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280章 要命的约会(2)
  第280章要命的约会

  他吞了口口水继续道,“就算是我不追她,也自然会有别的男人追她。与其好了外人,倒不如好了我,你说呢……”

  虽然说话还是嬉皮笑脸,却下意识地躲远了一些。

  因为害怕权简璃再次动手。

  砰!

  重重一拳,打到了墙壁上,权简璃指节处立刻渗出几丝殷红来。

  “放屁!你再多说一句信不信老子打爆你的头!”

  一字一句,咬牙切齿。

  莫易云依旧不服输,“我说的可是实话!你以为你订婚以后小墨墨会整天以泪洗面么?不可能!她性子那么倔强,肯定会在最快的速度内把自己嫁出去,跟其他的男人双宿双飞,说不定要比跟着你苦哈哈过日子开心多了!”

  权简璃心尖一凛,漆黑的眸子里,闪烁着幽蓝色的火苗。

  感觉心口某个地方正被一刀一刀的剐着,只要一想起那个女人跟别的男人结婚,对别的男人笑,甚至,还要在别的男人身下喘息,他就恨不得将全天下的男人都杀光!

  看他是真的怒了,莫易云也不敢再招惹,“怎么着,现在后悔了?反正后悔还来得急啊……”

  “来得急你妹!这件事还不是因你而起!”权简璃愤怒低吼。

  莫易云委屈至极,“说到底都是你自己的错好不好,你要是不那么花心,我能看不下去么?再怎么说我也是蝶儿的朋友,看她受到那种待遇总要帮她伸冤吧?况且,我也不想看你这么折磨自己下去……反正这事早晚都是要做出个决定呢,就看哪个女人在你心里的比重大了。反正总是要伤一个的……哎,你说说你这是造的什么孽啊……”

  把手里的烟头掐灭在烟灰缸里,莫易云叹了口气,“看来桃花劫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啊……真不知道你是上辈子做了什么缺德的事,这辈子老天才会这么惩罚你……”

  “闭嘴!”

  权简璃低斥一声,却觉得太阳穴突突直跳,似乎有什么不好的预警。

  气氛再次沉闷下来,两个大男人又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吸烟。

  对于权简璃来说,心里越是乱的时候,越喜欢吸烟。

  所以莫易云只能舍命陪他了。

  天空,似乎又飘起雪花来,洋洋洒洒。

  看着那凌乱的雪花,权简璃漆黑的凤眸里,暗涌渐渐涌动。

  其实,他并不怪莫易云。

  这件事,他迟早都要做个了断的。

  娶蝶儿,只不过是将很早以前就埋藏在心里的事宣告出来罢了。

  可是为什么,他的心,会这么痛?

  如同这雪花一样,就算表面再怎么华丽美丽,可是,一旦雪化了,那被掩藏起来的丑陋真相,便会再次揭露在人面前。

  而且,比从前还要更加泥泞不堪……

  不知过了多久,他深吸一口气,幽怨的目光望着漆黑的夜空,缓缓问道,“如果是你,你怎么选?”

  二选一的问题,从来都不容易。

  无论选择哪个,最后,都会后悔。

  “哎,记不记得上高中那会儿看过的一本书?上面的话特文艺。”莫易云眼神忽然变得有内涵起来,然后深情款款。

  “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成墙上的一抹蚊子轿,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饭黏子,红的却是心口上一颗朱砂痣……”

  权简璃鄙夷的瞪了他一眼,“都什么时候的书了,你还背下来了?”

  “那当然!想当年哥好歹也是个文艺青年好不好。你不觉得这话说的太对了么?在我看来,蝶儿就是那白玫瑰,以后你的生活一平淡下来,你会发疯一样的想念小墨墨的激情的。不过到那个时候也晚了……”

  莫易云说着,撇撇嘴,“反正要是我的话,我会娶小墨墨。”

  咯噔!

  权简璃胸口一紧,没来由的火气上涌,拳头紧握。

  “你敢!”

  莫易云不动声色退后一步,“淡定淡定,这可是你问我的,我只是阐述一下自己的意思罢了。”

  “原因。”权简璃闷声闷气道。

  “当然因为小墨墨漂亮啊!我之前不就已经说过了么?哥们儿可是个实诚的男人,男人呢,都好色。要是跟小墨墨在一起的话,整天能对着一张漂亮的脸蛋儿,我俩性子又那么合拍,那可真是神仙眷侣啊。而且,还有一对儿龙凤胎,整个人生都圆满了好不好……

  选了小墨墨的话,辜负的只是蝶儿一个,其余的人都会幸福。虽然这对蝶儿有些不公平啦。可是选了蝶儿的话,幸福的就只有蝶儿一个啊……

  小墨墨被伤个彻底,你那一对宝贝儿女也伤个彻底,你呢?难道你就能说你会幸福么?是吧?这可是得不偿失……”

  “闭嘴!”权简璃气得牙痒痒,“你要是再敢用那种登徒子的表情想她,我就把你那破酒吧给关了!”

