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294章 浪漫求爱行动(6)
  第294章浪漫求爱行动

  “不过借此还能让白若雪那个蠢女人空欢喜一场,哈哈,简直太棒了!……”

  现在在黄灵儿的心里,林墨歌就是她的偶像啊。

  林墨歌也被她的激动感染了,跟着开心了起来,“是啊,这下子足够那个混蛋焦头烂额一阵了。他就没机会再来折腾我了!”

  她都有些佩服自己,是怎么想到这个好办法的。

  竟然能一下整两个人。

  现在的白若雪恐怕是飘飘欲仙了吧?等到她忽然从云端坠落地狱的时候,再怎么愤怒,也晚了。

  至于权简璃那混蛋,她只是不想跟他再有牵扯罢了。

  也想借着今天的行动告诉他,他的东西,她一概不稀罕!

  希望他从此以后能断了对她的想法。

  “不过小墨墨,权二少那个冰山脸竟然会送并蒂莲给你哎!我倒觉得这想法不错。而且那么一大车的花,哇,没想到那个万古不化的冰山脸也是个浪漫主义情怀的男人呢……你是不是应该小小的感动一下啊?”

  黄灵儿又打趣道。

  “呸!他这是在赤裸裸的向我求约!……懂么?并蒂莲!象征着男女爱情缠绵!……看吧,花语都说的很明白了,他要的只是跟我缠绵!真是个贱人!”

  一说起这事来,林墨歌就气不打一处来。

  不过黄灵儿倒不这么认为,“可是你不觉得,他能在那么多花里找到象征这种寓意的花,也很难得么?哈哈……你家权二少可真有意思啊。”

  电话那头的人笑的前仰后合。

  林墨歌撇撇嘴,“喂喂,你到底跟谁站一起的啊。”

  黄灵儿这才收了声,“好啦好啦,我也是太兴奋了嘛,对了,我还有正事要跟你说呢。表哥这几天要找个助理,你要不要去试一试?反正你不是一直也在学习着法律有关的东西么?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去多学一些,说不定以后还能用得上呢。”

  “初白的助理?”林墨歌愣了一下,看一眼书架上那几本厚厚的法律书籍,默然了。

  自从两年前她与权简璃争夺月儿的官司败了以后,她确实一直有看有关法律的书籍。

  可是,毕竟她是从一窍不通学起的,所以学习的过程有些艰难。

  若是真的能跟在初白身边学习,倒也不失为一个好机会。

  只是,她好不容易才跟初白保持着朋友的距离的,真的不想再让初白误会……

  “小墨墨,你就帮帮我好不好嘛……”

  “帮你?”她有些不明白了。

  电话那头的黄灵儿这才老实交代,“其实是我那个顽固的老爸啦,成天叨叨着说什么贵圈太乱太杂,说我一个女孩子,就应该老老实实待在家里当大家闺秀,然后找个人嫁了。所以呢,他给我准备好的第一步,就是去当表哥的助理。你也知道,我对法律什么的根本就没兴趣的,我只想趁着还年轻多拍点戏……”

  林墨歌恍然大悟,“所以你让我去做初白的助理,那样你就能逃脱了?”

  “聪明!就是这个意思!好不好嘛小墨墨,算我求求你啦……”黄灵儿都快要把电话磨烂了。

  林墨歌无奈叹了口气,“好吧,我先……”

  “好,那就这么愉快的说定了!改天请你吃好吃的,我就知道还是你最好了,爱你喔……”

  还不等林墨歌的话说完,黄灵儿便急吼吼的挂了电话。

  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嘟嘟的忙音,林墨歌哑然失笑。

  她想说先考虑一下的,其实去学倒是没什么,只是要整日跟初白待在一起,对她来说,确实也是很大的压力。

  是谁说过,男女间没有真正的友谊。

  或许,她与初白间也是如此吧。

  她知道初白对她的心,已经过了两年,依旧如此。

  可也正因为这样,她才没办法轻松的面对初白,生怕他再误会下去……

  可是多学一些法律知识对她来说确实是好事,至少以后小宝宝的事被权简璃那混蛋知道以后,说不定还会用到。

  总是指望别人,倒不如自己有些本事。

  而且,看来灵儿那边也是没办法了才找她的……

  看来这事,她是不答应也得答应了啊……

  一天的时间转便过去。

  因为知道权简璃忙着处理今天她造成的轰动,没有功夫再来找她的麻烦,所以林墨歌一天的心情都不错。

  傍晚时分,简单的吃了些东西,便想早早上床睡觉。

  因为昨天看动漫看到了半夜,今天又一大早被送花的人给吵醒了好觉,所以早早的便困了。

  不过睡觉前,还是先洗澡的好。

  也可以舒缓一下这几日紧绷的神经。

  跟权简璃那个混蛋斗一次,简直比带孩子还要辛苦!

