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297章 童言无忌(1)
  第297章童言无忌

  若是从前,她会动容,会感动。甚至,会再次沦陷。

  可是,现在的她,再也不会让自己,有被欺骗的机会和可能。

  就算那个人在她面前,表演出最尽力最深情款款的模样,她也不会相信了……

  终于,一首最纯粹,又最悲伤的曲子终了。

  现场那么多观众,却寂静无声。

  似乎所有的人,都沉浸在自己的悲伤中,无法抽离。

  然后,不知是谁带的头,第一个鼓掌。

  紧接着,现场掌声雷动。

  林墨歌坐在一众几乎快要疯狂的观众中,泪流满面。

  她从未想过,权简璃竟然,也会有如此高的音乐天赋。

  至少,她根本就听不出来,他跟那位有名的国际钢琴大师之间,差在哪里。

  甚至,这悲痛的曲调,更能震撼人心。

  否则,她也不必泪眼婆娑。

  是否,权简璃所弹奏的,是他真实的内心世界呢?

  在他的心底,真的藏着那么多无助和痛苦,悲愤和凄凉么?

  她以为,他冷漠的背后,精神世界,贫瘠的可怜。

  在这一刻才明白,是他一直,隐藏的太深罢了。

  权简璃优雅的鞠躬,然后,款款地向着台下走来。

  忽然间,不知是谁低呼一声,“他不是权家二少爷权简璃么?就是那个大明星白若雪的绯闻男友!”

  “天哪!真的是他!可是人家今天已经向白若雪求婚了,才不是绯闻男友!”

  “果真?那他这一曲,是献给白若雪的么?好浪漫的求婚方式啊……”

  “那白若雪是不是也在现场?”

  一石激起千层浪。

  再加上今天白若雪在电影发布会上收到并蒂莲求婚的新闻,早已经播报到人尽皆知了。

  所以此时几乎所有人,都把权简璃和白若雪想到了一起。

  自然而然的,开始在场上寻找白若雪的存在。

  人人都为自己能见证这么浪漫的时刻而感到兴奋和自豪。

  而林墨歌,却心戚戚然。

  看来,她今天一个意外的举动,倒是成全了一对“狗男女”呢。

  若是他们真的成了,倒也不错,省得,再去祸害其他人了。

  而此时,权简璃已然聚集着全场人的目光,走到了她面前。

  那双如黑曜石一般的漆黑眸子里,闪着魅惑的光。优雅沉静的嗓音,如同方才好听的钢琴一样缓缓流淌而出,“墨儿,你能明白我的心意么?”

  林墨歌哑然,观众们的目光,都快要将她看穿了好不好。

  “不是说权简璃要向白若雪求婚的么?这个女人是谁?”

  “是啊是啊,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一时间,众说纷纭。

  林墨歌只觉得那些目光着实刺眼,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权简璃这个混蛋,就知道消遣她!

  再这么下去,她不知道又会被记者们说成什么样子!又要背上什么罪名!比如,介入当红明星和富豪男友间的下贱小三之类的……

  “不好意思,我不明白。”林墨歌起身,冰冷着小脸道,“若你刚才表达的是对你家蝶儿的思念,那你应该去给她弹,而不是我。”

  说罢,转身便走。

  “墨儿……我不是……”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几个冲上来的迷妹团团围住。

  “权二少,能不能跟您合个影啊?您本人看起来可比新闻上要帅多了!”

  “权二少,您要跟大明星白若雪求婚是真的么?祝福你们喔……”

  “哇,好高大好帅气喔,能握个手我也心甘情愿了……”

  林墨歌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那些人挤开。

  而权简璃,也被团在了中心,如同最火的大明星一般。

  至于台上那位有名的国际钢琴大师,此时,早已经平静的离开,进了后台。

  再大的名气,似乎也比不过,某些人的颜值……

  权简璃眼睁睁看着那个女人被淹没在人流中,想要冲出去追她,却又根本动弹不得。

  要知道里面观众本来就多,而且,过道又狭窄。

  此时被这些迷妹们一围堵,直接变得水泄不通。

  而林墨歌趁机,对他嫣然一笑,转身,优雅的离开。

  他心里的悲伤,便只有蝶儿了吧?

  他的思念,他的心痛,都是为了那个女人。

  那么,他今天的这场表演,又是为了什么?

  她不懂。

  也不愿意去懂。

  反正,她和这个男人,已经再没有可能了不是么?

