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295章 浪漫求爱行动(7)
  第295章浪漫求爱行动

  他的心,早就与她的合二为一了啊。

  当看到这花的时候,他便知道,虽然他还不太明白自己的心意是什么,可是,这花,却能隐晦的说明。

  可这些话在林墨歌听来,却只觉得可笑。

  “你该永结同心的,同福同生的,是你的妻子,也就是要跟你订婚的蝶儿。所以这花送给她,再合适不过了。你不觉得拿到我这里来,是一种耻辱么?”

  权简璃眸光闪烁,隐隐有些心虚。

  他也知道,将与他永结同心的女人,是蝶儿。

  可是,在他心里,这花,却只适合墨儿。

  而原因,就连他也说不清楚。

  她四处找着棒球棍,想要将这个臭不要脸的男人赶出去。

  可是在房间里翻找了个遍,依旧一无所获。

  而且,就连很多常用的东西也都不见了,尤其是门口的仙人掌还有一些铁制的工具!

  “那些东西都被我扔了,放在家里太危险。”他淡淡道了一句,说的好像随便扔别人家的东西是多理所应当的事一样。

  “权简璃!你是不是疯了?这是我的家!”她怒吼一句,看着怀里抱着的那盆并蒂莲碍眼,便想给他扔出去。

  不料他老却死死的护着,“也是我的家!毕竟我要住在这里!”

  “住你大爷!滚出去!”

  两人围着一盆并蒂莲争执着,林墨歌暗暗发誓,以后谁再送她这种花她就把那厮给灭了!

  权简璃死死护着花,生怕被她抢了去,又舍不得碰她一下,几个挣扎间便被她挠了好几把,手臂上挂了彩,连同下颚处也出现几道红肿。

  “我带孩子们过来!”他忽然抛出一句诱饵。

  果然,林墨歌动作一滞,不再攻击了。

  只不过,恶狠狠的瞪着他,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他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就知道,只要拿孩子们当挡箭牌一定会没事的。

  唇角微微扬起一抹不动声色的笑,转身将那盆并蒂莲放在了阳台上最显眼的位置,“我会带孩子们过来,只不过,你得帮我好好照顾着这盆并蒂莲。”

  “孩子们过来跟我住!”她淡淡接了一句。

  不就是养一盆破花么?

  只要能跟孩子们在一起,她可以接受。

  不料,“我们一起住……”他又追加一个霸王条款。

  “住你大爷!”林墨歌气的直爆粗口,“权简璃你不觉得你很可笑么?都要跟你的蝶儿结婚了,还死死纠缠着我做什么?怎么,娶了你的蝶儿以后忍心让她独守空闺?你所谓的纯洁的婚姻呢?”

  权简璃眸光一滞,“我跟她只是订婚……”

  不知为何,他就是想要强调这一点。

  而且,连他也搞不懂现在的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明明就应该娶蝶儿的啊,如果不娶蝶儿,他会内疚一辈子。可是,若是因为娶了蝶儿而让墨儿永远离开,那么,他这一生都会在疯狂中度过的,或者,如同行尸走肉一般。

  其实大家说的没错,他就是哪一个都不想放手。

  就算是说他自私也好,那就让他自私这么一次吧。

  林墨歌气的牙痒痒,都不想跟这个混蛋再继续纠缠下去了。

  气愤的窝回了沙发里。

  她现在连换衣服都不行,谁知道这混蛋会不会趁着她换衣服的时候又兽性大发对她做什么!

  权简璃温柔的看着那盆并蒂莲,那眼神,就跟在看自己的小情人一般,别提有多宠溺了。

  “墨儿你看,这花像不像我们,虽然现在看来是两个人,可是灵魂深处是连接在一起的。”

  呕……

  林墨歌只觉胃里一阵翻滚,“权先生,你表白错人了。灵魂深处跟你连接在一起的人是你的蝶儿,是你未来的妻子!你们之间那刻骨铭心的爱情,还真是让人动容啊。”

  她指的,自然是那条裙子。

  当初店员说过,那条裙子,寓意着绽放的红玫瑰,也是刻骨铭心的爱情。

  “你不是誓死也要抢过那条裙子,捍卫你跟你家蝶儿的爱情么?呵呵,想想还真是感动呢。你家蝶儿该多幸福啊是不是?”

  酸溜溜的语气,从林墨歌口中说出来,却是冰冷异常。

  她真的,一点~都不妒忌。

  权简璃唇角一僵,他当日抢那条裙子的时候,真的只是因为蝶儿喜欢。

  并没有其他的任何想法。

  却不料,原来这两个女人看中的,竟然真的是那无聊至极的寓意!

  什么刻骨铭心的爱情,仅仅一条裙子就能说明么?可笑!

  可是,无论如何,两个女人,却都是信了。

  所以,蝶儿在收到那条裙子的时候,才会那么开心吧?

  所以,她在更衣室里,不,直到现在,都无法原谅他吧?

