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290章 浪漫求爱行动(2)
  第290章浪漫求爱行动

  可是她呢?整整跟了简璃十年,十年啊。

  到最后,却依旧只是蝶儿的替代品。

  蝶儿回来了,她就要被远远的甩开么?

  他以为她是谁?

  想要甩开她,哪有那么容易!

  “简璃……”床上单薄的人儿再次呓语,苍白的脸色映在月光下,越发可怜。那一层细密的伤疤,就算是昏暗中,也看得清楚。

  可是,依旧遮挡不住,那俏丽的轮廓。

  “蝶儿……不怕啊……”白若雪上前一步,紧紧抓住了那冰凉的小手。

  “简璃?……若雪,是你么?”胡蝶缓缓睁开眼睛,其实她腿上的伤口并不严重,只是这几日站得久了些,再加上劳累过度,有些抵挡不住发烧罢了。

  “是我蝶儿,怎么这么不听话呢?明明腿上的伤口还痛,怎么也不让医生打止痛针?”白若雪眼里溢满了担忧,哪里还有刚才的一丝冰冷。

  现在的她,就只是个担心生了病的好朋友的女人罢了。

  “我害怕打了止痛针就会睡过去,那简璃来了……我就见不到他了……”胡蝶说话间已经哽咽,“他已经好几日都没有来过了……我真的担心会见不到他……若雪,你说简璃会不会是后悔了?”

  看着她眼底的不安情绪,白若雪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只是觉得她和自己,都如此可悲。

  为了同一个男人伤心流泪,夜夜在午夜梦回时哭泣着醒来。

  可是那个男人呢?

  此时,却守在另一个女人的身边……

  可是这些话,她却不能告诉胡蝶。

  紧紧握着她布满疤痕的小手安慰,“简璃说出来的话,一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再说了,若不是多年前的事,你们二人早就成婚了。所以你不用担心,简璃竟然说了会娶你,就一定会的。只是……”

  “只是什么?”胡蝶的心提了起来。

  白若雪看她一眼,有些不甘道,“只是在那之前,或许那个女人,还会再想办法继续纠缠简璃吧……所以简璃现在才没办法脱身。”

  “那怎么办?若雪,我真的不想失去简璃啊……我等了这么久,终于能跟简璃在一起了……我……”

  床上的人儿,泪如雨下。

  “你放心好了蝶儿,你还有我。我会一直帮你的,绝对不会让那个女人抢走简璃的。当初她生生破坏了我跟简璃,现在,我不会再让她破坏你的婚姻了……”

  她说话间,眸底里闪过一丝怨毒。

  可下一秒,却很好的隐藏了起来。

  “谢谢你若雪,这些年来一直都是你陪在简璃身边,我应该谢谢你的。毕竟这么多年我都不在,就算简璃有了别的女人,我也没有什么可说的。只是,如果真的如此,我倒希望留在简璃身边的那个人是你……”

  看着哭的梨花带雨的人儿,白若雪心头,也有些不舒服。

  将她的手握得更紧了一些,“我才是,希望你不要怪我才好。当初我跟简璃在一起,也只是以为你……罢了,过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现在大家以朋友的身份相处倒更自在一些。你现在能回来就是最好的,以后也不要多想了,好好等着做你的新娘子便是了……只要看着你幸福,我心里就是知足的……”

  “若雪,你对我真好……”胡蝶抽噎着。

  她没想到,自己竟然在十几年后回来,还能再有这么好的一个姐妹,还有那个依旧等着她的爱人。

  或许,上天对她已经很好了不是么?

  现在的幸福,足以将这十三年来的痛苦抵消了啊。

  只是,若是那个女人不出现的话,或许,一切都会更好……

  一想到林墨歌,她眼泪再次汹涌而下,“若雪,你说的是真的么?简璃他,真的搬去林小姐家住了么?”

  白若雪微微叹息一声,“蝶儿,这件事我本来也是无意中得知的,不想告诉你。可是,又不想让你被蒙在鼓里。毕竟你现在已经算是简璃的未婚妻了。你放心,一定是那个女人勾引的简璃,所以简璃才会过去的……”

  其实,她明明知道权简璃只是搬到了和林墨歌同一个小区,却告诉胡蝶,是住在了一起。

  此话一出,她能明显的感觉到胡蝶的手在颤抖着,越发冰冷。

  “林小姐她……一定是在怪我……若雪,那条裙子,我真的不知道是她先看上的……”胡蝶抽噎着,泣不成声,“怪不得……怪不得那天那位小姐,用那么怨恨的眼神看着我……我只以为她是为了那条裙子,可现在才明白,原来不是啊……原来她在意的,是简璃对她的态度啊……如果那天换作是我,我心里肯定也会不舒服的……若雪,林小姐她会不会恨我了……可我真的不认识她啊……”