  再过几日,他就是另一个女人的未婚夫,然后,便是丈夫。

  而他与别的女人的婚姻,是她永远无法跨过去的一道坎。

  她没办法让自己默默无闻地做他的情人,更不愿意,让自己与另外一个女人,分享同一个男人。

  所以,她在这里,彻底的分开与他的界线。

  从此以后,她对他的示弱和退让,都只是为了孩子。

  演奏会,落下了帷幕。

  某人一心设计的告白,却再次,以失败告终……

  城郊的某处别墅里。

  白若雪坐在沙发上,哭的嗓子沙哑。

  沾满泪痕的眸子里,溢满了怨毒的光。

  看着电脑屏幕上那段现场观众上传的小视屏,心,寸寸成灰。

  楚寻风赶到时,险些被眼前的场景吓到。

  装饰豪华的客厅里,一片狼藉。

  空空的酒瓶在地板上散乱地倒着,衣服,鞋子,包包,皆在地上扔的凌乱。

  就连原本在桌子上的装饰物,也被尽数砸碎……

  白若雪听到声音抬起头来,可是,在看到楚寻风那一刻,眸底的期望,瞬间被冷水浇灭。

  却兀然苦笑起来,“寻风……我竟然,还在期待着他会来……呵呵……我真傻啊……他怎么会来呢?怎么会呢?他现在,正在为另一个女人弹奏啊……”

  “雪儿,你怎么喝了这么多酒?”楚寻风眼底,闪过一抹受伤的神色。

  可是看到这个女人哭的梨花带雨的模样,他除了心疼,还能有什么呢?

  “寻风……你听啊,简璃他在弹奏那首没有名字的曲子啊……”白若雪指着屏幕上的视频,再次泪眼婆娑。

  “寻风你记不记得,当初我们在他房间里看到这首曲子的时候,他说永远都不会弹奏给别人听的啊……那一次,我缠了好久,他都不愿意弹给我听。他说,这首曲子是他心底的伤,他根本就不愿意将这伤口给任何人看啊……”

  楚寻风微微叹息一声,没有说话。

  “可是,他现在,竟然弹给了那个女人!原来他心里的那个人,竟然是林墨歌啊……”

  白若雪哭着哭着,又笑了。

  “我知道,简璃把我留在身边十年,只是因为我发呆的样子,像极了蝶儿!……现在蝶儿回来了,他就不需要我了是么?寻风,你告诉我,是不是这样?为什么蝶儿都变成那么丑陋的样子了,他还不肯看我一眼?难道我连那样的蝶儿都比不上么……”

  “好了,不要再胡思乱想了。”楚寻风将她手里的酒瓶夺了出来,无奈了口气。

  明知道她爱得太深,无法自拔。

  可他,又何尝不是如此?

  她爱了简璃多少年,他便等了她多少年啊。

  可是,她的眼里,却从未有过他的模样……

  饶是如此,他依然舍不得放手,舍不得放她一个人哭泣。

  就如同今天这样的日子,她一个电话,他便放下一切赶来陪她,只是,为了听她哭诉着对另一个男人的爱慕……

  “寻风……为什么简璃他不爱我?为什么……我哪一点比不上蝶儿?哪一点比不上林墨歌?……为什么,为什么!?他要跟蝶儿订婚,还给林墨歌弹琴!却连送我的花,都要毁掉……”

  白若雪哭倒在楚寻风怀里,身子不住的颤抖着,“他明明就送了那么漂亮的花给我啊,他说那是并蒂莲,象征着夫妻同心,幸福美满啊。他还在那么漂亮的卡片上写着要向我求婚啊……可是为什么?只是一眨眼的时间,他就不认了呢?寻风你告诉我,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忍他不高兴了?……”

  “雪儿,璃二跟蝶儿成婚,是他一直以来的心愿啊,难道你还不明白么?他这么多年来,之所以一直不肯娶任何人,就是在等着蝶儿啊……现在蝶儿回来了,他自然,是要完成这个承诺的……”

  楚寻风温柔的抚摸着怀里人儿娇俏的脸颊,心里一片动容。

  “不!什么承诺,不过是年少时的一句玩笑话罢了!他只是心存内疚罢了!他只是觉得对不起蝶儿,所以才想要对她负责!可是,我们都知道啊,当年的事,根本就不是他的错啊……是蝶儿命不好罢了……又能怪得了谁呢?凭什么她一示弱,所有人就都要围着她转?凭什么?明明就是我在简璃身边守了这么多年!……凭什么要让给她……”

  她哭的嗓音都哑了,心里的愤懑,却依旧无法发泄。

  “还有那个林墨歌,她凭什么让简璃给她弹奏那首曲子?……她只不过给简璃生过两个孩子而已!……他们根本就没有感情的……没有感情……寻风,简璃一定是被她给迷惑了啊,我们去叫醒简璃好不好?”

  “雪儿,我们放弃吧好不好?不要再这样下去了……”楚寻风轻轻的拍着她的背道。

  似乎,是在对白若雪说,又像是,在对他说。

  兀然,她抬起沾满泪珠的眸子望着他,忍不住地抽噎着,“寻风,你能放弃么?能么?”

  楚寻风默然,他能放弃么?