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274章 我们订婚吧(2)
  第274章我们订婚吧

  因为当年的烧伤太过严重,这些年她做了无数次治疗和植皮,所以脸上的肌肉,有些地方都已经僵死了。

  只是,就算受再多的苦,回不去的,依旧是回不去了。

  “是啊是啊,疗养院说的好听是个休养的地方,说的难听一点,就是个变相的监狱!你以为那里有意思么?整天跟一些老弱病残待在一起,没病也得憋出病来。”

  莫易云又插嘴道,“蝶儿你别理他,什么时候想出来玩了叫我,我带你好好去嗨一嗨。我跟你说喔,最近我又请了一批……”

  “疗养院总比你那个黑窝好!”权简璃开口打断了他的话,黑道据点,简称黑窝。

  这是他们一直以来的叫法。

  然后,又柔情的看着蝶儿,“如果待的烦闷了,就让岳勇带你出去转转。”

  “恩,我没事的。就是想见见你……”蝶儿的声音原本很温柔,只是在那场大火中烧伤了声带,所以现在说话,都会带些沙哑的音色。

  “对了简璃,那条裙子真的好漂亮,谢谢你送给我……”她忽然莞尔一笑,“我还以为被那位小姐买走了,没想到竟然被你买到了。你是怎么从她手里买出来的啊?毕竟那条裙子,也算是个孤版了,那位小姐心里说不定也会不舒服的……”

  一说到裙子的事,权简璃凤眸一沉。

  想起林墨歌那双溢满怨恨的眸子。

  她说,或许在他眼里,那只是一条裙子罢了,可是在她眼里,并不是。

  可无论权简璃如何想,都想不出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物件,赋予再多的意义,也都只是一个物件而已。

  哪里有那么多说法?

  只不过,他那天的抢夺方法,真的有些卑鄙罢了。

  可是,她也不至于生那么大的气吧?

  “裙子?什么裙子?是璃二少送你的生日礼物么?还是情人节礼物?”窝在沙发里的莫易云好奇心再次发作。

  “不是啦,只是那天逛街的时候看到的。真的是很漂亮的裙子呢,店员小姐说,那条裙子只做了一件,象征着刻骨铭心的爱情,我觉得寓意很好。没想到简璃竟然买来送我了……”

  蝶儿说话间笑的灿烂,得到心爱男人送的这么有意义的礼物,是个女人,都会开心的吧?

  “呦呵,没想到还是个独一无二的礼物,啧啧,璃二少这可是下了血本了啊。怎么着,这是借着裙子表白呢?”

  莫易云笑的贼兮兮的,他倒是没想过,权简璃竟然还有这么人性化的一面。

  可是,他本就是个重情义的人啊。

  正因为如此,他才会认准了他,跟他做了这么多年的朋友不是么?

  虽然权简璃平时看起来冷若冰山,可一旦他心底认定的人,会拿命来对他好的。

  就如同他对蝶儿一样。

  身边的女人换了一个又一个,哭着吵着要嫁他的,为了他自杀的,甚至连在他身边陪了整整十年的白若雪,都没能走进他的心。

  就连,为他生了一双儿女,让他变得跟以前不再一样的小墨墨,也都没能让他彻底的打开心门。

  一切,只因为他心底,还有一个蝶儿。

  哪怕,当初蝶儿生死未卜,不,应该说是,所有人都认为她死了。

  饶是如此,权简璃也在心里,为她留了一个位置。

  一个谁都无法撼动的位置。

  看到蝶儿开心的模样,权简璃本该觉得开心才是啊。

  可是为什么,他心里一点都开心不起来?

  反而,有种闷闷的感觉。

  还有一种深深的愧疚。

  刻骨铭心的爱情么?难道,那个女人真的信了这个寓意?

  可是,他与她之间,有爱情么?

  刻骨铭心或许算,可爱情,他不知道。

  “易云,你就别开我的玩笑了。你也知道我的情况,哪里有机会穿呢?其实,这条裙子倒不如给那位小姐的好,她穿上,真的很漂亮。可是我……”

  权简璃眼前,浮现出那日在商场中,林墨歌穿着那条裙子时的模样,如玫瑰仙子一般,火辣妖娆。只一眼,便摄人心魄。

  只是,他并没有将那种震惊表露。

  “说的什么话,我们蝶儿穿上才是最漂亮的!是不是璃二少?”莫易云在这方面,倒是油嘴滑舌的厉害,总是能捡一些好听的话,哄女人开心。

  权简璃微微一愣,转而笑了起来,“是啊,蝶儿穿上也很漂亮啊。”

  “可是,我整日都在疗养院里,哪里有那个机会……再说了,我现在的模样……”她渐渐低垂了头,任何一个女人被烧得面目全非,都会自卑的吧?

