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288章 要命的约会(10)
  第288章要命的约会

  “那个……你们两个谈啊,我还有事就先走了,拜!……”

  说罢,他一猫腰,从四个黑衣人中间穿了出去便要溜。

  林墨歌赶紧上前,“易云,一起走……”

  可是,莫易云如同练了轻功一般,早就没了踪影。

  临走时还默默念了一句,“对不起了小墨墨,我实在帮不了你了……至少璃二不会杀了你,可他会杀了我啊。”

  看着空荡荡的街道,林墨歌无奈叹了口气。

  看来莫易云是被权简璃给吓怕了啊。

  真是没种!

  不过算了,反正她今天的取材也差不多了,那就是,什么黑道二世祖,根本就跟正常人一样,没什么出息!

  冷风一吹,冻的她瑟瑟发抖。

  裹紧了大衣,匆匆向着马路上行去。

  现在出去打车的话,应该还能遇到吧。

  毕竟这边晚了不好打车的。

  “站住!你要去哪?”身后传来一声冷漠又焦急的嗓音。

  她不作声,继续向前走着。

  从知道他要跟他的蝶儿订婚那一刻开始,她就已经决定了,以后,就当他是空气。

  她的喜怒哀乐,都不会被他所影响,就算他在她面前死了,她也不会掉一滴眼泪,因为她根本就看不见啊。

  权简璃大步追了上去,每次她一不理他的时候,心里,就会很害怕。

  害怕她再次一声不响的离开。

  “呀!”林墨歌惊呼一声,身子已经被他横抱而起,转身,向着车子的方向走去。

  “放开我!”她冷冷道。

  “凭什么?放开你然后再让你去找林初白约会?”他冷冷说着,脚下不停。

  黑衣人早已经打开了车门,他俯身,抱着她上了车,趁她还没来得急逃跑,迅速锁好车门。然后,黑衣人发动车子离去。

  “你怎么会知道这种地方的?”他忽然开口问道。

  她沉了脸,没有回答。

  挣扎要从他身上下来,却被他搂得更紧。

  为了收集素材,她可是调查了好久才知道这里的存在的。然后,一直想着来卧底的,可是又怕出了什么意外,自己再被反卧底了,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所以才想到了让莫易云带着她来。

  却没想到,正事没办成,还被这个混蛋给毁了。

  真是流年不利!

  看来她命中犯他!

  见她不吭声,他紧皱着的眉头渐渐舒展了一些,“罢了,我知道你是为了漫画的事,也不追究了。但是这种地方你以后不准再来了知道么?知不知道你一个女人有多危险?”

  她依旧沉着脸不作声。

  眼观鼻鼻观心。

  他无奈,语气放软了一些,“还在生气?因为裙子的事还是因为蝶儿的事?”

  她不说话,当他是空气。

  只是,放在她腰间的手,让她很不舒服。

  “若是因为裙子,我真的不知道那条裙子对你来说那么重要,是我一时兴起伤了你的心,我向你道歉。若是因为蝶儿……”

  他语气顿了一下,漆黑的眸底,闪过一丝疲倦,“你大可不必生气。我跟她订婚,只不过是为了兑现一个十三年前的承诺罢了。无论我跟她之间的关系如何变化,都不会影响到我们……”

  林墨歌面色凛然,心里却冷冷笑着,我们?

  他的这个我们,恐怕是用错地方了吧?

  “难道你不相信我么?蝶儿的样子你也看到了,我不可能把她扔在疗养院里不管不顾,所以我必须照顾她一辈子,这是我的责任。”

  林墨歌真想怒吼一声,既然有责任你就去照顾啊!谁拦着你了么?

  可是,她现在什么也不想跟这个人说,因为太无力。

  就算说的再多又如何?

  什么也改变不了,只是徒增烦恼罢了。

  况且,她真的不想跟一个残疾人争什么。

  就算争到了又如何?

  她一生,都会背负着深深的罪恶感的。

  她面无表情的模样,深深刺痛了他的心。

  指尖一颤,不由得搂得更紧了些。

  明明她就在他怀里,可是为什么,他却觉得已经失去了她呢?

  “墨儿,我向你保证,就算我娶蝶儿回家,我们之间,也还会像以前一样,一点都不会变。我依旧会独宠你一人,给你任何想要的,当然,除了婚姻……”

  除了婚姻是么?

  可是,她只想要婚姻。

  他的话,她早已明白了。

  原来,他是想让她做他的妾,或者,像以前一样,做那个永远见不得光的情人。

  说来真的很可笑吧,放在别人身上,从来都是生了孩子的那个才是正室,因为母凭子贵。

  可是到了她这儿到是反过来了,她反而要像做错了事一般的藏起来,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孩子叫别的女人妈妈,眼睁睁看着这个男人娶别的女人。

  而她还要落落大方的祝福?

