么能放心呢?”蝶儿微微一笑,自己转动着轮椅到了床前。

  “怎么这么不小心?伤口痛不痛?医生有没有给检查好?会不会有后遗症……”

  “好啦,没关系的。只不过是一点擦伤而已。”权简璃宠溺的摸摸她的头道。

  岳勇将手中的保温盒放在桌子上,打开,里面散发出一阵香香的味道,“璃爷,这是蝶儿小姐亲自为您做的补品。”

  说罢,恭敬地退到了一边。

  “傻瓜,不是不让你做这些事的么?要是受伤了怎么办?”

  “哎呦呦,没想到那个跟冰山一样的璃二少竟然也会说出这么贴己的话来?啧啧,蝶儿,你可真是幸福啊。这小子跟我说话从来都是冷冰冰的,恨不得杀死人那种。哎,你这就是赤裸裸的区别对待啊……”

  莫易云一边咕哝着,一边凑了过去,吸吸鼻子,“香,真香!里面是不是添加了蝶儿浓浓的爱意啊?哈哈……璃二少,你可得好好喝啊……”

  “闭嘴!”权简璃又扔了个枕头过去,莫易云顺手接下,搂在了怀里。

  蝶儿看着两个大男人斗嘴,捂嘴直笑,“简璃,你快喝点吧,一会儿该凉了。”

  “恩。”

  权简璃一口一口的喝着,“恩,真好喝。”

  “好喝就多喝点,以后我每天给你做……”蝶儿欣慰道。

  “呦呵,每天都给做啊?这是不是现场表白啊?你们两个这种私己话能不能私下说?稍稍考虑一下我们这两个单身汉好不好?”莫易云委屈道。

  岳勇看了他一眼,没吭声。

  “又没人让你听!”权简璃又堵了他一句,一口气把汤都喝光了。

  拉着蝶儿那双布满疤痕的小手,没有一点嫌弃,“以后不要往医院跑了知道么?外面这么冷,我会担心的。”

  “反正我在疗养院待着也没有什么事可做,而且,还有岳勇在啊……”蝶儿揉揉的笑着,只是,脸上的表情十分僵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