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276章 我们订婚吧(4)
  第276章我们订婚吧

  看着三个人震惊的模样,权简璃只得点头,只是,觉得胸口似乎被什么东西堵住了,连呼吸都变得不顺畅。

  明明是该开心的事吧?

  可是为何,他的心,却痛到抽搐……

  权简璃要跟蝶儿订婚的事,如同一阵风般,刮进了权老爷子的耳朵里。

  然后,全家人都震惊了。

  在权老爷子的示意下,全家上下来了个紧急聚会,只不过,当事人权简璃却不在。

  “真是个孽障!当初让他娶佳倩她不娶,现在竟然铁了心的要娶这么个烧伤的女人!我堂堂权家二少奶奶,怎么可能让那种女人来做!”

  权老爷子气的吹胡子瞪眼,重重一掌拍在桌子上。

  他一直以为权简璃不肯娶安佳倩,是因为白若雪。

  可是现在才明白,竟然是为了那么一个变成丑八怪的女人!

  “是啊,难道娶回家来,要我们也整天面对着那张脸么?虽然简璃是觉得没关系啦,可是怎么也该考虑一下家里的人吧……”吴玉洁低声道。

  她现在忽然有那么一点点的后悔,若是当初没有阻止简璃和林墨歌的话,说不定现在,林墨歌早就嫁进来了。

  哪怕她再不喜欢林墨歌,可总好过整日里看着一个全身都是伤疤的女人好吧?

  说句难听的,若是大晚上的在客厅里遇到,还不吓死个人?

  权希凡坐在沙发上,看了一眼身边同样闷声不吭的妻子苏梅,犹豫许久道,“或许,简璃有他的想法……”

  因为权简璃一向都有跟别人不一样的想法。

  而且,他也知道,老二做的决定,根本没有人可以改变。

  反正老二娶谁,跟他也没什么关系。

  “妈,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啊,老二那么有钱,随便想想办法,带她去做个整容什么的不就行了?蝶儿以前还挺漂亮的呢。”

  权幻啃着苹果,突然插了句嘴,“我倒是觉得老二那家伙还挺长情的,不过有点长过头了。都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竟然还记着当初的约定,实在是太为难他了。而且啊,人家老二这叫爱的深沉,你们懂什么?人家爱的可是女人的心!”

  咔嚓!

  身后传来重物落地的声音。

  众人回头看去,才发现月儿正捧着一盆小小的仙人掌站在那里,而地上,另一盆仙人掌的盆子,早已经碎裂开来。

  里面小小的仙人掌歪歪斜斜的倒在土里,看起来格外可怜。

  “三叔,你们刚才说便宜老爸要娶蝶儿阿姨回来?”

  月儿那双如黑宝石一般漆黑的眸子里,闪着不敢置信的光。

  权幻咧嘴一笑,“是啊小月儿,以后就不能叫蝶儿阿姨了,该叫妈妈了!”

  “闭嘴!”

  月儿怒吼一声,“我妈妈只有一个!”

  说罢,气呼呼地向外冲去。

  “哎小月儿!你要去哪啊……三叔说错话了还不行么……哎不对,我没说错啊……”

  权幻急着追了出去。

  “幻儿!把月儿带回来啊!”吴玉洁也追出去几步,嘱咐道。

  她没想到,月儿的性子还是跟以前一样,或许,是跟她的妈妈一样吧?都是那么认死理,而且,还冲动……

  “这可怎么办?简璃就不懂得为两个孩子着想着想么?这月儿知道了就闹出这么大事来,若是再让羽寒知道他要娶那个丑陋的女人,羽寒性子一向孤僻,说不定会闹出更大的动静……”

  吴玉洁的话还未说完,便见一个小小的人影走进了客厅。

  “奶奶,您说我爸爸要娶的那个丑陋的女人,是不是叫蝶儿?”

  羽寒一本正经的站着,就连说话的方式,都像个小大人一般严肃。

  与月儿的愤怒和吵闹比起来,羽寒反而太过于冷静。

  “羽寒呐,既然你都听到了,爷爷也不瞒你。不过现在只是说要订婚……”权老爷子微微叹息一声。

  他竟然要亲口告诉孙子这些话,是不是太过于残忍了?

  “呵呵……”羽寒冷笑一声,“爷爷,这根本没区别。爸爸连妈妈都不肯娶,现在既然说了要订婚,那就等于是下了决定要把那个女人娶回家了……”

  权老爷子目光一滞,羽寒的话,让他吓到了。

  他没想到,一个才七岁的孩子,竟然看的如此透彻!

