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289章 浪漫求爱行动(1)
  第289章浪漫求爱行动

  因为这个女人的心,比他想象的还要狠。

  若不利用孩子们,恐怕他此生,都休想再见到她。

  可偏偏,他根本就放不开她啊,他的命,他的灵魂,似乎都已经丢在她身上了啊……

  若是说,孩子们是她的命,那她,就是他的命啊……

  可是,她根本就不懂不是么?

  两人争执间,车子已经回到了小区楼下。

  刚一停稳,林墨歌便急匆匆下了车,气鼓鼓向着楼道走去。

  权简璃快步跟在后面,两个黑衣人大眼瞪小眼,哪里见过这么温柔的璃爷啊。

  要不是今天被派来保护璃爷,恐怕这辈子,他们都不知道,原来璃爷在这个林小姐面前,竟然还会低声下气!

  这可比在北极见到海市蜃楼,在海上见到北极光还要令人震撼啊。

  林墨歌赶在那人到来前开了门,因为权简璃的屋子是特别装修过的,所以,才换了密码锁。

  可她的还是最原来的那种,本来按照以往的惯例,钥匙都会放在楼道里的花盆下的。

  可是前几日因为岳勇一直在她门前徘徊,所以她便把钥匙收了回来。

  迅速的开门闪进去,正要关门的时候,却忽然凭空出现一只脚,生生卡在了门缝里。

  那名贵的鳄鱼皮鞋,锃光瓦亮,显些闪瞎她的眼。

  “还有我!”他依旧恬不知耻道。

  林墨歌不吭声,咬紧牙关要关上门,她现在倒是真的想把这混蛋的蹄子给挤烂!

  嘶……

  疼的权简璃龇牙咧嘴,那俊美的面容微微有些狰狞,却依旧好看的令人发指!

  “我娶蝶儿真的只是因为一个承诺,是我欠她的。我不能辜负她……”他继续苦苦哀求,若是他辜负了蝶儿,蝶儿真的可能会自杀的。

  那样的话,他这一生,都会活在内疚里无法自拔。

  “所以你娶了她啊,又没人拦着。”林墨歌只觉得可笑,这个男人是听不懂人话么?

  “可是你为什么不理我。”他反驳。

  “我为什么要理你?”

  她刚才在车上已经说的那么清楚了,他为什么还要苦苦纠缠呢?

  原本以为他是个痛快的男人,说一不二的那种。

  却不料,这个男人竟然这么婆婆妈妈!

  他的脚被挤得几乎变了形,疼出一身冷汗。

  可是跟心里的痛比起来,脚上的痛却显得太轻了些。

  “你要怎么样才会乖乖留下来?”他已经浑身乏力了,就连再大的谈判他也从来不曾畏惧过,可是在这个女人面前,却一次一次的缴械投降。

  偏偏,她还不屑一顾。

  “这整个小区我都买下来了,就当是我赔罪的礼物好不好?不要再生我气了好么?墨儿,让我们还像以前一样好好的,好么?”

  他漆黑的凤眸里,满是挣扎。

  或许说出这样的话来,本身,对他就是一种极大的考验吧。

  毕竟他的自尊,不允许向任何人低头。

  可是,每次在这个女人面前,他才发现,见鬼的自尊!

  只要她肯乖乖留下来不离开,就算让他跪下来磕头他都肯!

  她指节冰凉,这个男人,远比她想象的,还要更恶心,更自私。

  他觉得以前好是么?可是对她来说,却是一个噩梦!

  她被折磨到死去活来,一切都要按着他的性子来,稍稍做错了什么,便会换来他严厉的侮辱和惩罚。

  可这个男人,竟然把这样的生活,说成是美好。

  呵呵,来自地狱的恶魔,也不过如此吧?

  “我要的,你给不了。所以,多余的话不要再说了。明天我会搬走,你好好跟你的蝶儿去过日子吧。”

  她沉下心来说出的话,心里,却并不痛。

  她以为会痛到撕心裂肺。

  可是真正说出来了,却平淡的很。

  或许,这几日来,早就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了吧。

  一句搬走,如同当头棒喝,将他击得晕头转向。

  他费尽一切心思才买下这个小区,甚至还冒着亏损的风险,这一切,都是为了她。

  而且,放着好好的家不住,特意跑到这个老旧的小区来窝着,就是为了整日跟她守在一起。

  她竟然说搬走就搬走?

  他又怎么肯依了她?

  “你搬走的话要赔偿我一大笔违约金!”他实在没了主意。

  “好,我赔。”她依旧淡漠的没有一丝感情。

  不知从何时开始,两个人的身份,似乎在不知不觉间,发生了变化。

  权简璃身子一僵,才发现他连威胁她的资格都没有!

  对了,还有一个最大的筹码!

  眼底闪过一抹精光,也算是他最后的期望,“我让孩子们住过来好不好!”