  泡在温暖的浴缸里,全身的毛孔似乎都张开了,那叫一个畅快。

  却因为太过舒服,而在浴缸里打起了盹,一觉睡了过去……

  砰砰砰!

  忽然,被一阵敲门声惊醒。

  她才意识到自己竟然还泡在浴缸里!

  砰砰砰!!

  敲门声越来越急促。

  她黛眉一皱,这种粗鲁的敲门方式,不用想都知道是权简璃那个混蛋!

  怎么白若雪的事他已经解决好了么?

  还是终于气不过,来找她兴师问罪了?

  她不想搭理他,不紧不慢的从浴缸里出来,随便套上一件浴袍,又包好头发,这才出了浴室。

  却不料刚一出浴室,险些撞到一个高大的人墙上!

  “啊!……”

  惊得她低呼一声。

  下意识地向后一退,却因为浴室地太滑,身子一个不稳,重重的向后摔去。

  就在她以为要跟地板来个亲密接触的时候,忽然间,被一股重力一拉,然后,整个人便跌入一个温暖而带着淡淡冰冷气息的怀抱。

  他身上带进来的冷空气,激得她身子一颤,下意识便要挣脱,却不料,被他抱得更紧。

  “放开我!”她愤怒的瞪了他一眼,又觉得诧异,“你怎么进来的?”

  这可是四楼,这厮该不会从窗子爬进来的吧?

  唯一的可能就是,他配了她家的钥匙!

  “刚才可是我救了你,怎么这么快就忘记了?”他紧紧的拥着她,削薄的嘴角满是轻佻。

  “要不是你像鬼一样出现吓我一跳,我根本不会摔倒!放开!……”她再次挣扎起来。

  她的身上还散发着淡淡的沐浴露香味,细腻光洁的肌肤,因着刚被热水泡过,微微泛着粉红,看起来更加可人。

  引得他喉咙一紧,凤眸里,火焰闪烁。

  身下某一处,勃然而起。

  林墨歌瞬间便感觉到了他的某处正无耻的抵着她的小腹!

  娇俏的小脸因为愤怒而越发通红,“权简璃!你的脑袋里整天就只有这些肮脏的东西么?放开你的狗爪子!想要发泄兽欲,找你温柔可人的蝶儿!”

  一听到蝶儿二字,权简璃眸光一闪,眉头微微一蹙。

  却依旧不愿意放开她。

  直到,“阿嚏!……”

  她结结实实打了个喷嚏,然后吸了吸鼻子,又恶狠狠瞪他一眼。

  他这才意识到,是他身上的冷气传染了给她。

  这才恋恋不舍的松开,可眼底的欲望火焰,依旧熊熊燃烧。

  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只要见到这个女人,或者,只是简单的肌肤相亲,便能轻易点燃他心底的焰火。

  似乎他身上某个,有个只有她才知道的开关……

  林墨歌一得到自由,立刻向后退了好几步,远远离开他的“有效攻击范围”,小脸一沉道,“钥匙还我。”

  权简璃撇撇嘴,“这是房主的备用钥匙,凭什么给你?”

  “你这叫擅闯民宅!”林墨歌气结。

  “从另一方面来说也叫制造惊喜!”权简璃说话间,让开了身子,林墨歌才发看到,在他身后的地板上,竟然又放了一盆并蒂莲!

  没错,又是并蒂莲!!!

  这叫哪门子的惊喜?明明就是惊吓好不好!

  她现在看到并蒂莲都快要发疯了好么?

  可权简璃却并不理解她的心思,反而一脸傲慢地将花抱在了怀里道,“或许早上来送花的人说错了话,所以我才特意跑来的,你知不知道这是我特意为你挑的花?”

  “呵呵……”林墨歌冷冷嗤笑,这个男人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她当然知道,因为他是想借着花侮辱她!

  “男女间的恩爱缠绵?权简璃,你想缠绵去找你的蝶儿!我相信她很愿意脱光了衣服躺在你身下!所以别来烦我!”

  权简璃表情一滞,漆黑的眸底,似乎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烦躁,“你明知道这花只适合给你的……”

  “当然,在你心里,我就是个供你发泄兽欲的工具,是个随叫随到,可以任意指挥的床伴。所以才适合这种花啊。可你的蝶儿不同,她可是天底下最干净最纯洁的女人呢,也只有纯洁的百合才能配得上她吧?”

  林墨歌感觉心在滴血。

  明明都决定了不再为了这个男人伤心了,可他却偏偏要来触碰她的伤口!

  “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他语气忽然低沉了下来,似乎,有许多的无奈。

  “不好意思,我并不知道。我跟你可不会心有灵犀。”林墨歌的态度依旧冷漠。

  他垂眸,看着她那晶亮却闪耀着愤怒火光的眸子,声音越发沙哑。

  “墨儿,并蒂莲象征着缠绵爱情和永结同心,还有同心同根,同福同生的含义。难道,你还不明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