  真是可笑至极!

  况且,她从小跟着王云,受尽了多少苦楚。

  她深知小三的地位,深知小三所受的屈辱。

  而王云的一生,也将是她的真实写照。

  所以,她万不会让自己再重蹈覆辙。

  “相信我好么墨儿?我会给你一切,甚至蝶儿得不到的,我都会给你……只要你肯乖乖留在我身边不要离开……”他是真的怕了她再次离开。

  见不到她的日子,他活着,都没有了意义。

  真的如同行尸走肉一般,连时间的流逝,连痛苦,都没有感觉。

  听着他哀求的话,她深呼吸一口,心底,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

  或许这个男人从来没有这样低三下四的求过别人吧?

  可偏偏,这样的乞求,她一点都不稀罕。

  可是,也不想再这样跟他纠缠下去,终于,冷冷嗤笑一声,“所以,你是要让我做下一个王云么?”

  下一个王云?

  他心尖一颤。

  王云的事,他已经全部知道了。

  林若瑜本就是王云的女儿,却生生叫了江夜青整整二十五年的妈。

  而王云利用林墨歌,帮林广堂夺下了雪城项目,然后,才登堂入室,赶走江夜青,成了林家的女主人。

  也跟自己的亲生女儿相认。

  只是好景不长,现在的林家,可谓是已经凋落不堪。

  两年前那一个下着暴雨的夜里,在情侣酒店,她在他怀里,哭的撕心裂肺。

  当时她的痛苦,他直到现在都还记得。

  所以,她这一句话,深深的震撼了他的心。

  是他太过分了么?

  可是,他真的不愿意就这样放开她啊。

  “所以,只有婚姻,才能让你留在我身边么?”他微微叹息着问道。

  “是。”林墨歌回答的斩钉截铁。

  可心底,却又默默多加了一句。

  其实她要的,并不一定是婚姻啊。

  好要的,是一份独一无二的爱情,是此生此心,只有我一人。

  若是要跟其他的女人分享,那么,她宁可什么都不要。

  其实从某些方面来说,她跟他,都有一样的洁癖啊。

  “对于你来说,得不到的,宁愿毁了。可对于我来说,得不到的,便是放弃。所以,不要再说那些可笑的话了,我也不想再听。最后一次申明,既然你已经选择了你的蝶儿,就好好照顾她。不要再来烦我。”

  说罢,再次低头,从始至终都没有看他一眼。

  得不到的,便要放弃。

  那么她,已经放弃他了么?

  不知为何,心底忽然狠狠的痛了起来,他明明就拥有着一切,却为何偏偏抓不住这个女人?

  明明,为了这个女人他可以什么都不要,却偏偏,没办法放任蝶儿不管。

  因为他心里的愧疚,不容许他这么做。

  她决绝的表情,和空洞的眼神,都在阐述着一个事实。

  那就是,她的心里,是真正将他摒弃在外了。

  车窗外的灯光照在二人脸上,却又看不清楚。

  狭窄的空间里,气氛越加尴尬。

  他伸手,轻轻的摩挲着她细软的长发,心底又软又痛。

  “墨儿,别这样好不好?其实婚姻只是一个虚名而已啊,难道你还不懂我的心么?除了这个,你想要什么我都能给你,就算想要全世界,我也打下来给你好不好……”

  她心底一冷,全世界?

  她要全世界做什么?

  这话,倒是像以前的帝王们常说的。

  为了博得美人一笑,哪怕将整个江山拱手相让都可以。

  可是,她要的,偏偏不是全世界,也不是他的江山啊。

  纤长的指尖紧紧扣进了掌心的肉里。

  紧咬着下唇,直咬到嘴唇发紫发红,才缓缓松开,终于,打定了主意,“把孩子还我。”

  淡漠的嗓音在狭小的空间里响起,他下意识回答,“不行!唯独孩子们不行!”

  她嘴角微扯,这个回答,早就料到了不是么?

  “看吧,在这世界上,我只要两样东西,可你一样也给不了。所以,请以后不要再来招惹我。那些在你看来珍贵的东西,我根本不稀罕。”

  他的心,仿佛在滴血。

  若是可以,他想将这两样都给她!

  可偏偏天意弄人,婚姻,他此生只能给蝶儿。因为那是他欠蝶儿的。

  可孩子,若是他还给了她,那么,就会永远的失去她了吧?

  其实,他根本就不想要孩子的,因为对孩子们,并没有任何的感情。不,或许,有那么一些吧。

  可是,与另一个更大的意义比起来,对孩子们的喜爱,就显得太过于平淡了。

  对他来说,孩子们,是他手里唯一的筹码。

  他知道,只要有孩子们在,她就舍不得离开。

  虽然,这个手段有些卑鄙,却是他唯一能做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