  一听孩子两个字,她眼底的警惕顿时松懈下来。

  如同以前,王云是她的软肋一样,现在,孩子们,就是她最大的弱点。

  她眼里的动容,又如何能逃得过精明的权简璃呢?提着的心终于放下了一些,继续道,“不过前提是,你必须跟孩子们一起搬到我那边去住。墨儿,那里已经装修好了,我不忍心你再在这边受委屈了,所以就乖乖过去好不好?”

  一句话里,软硬兼施。

  林墨歌却并不上他的当,“让孩子跟我住,我就留下来。”

  “好,那我也搬过来!”他谄媚的笑着。

  “滚!跟你有毛关系!”她是真的愤怒了,没想到这个男人脸皮竟然厚到如此地步!

  “我跟孩子们是一体的,你既然要跟孩子们一起,就必须跟我住在一起。否则免谈!”他干脆耍起了无赖。

  不过,这也是谈判中的一个技巧。

  却不料,在林墨歌这里,不!管!用!

  “那就算了。”她再次恢复了淡漠的语气,那张娇俏的小脸上,平静得不起一丝波澜。

  他费尽心机想要从她眼里看出些破绽,却最终,什么都没有看出来。

  然后,就在他还要再谈判的时候,林墨歌手里不知何时,竟然多了一根棒球棍!

  然后,重重的往他脚上砸去!

  “恩!……”

  他吃痛闷哼一声,反射性地将脚抽回。

  才发现为时已晚。

  砰!

  门在他面前无情的关上,震得他心脏抖了好几抖。

  伤口,扯得更大了一些。

  为什么,现在连孩子,都不起作用了?

  难道,是他判断错误?

  可是,这个女人的心狠,他也不是没有见识过。

  毕竟上一次狠心一走,便是整整两年。

  若是再有下一次……他不知道,他还能不能活着熬过来……

  正欲再想办法撬开门时,手机却响了起来,接起,传来岳勇平淡无波的声音,“璃爷,蝶儿小姐出事了……”

  房间里,林墨歌腿一软,跌坐在地板上。

  刚才,她险些就答应了!

  谁让孩子们是她唯一的软肋呢?

  可是,她又知道,若是现在答应了,那么她自己都看不起自己!

  藏在他背后的情人,她是万万不会做的。

  可是孩子们呢?该怎么办……

  荒诞的一夜,似乎并没有因为这闹剧的落幕而过去。

  因为,另一场闹剧,即将上演。

  权简璃下楼时,岳勇已经候着了。

  两个黑衣人自然是要留下来守着的,因为他真的担心,那个女人会跟两年前一样一走了之!

  上了车,匆匆向着疗养院赶去。

  他从后视镜里看着小区,直到远远的看不见了,才收回了目光。

  “蝶儿怎么样了?为什么会犯了旧疾?”他眉头下意识的紧蹙。

  岳勇开着车,面无表情道,“这几日因为订婚的事,蝶儿小姐太开心了,所以事事都亲力亲为,亲自跑了会场,还安排了很多琐碎的事情,许是站的时间太久了,扯动了旧的伤口……”

  “这些事不是已经吩咐下去给别人做了?你怎么不好好看着她!”他语气有些不悦。

  “璃爷,您也知道蝶儿小姐很倔强的,再说了,她真的很重视订婚晚宴,整天念叨着,生怕有一个地方出了差错……”

  岳勇微微叹息一声,璃爷并不把订婚当回事。

  可是不代表蝶儿小姐也不当回事啊。

  这可是蝶儿小姐此生最大的愿望了,所以,自然会耗尽心血的啊。

  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在心爱的男人面前,呈现最完美的一面呢?

  尤其,是在那么多人的面前。

  “蝶儿小姐说已经好几天没有见您了,所以一直念叨着想见您一面……”岳勇又小心翼翼道。

  这几日璃爷一直为了林小姐的事忙得焦头烂额,自然是没空管蝶儿小姐的。

  果然,一个人还是没办法分心在两个女人间徘徊的。

  脚踩两只船的下场,便是翻船吧?

  额……不对,应该是璃爷掉进水里。

  权简璃沉着脸没有说话,漆黑的凤眸却越发黯淡了。

  他承认这几日对蝶儿疏忽了,就算是现在,心里也在琢磨着,如何才能留住那个没良心的女人……

  疗养院里。

  一处房间里,并没有亮着灯光。

  清冷的月光从窗子洒进来,照着床上的人儿。

  连同她眼角的泪珠,在月光下闪烁着悲伤的光。

  “简璃……简璃……”

  似乎是梦中的呓语,却带了悲凉的愁绪。

  这样的场景,站在床头的白若雪,已经看了很久了。

  看着蝶儿现在的模样,便仿佛看到了两年前的自己。

  那个时候,简璃一心扑在林墨歌身上,她也是如蝶儿一般,以泪洗面,终日浑浑噩噩。

  只是,为何现在,她连伤心的蝶儿,也如何羡慕呢?

  至少,简璃还是要跟蝶儿订婚了不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