  白若雪叹了口气,“或许吧,据我所知,那个女人一向心机很深,更何况那天简璃不仅装作不认识她,而且还把那条裙子抢过来送给你,她心里,一定会恨透了你的。说不定这几日,便是她因为这件事而缠着简璃,才让简璃无暇分身的。”

  虽然每句话听起来都像是为胡蝶考虑,可是真心为谁,也就只有她自己才懂了吧。

  话里话外的挑拨之意,太过明显。

  只是现在的胡蝶,根本没有心思去思考这些。

  “那……那怎么办……”胡蝶的情绪瞬间又紧张起来,那双泪水滂沱的眸子,看着真叫人心痛,“可是若雪,简璃他已经买了一模一样的裙子送她了啊……是不是在简璃心里,我跟她,有同样的地位……”

  其实,今日去医院看望权简璃的时候,权简璃已经出院了。

  不过,她在病房外的垃圾桶里,却看到了一个精致的粉色盒子。

  因为跟简璃送给她的那条裙子的盒子真的太像了,所以,她才忍不住多看了一眼。

  可就是这一眼,让她的心都碎裂了啊。

  因为那盒子里竟然放着另一条一模一样的红色裙子!

  红的如同妖艳的玫瑰一般的裙子!那条只有一条,独一无二的裙子!

  那一刻,她这些天来所有的欣喜,尽数被击碎。

  她以为,简璃送她那条裙子,是代表了她与简璃间刻骨铭心的爱情。

  可是,当看到那条裙子时,她才明白,原来在简璃心中,那真的,只不过是一条好看的物件儿而已啊……

  一切,都是她想的太多……

  可是,她还是在对自己说,或许,只是一个巧合罢了。

  医院里有那么多人,或许是其他人丢掉的也不一定。

  直到,她在若雪手机里,看到了一个叫林墨歌的女人的照片。

  她才明白,原来那天在商场里遇到的女子,正是林墨歌啊!

  而她从岳勇那里知道,林墨歌,便是权简璃两个孩子的母亲,是当年给他生下孩子的女人!

  虽然她明白,她不在了这么多年,简璃能等到现在,能在心里给她留一个位置,她就很满足了。

  可是啊,当简璃说要跟她订婚,要娶她的时候,她心里的贪念,便冒了出来。

  是啊,这些年,她为了能跟简璃在一起,受了多少的苦,好不容易熬到现在了,又怎么能说放弃就放弃?

  可是,自从那件事以后,这些天简璃又开始玩失踪,当知道他一直都跟林墨歌在一起以后,她的心,便彻底的乱了。

  会不会这个订婚,也只是简璃随口说说而已?

  是不是在他心里,她根本就不重要?

  她好想亲口问一问简璃,可是,又见不到他……

  “好了,不要乱想了。我都说过了,是那个女人一直缠着简璃的。那条裙子可能也是她缠着简璃要买一模一样的。其实这么多年来我看的清楚,简璃对那两个孩子,根本就没有感情。对孩子都没有感情,对孩子的母亲,还会有感情么?所以,你要对简璃有信心好不好?你看,那天在商场里,简璃不是从她手里把裙子抢过来给你了么?这就足以证明,你在简璃心里位置是没有人可以替代的啊……”

  白若雪说了这么多,无非,是将一切罪名都安在了林墨歌的头上。

  因为她心里也爱着权简璃,所以,就算是连怨恨,也舍不得怨恨。

  就算这个男人有千错万错,她都能原谅。

  可是,林墨歌,却无法原谅……

  “真的么若雪……简璃真的还在乎我么?”胡蝶依旧不安心。

  “好了,简璃等了你这么多年,难道你还不相信么?好好睡一觉,养好精神,难道你想在订婚晚宴那天神色憔悴的出现在大家面前么?”

  “恩……谢谢你若雪……”

  “谢什么……你幸福,便是我的幸福了。谁让我们是好朋友呢……”

  在白若雪的安抚下,病床上的人儿总算是重新又睡下了。

  医生来给她打了止痛针,她睡的,便越发昏沉。

  月光倾泻下来,将白若雪的影子,拉得很长。

  她心里暗自思忖,蝶儿,对不起了,虽然我们是好朋友,可是,我太爱简璃了,唯独他,我无论如何,都不会让给你的……

  权简璃赶到的时候,只看到病床上睡得安稳的人儿。

  还有,站在病房外,身形落寞的白若雪。

  听到走廊里的脚步声,白若雪回头。

  一袭高大挺拔如山的身影,由远而近。

  月光下,他冷峻的面容那么英朗,是她在梦中描绘了无数次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