  “可是,我也送了你一条不是么?”他有些委屈。

  “呵呵,你不知道赝品终归是赝品么?当初你抢裙子的时候就已经做出了选择,再来补救,还有什么意义?不过,就算你现在再把原来的那条拿来,我也不会要了。”

  那条裙子,是她心里的伤,只要一说起来,指节便寸寸冻结,“权简璃,不只是你一个人有洁癖,别人碰过的东西,我是不会再要的。”

  她暗自加了一句,连你也是……

  既然已经成了其他女人的未婚夫,她又如何还会触碰呢?

  “为什么如此在意那条裙子?难道你爱我么?”他忽然就问了一句。

  那条裙子不是寓意着刻骨铭心的爱情么?

  蝶儿之所以那么开心,是因为蝶儿爱他。

  这一点,他很清楚。

  那么,这个女人也爱他么?

  其实在两年前,他就迫切的想要知道这个答案。

  只是那个时候,他根本就没有资格问出这个问题。

  或许现在也同样没有资格吧,只是,若是不问,他害怕自己会永远没有机会再知道了。

  “爱?呵呵……”

  林墨歌冷笑连连,心底,却痛到麻木。

  果然,她隐藏的足够深,而且,她也不愿意,被他知道她的内心。

  她不想连同那最真挚的一份感情,都被他无耻的利用。

  “你有那么多人爱,有白若雪十年如一日的长情,还有你的蝶儿刻骨铭心的爱情,还需要我来爱你么?权简璃,你会不会太自恋了一些?你以为全世界的女人都要爱你才能活么?你不是说,爱我的身体?那我告诉你,我看到你的身体都觉得恶心!”

  因为,那是徘徊在几个女人间的肮脏的身体!

  噗!……

  一道利刃狠狠的刺进他心口,喷洒出无尽鲜血。

  漆黑晶亮的瞳仁,也在一瞬间,萎靡了下来。

  原来,在知道答案的一瞬间,会这样痛苦。

  他终于明白了,当日他亲口告诉她,只爱她身体的时候,她为何会笑的那样凄然了。

  那或许,就是死心吧?

  可是,他不爱她,她也不爱他,这不是很好么?

  为何,他却偏偏觉得不甘?

  深吸一口气,将手心的颤抖和冷汗隐藏起来,看着她那双倔强又无情的眸子,淡淡道,“就算你不爱我,可你依旧是孩子的母亲,我是孩子的父亲,这一点,你永远没有办法改变。”

  她默然,这层关系,也是将她牢牢绑起来的枷锁。

  “你想见孩子,我想占有你的身体,不如,做个交换如何?”他忽然冷笑着提议。

  眼底,是掩藏不住的疲惫。

  “我拒绝。”她回答的干脆利落。

  她不会再让这个男人有任何占她便宜的机会。

  更不会再给她下一个伤害她的机会。

  权简璃眸光一暗,“那你就永远都别想再见到孩子们!”

  咯噔。

  林墨歌心里狠狠一揪。

  这样的话,他绝对能说到做到!

  她眼中的惶恐落入他眸底,忽然有些心疼。

  不自觉得放软了嗓音,上前,将她紧紧圈在怀里。“墨儿,不要再跟我闹了好不好?只要你像以前一样,乖乖留在我身边,我就会让你跟孩子们在一起。你知道,我疯起来什么事都做的出来的,所以,我们不要再走到那一步好不好?你也不想让孩子们在国外孤苦无依吧?”

  她愕然,他这是,在威胁他么?

  没错,现在的权简璃,可谓是已经没有任何底牌了。

  他能拿出来威胁的,也就只有孩子们。

  因为他认准了,她不会舍得孩子们的。若是这一次,她还执意要搬走的话,那么,他会一怒之下,将孩子们送到更远的地方去!

  这才是惩罚她最好的办法!

  “你真卑鄙!”她唯有咬牙切齿道。

  “我承认,可是,只要能得到我想要的,卑鄙一些又有何妨?”他修长的指尖在她发丝间摩挲,身上那淡淡的香味,让他贪恋。

  “墨儿,我不会强迫碰你,可是,你也不要再拒我于千里之外好么?晚上,陪我去约会好不好?”

  沙哑的嗓间,却是带着盐份的海水,将她心头的伤口,刺得更痛。

  “你觉得我跟你,是适合约会的人么?”她依旧冷笑。

  可是,他说不会强迫她,应该,已经是最大的让步了吧?

  可是,她不信!

  他说的话,她从来都不信!

  兽欲发作的时候,这混蛋可是什么事都做的出来的!

  “别再闹了,你先换衣服,我在楼下等你……”他在她额头轻轻一吻,强自压抑着身体某处的炙热火焰,起身便向外走去。

  天知道,他此时放开她,需要多大的忍耐力和控制力!

  林墨歌坐在沙发上不为所动,她真的不稀罕什么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