  话虽然这么说,可是,不得不承认,莫易云说的很对。

  娶了蝶儿,所有的人都不会幸福。

  可是,他又偏偏没办法辜负蝶儿……

  莫易云还不怕死的拍拍他的肩膀,“好啦,反正你这决定也下了,以你的性子应该不会再反悔了。所以呢,小墨墨的事你就不用担心了,有我在,她一定会幸福快乐的……就算没有我,不是还有那个林家二世祖么?我可听说他对小墨墨极其上心啊……说不定他就等着你来这么一出好捡漏呢……”

  砰!

  这一拳,并没有打到他身上,而是打在了窗台上。

  震得烟灰缸都震颤了几下。

  权简璃漆黑的瞳孔里,射出一道道浓浓的杀气。

  “除了我,谁也不准碰她!”

  “呦呵!这可真是雄心大志啊,依我看,你这个想法一定会被小墨墨推翻的,不行咱打个堵?我堵你最后会焦头烂额……”

  莫易云一脸轻佻道。

  “滚!老子现在就焦头烂额了。”权简璃愤怒不已,“我就不信那女人敢逃出我的掌心!”

  “呵呵……你也太小看小墨墨了,你要是把她逼急了,说不定她真会跟你同归于尽!……”

  砰!

  莫易云的话还没有说完,病房的门忽然被一脚踹开。

  站在窗前的两个男人同时回过头来,皆是神色一滞。

  林墨歌像头发怒的小豹子一般,红着脸蛋儿,气乎乎冲了进来,手里,还提着一个粉色的袋子。

  只不过,一进来她便皱起了眉头,这房间里辛辣的烟味,刺的她直流眼泪。

  “哇偶!小墨墨!好久不见了……我都快想死你了……”

  莫易云说话间已经屁颠屁颠的向着林墨歌扑了过去,笑的那叫一个粲然,“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啊,小墨墨,你是不是已经听到我的心在呼唤你了?”

  林墨歌微拧了眉头,不动声色的向后一躲,堪堪躲了过去。

  莫易云一脸受伤的模样,“小墨墨,这可是时隔两年多的第一个拥抱啊,你就这么狠心拒绝么?”

  说着,又厚着脸色扑了上去。

  “云二!”权简璃皱着眉头低呵一声。

  “滚开!”林墨歌嫌弃地瞪了他一眼。

  莫易云受伤的心,在一瞬间裂成了碎片,咔嚓咔嚓,落了一地。

  林墨歌看也不看他一眼,目光,自始至终停留在靠在窗台的那个男人身上。

  岳勇说的没错,他这次撞到头了,不过,那也是活该!当初怎么不一下撞死算了,省得再这里祸害别人!

  在权简璃阴翳的眸子注视下,蹬蹬蹬走了过去,二话不说,将手里的袋子狠狠往他头上砸去!

  嘶……

  权简璃下意识抬手去挡,却忘记了手上还受着伤。

  袋子虽然不重,可是林墨歌用的力气大啊。

  挡住的同时扯动了手上的伤口,疼的他倒抽一口冷气。

  “权简璃你真恶心!你以为找件一模一样的拿来就能侮辱到我了么?幼稚!”

  啪嗒,袋子掉在地上的同时,被莫易云捡了起来,“这什么东西啊?袋子还挺漂亮的。”

  说话间,已经手脚麻利的将袋子里的精致盒子拿了出来,一打开,“呦呵!好漂亮的裙子啊!这不就是我刚才举的例子里的红玫瑰么?璃二啊,原来在你心里,小墨墨就是红玫瑰啊?没想到你丫还挺浪的啊,竟然会送小墨墨这么漂亮的裙子……”

  权简璃脸色一沉,他没料到,她竟然拿着这条裙子来还他!

  更没想到,莫易云这厮竟然还在添乱!

  怒吼一声,“时间不早了,你该回去了!”

  莫易云哪里会听他的?

  他有预感,接下来,好戏才要上演,他怎么能在这么重要的时间离场呢?

  摆摆手,“没关系没关系,我这不是担心你的身体么?而且我也好久没见过小墨墨了,正好想跟她叙叙旧呢……你说是不是啊小墨墨?”

  权简璃被他不要脸的模样气得牙痒痒。

  林墨歌冷冷嗤笑,“这条裙子是红玫瑰没错,可他心底的红玫瑰可不是我。还有,你别搞错了,这裙子可不是他送我的,而是生生从我身上剥下来抢走的!”

  因为生气,她的嗓间有些沙哑,长长的睫毛上,还沾着几滴晶莹的泪珠儿。看得权简璃胸口一紧。

  可她的眼泪,却并不是为了这件事和这个人才落下的,只是刚才进来的时候,被房间里的烟味呛到了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