  只是,在羽寒的身上,他似乎看到了年幼时的简璃……

  羽寒不哭不闹,冷笑过后,又恢复了面无表情。

  然后,转身向着房间走去。

  “羽寒他不会有事吧?他这么安静,我心里总觉得不踏实……”吴玉洁担心道。

  或许简璃根本就没有想过,无论他做什么决定,伤害最深的,其实,是这两个孩子……

  嗤……

  一声刺耳的刹车声刺破夜幕。

  紧接着,一个小小的身子从跑车上跳下来,向着医院里冲进去,手里,还抱着那盆小小的仙人掌忘了放下。

  而这,正是妈妈送给她和羽寒的。

  三个人,一人一个。

  只不过刚才羽寒那个,被她不小心失手落在地上打碎了。

  “哎月儿!你认识路么……”

  权幻匆匆追了下来,却见月儿已经坐上电梯上去了……

  顶层的高级贵宾套房里,权简璃正斜倚在窗前向下看着。

  从这里看去,刚好是一个小公园。

  因着前几日的大雪,树上覆盖着的积雪还没有完全融化。

  一眼看去,倒像是开了一树的浅白色樱花一般。

  他忽然想起,与那个女人初见时,便是樱花盛开的时节吧?

  明明是她坐错了车,却还虎视眈眈质问他。并且,还大胆的捏了他的脸,对他出言不逊。

  原来,从那个时候起,她就如此不同啊。

  跟他身边的那些温顺的女人一点都不同,所以,他才会对她产生了兴趣的吧?

  还有那一次,她宁愿一死,也不愿意被那几个男人糟蹋,毅然决然从四楼跃下时,泛着银光的身躯,如同一朵在盛放时凋零的樱花般,凄美,而妖艳……

  蝶儿把之前莫易云送的花插进了花瓶里,正在桌子前仔细的摆放。

  若是从前,她是见不得这些漂亮的花儿的。

  因为她讨厌一切比她好看的东西。

  可是现在,却不会了。

  因为现在的她太过于幸福,便想要让所有人都一起分享。

  “简璃,我是不是在做梦啊?这个梦太过于美好了,我真的好害怕,一觉醒来,才发现只是一个梦,而我依旧躺在冰冷狭小的房间里,如死人一般活着……”

  “不是……”他淡淡的回应。

  “可是啊简璃,就算这是一场梦,我也希望永远都不要醒来。哪怕是在梦里迷失了,我也心甘情愿。”

  权简璃依旧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没有作声。

  可是,这并不能影响蝶儿的快乐。

  从权简璃问她,愿不愿意跟他订婚的那一瞬间,她黑白的世界,已经变成了彩色。

  她忽然觉得这些年受的苦都是值得的。

  或许,这些苦就是上天在考验她啊。

  现在,她终于通过了考验,所以才会得到心爱的男人的求婚吧?

  原来,被心爱的男人求婚,是这么快乐的事啊……

  “简璃,那天我真的要穿那条裙子么?会不会太胖了点?”她不刻不停的又问道。

  权简璃看着窗外,没有应答。

  “简璃?你有心事?”她走过去,轻轻握住他的手问道。

  “恩?没事。”他这才收回了心思,冲她微微一笑,“蝶儿怎么会胖呢?再瘦下去,恐怕一阵风都要吹走了呢。”

  蝶儿娇羞一笑,“讨厌啦,你就会说这些话来哄我。反正我已经决定了,这几天不吃晚饭了。要不然到时候穿不上那条裙子可就糟糕了。那么美的裙子,可不能白白糟蹋了……不过,以我现在的样子,再怎么穿,也比不上那位小姐。她真的很美是不是?”

  权简璃唇角的笑意一僵,再次浮现出那日镜子里,林墨歌眼中的恨意。

  不知为何,呼吸突然有些困难。

  “对了简璃,你还没告诉我,那天到底是怎么说服那位小姐的?她当时不是说绝对不会让步的么?你该不会是对她做了什么不好的事了吧?”

  不好的事?

  没错,他确实是对林墨歌做了不好的事,而且非常不好。

  他收买了店员,贸然闯进试衣间,生生将那条裙子从她身上扒了下来……

  “简璃?你不会真的……”

  “怎么会呢?你以为我是云二少么?对谁都那么暴力?”他眼神闪烁,随便找了个借口糊弄了过去,“好了,别乱想了,好好准备就行了。”

  他拉着她的手坐在沙发上,温柔的抚摸着她的头发。

  “恩……可是我真的好开心好幸福,兴奋的晚上都睡不着了呢……简璃你知道么,这几日是我这一生里最快乐的日子!”

  她喜笑颜开,刚要靠在他肩头,却忽然听到身后,砰!一声响。

  竟然是病房的门被一脚踢开!

  月儿气喘吁吁地走了进来,手里,依旧还捧着那盆仙人掌花!

  而门外的保镖们,因为认识小小姐,所以并没有阻拦。

  “月儿?你来这里做……”

  “权简璃!他们说的是不是真的?!你真的要娶这个女人为妻?!”

  月儿气冲冲的用小手指,指着坐在他身边的蝶儿。

  蝶儿瞳孔一缩,震惊到说不出话来,“月儿……”

  “你闭嘴!我没问你!”月儿怒吼一声。

  稚嫩的嗓音此时听起来却格外嘹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