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278章 我们订婚吧(6)
  第278章我们订婚吧

  “咳咳!……”她忽然剧烈的咳嗽起来,把那坏排骨吐到了垃圾桶里,然后急匆匆四处找车钥匙,又找外套和鞋子。

  然后,“那个小墨墨……我……我突然想起来下午还有个戏要拍,先走了啊。你慢慢吃,嘿嘿,慢慢吃……”

  岳勇的目光一直越过林墨歌,看着在里面忙忙碌碌的黄灵儿,但是当她看过来时,却又快速躲闪开来。

  而且一向皮糙肉厚的岳勇,竟然脸红了!

  林墨歌看着两人,总觉得有些奇怪啊,难道那天两个人之间发生了什么?

  要不然,也不用这么尴尬啊。

  “岳勇,你说,那天你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她忍不住问道。

  “啊?误会……没有林小姐……”岳勇支支吾吾道,而此时黄灵儿已经换好了鞋子,风一般的低头往出跑,“我走了啊小墨墨,改天再联系。”

  岳勇一看到她出来,两大步退到了一边,紧紧贴到了对面家的门上,脸上神经紧绷着,跟个壁虎一般贴在墙上。

  黄灵儿看也不看他一眼,低着头往出冲。

  下楼梯的时候险些崴了脚,岳勇上前一步,扶也不是,不扶也不是。

  不过还不等他反应过来,黄灵儿便蹬蹬蹬的跑了。

  然后,林墨歌很明显的看到岳勇松了口气,这下子,心里的疑惑更深了。

  “岳勇,你跟我说实话,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她一见你就跟逃命一样呢?你对我家灵儿做什么坏事了?”

  “咳咳……岳勇什么也没做。灵儿小姐不是说了么还要拍戏。”岳勇一本正经的说着,可是脸上却越来越红。

  林墨歌瞥他一眼,这是睁着眼说瞎说呢?真以为她傻?

  现在天都快黑了还说什么下午有戏要拍?难道是明天下午不成?摆明了灵儿就已经语无伦次了好么。不过罢了,看他们两个这个样子,显然是不打算说实话了。

  “不说就算了,我还要吃饭,再见。”

  说罢,便要关上门,却被岳勇一个箭步冲过来,用脚卡在了门缝里。

  一开始是林初白,后来是权简璃那个混蛋,现在连岳勇也学会这一招了,有话不会好好说么?挤脚很好玩么?

  “干嘛?”她不悦的问道。

  “林小姐,其实是璃爷让我给您送东西来的……”岳勇此时才将手里提着的大袋子在她眼前晃了晃。

  林墨歌黛眉微皱,“我跟他已经说的很清楚了,请你们两个以后都不要出现在我面前!所以他送的东西我自然不会要,请帮我扔到楼下垃圾桶谢谢。”

  说罢,又要强势关门。

  岳勇却咬牙硬撑着,“我只是个跑腿的,林小姐您还是看看吧,璃爷说您看了就会消气了。”

  “消气?呵呵……我本来就没生气为什么要消气?岳勇,你再不把蹄子抽出去我可不客气了啊!”她咬牙切齿道。

  不过岳勇的力气是他们三个人里最大的,她真担心再这么下去,她的门会毁了。

  岳勇咬紧牙关撑着,林小姐明明就是在跟璃爷生气,一眼就能看出来。

  果然女人就是口是心非。

  “其实璃爷这几天一直没回来是因为他住院了……那天璃爷出了个车祸撞到了头……”岳勇犹豫许久还是决定说出来。

  林墨歌一愣,那厮又出车祸了?

  上一次出车祸,是因为白若雪跟他要个明分,他不愿意,然后两个人闹分手才出的事。

  这次,又是因为什么?

  呵呵,当然是因为那个蝶儿了啊。

  既然如此,又关她什么事?

  “真是活该!怎么就没撞死他呢,撞死了世上就少一个混蛋!”她愤懑道。

  岳勇一头黑线,看来林小姐对璃爷的怨恨可不是一星半点啊,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咒他了。

  可这也是璃爷有错在先,不该在林小姐和蝶儿小姐两个人间来回徘徊的。

  而且,现在竟然又要和蝶儿小姐订婚……

  哎,林小姐本来就在气头上,若是再知道这件事,恐怕真的会杀了璃爷的吧?

  想到这里,岳勇不由得替璃爷擦了把汗。

  璃爷这可是在玩火啊……

  真着林墨歌怒骂的时候,忽然从门缝里将袋子扔了进去,“林小姐,东西我送到了,您若是不喜欢可以扔了!那我就先告辞了,再见……”

  说罢,一溜烟跑了。

  跑的比兔子还要快。

  砰!

  门无力的关上,刚才还热闹至极的地方,忽然只剩下她一个人。

  还有落在地板上那个粉色的华丽丽的袋子。

  砰!

  用力踢一脚,把袋子踢到了角落里。

  哼,不是都跟他说清楚了,让他滚蛋的么?