  更不用说,当初的蝶儿,生得那样美貌。

  一夜之间出了那么大的变故,哪怕过了十几年,她依旧,没有办法接受这个巨大的心理落差。

  权简璃紧握着她的小手,“你在我心里,永远都是一样的漂亮。所以以后,不要再胡思乱想了,知道么?至于那条裙子,在你生日的时候穿不就好了?”

  “生日?”她有些惊讶。

  “恩,怎么,不想跟我出去约会么?”他如海浪一般的嗓音,在她心头,激起一层层的浪花。

  忽然间,便羞红了脸。

  那双柔亮的眸子里,似乎是溢出了一层水雾。

  “真的可以么?我担心我在你身边,会……会被人说闲话……”她心里雀跃不已,却越发自卑。

  尤其,是站在这样一个优秀的男人身边。

  只会衬托的她,越发卑微。

  “我看谁敢!”他霸道的语气,惹的她噗嗤一笑。

  看着二人甜甜蜜蜜的模样,某些人又受不了了,“你们两个这样虐我跟岳勇这两条单身狗有意思么?不过还是恭喜你喔蝶儿,又老……额不是,又长大一岁。”

  岳勇又看了莫易云一眼,云二少说自己就好了,怎么老提他呢?

  蝶儿无奈一笑,“你说的没错,确实是老了一岁啊。没想到,时间竟然过得这么快……”

  “快么?你不是说以前那十几年度日如年的么?”他反问。

  “是啊,可是,自从回到……你们身边以后,或许是太开心了吧,感觉时间过得飞快呢。”蝶儿感慨道。

  艰难的时候,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

  可如今,终于回到了心爱男人的身边,却又贪心的希望,每一秒,都能无限蔓延,最好,让时间永远停止在这一刻。

  莫易云忽然也有些感慨了,一向欢脱的人竟然微微叹气,“是啊,转眼间都过了这么多年了,你都不知道,这些年璃二少过得跟出家人一样,比和尚就多了几根头发!幸好你回来了,要不然,恐怕这厮得孤独一生了。”

  他话刚说完,心里忽然觉得有些不对,毕竟权简璃和小墨墨,还纠缠不清。

  可是,那天在酒吧里他也说过,他没有办法放下蝶儿,所以,哪怕小墨墨为他生了一双儿女,他依旧,没办法给小墨墨一个家一份婚姻。

  那现在蝶儿回来了,他心里,是不是已经有了衡量?

  既然当初为了等蝶儿,没办法彻底的接受小墨墨。

  那是不是就说明,蝶儿的份量,还要更重一些?

  蝶儿眼底神色有些复杂,既有开心,又有难堪,“简璃,你怎么这么傻呢?如果我真的死了,难道你还要折磨自己一辈子么?如果真的那样,我也会不放心的。可是……就算我回来了,又有什么用呢?现在的我,根本就没有资格站在你身边啊……甚至都没办法照顾你,没办法为你……”

  她想说的是,没办法为他生孩子,更没有办法,过夫妻生活。

  毕竟,她害怕自己那狰狞的模样暴露在他面前时,他会厌恶。

  她也不想,让一个那么丑陋的自己留在他心里。

  她希望,在他记忆里的自己,永远都是当初美丽的模样。

  “对不起蝶儿,都是我的错。当年若不是我……总之,我会想尽一切办法治好你的……”权简璃心底是深深的愧疚。

  蝶儿摇头,深邃的眸子里泪光点点,“不简璃,那件事与你无关的,你不要再自责了。而且,我现在不是回来了么?你不是也说,会治好我的么?”

  “若是治不好呢?”

  莫易云冷不丁又来了一句,“蝶儿,你不要再自欺欺人了好不好,已经十三年了,现在的模样,已经算是恢复到最好的了。你经历了那么多痛苦,难道还要继续承受下去么?”

  “易云,你别说了……”蝶儿眼泪瞬间蔓延。

  “璃二少,这些年为了治疗,为了恢复到原来的模样,蝶儿已经忍受了无数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了,你知不知道你一句再治疗,对她来说就是几个月甚至几年的痛苦?难道蝶儿的身体治不好,你就不会跟她在一起了么?”

  “当然不是……蝶儿在我心里,一如当初……”权简璃淡淡道。

  他没想到,莫易云在这件事上,会如此大动干戈,不过,确实是他考虑不周全。

  治疗烧伤的话,需要一次次的植皮,那种痛苦让蝶儿一个女人来承受,他也不会忍心的。

  “既然一如当初,那你为什么还要一直这么拖延下去?过完这个生日,蝶儿就三十岁了!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么?意味着她大好的青春年华彻底失去,意味着她将一步一步走向衰老……”

  莫易云说到气愤处,忽然一脸认真的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