  还送东西做什么?

  说不定那厮是想要报复她,所以送了什么奇怪的东西过来!她才不会上当!

  愤懑的窝回到沙发上继续吃饭,灵儿那家伙买了这么多过来,竟然说走就走。

  算了,她自己都吃完好了,反正她也不担心会变胖。

  只是,咬一口排骨,却觉得有些无味。

  目光,有意无意的瞟向那静静躺在角落里的袋子……

  啪嗒!

  最终还是将筷子放下,起身去拎起了袋子。然后,蹲在地上端详着。

  这里面,该不会真是什么可怕的东西吧?

  比如毒蛇猛兽什么的?

  好奇心的驱使下,她还是一层一层将袋子打开,然后,拿出了一个精致的盒子。

  微蹙着黛眉,犹豫了一下,一咬牙将盒子打开。

  忽然就怔住了。

  入眼,是一片绚烂的玫瑰红薄纱……

  噗通噗通……

  心跳忽然加速,她不会忘记,这就是那天在商场里试的那条裙子!那条像红色玫瑰一般,寓意着刻骨铭心爱情的,世上独一无二的裙子!

  可是,权简璃不是抢走了要送给他的蝶儿的么?怎么又还回来了?

  那混蛋到底在搞什么?

  是蝶儿不要了么?还是他良心发现?亦或是,在戏弄她?

  想来想去,也只有第三点最符合。

  饶是如此,依旧满心期待地将裙子拿了出来,在镜子前比试着。

  没错,就是那条。

  可,他到底什么意思?

  以为将抢走的东西再还回来,她就可以消气了么?才不会!那天那心里留下的阴影可是不会轻易消除的!

  可是啊,她心底真的很高兴。

  真的,她没有想到,这条裙子最后,还能再回到她的手里。这是不是意味着,那个男人心里,还是担心着她的……

  或许,前几日她说的一番话,有些太重了?

  惊喜,兴奋,还有一丝丝愧疚……

  可是,当目光落在拉链上那枚薄纱标签上时,所有的想法,都被一盆冷水兜头浇灭了。

  哗……

  将她浇成了落汤鸡。

  在商场试衣服的时候,她为了确认价格,特意看了好几眼标签,当时上面的数字与现在的,根本就不一样!

  也就是说,这根本就不是同一条裙子!

  而是赝品啊赝品……

  “林墨歌,你真是个蠢货,这哪里是当初那一条?”

  嗓音忽然哽咽起来,只觉得越发可笑。

  她可笑,因为直到现在,竟然还对那个混蛋抱有侥幸心理,还以为,他会真的在乎她。

  他更可笑,以为再找一条赝品还回来,她就信了么?就会再次傻呵呵的原谅他了么?还是说,这才是他的目的?

  在他眼里,她只不过是别人替代品而已。

  是他寂寞的时候找来玩的床伴……

  哗啦。

  将手中的裙子狠狠扔在地板上,心里紧得无法呼吸。

  她都已经沦落到如此地步了,他为何还要步步紧逼,还要用这种手段来侮辱她!?

  泪光一闪,扬起一抹浓浓的恨意。

  起身去穿了外套,又将那条裙子胡乱的塞回进袋子里,然后,换上鞋匆匆出了门……

  她,不要做任何人的替代品,她要让那个侮辱她的男人付出代价……

  夜幕初临。

  华灯已上。

  权简璃斜倚在病房的窗前,闷头吸烟。

  在他身边,还有一个同样闷头吸着烟的男子,那个平日里没个正形,嘻嘻哈哈的莫易云,难得有这么老实认真的时候。

  两个男人完全忽视了医院里禁止吸烟的牌子,站在窗前吸得天昏地暗。

  不,应该说整个病房都布满了烟雾,还有浓浓的辛辣味道。

  两个男人的脸被隐没在缭绕的烟雾中,看不清楚表情。

  可是整个房间里,都散发着一股低气压,压抑得几乎让人喘不过气来。

  “璃二,你真的决定了?其实现在就算你反悔,也没有会说什么的。毕竟,这是你一辈子的幸福,总不能为了十三年前的一句话,就搭上你一辈子。这种事,真的没有必要。以后你可是要跟蝶儿生活在一起的,你真的做好心理准备了么?”

  莫易云开口,缓缓说道。

  权简璃吐出一口烟来,优雅开口,“你觉得现在还有后悔的余地么?”

  嗓音干涩沙哑,似乎是吸多了烟。

  可是,却代表了他的心,干涩而艰难。

  “天,那天你该不会是被我刺激的一时冲动吧?”莫易云惊讶的看着他。

  可是,他的目光那么深邃,根本就看不清楚,在想什么。

  “或许那天是冲动了一些,可是,在我心里,原本要娶的人就只有蝶儿一个,从来都没有变过。若是当年的事情没有发生,说不定我跟她早就成婚了。这些年,也早就过来了不是么……”他哑着嗓音说着,心底,却闪过一个声音。

  如果真的没有当初的事情发生该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